[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美国会爆发内战吗?——休士启示录 2020-10-12 00:44:55  [点击:3866]
美国会爆发内战吗?——休士启示录

我:你沉默很久了。

休士:我处于失声状态。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私人原因。因为家人,前段时间我处于静默期。二是我也处于思想的震荡期。这个思想震荡与美国这个灯塔国在川普统治下显露出来的乱像有关。

我:你私人的理由我不深究,但2020年真给了你那么大的震荡?

休士:2020年美国的新冠疫情、反抗警察暴力的BLM运动、最近的美国大选,对中国知识界的冲击极大,其深远的影响会逐渐显示出来。

我:哦。

休士:对于我们这一代自由派知识分子,美国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我们都用那玫瑰色的眼睛看美国的一切。尽管我至今仍坚信美国的伟大,但玫瑰色肯定是维持不住了。我们必须更清醒、更客观地看待美国的一切。不能想当然地以美国作为判断一切的标准了。

我:但你也从来不是美国天堂派呀。

休士:当然,我以前也不可能浅薄地认为美国什么都是完美的,但在制度设计的层面,多少会觉得美国是个榜样,而缺少真正的鉴别。我们关于政治制度的设计深受美国的影响;甚至美国这么昂贵的医疗制度,也有人想引进;美国的糟糕的公立教育系统也有人想效仿;美国大学并不公平的录取方式也成为我们高校不断招生改革的参照目标,这一切还真需要好好反思。

我:这么多问题怎么可能一下想清楚?怪不得你要陷入失语了。

休士:我也不是说必须什么都想清楚了,才能发声。而是说我们不再能武断地认定美国的制度就是对的。就像一个往前走的人,原来目标明确,所以他的脚步轻快有力。但这时目标突然消失了,他必须要重新审视脚下的土地,搜索新的目标,这就是震荡期。

我:但似乎言论场上真正失语的并不多。你上推特看看,人家还是一如既往地崇美,并为川普的一切辩护。

休士:那是因为很多人思维僵化到不必面对现实,完全生活在意识形态的高墙中,什么也叫不醒他。

我:但他们一定自认为一贯坚持原则,而你则是变节投身。

休士:鲁老夫子当年曾自叹“二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两拨人仍在旧的阵营对垒,这时你会发现两边你都不愿加入,而两边都把你当敌人。

我:是的。

休士:中国崇美派逻辑是这样的:美国不可能错,川普代表美国,所以川普不可能错。但问题正在于川普代表的不是美国进步的力量,而是黑暗的一面。而川普本人的无品,信口雌黄、毫无诚信,则百倍地放大了这种恶。

我:我知道你是反川派,你对华人川粉很反感,但挺川仍是中文圈的主流。

休士:是的。大多数人是后知后觉的,但新的声音肯定会出。2020年美国发生的事件对中国知识界的影响,在近代史上大概只有”一战”可比。梁启超那代中国积极向西方学习的知识分子,因为一战,而经历了一个偶像倒掉的过程。

我:梁启超晚年好像是回复传统,赞扬东方文化派。

休士:是呀,梁启超的《欧游心影录》代表着中国知识界的一次转向。中国最激烈主张西化的知识分子,抛弃了向西方学习的初心,倒向东方神秘主义,抬出老祖宗的宝贝,号称东方文化拯救世界了。

我:似乎你并不满意梁启超的道路。

休士:是,我不欣赏梁启超晚年的全面回归传统,但他重新审视西方文明的态度是正确的。

我:你觉得自己也处于梁启超一战时的状态。

休士:有相似的地方。也许对中国我原来较多的是批判,现在则较多地辩护。但那主要原因是因为对中国的攻击太无耻,太缺乏公正心。

我:哦。

休士:中国固然还不是优等生,但进步很快。这时突然跳出一帮人,指责他的成绩完全虚假,把什么屎盆子都扣到他头上。这也太不公正了。我只是在这个意义上讲几句公道话而已。

我:但在一个绝对化的环境中,只要肯定中国,就成了小粉红。

休士:在某些人眼中,只要不是恨国派,都是小粉红。

我:什么是恨国派。

休士:恨国派在海内外都广泛存在,他们的心态就是听到中国不好就高兴,因为这应证了他们的预设。听到中国的好坚决不相信。如果可能还想鼓捣外国政府制裁之类把中国搞得更糟。

我:你说的恨国派我也经常遇到,但也不一定仇视中国,而是他们的认知系统不容易相信中国有好事。

休士:我现在更多是针对恨国派的。我是高度肯定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控制上的成就的,其中的不足与缺陷事后看来也是情有可原。对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的立场、对中国在反港独、台独上的立场我都持支持立场。我对川普是彻底否定,对美国社会显露出来的乱像也保持高度的警觉。

我:确实你的腔调听起来很像小粉红,估计在推特上要被骂成大外宣。

休士:中国这次抗疫的成功是了不起的,也是值得肯定的,这点没什么可含糊的。武汉初期的应对有迟缓、有失误,抗疫中也有不当措施,但都有情有可原的一面。特别是对比西方那些所谓发达国家在已有中国经验几个月后,仍应对得那样荒腔走板,中国更是不应受苛责。

我:我也基本赞同你的立场。

休士:经此一疫,见识了世界各地那么多荒唐事,我至少对中国这样一个幅源辽阔的大国的有些不好现象能抱更宽容的态度了。如果对川普在疫情中的不作为一声不吭,却纠着中国政府不放的,我不得不认为是极不公正的,是双重标准。在此次疫情中,中国海外异议力量,就是奉行双重标准的、极不公正的恨国派。仇恨遮住了他们的眼睛。

我:从中国的抗疫中可看到了正面的东西,如雄厚的物质基础、政府有效的调控以及民众的积极自觉的配合。但也可看到负面的东西,比如铁桶一样密不透风的控制、官员瞎指挥与民间的怨恨。

休士:我知道你所指。中国强有力的社会控制,缺乏言论自由的空间,也很容易蛮干、瞎干,导致重大损失。此次疫情中这样的事例也不少。但事物都有两面,动员与控制能力也是一个现代政府的必要条件。从此次抗疫来看,我更多看到了积极有利的方面,那就是中国的物质力量、技术力量与组织动员能力,都表明中国已经全面进入现代社会。

我:我看到有海外舆论把中国描绘得国蔽民穷,说中国人消费降级,吃榨菜的人多了,导致榨菜涨价。芒果之类都吃不起。

休士:中国是个有三、四亿中产阶级的大国,而且他们在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之内,语言、文字、货币、制度都是统一的,这个消费能力,这个文化发展能力,谁能阻挡得住?这是我对中国乐观的地方。中国贪官贪污的规模,固然是制度缺陷造成的,但也可见中国当今财富的丰厚,否则贪官到哪里去贪这么多钱?

我:海外與论不仅贬低中国的经济成就,也贬低中国的抗疫成就。

休士:很多人为了贬低中国大陆的抗疫成就,抬出了台湾,说台湾才是抗疫最先进的地方。弹丸之地的台湾,怎么与大中国相比,体量上完全不对称。台湾对比一下邻近的福建省,或经济中心的上海市,有做得更好吗?有些人偏心都偏到肚脐眼里去了。

我:这次新冠疫情美国真令人大跌眼镜,至今累计确诊突破700万,死亡21万以上,这还是医疗全球水平最高的美国吗?

休士:天天死上千人,媒体竟都懒得关注,民众更没有追责的呼声,这真奇了怪了。你对比一下武汉当时的情景,追责的呼声有多高呀,李文亮一下子被捧成反体制的英雄,方方的控诉日记万众传诵,而武汉总共只死了几千人,确诊8万人。

我:现在美国总统发言人说,新冠应该死二百万人,现在只死二十万人,是川普的功劳。我想,如果中国政府发言人这样说话,会不会被口水淹死?

休士:民主国家的民众比较认命:政治领袖是你们自己选出来的,怪不得别人。专制国家的民众更有理由挑剔,因为政治领袖不是他们选出来的。专制国家的政治领袖也要更谨慎些。像英国首相开始对疫情视如儿戏,不戴口罩,还与病人握手,导致自己也染疫,还搞什么群体免疫,后来又承认模型有错,这种轻佻行为在中国简直无法想像。

我:西方抗疫的失误,真能为我们的抗疫中的不足辩护吗?因为一百多年前中国的国粹派面对他人指责,辩护策略就是:凡中国所有的坏事、外国也都有。

休士:鲁老夫子有段文字值得好好品品:“假使世界上只有一家有臭虫,而遭别人指摘的时候,实在也不大舒服的,但捉起来却也真费事。况且北京有一种学说,说臭虫是捉不得的,越捉越多。即使捉尽了,又有什么价值呢,不过是一种消极的办法。最好还是希望别家也有臭虫,而竟发见了就更好。发见,这是积极的事业。哥仑布与爱迪生,也不过有了发见或发明而已。”

我:鲁老夫子真会打趣。

休士:是的,因为别人不行,自己不行也有理由了,这固然没有出息。但对西方用望远镜,对中国则用放大镜找缺点,完全双重标准,则未免太缺乏公正心。

我:美国这一年来,出丑露乖,为天下笑的事真不少。

休士:人们对美国的攻击,已经不能用羡慕嫉妒恨来说明的了。美国在此次疫情中哪像一个最发达的现代国家,简直像个第三世界落后国家。人们终于发现,美国是个有重重问题的国家,而我们原来不仅完全忽略,甚至把不好的都当成榜样去学习。

我:哦,有这样的事?我倒想听你说说。

休士:比如美国是一个宗教信徒占人口比例达80%以上的国家,在宗教普遍衰落的现代社会,这不免有些古怪。原教旨主义的福音派不仅反对堕胎,而且拒绝进化论、拒绝疫苗。

我:中国很多民运人士羡慕美国宗教兴盛,认为基督教立国是民主自由的养成土壤,所以他们本人也纷纷皈依基督教,成为信徒。

休士:是这样,在中国鼓吹宗教的重要,认为中国缺乏宗教的社会环境不利于文明发展的专家学者很多。他们甚至把西方现代文明的一切成果都说成是基督教文明的成果。

我:这样颠倒黑白,真令人惊讶。欧洲千年黑暗的中世纪都是假的?科学不是冲破基督教的神学教条才发展起来的吗?

休士:这些几乎是历史的公论,现在有人出来挑战,在中国得到很大的回响。这次美国出乱子,唯一给人信心的是美国知识界。毫无疑问,世界上最明晰的头脑来自欧美的知识界。这是十八世纪启蒙运动结出的硕果。

我:我认为,美国普通民众未必比中国民众高明,但美国的知识界比中国知识界要高出一大节。

休士:距离也许是不可以道里计。

我:美国还有什么方面的问题?

休士:前段时间推特中文圈上有个争论:美国有没有制度性种族歧视。崇美派反对BLM运动,认为美国从制度上已经消灭了种族歧视,种族歧视最多是个别现象。民众上街抗议是暴乱,力挺政府镇压。另一派支持BLM运动,认为警察对黑人的滥施暴力表明在警界存在着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我:在美国主流社会这种争论倒不多。警察对黑人滥用暴力受到普通的遣责。而在华人圈中竟有挺美国警方的游行,他们公开站出来否定BLM运动的合理性。

休土:我认为,警察对黑人滥用暴力的广泛存在,必须有相应的制约与检讨制度,否则就是纵容种族歧视。

我:是这样。就像大公司必须有反性骚扰的规章,否则就是纵容性骚扰。

休士:现在看来,我们过去太着重于美国进步性,如林肯的废除黑奴,与马丁.路德的民权运动。以为现实在不断改善,趋于尽善尽美了。而实际上,一个废除奴隶制只是155年的国家,一个公开废除种族隔离只有56年的国家,其种族主义在社会中有多么深厚的基础,我们真很难想像。

我:我们中国人中种族主义者是特别多的,很多人觉得“黑鬼“大多不是好人,对他们就应该厉害一点。

休士:中国人在种族歧视上有点复杂。一方面我们大多种族意识不强,但另一方面我们对不平等也没那么敏感。在很多中国人那里,不平等与歧视似乎可以归为自然秩序。

我:哈,美国还有什么问题?

休士:还有就是总统制的弊端。川普这几年的胡作非为,似乎动摇了总统制的合理性。总统制给予总统独立的权力来源,使总统的权力太大。当总统的位置上坐上一个流氓时,很容易威胁到宪政体制。美国历届总统都是正人君子,但川普却是个市井无赖。他竟把调查他的检查官撤职;叫嚣把民主党的总统侯选人与国会领袖抓起来;他竟表示选举失败也不交权;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我:内阁制似乎是代议制政党政治的标配。但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总统制似乎是比内阁制更好的。

休士:这就是受美国影响,以美国为参照系的结果。不仅中国,现代国家设计大多受美国影响,采用总统制。

我:哦。

休士:如果你关注过民国史的争论,其中有个政制问题就是中国应该采用英国式的内阁制,还是美国式的总统制。有种说法:孙中山原来是主张总统制的,而袁世凯当总统后,为了剥夺他的权力而转而赞成内阁制。当时宋教仁在国会领导国民党,当年在国会选举中有望获得压倒性胜利,袁世凯眼见要成为一个傀儡总统,才不得不刺杀宋教仁并恢复帝制。

我:这好像是个站在袁世凯立场上的说法。

休土:是的。在这个说法中,国民党翻手覆云,很会玩手腕,他们赞同内阁制主要出于剥夺袁世凯实权的考虑。但总统制更接近于帝制是个不争的事实,它的行政效率更高,但离民主宪政更远。

我:还有呢?

休士:美国采用联邦制,所以叫美利坚合众国。参、众二院制一直受到中国民主人士的推崇。但现在看来美国的乱像很大部分就来自邦权过大。这种古老的政治体制已经严重危害美国的民主,其存在合理性必须检讨。现实情况是美国的全国大选变成了几个摇摆州的选举。屡屡出现总得票数少的候选人当选的奇怪局面。

我:美国的选举人票制度,就是为了维护州权。

休士:是的。现在问题是:在人口日益向大城市集中的今天,州权还有那么重要吗?过分重视州权,曾导致美国南方脱离联邦的冲动,最后导致了一场内战。我现在担心,美国在这次大选中会不会卷入另一场内战?

我:你是不是太耸人听闻了?

休士:如果川普败选了不愿放弃总统权力,美国马上会陷入宪政危机,到时拥川派的红州与反川派的蓝州,可能就有个别州或几个州宣布脱离联邦。那内战马上就打起来了。

我:据说美国民众购买枪支弹药的人数迅速增多,以致枪支都涨价了。

休士:美国人的持枪权,一直作为反对暴政的方式得到肯定的。中国的民主人士经常谆谆教诲我们,持枪权多么了不起人民权利。但实际上枪支很少用来对付政府当局,大多是民众之间的流血冲突。在一个枪支管理非常宽松,而民众持枪比例极高的国家。内战的残酷性、激烈性都要强得多。

我:第二次美国内战,有这想法的人还不多吧?

休士:是呀,但谁会想到美国在新冠中已死了21万人以上,而且还天天死下去,稳居全球之冠呢?

我:世事难料,我们只能试目以待了。

2020.10.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