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能否击败两大人类公敌两大反动逆流?此次美国大选生死攸关 2020-10-22 07:30:47  [点击:859]
能否击败两大人类公敌两大反动逆流?此次美国大选生死攸关
徐水良
2020-9-20日

20世紀頭20年,產生兩大反動逆流,一是以俄國為代表的馬列教極權專制反动逆流,二是由美國基要派福音派開始的一神教原教旨主義兩大反動逆流。成為人類兩大公敵。已经为害全世界一百多年。

随着20世纪末苏联东欧极权阵营的崩溃,中共崛起,以及原教旨主义从美国基要派福音派扩展到伊斯兰教犹太教,随着911恐怖袭击和全世界原教旨恐怖主义战争、以及文明世界反恐战争的展开,随着中共对全世界为害的日益加剧,21世纪头二十年,全世界自由民主阵营对抗两大反动逆流、两大人类公敌的世界格局,日益明朗。

虽然中国人民超大规模超多次数超强烈度反抗中共的抗争,包括89民运、香港抗争对中共产生一定打击,虽然反恐战争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产生相当大的打击,但以中共为代表的马列教及其党棍人类公敌,以及美国发起原教旨主义反动逆流的基要派福音派,迄今没有受到严重致命打击。所以,目前两大人类公敌两大反动逆流,勾结俄罗斯极权余孽俄国专制继承者普京,联手搞阴谋发起超级规模的超限战,力挺川普,企图借川普颠覆美国政教分离、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制度。

这就使得美国的这次大选,与以往任何大选都不同,对美国说来,这次大选,生死攸关。

能否击败两大人类公敌两大反动逆流,捍卫美国自由民主?可以说,此次美国大选,不仅对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生死攸关,而且对全世界自由民主事业,意义重大。对全世界自由民主事业的未来的走向,具有决定性意义。

中國人國內的主要敵人是馬列教及其黨棍,美國人中東人中亞人國內主要敵人,是原教旨一神教及其神棍。

在美國不反原教旨一神教,與在中國不反馬列教,是等價的。

美國共產黨不到幾千人,其中多數是FBI線人。馬列教力量相當小,遠少於中國一神教上億人。而且中國式一神教神棍往往是原教旨基要派福音派最狂热的神棍。

所以川普川粉在美國不反原教旨一神教、拼命誇大馬列教力量和危险,掩蓋保护他们自己和原教旨一神教人类公敵的复辟阴谋,與共產黨在中国大反一神教保護馬列教,不僅是同類等價謬論和行為,而且是比土共更加荒唐的謬論和行為。

川普川粉在美國反動作用,類似於習近平土共在中國反動作用。

白俄普京與黃俄土共習近平勾結,力挺川普;俄羅斯,中共,美国川普川粉一神教,三家勾結,企圖顛覆美國政教分離三權分立憲政民主制度,也就是兩大公敵外加普京專制勢力、川普川粉反動勢力、反對美國及世界自由民主的邪惡的颠覆、倒退和复辟行為。

所以,此次美国選戰異常艱難,意義重大。

附其他一些评论:

Progressive Cowboy@Niuwa7

这个从大秦来的“基督徒作家”的第一反应还是对的:不该庆祝,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庆祝了。川贼肆虐几年,我能理解政见不合产生的那种敌意。但要庆祝某一个人的死,一个对自己没有直接伤害的人的死,自忖功底不够,这样禽兽不如的事还是干不出。小心余杰,近之不祥。

傅志彬Fu Zhibin@Eurasch

抛开逝世老者的显赫身份,就是对一名普通老人一般人也不会如此恶毒。余杰显然是将这位老人作为敌人,所以如此开心。这位美国自由派大法官之所以成为余杰的眼中刺,又是因为余杰将自己视为捍卫基督教道义的急先锋。当一个人自认为是道德裁判者的时候,往往就会失去人性,与中共的行为很相像。

藿香子@wjbf2016

余杰这种捍卫宗教道义(价值观)的疯狂和塔利班及 ISIS 之类极端穆斯林有何区别?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余杰本来就是卑鄙无耻渗透民运和教会的中共线人。

习近彭@wakeupfrog01

余杰们庆祝大法官去世,和粉红五毛们庆祝“911恐怖袭击”有什么区别?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余杰是老资格卑鄙无耻的线人,比一般小粉红或五毛卑鄙得多,坏得多。

自由島/IslandOfFreedom@Leung_Podcast

如果你要看美共的無恥,可以觀賞麥康納爾/趙小蘭夫婦,和老戲骨格林漢姆的表演
一小時前,格林漢姆推送了一篇文章,裡面提及:格林漢姆已經準備好,填補今年最高法院的空缺。
他不怕自打臉,本來也不要臉

理由?現在和2016年不一樣了...
沒變的是美共的虛偽和邪惡

2016年,阻止奧巴馬挑選大法官,理由是大選年,小鱸魚、格林漢姆、麥康納爾都表態贊同;
2020年,大選前45天,美共要匆忙塞進一個大法官。

猫僮@szfuqi

除米糠之外,共有十七位现任共和党议员在2016年承诺不在选举年投票确认大法官:
Sen. Cory Gardner (R-Col.)
Sen. John Cornyn (R-Texas)
Sen. Ted Cruz (R-Texas)
Sen. Lindsey Graham (R-S.C.)
Sen. Marco Rubio (R-Fla.)
Sen. Jim Inhofe (R-Okla.)
Sen. Chuck Grassley (R-Iowa)
Ke Chen@cktears

老乌龟自身难保,今年参议员选举遇到Amy的空前挑战。这么做可能断送了自己,成了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刚刚在邮件组看到一则新闻,说麦康诺尔的民调已经比对手落后一个百分点。查了一下,估计不是真的。但有没有人能把他自己的丑事、他老婆及家族与中共勾结及其它丑事,多多贴到英文网站去,尤其去影响肯塔基人,把这个无耻的政客选下去。

随缘@suiyuanerqu

这就是民主政治,这就是民主政客,利用规则做对自己的政治目的有利的事情,共和党、民主党的政客都会这么做的。这些民主政客和共产党的政客的区别只是民主政客是在遵守规则的情况下,尽可能利用规则为自己牟利,而共产党的政客是直接不讲规则。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这个说法很错误。政治不是军事,军事讲“兵者,诡道也”,讲“兵不厌诈”。但政治,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政者,正也”,必须以诚信为本,诚实守信。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是中国古代开始的常识。不讲规则,不守信用,就是政治上的自杀。专制时代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民主政治。参见本人文章: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04/xushuiliang/16_1.shtml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http://blog.bnn.co/hero/201001/xushuiliang/1_1.shtml

随缘@suiyuanerqu

民主政治就是在民主制度的规则下博弈而已,只要遵守规则就没有什么“正”啊,“邪”啊的,只有不遵守规则才是“邪”。中共权斗就是不讲规则,成王败寇。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不懂却随口重复中国伪精英伪公知新自由主义者的简单化僵死化的“规则”教条的说法,不对。我说的这些是中国政治军事从孔子孙子以来常识,是宝贵的中国历史文化遗产。自河殇以来,中共情报机构和伪精英伪公知制造了大量谬论,把马列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头上,这个“规则“教条,说中国迄今没有实现民主转型,就是不守规则,就是这类教条之一。纯粹说胡话。参见本人文章:
当代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https://twishort.com/tTwmc

麦康诺尔等共和党参议院关于大法官的任命问题的做法,不是规则或法律问题,而是不信守诺言,不守信用的问题。不能随口就用被中国伪公知伪精英搞成简单化僵死的教条——“规则“教条来解释。用这种教条来解释,完全错误。

随缘@suiyuanerqu

您可以认为一个政客不“正”而反对他,但这个政客是不是违反了民主的规则是由法律和法官来决定的,不是由您或者我认为他“正”或不“正”来决定的,如果他违反了规则,应该被依法踢出选举,但如果只是您认为他不正,您只能不选他,而不能把他踢出选举,反倒应该尊重他继续参与选举的权利。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已经告诉你了,这不是违反规则或法律的问题,用“规则”教条说法说事,不对。

麦康诺尔等共和党参议院关于大法官的任命问题的做法,不是法律规则问题,而是不信守诺言,不守信用的问题。不能随口就用被中国伪公知伪精英搞成简单化僵死的教条——“规则“教条来解释。用这种教条来解释,完全错误。

随缘@suiyuanerqu

对这些没有违反民主规则,而您又认为不”正“的行为,您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把它们加入到民主的规则中去,如果程序通过了,这条规则加入进去了,那以后这种行为就是违反规则的”邪“了。如果这条规则没有通过民主程序加入到规则中,那只能说明大部分人可以容忍这种您认为不”正“的行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问题在于,人类靠道德和习俗解决绝大多数事情,诉诸法律的恐怕不到1%。太多太多东西永远只是道德问题,无法添加到法律规则中去。中国反道德的禽兽化伪公知伪精英权贵走卒,只要权贵法律,不要社会道德的教条及胡话,是完全错误的

参见再驳反道德谬论等文: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5/xushuiliang/21_1.shtml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6/xushuiliang/11_1.shtml

所谓正邪,是道德评价,不是守法违法、守规违规的法律和规则评价。你把两者混为一谈,等同起来,是错误的。

随缘@suiyuanerqu

道德、习俗只能用来决定:我不投他的票,我不跟他打交道。法律才能决定:他的被选举权被剥夺,所有人都不能投他的票。您可以用道德、习俗来呼吁其他人不要投他的票,但您不能用道德、习俗剥夺其他人可能会投票给他的权利,也不能以此来剥夺他的被选举权。如果道德、习俗有那种力量,那是很可怕的事情。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我已经说了,麦康诺尔等人的问题是不守信用和诺言的道德问题,你用法律规则来解释他们背叛诺言不守信用问题,是错误的。你既然承认那不是法律规则而是道德问题,那就该承认你说错了我说对了。你还要一再说道德习俗不是法律,没有法律效力,只影响人们道德评价和投票这些道德常识,那就是你转移话题了。

随缘@suiyuanerqu

好,我错了。但是认为“麦康诺尔他们背叛诺言不守信”也只是您的观点,1. 他们没有违反法律、规则不能用法律踢他们出局 2. 他们是不是政治自杀,由选民的选票来决定,如果您有选票,那您也是其中之一。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正常社会,政治人物毁坏自己的道德形象,背信不信守诺言,虽然这无关法律,但相当于政治道德形象的自杀。这是常识。道德当然不是法律,没有法律的强制能力,当然也是常识,但无需转移话题到这方面去。

许多国家有背信罪和相关背信的惩罚法律,法律处罚非常严厉,例如台湾,应该不属于我们这里讨论的范围。

随缘@suiyuanerqu

如果“道德”能够直接发挥政治作用,强制其他政客或者公民迎合这些“道德”,我个人认为这更加接近于神权政治。如果“道德”不是通过民主程序间接发挥作用,而是通过向当政者情愿、施压来发挥作用,我个人觉得这更加接近于独裁专制的政治。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又是反道德禽兽化伪精英伪公知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只要权贵法律不要社会道德胡说八道。道德和法律,都是人的行为规范、行为规则,道德是柔性规范,靠社会舆论压力维持,当然没有法律强制力。法律是刚性规范,以国家暴力为后盾强制执行。非要把道德和法律强制力混为一谈,就是禽兽化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反道德胡话

参见: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2/xushuiliang/11_1.shtml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6/xushuiliang/11_1.shtml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06/xushuiliang/12_1.shtml

随缘@suiyuanerqu

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的,不是用来约束别人的,你可以指责别人不道德,但你不能用道德去强制约束别人,如果你想要把你的道德强制约束别人,就一定要通过民主程序把你的道德变成法律,否则你的道德在别人那里只是一个建议而已。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谁告诉你这些胡话的?伪精英伪公知新自由主义禽兽化权贵走卒,什么也不懂,全是胡话,永远把道德说成良心。良心是道德在人的内心的内化,那是约束自己的。但道德和法律,都是约束社会的规则,道德是柔性规范,较高标准,靠舆论压力而不是靠法律强制执行。法律是刚性规范,最低标准,靠国家力量强制执行。

随缘@suiyuanerqu

声明一下,我说的规则是民主程序制定的规则,不是什么“权贵规则”,更不是什么智者、圣人制定的规则。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什么胡话!中国的法律是民主制定的,不是土共权贵法律?只要法律不要道德的实质,难道不是只要权贵法律,不要社会道德?

随缘@suiyuanerqu

我无意否定“道德是柔性规范”,我的观点是道德不应该具有强制力,道德的规范对其他人只是起到一个柔性的建议性的作用,没有强制力!只有在道德通过民主程序转化成立法、选票的时候才可能拥有强制力。如果道德本身就具有强制力,我认为那是一个很可怕的世界,比如文革就是这样的。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一再告诉你,道德是柔性规范,靠舆论压力来维护。你还要不断说胡话,一会把它与法律强制力混为一谈来反道德,一会就否定道德靠舆论压力维持,说没有一点强制力。什么都理解不了,这什么脑袋?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是很无耻的人,不要脸皮,只认法律强制,无视舆论压力,所以不认为舆论压力是一种维护社会道德的强大力量。

随缘@suiyuanerqu

我说的不是中国现在的法律,我说的就是中国民主化之后。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和新自由主义走卒不是现在在讲话,而是超越时空到未来去讲话了?明明是现在法律是权贵法律,只认权贵法律不认社会道德的本质,就是帮助权贵用权贵法律反社会、反道德,一超越时空,就变成了维护未来法律了?

随缘@suiyuanerqu

怎么?不能探讨如果中国民主化了,道德和法律是什么关系了?
至于现在,中共即不会讲法律,也不会讲道德。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道德和法律一直就是我说的那些关系,难道未来民主化了,道德和法律的关系就不是那些关系了?这实际上只是为只要权贵法律,不要社会道德,为现在帮助权贵反社会道德,作权贵走卒作超越时空的狡辩而已!

随缘@suiyuanerqu

我说的法律都是只民主程序通过的法律,我说的法律和道德的关系,也是在中国民主化之后的事情。至于现在中国的道德也好、法律也罢都是在为中共独裁服务的工具而已。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再说一遍:中国还没有民主程序通过的法律,现在的法律,都是土共权贵法律,现在高谈阔论只要法律,不要道德,就是帮助权贵用权贵法律反社会道德。但道德,总是社会道德,不可能只是土共一家的道德。把社会道德和土共法律混为一谈都说成是土共工具,那是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彻头彻尾帮土共反对和否定一切社会道德的谬论。

随缘@suiyuanerqu

比如你指责韩国瑜没有道德,应该下台,韩国瑜可以理都不去理你,这对韩国瑜只是一个柔性的建议而已,没有任何强制力,而且在民主国家里,韩国瑜也有权利这么做,但是如果你把这种对韩国瑜没有道德的指责转化成选票,通过了民主罢免程序,那就对韩国瑜有强制力了,韩国瑜必须下台。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不要道德不要脸皮,所以永远用不太要脸皮政客说事,你受他们影响太大了,永远把道德和法律问题混为一谈,用法律问题反道德。不知道道德也能通过当事人的良心起作用。要脸皮的一般人,因自己违反道德,遭到那么多人反对,那就良心和脸皮都不安,主动辞职了,用不了浪费那么多罢免资源,反而引起社会对立了。

一般人,还是要脸皮的居多,绝大多数问题,99%以上的问题,都依靠人们的道德良心来解决。非要像郭文贵那样耍流氓耍无赖,把许多本来应该靠道德良心解决的问题,搞到走法律程序、靠法律程序来解决的人,是极少数。连韓国瑜,最后还是要脸皮的,被罢免了,就承认被罢免,不再继续用法律程序胡搅蛮缠。

随缘@suiyuanerqu

想了半天我觉得我们没有冲突啊,你强调的是道德有柔性制约的力量,可以约束那些君子型的政客,而我强调的是道德只是柔性制约的力量,没有强制力,也不应该拥有强制力,无法约束韩国瑜那样的小人型政客。如果想要强制政客(不管是君子型还是小人型),就必须通过民主程序把道德转化成法律或者选票才行。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如果早这样说,那当然就没矛盾。但你再回头看看自己的说法吧。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