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东海一枭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20-10-17 23:22:17  


作者: 东海一枭   误我者李白,度我者孔子 2020-10-18 17:38:05  [点击:669]
误我者李白,度我者孔子

清高狂放风流潇洒作为一种品格,虽真佳,非大佳。作为诗人文人,或不错,作为儒家、文化人则大不足。这种品格缺乏严谨庄重厚实博大的气象,没有爱人利他奉献牺牲精神,不妨聊备一格,却不是值得儒者学习追求的人格理想。

李白堪称清高狂放风流潇洒的典型。不错但不足,有价值但不大。其名句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文人墨客能够这样自由独立,很了不起,但不足以为君子。君子有文化启蒙、道德教化、道援天下之责,岂能只图自己开心颜?

天地间至尊者道,至贵者德。贵于权、贵于财、贵于位都不是贵,贵于德才是真贵,贵人自然掌握中道,不仅“可与立”,而且“可与权”。代表天心的圣人和代表民心的大人是真正的贵人,比一般英雄豪杰更高贵。

真有类似尧舜孔孟这样的道德贵人出现,摧眉折腰又何妨,依礼事之又何妨?这于儒者是责任和义务,也是荣耀和快乐。尊重这样的贵人就是尊重大道尊重真理尊重良知尊重天心民意就是尊重自已。“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是一种自重,甘愿摧眉折腰事“贵人”是另一种自重。

而且,清高狂放风流潇洒与骄傲虚妄轻浮漂荡只一纸之隔,其间分寸殊难把握,一般人根本无法把握。往好里说,是清高狂放风流潇洒;往坏处说,不过骄傲虚妄轻浮漂荡而已。一般人学李白“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难免画虎类犬,文人轻薄。

东汉初年有两位名人,龙伯高和杜季良。龙为人厚道,节俭自重,谦虚谨慎,奉公守法;杜轻材尚义,行为豪放,三教九流都有来往,交友遍天下。时人教育孩子,多以两人为榜样。

当时的名将马援带兵在外,在写给孩子的家书中说:龙伯高、杜季良我都很敬重,但是愿你们学龙伯高而不学杜季良。为什么呢?“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成,陷为天下轻薄子,所为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范晔《后汉书•马援传》)

马援之言,用在杜甫李白两人身上也很合适。学杜甫不成,刻鹄不成还似鹜;学李白不成,画虎不成反类猫,陷为天下轻薄子。其实,既使学李白成功,也画不成虎。盖李白本身虽大,也是猫之大,本质上与“轻薄子”差不多,与孔孟等第一流、超一流人物相比,不过二三流人物而已。

李白不仅比孔孟程朱差得远,比诸葛亮、张良、谢安石等人物也逊色,尽管他一生好以诸葛亮、张良、谢安石自许。要说虎,孔孟才是。三十岁之前也罢了,三十岁之后还崇奉李白,便有自轻自贱自暴自弃之嫌。

至于杜甫,虽比李白好一点,仍有限。与李白比,杜甫可学,但与孔孟程朱比,仍不值得学。孔孟程朱才是最值得有志有智之士学习的,孔孟更是第一学习对象。

东海大半辈子以李白为偶像,傲岸不驯昂芷自负如李白,好诗好酒好嘲骂人如李白,连少年时不屑高考亦学李白,又好逞口舌之利蛮夫之勇。皈儒以后,才渐渐有所收敛,渐渐认识到自己从前出了大偏,入了魔道。

无论对谁,儒者可以批评,但不可侮辱。无论对什么人,口齿轻薄恣意嘲弄,都是很无礼、非君子的。而今忆及,不能不自我惭愧一下。回首从前,误认偶像,不知修身,唯知使气,不能克己,常常非礼,性刚心野,似勇实乱,造业多多,真无所取裁也。幸亏孔孟潜移默化,促我渐渐成熟长大。误我者李白,度我者孔子也。2010-1-30东海老人

仁是人的尺度
仁是人和社会的尺度,衡量社会优劣、人物高低的最高标准是仁义度。东海旧作《误我者李白,度我者孔子》中提及的人物有孔孟程朱、李白杜甫、张良、孔明、马援、龙伯高、杜季良、谢安石等。仁眼相看,孔孟程朱,超一流;张良、孔明、马援、龙伯高、杜季良、谢安石,第一流也;杜甫李白,第二流也。

注意,这是就本文所提及的人物而论。很多大儒君子,如陆贾、贾谊、王通、韩愈、周敦颐、张载、范仲淹、陆九渊、司马光、王船山、曾国藩们,虽逊于孔孟程朱等道统传人,又优于张良孔明们。张良孔明们与之相比,可退为第二流,杜甫李白则为三流。

故说杜甫李白二三流,是依据仁义度比较而言,并非故意贬低。李杜诗词,自有不可磨灭的光辉。正如韩愈诗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仅论诗艺,他们又堪称超一流,无愧诗圣诗仙也。2020-10-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