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川普川粉极度缺乏人性慈悲心。探讨四权分立等制度设计问题 2020-10-18 16:58:19  [点击:831]
日常评论(200923)
(川普川粉极度缺乏人性慈悲心、川普集团带有叛国犯罪性质。着重探讨四权分立等未来制度设计问题)
徐水良
2020-9-23日

Forrest Peng Face with medical mask@pengna76

记者告诉川普如果不保证权力和平交接将会有暴乱!川的回答:“废弃选票吧,不要交接,让权力继续就会很和平”

reedom and Truth (李向阳)@free_and_true

他把自己的犯罪意图公之于天下,还有谁能为他洗地?

极简大叔@COOOTV

智慧勇敢的美国人民,准备战斗吧!你们的总统答记者问时说:“如果败选他绝不会和平交出权力”上帝保佑美国。

黄未原 Weiyuan Huang@WeiyuanOttawa

川普在集会上公开鼓动暴力对付记者。有点狗急跳墙的征兆了。

天佑美国!

Ling Ting #VoteThemOut@LingTing12

库什内用心良苦,使用毫无经验而且是志愿人员,有利于他从中偷钱,有利于他利用抗疫资源做政治交易,做经济交易,为离开白宫铺一条轻松捞钱的阳关大道!

Peter Li@PeterLi48023383

知道20万美国人是怎样丧命的吗?小肯尼迪到库什纳的团队当一名志愿者,却发现12个年轻志愿者竟然是美国负责抗疫装备,手套、口罩、PPE的所有人员!他们无组织无纪律,就如《蝇王》中的孩子们一样没有计划、没有战略、没有领导,各人用自己的电脑工作。而川普则将这一切的混乱统统归于各州政府的无能!

Progressive Cowboy@Niuwa7

川贼自信地说他在第五大街开枪杀人,川粉们还是川粉。这都杀了20万了,川粉还是川粉。想问问这条线上的川粉们,川粉要怎样做你们才不粉川?

不需大声回答,只在心里想想就好。

Ling Ting #VoteThemOut@LingTing12

川普中央发言人,厚颜无耻不足以形容之!
(当记者问如何解释20万人丧失生命时,白宫发言人竟然说还远远没有达到死亡200万这个数字。)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再强调一遍:川普川粉几乎都是没有人性或极度缺乏人性慈悲心,内心里充满仇恨,视他人生命为草芥的畜生,半畜生,准畜生。一般都是种族主义者,或者是原教旨主义神棍,或者是带任务打超限战力挺川普颠覆美国自由民主的土共或俄罗斯特线间谍。

有人性慈悲心的人,绝不会当川粉。

人类公敌马列教及其党棍,原教旨一神教及其神棍,都缺乏人性慈悲心,为了荣耀他们的上帝,使自己上天堂。可以大规模屠杀异教徒不信者和教内异端,只有党性神性兽性,没有人性同情心慈悲心的群体。川普川粉也是这样的群体,并且与上述人类公敌高度重合。

习近彭@wakeupfrog01

曹长青,还能叫人吗?
Barrett自己生了5个孩子,还去海地领养两个,由此得出此人一定是白左。
曹长青含泪跪求川普:“千万不能提拔Barrett为大法官啊。这么有人性的人,一定是白左!”
曹长青也是基督徒。
他认为余杰的“仰天长笑”、张洵的“祈祷应验”论,才是美国人的价值观、宗教观。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川普川粉因为内心里毫无人性,所以他们自己即使满口毫无人性的兽性语言,也总是觉得很合理。他们已经感觉不到没有人性的可耻了。大家批评的曹长青何清涟余杰张洵等等,是典型。

远行的卡其@wellnn

如果你经历过,你就会知道,人的死亡,从来不会像一粒水珠挥发掉那么轻易。有一位女士在社交媒体上说:“我的丈夫是医生。每一位新冠病人死去的时候,他带着面具紧握着病人的手,旁边一个护士举着iPad,让离世的人和iPad上的亲人们道别。”

其实他们中的多数,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们不能说。因为他们身体里没有足够的氧气,让他们说出他们想说的话语。很多新冠病人的最后时分,是像落水的人那样窒息而死的,不过,很多人在最后一刻依然清醒,这就是为什么护士举着iPad,让临终者和亲人道别。

这一幕又心酸又感动!这些病人不像在中国是个秘密,有时候连个数字都算不上。可是如果不是川普政府无能,这些人不该与家人道别。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凡人性尚存的人,见到这种情况,都会心里淌血,眼里掉泪。可是,美国死二十多万人,川普没有一点悲伤,没有一点内疚自责,相反却永远吹嘘自己把美国搞成全世界病人和死亡最多的国家,把最先进的美国,占全球人口4.1%,却造成全球21%死亡人数,把美国搞成比第三世界落后国家还不如,这就是他的伟大功劳。他和他的发言人一再强调,他还没有让美国死二、三百万,所以他就特别伟大。

为什么川粉害怕进川粉榜,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人性,怕见阳光,见不得人,怕别人知道他们极度缺乏人性慈悲心。为什么反川人士争着要上反川榜,没上榜要抗议,因为他们愿意并希望肯定自己的人性,反对缺人性,自己有人性才觉得正常和光荣。

多米诺@G87509997492125

民主党从纲领中删除一中政策是战略性的反共,岂是川普战术上的小打小闹可比的?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迅速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结果到川普哪里一直拖延到最后期限才签字,你居然说民主党反共连口炮都没有,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你夸川普任何事情都行,说他反共就省省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这里批评的吴三桂是老牌土共特线。

多米诺@G87509997492125

Really?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我和某些真民运人士与他论战二十年了。

李洪宽@大参考@LiHongKuan

《提升到帮派犯罪》需要全世界各地受到威胁的人协调,统一行动,恢复郭文贵叫嚣威胁包括我在内的各国的人士。
盲流子被殴打了之后,我确实感觉到了被威胁啊!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什么提升到帮派犯罪?郭文贵伪装爆料一开始,我就一而再再而三指出,郭文贵郭蚂蚁是穷凶极恶保习护共造谣污蔑围剿歼灭民主运动的土共特务群体,不仅一开始就是超级特务帮派,而且是穷凶极恶超级特务帮派群体。土共调动海量特线才纠集起来的帮派群体。其他人没本事纠集这样的群体。所以只能是土共情报机构就极的群体。但你们,从一开始到现在,竟然一直被土共帮他制造的红通犯伪装所欺骗,不断误导民众

良知觉醒jemi@jenni82822567

喜联邦已成为标准的恐怖组织,谁给他们的权力!可以收集任何人信息,只要反对他们的就给打上伪类和贼,然后就可以施暴恐吓。在美国允许这样的非法恐怖组织存在吗?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郭文贵郭蚂蚁帮派和群体,是土共派出郭大骗并调动海量特线,纠集起来的穷凶极恶的超级特务帮派和群体,其任务是保习护共造谣污蔑围剿歼灭中国民主运动,以及在美国从事特务间谍活动,蓝金黄美国高层,挺川颠覆美国自由民主,是土共超限战第五纵队。恐怖活动、恐怖组织是其固有手段、固有性质之一。


Pericles Brutus@zjPKU

正在直播。民主党出手了,众院出台《保卫吾国民主案》(ProtectingOurDemocracyact),遏制赦免权滥用。要求在总统为潜在的利己目的或以可能破坏国会职能的方式使用该权力的情况下保持透明度。其次,该法案修订了联邦贿赂法规,不得赦免或减刑本法认定的刑事罪责。最后明确规定,总统不得自我赦免。

《保卫吾国民主案》将暂停对现任总统或副总统所犯的任何联邦罪行的诉讼时效,无论这些罪行是在其任职之前还是任职期间犯下的。这项立法将确保总统和副总统可以像其他美国人一样,对犯罪行为负责,而不是利用他们的职务来逃避法律后果。

第三部分,《保卫吾国民主案》 "涉外薪酬條款 "禁止联邦官員接受来自外国的“礼物”或“报酬”,除非国会首先同意;禁止总统接受任何薪酬。

第七,《保卫吾国民主案》之“监察长独立。保护监察长不被总统以政治报复为由免职。特朗普总统已撤换了许多监督各机构的监察专员,这似乎是对他们调查自己政府的不当行为的报复。监察长独立法只允许因有限的原因而撤消职务,相关工作人员必须在其岗位上。总统罢免监察长之前,应向国会提供原因文件。

《保卫吾国民主案》第八部分,将通过以下方式保护监察长的独立性。要求在总检察长休行政假之前提前通知国会。目前,法律要求总统在撤职前30天向国会发出通知。届时要求总统向国会提供相关资料。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应该把监察权独立出来,成为第四权,实行四权分立。

一张桌子,一条腿,两条腿会倒,三条腿不稳,四条腿才稳。一辆汽车,一个轮子两个轮子开不起来,三轮也比较容易故障翻车,四个轮子才稳定。世界上的高等动物。四条腿居多。都是这个道理。

Tanke Man@TankMan737

孙中山搞五权宪法也是有他的道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五权宪法多一权,有点累赘。实际上,第五权不应该是现实的一条腿,现实的一个轮子,而应该像汽车一样搞成备胎,应付紧急情况,才是正常的、好的制度设计。

慎思@lsqwp

未来联邦国体的民主中国,在政府机构设置上应该吸收美国制度暴露出来的缺憾,吸收中华民国五权宪法的一些长处,加强人民主权的体现,比如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提名应该换成参议院提名,众议院批准。总统只有各行政部门长官的提名权。设置专门针对在职官员监察的监察院,有众议院提名,参议院批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上面意见很好,我完全赞成。我的看法,未来宪法,吸取中华民国宪法优点,废除考试院,加强监察院。把刑事检察官划归监察院,并把古希腊古罗马保民官或美国公益维护人职能,增加到监察院职能中。这监察院指中华民国宪法的监察院。现在的检察院职能,应划归监察院。

是否再设一个平时不启用,紧急状态才启用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大家再讨论再考虑。

慎思@lsqwp

应该区分检察院和监察院的职能,检察院仍然划归行政机构,负责刑事罪的检察诉讼。监察院独立,专事对官员的监察。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的意见也有道理,需要认真研究、讨论和思考。

附:近来相关制度设计问题的部分讨论:

一、去年11~12月讨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https://twishort.com/xwEnc
https://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386611284853279&id=100005132613761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912/xushuiliang/1_1.shtml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3307

平安幸福@pinganxingfu

开放党禁报禁,人人享有言论自由。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开放党禁报禁,更通俗。好!

國民革命,驅除馬列,回歸憲政!@gfl_david

準確地說,應該是淪陷區國民的訴求:
1 共產黨立即解散;
2 重啟被中斷了七十年的第二次全中國憲政普選;
3 由全體中華兒女決議中國的未來;
4 徹底清算共產思想和制度;
5 以法處理共產黨人的犯罪行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一般说来,人们用正面语言表达自己的正面诉求,维护自己的权利,堂堂正正。这是第一步。用法律惩罚负面事物,惩罚犯罪,惩恶扬善,执法如山。这是后面的路。两者分工不同,不宜颠倒混乱。

Justin@315ppVu

结束一党专政,实行三权分立,自然会理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好!

事物的平衡,三条腿是最少的必须的。但如果一条腿失衡,就容易倒。为平衡为保险保证不倒,往往搞四条腿。桌子凳子都是四条腿,车子往往四个轮子,多数高等动物四条腿,都是这个原因。但五条腿就多余,孙中山五权宪法就有点累赘。我的研究,四权分立更好。但目前不作结论。所以三权分立提法似乎改成实行分权制衡制度更好点。

川粉发推说:尽管川普总统被民主党千方百计阻挠,但他仍然是政绩彪炳。截至目前为止,仅法律层面,他就已经任命了174名联邦法官。其中120名地区法官,50名巡回法官,两名最高院大法官。破记录的任命速度,稳定了美国前进的方向,任何唱衰美国的,都请你们闭嘴!

徐水良:是破纪录的任人唯亲,破纪录复辟倒退,颠覆美国三权分立互相监督制约的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变成川普一人独裁制度。

有推友发推说:几乎没有一个共和党议员敢站出来批评川普私扣给乌克兰的援助来要挟调查最大的大选对手,更不用谈他们会支持弹劾了。除非圣诞新年假期期间能有什么猛料曝光,很难看到共和党参议员会良心发现。不过川普和朱队友不会闲着,他们会一如既往地挖自己的墙角的。

徐水良:共和党向中共学习造神并对救世主大救星红太阳的忠心耿耿。黄川粉则在土共组织的华人挺川联盟等第五纵队带领下,从中国带来毛左和小粉红忠于伟大领袖大救星和向无产阶级司令部献忠心的一贯习惯,歌颂和崇拜污蔑89抗争香港抗争是暴乱、赞扬64屠杀、崇拜土共专制、无数次强调自己是习大傻朋友,习大傻是中国2百年最好的领导人、对香港很负责任的川太阳。

以土耳其埃尔多安总统和美国川普总统等为代表,全世界掀起了一个复辟政教合一宗教专制,反对以普世价值为代表的政治正确,颠覆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复辟逆流,这是摆在全世界面前一个巨大挑战。虽然这股逆流最终必将失败,但人类目前能不能战胜这股复辟逆流,这个复辟逆流会不会暂时得逞,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由于马列教捣乱,国际民主力量不得不放松与宗教专制势力斗争,一定程度与一神教结盟,来对抗马列教这主要危险。使得频临死亡的宗教专制势力起死回生,美国基要派福音派因此而产生。此外,二次大战后,现代普世价值获得长足进步,这个进步已经延续70多年。而历史总是有进有退,川普就是代表这些倒退势力。

川普代表历史倒退的典型口号,就是反对以普适价值为代表的“政治正确”。这个口号典型地代表了国际逆流的本质。川普上台时,我估计这个历史倒退逆流将会持续十来年。这也是人类历史客观规律,也是历史走向进一步健康发展的客观所必要的倒退和調整。但是,人类必须高度警惕,别让历史倒退逆流的复辟得逞。

当代世界主要敌人主要反动势力,一是以中共为代表马列极权势力及其党棍,二是一神教原教旨主义宗教专制势力和恐怖势力及其神棍。而以川普为代表反对以普世价值为代表的政治正确,追求种族和信仰歧视、迫害和屠杀等等政治不正确,反对政教分离三权分立互相监督制约制衡反种族主义人人平等的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则在民主阵营内部起与之配合的破坏作用。

有推友发推:特朗普未能达到这一承诺的要求。他既没有道德原则,也没有服务于民的性情。他的视野局限于眼前所见,即他长期以来给自己制造的问题和风险,最终却由其他人——从无数承包商和企业到美国人民——承受最重的负担。

徐水良评论:川普最大危害是反对以普世价值为代表政治正确,危害政教分离、三权分立、互相监督、制约制衡、反种族主义、人人平等的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分裂美国分裂民主阵营,而不是团结美国团结民主阵营。只有崇拜金钱,蔑视道德,仇恨慈悲人性,造神把谎话连篇流氓人渣权贵巨富吹捧成大救星救世主川粉郭粉等,才会崇拜这类人。

我们必须从历史的角度和世界的角度看问题,才能认识许多问题的本质,而不会被枝节问题所迷惑。

几年前,我就在网上发帖子,预估川普将是美国第一个因叛国原因而下台总统。即使因为共和党掌控参院,拒绝给川普定罪。川普也有可能选不上总统。而他一旦下台,一系列刑事审判将等待他。他也难逃牢狱之灾。我相信,伟大的美国,不大可能让外国代理人盗国贼破坏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复辟倒退搞独裁阴谋得逞。

我估计小布什父子预言的,川普的上台,将使得共和党完蛋的预言,很可能会成真。只有党派利益、没有美国利益,不敢维护宪法和公义,不敢对抗外国代理人盗国贼和独裁者的共和党,很可能被历史淘汰,美国未来,有可能进入新的,第四个或第五个两党制时代。

有推友发推:看这个推下面的中国人评论。太搞笑了,难道反川普就等于挺中共吗?
川普贸易战只是为了美国利益,哪有兴趣反共,共匪受到打击只是附带效果,只是凑巧而已。
中国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身在哪里,都需要有个皇帝来崇拜,可以是习可以是川可以是XXX。
反正不做奴才是无法生存的。

徐水良:那应该是以土共组织的华人挺川联盟为代表的大量土共特线黄川粉,在网上混淆是非力挺川普。

有川粉发推:任何有一点理性分析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川普是美国历史上被其政敌欺负和羞辱最严重的美国总统!

徐水良:川粉闭着眼睛说瞎话,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事情恰恰相反,川普永远是无法无天,天天撒谎造谣,最近平均每天撒谎32个,是欺负攻击别人最多的美国总统。别人当了美国总统,就尽量让自己变温和,开始团结全美国,而川普却永远在攻击别人,永远在天天撕裂美国,他还攻击盟国,撕裂国际民主阵营。完全像一个外国傀儡和内奸角色。

有人发推:在参院成功判决川普总统罪名成立的话,至少需要67票才能勉强凑够三分之二以上的法定最低判决票数。这就要求下面三个基本条件必须同时满足:1)所有的45位民主党参议员没有一个反水!2)两位独立党派参议员须全部支持民主党!3)至少要有20共和党参议员背叛组织反水!上述三项绝对不可能的事!

徐水良:如果哪天川普俄国代理人真相暴露了,共和党参议员想掩盖掩盖不了了,反水的共和党参议员就绝不会只有20个。根据我几十年政治和研究经验,川普很有可能是俄国代理人,不是的可能性很小。等到历史揭秘的那一天,川普及共和党参议员很可能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当年麦卡锡被被俄国代理人打败搞臭的历史,应该不会重演。

掌控国家暴力国家权力,事关全民生命生存,需要高度慈悲心怀、菩萨心肠,需要用大慈大悲的慈悲心怀做基础,极端谨慎使用国家暴力的霹雳手段。所以,像川普习大傻那样缺少慈悲心怀,缺少对全民,尤其对穷人和苦难人群(包括苦难移民)同情心的川普和习近平那样的人,别去掌控国家权力,否则可能成为反人类罪犯。

有人发推:普金:弹劾川普的指控是“伪造“。

依俄罗斯国家元首弗拉基米尔•普金所说,弹劾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指控是”伪造”。他不认为程序最后导致川普作为总统的结束,周四他在莫斯科年度新闻会上说。

徐水良评论:川普的背后的木偶提线操控人,出来为自己提线提出来的代理木偶说话了。

推友“码烦”发推:在川普被弹劾的当晚,纽约南区检方向法庭提交文件来支持他们的指控:朱利安尼的助手帕纳斯隐瞒了100万美元来自乌克兰寡头菲尔塔什。

徐水良:这是一个危害美国来谋取他们自己私利的权贵犯罪集团。

现在有个误区,以为弹劾案纯粹是党争,并且根据过去经验,弹劾案由民主党提出,对民主党选举不利。看不到这次弹劾案特殊特点。这次弹劾案,是捍卫美国宪法和三权分立互相制衡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的斗争,在全世界,是反对马列极权及其党棍和原教旨一神教及其神棍两大敌人、两大人类公敌的同时,反对内部倒退复辟斗争。

虽然弹劾案的近期结果还不大可能取得胜利,但根据世界大势,这次复辟倒退的逆流,我估计只能延续十多年。因此,只要党派利益,不要国家利益,不反独裁不要捍卫政教分离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宪政民主法治制度,站到复辟倒退逆流一边的政党,很可能现在立场恰恰是未来崩溃开始。而提出弹劾政党,恰恰是未来取胜的政党。

大外宣明镜和党棍神棍合体的奇葩张洵成为黄川粉钟爱的挺川宝贝

近一、二日,本人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3686

Freedom and Truth (李向阳)@free_and_true

WOW,基督教福音派出版物《Christianity Today》杂志主编发文:川普应该被罢黜。 https://twitter.com/CTmagazine/status/1207778913478422528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估计有可能是明智的福音派认识开始自保,与川普及大多是文化水平低、缺少知识的川粉划清界限。

事物的平衡,三条腿是最少的必须的。但如果一条腿失衡,就容易倒。为平衡为保险保证不倒,往往搞四条腿。桌子凳子都是四条腿,车子往往四个轮子,都是这个原因。但五条腿就多余,孙中山五权宪法就有点累赘。我的研究,四权分立更好。但目前不作结论。所以三权分立提法似乎改成实行分权制衡制度更好点。

再重复强调说一遍:事物要平衡,三条腿是最少且必须的。但如果三条腿中一条腿失衡,就容易倒。例如川普自大不受宪政法治约束,民主就容易被颠覆。为平衡保险保证不倒,往往搞四条腿。桌子凳子都是四条腿,车子往往四个轮子,都是这个原因。但五条腿就有点多余,孙中山五权宪法就有点累赘。我的研究,四权分立更好。

中国历来有监督机构,而且监督机构往往权力很大,不是目前台湾的无牙老虎监察院。所以,搞一个强大的起实际作用的有效率的监督机构,或把台湾监察院变成实际有效率的四权之一,是有必要的。行政权管理的司法权检察起诉权,也可以考虑划给监察院。但再搞一个意义不是很大的考试院,就显得多余了。

二、今年5月份讨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评论伊斯兰处死女儿例子)原教旨一神教实在恐怖。

原教旨一神教没有人性不讲亲情只讲一神教反人类教义,只服从这种教义伪造的反人类神性,为了教义,为了上这种教义伪造出来的天堂而残暴无比,杀异教徒、杀不信者,杀教内异端,杀亲人,六亲不认。而一神教三个宗教中,以最后产生的伊斯兰最厉害。马列教则继承了一神教这种反人类反人性的极权兽性特点。

仲維光@ar2652006328

近年美國社會令人思索的問題,一是民主機制為什麼會選上一個無賴總統?二為什麼對總統的約束能力如此差,以至必須等四年?三如果他開始從事破壞制度還沒被制約,那問題就嚴重了,就存在民主制消亡危險。
故對有思想的美國人,問題從來都是對現行制度、領導人的警惕審視。川粉們至多是跟著哄的球迷!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维光兄这个问题,也是川普上台震惊后,本人一直在考虑问题。我的设想:未来中国民主制度,一定要预先防范这个问题。包括加强监督权力,建立三权分立以外的第四条腿,即用人类社会和自然界以四条腿保持平衡的四权分立制度,把司法权和监察权,彻底从总统权力中独立出来。加强对总统资格审查和行为监督等等。

制度问题之外还有社会问题的研究和设想,这主要是:当代世界人类头号公敌是马列教及其党棍,二号公敌是原教旨一神教及其神棍。从3500年人类历史看,人类头号公敌是先后相继的三大原教旨一神教,二号公敌马列教,三号公敌纳粹教。要根本解决问题,必须在解决制度问题后,解决这些反人类信仰和公敌问题。

仲維光@ar2652006328

這問題非常值得思考!50年代Bracher對魏瑪共和國崩潰的研究就是針對與此。他的答案是任何政黨不能夠觸動議會權力及基本憲法,後來更認為民主是價值——直接的民主是不可觸動的。美國時下的問題告訴我們,所謂現代民主制還十分脆弱,漏洞百出。其實丘吉爾和波普、阿隆都早就看到。還在唱頌歌是自欺欺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这是制度问题,价值系统问题的基本教训,就是必须进一步完善现代民主制度。完善民主制度以后,还要解决整个社会的问题,即马列教一神教的问题。逐步靠制度、靠普适价值、靠制度继续进步和改善,靠信仰自由和批评自由,进一步解决马列教一神教反人类反科学反智慧反普适价值的信仰问题。才能最终解决这些问题。

仲維光@ar2652006328

我在上個推上談到知識和道德問題。對此,我和水良兄的一致應該能夠說明這問題。
因為我發現,雖然我們的知識方向、經歷並不完全一樣,但是我們竟然在所有的政治、社會問題上看法都一樣,而且不是一時一事。
這就讓我再次想到,很多政治和社會問題並不複雜,基本的良知道德一定能夠導引大家走到一起去。

徐水良:

谢谢维光兄!

三、今年7月份的讨论: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这些对未来中国是有启示意义的。我主张未来中国采用英国、德国等代表的议会制,而不是美国代表的总统制。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议会制需要成熟的政党制度作基础。没有成熟的政党制度,就会乱套。而民主制度建立之初,不可能有成熟的政党和政党制度。所以,民主制度建立之初,最好采取总统制。只是总统制宪法需要先制定好。我相信有美国和全世界总统制经验教训,尤其吸取这次川普教训,我们会制定出全世界最先进的总统制宪法。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如果你问中国未来是采用总统制还是议会制,绝大多数人会回答总统制,一个原因就在于对美国的辉煌的仰慕。他们没有关注过这种体制的实际运作,也不知道模仿美国总统制的拉美、非洲、亚洲国家经历了许多民主崩溃。美国是个例外,是唯一长期稳定的总统制民主,现在也出明显问题了。我们在做相关研究和翻译。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89民运知识分子不了解中国国情,喜欢空想,倾向于议会制。包括严家其先生,还起草了一个议会制宪法草案。我到美国后看了他的草案,我认为中国民主之初没有成熟的政党和政党制度,采用议会制就会乱套。他听了我的意见,说,你把我说服了。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如果阁下认为这是空想,那说明你没有做过经验研究。阁下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因为阁下以为在总统制下政党不重要。小党、多党林立,国会很难形成多数支持或监督总统,民主会非常脆弱。议会更有助于发展出稳定的政党体系。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知识分子的空想就是,一切只考虑自己想到的那点东西,不考虑其他。民主不是当摆设用来保的,民主是用来运作国家的。没有成熟的政党制度,只一门心思想用议会制来保民主,国家怎么运作?那还不乱套?更何况,民主制度脆弱不脆弱,并不是靠议会制就一定能保的,能让它成熟不脆弱的。

更何况,希特勒的复辟,恰恰是利用的传统的议会内阁制,实在内阁总理位置上搞的复辟。

你的说法不符合事实。

Joshren@Joshren8

不敢苟同徐先生说法,正因缺乏成熟的政党和政党制度,才应采用议会共和制,因为议会共和制中行政首脑和议会在机构上没有分离,由此导致议会日常生活中会具有更多执政和在野党之间的辩论和监督,即便是美国,其众议院也远不如英国下议院具有辩论氛围,议会日常辩论和监督是训练和培养政党及政治领袖的绝佳手段。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不知道这里的议会制说的是什么?英国是君主立宪制,不是这里说的非君主的共和制议会内阁制。英国议会制,恰恰是在清教革命光荣革命以后,在国王长期保护下才形成和成熟的议会。与其它国家总统制保护下形成成熟的议会制,很想象。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建议阁下先了解不同观点。关于总统制与议会制,比较政治学中既有基于经验的定性研究,也有大量定量的统计分析和个案分析。议会制之所以优于总统制,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更有助于治理,因为议会多数党或多数联盟组阁、议会行政两个部门能协同一致。更有助于治理,也是议会制更有助于保持民主的一个原因。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我不认为议会制有多大优越性。意大利的政党制度相当成熟,采用议会制还造成长期混乱。德国本来政党制度就成熟,但希特勒利用德国实行总统提名的议会内阁制,搞了复辟,建立第三帝国。二次大战后,在美国保护下,它的议会制才很成功。其他东欧西欧,大部分都采用总统制,大多都很成功。你和那些所谓学者的理由违反客观实际,根本不成立。我不知道你读的哪些比较政治学,老实说,我并不相信当代国际理论界的许多东西。

sycat@sycat10

应该学习韩国与台湾,这两个就是典型的案例。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台湾就是很成熟的总统制,不采用现成的台湾经验,却去空想中国人几乎没有经验的议会内阁制,本身就是空想。即使采用议会制,也要等台湾那样,政党制度成熟以后,才能考虑。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如果阁下认为这是空想,那说明你没有做过经验研究。阁下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因为阁下以为在总统制下政党不重要。小党、多党林立,国会很难形成多数支持或监督总统,民主会非常脆弱。议会更有助于发展出稳定的政党体系。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不采用台湾很成熟的总统制经验,却空想中国人没有经验的议会制,本身就是知识分子完全的空想。

sycat@sycat10

美国如果实现议会制,就算独立也早就分成南北两国了,在国家早期总统如华盛顿个人的威望与魅力是维持这个国家的关键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这个说法对。不去研究和改进美国台湾的现实经验,尤其是中国人自己的台湾总统制经验,却非要去空想中国人没有经验的议会制,还说自己不是空想。这不是空想是什么?

王天成Tiancheng Wang@wangtiancheng01

说议会制优于总统制,除了定性分析,还有基于大范围案例的统计分析。可以举出运作不好或者失败的议会制个案,但不足以推翻总结论。这需要理解什么是定量分析,什么是统计。东欧国家是议会制或半总统制,没有总统制,阁下信息有误。除塞浦路斯,欧洲国家要么是议会制要么是半总统制,没有总统制。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那种定性分析和统计分析,我根本不相信。现代国际学术界,颠倒混乱错误的东西太多了,你那个统计,根本没有进入可以定量阶段。可以说,这些东西,绝大多数是不符合实际的空想,是对现实世界的歪曲。对于中国人说来,台湾成功的总统制(有人归类于半总统制),那却是可以搬用榜样而不是空想,你那种空想的分析,还是留给你们自己,不要强加给中国人

sycat@sycat10

议会制的国家有一个特点有相当强的政治协商传统,不适合刚刚从长期独裁专制的国家,总统制的国家立国几任总统个人的品质对国家影响非常大,后面百年后总统制的独裁复辟往往是由于社会整体的沦丧,从道德,从自立自强的品质,从经济结构,不是任何制度设计就能万无一失的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说得很对。这也是我的想法。

有人(名字很长,无法确定)说:

英國當然是議會制,老天。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老天,原来你连这里讨论什么问题也没搞清楚。这里讨论的是共和体制下。是议会主导的内阁制政府,简称议会制,还是总统主导的政府,简称总统制。英国等许多国家是君主立宪制,不是这里讨论的问题。你把这里讨论的议会制误解成一般的议会制度了。民主制,无论共和制君主立宪制,当然都有这种议会制度。英国在国王长期保护下才逐步形成成熟的君主立宪的议会制,与总统制长期保护下才能形成成熟内阁制,都是一个模式。而且英国形成成熟议会制的历史,延续时间更长。

世界上绝大多数共和制国家,采用总统制。但也有不少国家,包括意大利,德国,印度等等,实行议会制。这些国家,有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总统,但政府不对总统负责,而对议会负责。这里的议会制,指的是议会主导内阁政府的制度。不是指的有没有议会的问题。现代民主国家无论共和制君主立宪制,当然都有议会。

该人是理论上一窍不通、连民主国家国家财产是公共财产都要否定,说成国家私有的中国特有的全盘私有化教条的笑料人物,又讽刺说:

我很清楚閣下在嘈 總統制/議會制 的優劣,閣下認為 總統制 較適合中華民族這點我很清楚。

但說英國不是議會制,原因是“君主立憲制”,這實在是令人太佩服了。

當年你還有美國有政府擁有的財產 就等於 美國是個 公有制和私有制的混合制 我已經很佩服你了,英國不是議會制,佩服,佩服呀。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一脑袋浆糊,连这里讨论什么问题都没有搞清楚。我们这里说的议会制,指的是共和制国家,政府内阁对议会负责,而不是对总统负责的制度。而总统制,是指政府内阁对总统负责的制度。不是讨论有没有议会制度的问题。

这里不是讨论君主制国家的制度问题。君主制国家的政府,当然也有对国王负责,还是对议会负责的问题。但那不是议会制还是总统制的问题,而是虚君立宪制,还是实权君主制的问题。

把讨论共和体制下,总统制和议会制的问题,竟然可以与君主体制下,虚君立宪制议会制,还是实权君主问题混为一谈,这理解力真够可以。竟然还要嘲笑别人。

Jaap@ChineseJap

川普敢于向社会主义体制宣战的勇气足以抵消他的其它缺陷。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全世界绝大多数人口都抛弃了共产主义,中国人称为社会主义,这种形势下,向共产主义或者中国人称为的社会主义宣战,算什么勇气?美国共产主义力量那么小,反共产主义需要什么勇气?那不过是用反共产主义作借口,颠覆宪政民主制度复辟极右翼并原教旨一神教独裁专制的遮羞布而已!那不过是与中共反一神教保马列教一样的货色。在中国反人类公敌马列教,及其党棍,在美国反原教旨一神教及其神棍,才需要勇气。

随缘@suiyuanerqu

在议会成员全部是普选的这个前提下,我不反对议会制(最好对无法组阁的情况有应对方案),而王天成还没有回应我的问题,我不清楚在他口中的这个“议会制”,议会成员是不是全都是普选的,还是说有可能会有些乱七八糟的票,比如像波兰妥协的那样给共产党保留一些票,或者像香港那样弄出一些“功能组别”的票。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像德国那样严谨民族,又有成熟政党制度,采用内阁总理向议会负责的议会制,还产生希特勒复辟,及到二次大战后,在美国占领保护下,议会制才没有问题。像日本那样严谨并成熟政党制度,如废除君主制实行议会制,应该也没有问题。但意大利和印度,实行议会制,却一直乱象丛生。像中国这样,土共垮台后,实行议会制,那就议会打架吵架,一片混乱,乱套了。连台湾议会都乱。打架吵架不断,如果实行议会制,政府的运作,也会有困难。现在台湾要靠总统制保持政府正常运转。大陆土共垮台后,贸然实行议会制,必然混乱。这就是中国至少在民主制度初期,应该实行总统制的原因。

Dr. Ming Xia Pretzel 夏明@XiaBamboohermit

台湾的制度更像法国/韩国/俄国等混合半总统制。从上面列举的国家,可以看到潜在的问题。英国宪政学家戴雪希望制度有分开的尊严部分和效能部分。美国和台湾都有些问题。而总统和总理(台湾行政院长)也因为可能来自不同政党带来分裂和国家瘫痪。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我觉得法国台湾这类制度有一定优点。总统总理分裂风险也不大。美国式总统制,权力和责任太过集中于总统一人。现实制度是运作国家权力需要,要有效率,当然也会有风险。一部分知识分子只把民主当摆设,只考虑保住它,不考虑其运作和效率,不顾客观条件,国情和运作需要,一味主张议会制,太过空想色彩。他们甚至根本不考虑民主制度是需要高效率实际运转并强有力管理国家的制度。只是把民主制度当摆设,一味空想许多政党在议会空谈辩论,全力保护民主,从来不想想,那样的议会民主制空谈的民主制摆设,有什么意义?

封從德@FengCongde

#台湾成功的总统制,是指多次修憲後的 #中華民國 憲法吧?如果中共崩潰,又按你的思路,中國大陸採用台灣經驗,你覺得應該用原本的 #四六憲法(議會制成分多於總統制),還是多次修訂後的台灣現行中華民國憲法(總統制色彩加重),哪個更現實可行?我認為採用原本的南京四六憲法+小小技術修訂更切實。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我接近你的意见。参照四六宪法,五权改四权,四权也調整。此外应改成联邦制。不过,这是原则上说。实际上不可能沿用原宪法,原宪法许多东西需要重写,实际是重写新宪法。台湾现在宪法也有优点,也需要参照。研究和参照世界上一切国家实际经验,包括吸取美国川普上台教训。开放心态但又很实际,不做空想。这些年我关心和研究宪法,我相信我们能够制定出符合实际的全世界最先进,并且领先较大程度,但又不做不切实际的任何空想的实实在在的宪法。

封從德@FengCongde

現實的做法,我認為是全國各縣迅速選舉國大代表,儘快召開國民大會,再由國民大會按照修憲程序進行小小的技術性修憲,修訂因時代變遷而必須修訂的部分(如七十多年後人口、領土變化帶來的技術問題),此時不宜大變動,否則民主政局容易不穩。

待全國政局穩定幾年後,再由國民大會主持更大的修憲。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如果中共很快崩溃,当然必须采取你的办法。但如果中共还需要等几年再垮台,那我觉得大家不妨先起草一些宪法草案,交由未来国民大会或未来制宪议会来进一步修改。

随缘@suiyuanerqu

而且这也只是王天成、你、我的个人意见,中国要采用总统制还是议会制还是要由普选产生的制宪代表来数票决定的。并不能由你、我、他或者某些精英就擅自决定的。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这是常识,现在还需要启蒙吗?现在的民间讨论,都只是为未来制宪会议做准备,只有制宪会议才有权作出决定,也许还要经过公民投票做最后决定。

随缘@suiyuanerqu

需要!我记得去年还是前年,有些海外民运还闹出过什么中共倒台后“接管中国”的笑话!美国人的常识,未必是我们中国人的常识,我们中国人还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强调它。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那些玩过家家闹剧的儿戏人物,不过是笑料而已。所有参加过这些儿戏的,包括伍凡等许多人,包括郭大骗和郝海东,事实上已经用他们的儿戏闹剧在这个工作中出局。实际上已经无需重视这些人。

封從德@FengCongde

重寫憲法、制定新憲法的思路,都有一個嚴重的缺陷:誰有資格來寫?誰有資格來批准?這就涉及法統。

目前最具無可爭議的法統地位的,就是 #四六憲法,沒有別的。所以應該穩扎穩行,才能最終獲得大家都滿意的政治妥協方案,如果想一步登天,就會給野心家如 #袁世凱 #普京 輩太多太大的空子可鑽!須小心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那是当然。

封從德@FengCongde

可以預估,這樣的憲法草案會有幾十部,目前就我知道的,就已經有七八部了,到時候大家爭執不下暈頭轉向中,普京們漁翁得利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几十部不算多,几百部也无所谓。其中绝大部分必然低劣不堪,事前已经经过大家讨论共识,制宪会议一二天就能否决其中绝大部分,最后留下很少几部供选择和讨论。

封從德@FengCongde

請問你說的「制憲會議」如何組成?誰有資格否決具有法統地位的 #四六憲法 而另立新憲、又有能力控制局勢不會開啟巨大政爭直至內戰的潘朵拉盒子?有這樣能力的新政治強人如何約束?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小封你和民国派大概不了解四六宪法缺点,非要一切继承民国,把它变成未来正规宪法,恐怕不行。美国独立后没有任何宪法,还不是经过酝酿就召开制宪会议,开创性地创立了全世界第一部成文宪法了。在全世界宪政文明的今天,中共垮台后,开国民大会,有国民大会筹备制宪会议,制定宪法,根本不会有什么难度。

随缘@suiyuanerqu

总统制是像美国、台湾那样普选总统(行政长官),这个很直观,见的也比较多(对美国、台湾大选也比其他国家更关心),议会制,行政长官如何产生,如果一党独大那就是这个党的党魁,如果是N个小党呢,比如中国民主化初期,很可能国会会是N个小党,这时候怎么组阁?全凭这些小党民主协商、妥协的经验吗?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辛亥革命后有三百多个政党。估计土共垮台,政党可能比辛亥革命后多十倍,数以千计。

虽然君主立宪实行内阁对议会负责议会制,与共和制下内阁对议会负责议会制,两者本质一致,但毕竟是两个问题。而且,成熟议会制需要成熟政党制度做基础这个规律不变。君主立宪议会制,也是经过国王当政下长期演变,才成熟起来,这与共和制下议会制,需要总统制保护下发展成熟的政党制度才行,一个道理。

傅志彬Fu Zhibin@Eurasch

希特勒的国家社会党只占到了议会席位的三分之一左右,并不是多数党。是当时的总统兴登堡将组阁权交给了希特勒,这也是当时的德国民主选举不完善的地方。希特勒上台后再利用宪法漏洞修改法律,最后兴登堡突然去世,希特勒获得军队效忠,完成独裁。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希特勒颠覆德国民主例子说明,议会内阁制和总统制一样,都有可能造成专制复辟。希特勒就是从内阁总理的职位,复辟专制的。中国空想知识分子认为总统制有复辟危险,议会内阁制能防止专制复辟,那是空想,并没有完全的依据。另希特勒政党名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与当时最普遍共产党、工人党名称一致。

Hua Ze@hz8964

你的意思51%以上才是多数党?占国会最多席位就是多数党啊。纳粹1933年占33%国会席位,是最大的政党,这应该没什么争议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最大党和多数党不是一个概念。多数党当然应该是议会席位50%以上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最大党却只是指国会中席位最多的政党。一般说来,内阁制多数党组阁一般没有困难。但没有多数党时,往往习惯首先由最大党尝试组阁。组阁失败,才由次大党尝试组阁。
最后编辑时间: 2020-10-18 17:12:3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