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在美国如何抗辩警察,以维护自己的权利? 2020-10-26 01:35:20  [点击:1193]
在美国如何抗辩警察,以维护自己的权利?



提起抗辩美国警察,许多异议华人总认为这是刁民行为,在他们看来:抗辩中共公安是抵抗暴政,而抗辩美国警察就是耍无赖,在他们眼里,似乎美国警察就是自由民主的化身——也就是公正的化身。

其实美国警察与中共公安一样,都是人,因为人性的缺陷,是人都会有不公正,只不过中共的极权专制制度怂恿了人性之恶,并放大了人性恶的危害,而美国警察的人性之恶,则受到美国民主宪政制度的很大制约。

我居美近十年了,切身感受到不公正执法、粗暴执法、种族歧视等丑恶现象,在美国警察中的确客观存在,但这些是美国警察的个人行为,你有很多渠道进行抗辩、申诉甚至控告;
而中国诸如“驱逐低端人口”、城管抢劫式“执法”、公安以言论抓人、打击维权律师、镇压法轮功等司法当局的暴行,却是制度行为,如:镇压异议是中共的制度规定的,你写反对中共的文章被查获了,公安上门来拿你去坐牢时,彬彬有礼或者粗暴蛮横(所谓粗暴执法),又有多大分别呢?你申诉有门吗?

美国警察既然也是人,也会犯错,也有人性之恶,而且美国警察中客观存在的执法不公、粗暴、种族歧视等现象,并非制度现象,而是警察个人现象;因此针对美国警察中客观存在的执法不公、粗暴、种族歧视等现象进行抗辩,就不是刁民行为,而是维护公民权利、限制警权膨胀、彰显自由民主价值的公民行为; 一些异议人士认为美国警察就不能抗辩的思维,完全是专制社会里养成的奴民习惯思维。


那么如何抗辩美国警察的不公正?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保持冷静,有的警察很凶,但是你也要冷静地听从他的指令,而绝对不能带有国内维权人士(尤其是女性维权人士)那种惯性——如惯于与公安推搡、抓扯等行为,总之决不能与美国警察发生肢体冲突!

需知美国拥枪者众,美国警察的动武权限比中国公安大得多,美国警察身上的捷克手枪决不是吃素的:与公安肢体冲突的结果,大不了“进局子”,而与美国警察肢体冲突的结果,很有可能是遭当场击毙!

如果在路上被警察截停,决不要擅自钻出汽车走向警察试图理论(除非警察命令你出来),而是安静地坐在车内,把两手放在明处,放下车窗等待警察前来;不听命令,擅自走向警察,往往被视为威胁,有可能遭开枪击毙!

如果被警察交出来,出来时手千万不能插在兜里,或者有下蹲的动作,否则会被视为有武器或有攻击威胁,很可能遭击毙!
如果认为警察无理,可以冷静地说出理由,声调不要高,千万不要破口大骂,激怒美国警察的后果,是更多的处罚,甚至拷走!

当然,美国警察一般不会因你理论而让步,这时绝不要激动,可以冷静地告之:你会选择上庭或者找律师,以显示你是一个善于走程序的人,而非大老粗,这反而会让一些欺负人的警察有所顾忌和收敛。
据我的经验,美国警察中尤其白人年轻的男女警察,或表功心切,或种族偏见,执法不公正较为多见;而偏瘦的白人女警察,往往可恶的多。

接到警察的罚单,最好要上诉,因为这是你的权利,美国和中国一大区别是:你是否违规,并不由警察讲了算,而是由法官说了算;不象在中国,公安说你违规,你就违规,碰到不公正无正常的申诉渠道,只能越级“告状”或者上访。


所以在美国碰到警察罚单,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权利,而应尽量向法院申辩,一来这有助避免交通计分(在纽约州,交通计分要五年的保险费),二来这对美国分权制衡(法院权限制警权)的宪政机制,也是一种驱动。

我居美近十年,有一定的抗辩警察的成功经验,总结起来:
一是尽量收集证据,尤其是原始证据,包括人证物证,因美国是一个重证据的国家;
二是盯紧不可抗因素(如天气、道路施工、交通标志错误、脱落或混乱),因为不可抗因素有助于减轻你的责任;
三是盯紧警察的错误,如写错日期,写错车牌号,写错路名,或者写错道路限速...等等,因为一旦有错,警察给你开的罚单,就成废单。
四是要求书面审判。


我抗辩美国警察的成功案例是:

2012年1月,大雪中因错过STOP SIGN,而吃到一个白人警察警察罚单;好在在国内受过律师培训,灵机一动,自己以手机给大雪遮盖的STOP SIGN拍了照,并连同抗辩书寄给了法庭,结果开庭时那个长得像女歌手休斯顿黑人女法官认可了我这条理由,她让我提交一张驾驶纪录,在确认我之前没有交通违规纪录后,取消这张票;

2012年8月,我因停车于停车场口与街边交汇的一处宽阔的扇状延申地带,吃到一个白人警察的停车罚单,我当即拍照取证,将照片寄往法庭,证明我的停车既未阻挡人流,也未阻挡车流,而且停车处没有禁停标志。两周后,法庭来函,取消了这个罚单;
2018年7月,我在阿尔班尼附近的high way上因与妻子吵架,而忘了看速度表,速度短时间飙上80mph,后视镜中很快就闪现出耀眼的警灯,一个英国佬风格的年轻白男警彬彬有礼却刻薄地给了我两张罚单,一罚我超速,而罚我开大灯,连与我吵架的妻子都觉得不公平,问:刚才有好几驾车超过我们的车,你为什么不罚他们,而罚更慢的?
我即以此为理由,写成抗辩信,并带上我妻子作为证人出庭,至于大灯,我辩称:我开大灯的路段黑且暂无来车,在被警察追停的过程中,如何记得起关掉大灯?
经过两次一百五十英里外的辛苦出庭,我的大灯票被取消,超速票计分被取消,改成了停车罚单,算得上是一个重大胜利,因为如果不抗辩认罪,上涨的五年保险费将远远超过我两次出庭外加罚款的成本!

2019年2月一个下雪的晚上,我在一个中餐馆送餐,车停在中餐馆外覆雪的、空旷的人行道上,人还没下车,一个金发白人瘦女警察就气势汹汹地停车出来给我开罚单,我连声说我马上开走也没用,她恶狠狠地说:你只要停了一秒钟,就可以罚你!我辩称:一个叫JAMES的白男警官曾说晚上人少时可以停上来;这一辩,这个巴婆竟发起飙来,报复性地给我开了第二张罚单;这个卑鄙的白人女警察气势汹汹地指着我鼻子说:再回嘴,就给你开第三张,要不要试试?中餐馆老板赶快拉住我,劝我认栽。
但我依然乘着那巴婆白女警察上车离去之前,用手机拍了两张照,以取证,见我拍照,那白女警察火冒三丈,折返身来尖声嚷道:是不是不服!?一边欲再掏罚单。

我冷冷地说:拍照取证是我的权利,我会去找律师,走着瞧。没料到这巴婆一听“律师”两字,居然收敛了许多,掏罚单的手收了回来,丢了句:找律师请便,我奉陪,anytime...说着钻进警车扬长而去。

结果这次运气不好,法官是偏向警察的一个白人女法官,她虽然偏向警察,但我指出女警察两张罚单自相矛盾:停人行道的违规,怎么同时又是未缴费的违规?我并没有停在缴费停车区...对于我的这一抗辩,她终于无言以对,遂取消了一张罚单,这次也算得上赢了一半。

2020年“双十节”凌晨,我遭逢了纽约华人同行俗称的“剁生肉”式的警察执法(即赤裸裸地不公正执法)。那天我在黑暗中因GPS出错迷了路,在杰纳西路西端车开得慢悠悠的,但忽然后窗外的警灯如一团鬼火般地闪现起来,截停后,另一个年轻的白男警察,以英国佬式的礼貌和刻薄,无中生有的说:你闯红灯了!
我根本没闯红灯,我斩钉截铁地反驳说,你可以调红绿灯的摄像头为证。这里没有摄像头,那警察说。
那请你向法院出示警察视频为证,我说了之后。他突然不再提我闯红灯,而是说我超速了,要了我的驾照和车牌文件之后,他给我开了一张超速的罚单,然后扬长而去。

他在罚单中指控我最高车速46mph,超过了限速30mph,但是却没有标注我的最低车速,也没有标注最高车速持续的时间:靠,我以46mph只开了几秒,大部分时间低于40,这也算超速么?
我抓住他这一错误,进行抗辩;另外我也纳闷,我是走杰纳西路西段的老司机,这么宽阔的主干道,怎么可能有30mph的限速,遂当场夜查,果然有误,真实限速是35mph!天亮之后我去拍了照。

我把照片和抗辩信寄出,两周后收到了索尔维法院的信函,通知罚单取消!
联系到我国内的朋友,被公安单方面仅凭摄像头,一年都得缴付上千元的罚款和多点交通扣分的境况,我第一次切身感受美国制度的伟大和公正!

最后一点,为什么抗辩警察最好申请书面审判,因为警察不怕出庭,却怕写材料,他如果不耐烦对你的抗辩向法庭作书面回应,那么你就自动胜利了!





曾节明 2020.10.26冷雨凌晨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曾某完全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