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泰國學運狂飇 超越紅黃對壘 拒絕暴力誘惑 劍指深層體制 2020-10-26 02:43:32  [点击:1175]
泰國學運狂飇  超越紅黃對壘  拒絕暴力誘惑 劍指深層體制 👏


亞洲週刊

2020/10/26-11/1
2020年43期
黃宇翔、伍康弘


泰國學運狂飇 超越紅黃 拒絕暴力誘惑


示威群眾與警方攻防對峙(圖:歐新社)


示威者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圖:歐新社)


示威領袖帕努沙亞(左起)、塔帖與阿農被捕(圖:法新社)


示威者手持被捕人士的畫像聲援(圖:路透社)


支持王室的群眾:堅定(圖:法新社)


泰國學運狂飇,要求解散國會、修改軍政府通過的新憲法,並且破天荒的要求改革王室。學運當前的懸念是如何破解王權與軍權結合的龐大勢力,爭取更多民眾支持,堅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並超越過去泰國示威的「紅衫軍vs黃衫軍」之爭,也不會像港獨那樣搞「攬炒派」,投擲汽油彈、焚燒車站。三指手勢也意味自由、平等、博愛。

泰國學運示威在十月十四日大遊行中迎來高潮,數十萬示威群眾走上街頭,擠滿了曼谷的大小角落,然而學運訴求也刺痛軍方,隨即頒布「緊急狀態令」,相當於戒嚴程度,也出動水砲車彈壓,並大規模抓捕數十名學生領袖,這次學運裏嶄露頭角的學運領袖塔帖(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帕努沙亞(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與人權律師阿農(Anon Nampa)都被捕,然而軍政府總理巴育在九月底一再言明不會開槍鎮壓,運動亦已在全國遍地開花。政府目前希望促成對話,沒有再升級武力,總理巴育更在十月二十一日晚上表示,當局正準備解除上星期實施的緊急狀態令,以紓緩國內緊張局勢。

當前的懸念是學運如何破解王權與軍權結合的龐大勢力,爭取更多民眾的支持。迄今學運主流不是要推翻王室,建立共和,而是要改革王室,剔除動輒得咎的「褻瀆王室罪」。儘管香港的一些港獨力量要搭上宣傳便車,在泰國街頭運動中亮起港獨旗幟,但泰國學運至今仍然堅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不會像港獨那樣搞「攬炒派」,投擲汽油彈、焚燒車站。八個月以來,泰國學生學習《飢餓遊戲》女主角舉起三根手指的反抗手勢已成為世界知名的場面,在小說原著裏象徵著向所愛之人道別、反抗政府。而在泰國學運裏更被賦予新的意義,象徵反對獨裁、反政府,頗有法國大革命高舉三色旗,爭取「自由、平等、博愛」的味道。

軍政府總理巴育對此看得很不是味兒,非常介懷,提出反建議,叫民眾不要學西方電影,應該高舉五隻手指代替,其中兩隻代表國家,其餘三隻分別代表宗教、王室與人民,結果自是無人理會。反過來,近日示威當中,一些原本屬於「君權網絡」(Network Monarchy)的警察、僧侶站到示威者一方,有僧侶抵擋水砲車推進、對水炮車舉起中指,也有警察舉起示威者招牌的「三根手指」。


🤔 學運領袖背景

泰國學運領袖年紀都在二十歲出頭,而且多是城市中產階級,是互聯網的原住民,對於社交媒體應用於抗爭組織,顯示出相當的熟練程度。打開示威學生的網絡,示威者主要由「自由人民」(Free People)、「泰國全國大學生聯合學生會」(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簡稱泰國學聯)以及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簡稱法政陣線)等組織所構成,著名學生領袖都是泰國兩所名校朱拉隆功大學、法政大學的學生,朱拉隆功大學是泰國國際排名最高的學府,法政大學則是一貫左傾、抗爭傳統濃厚的名校。學運領袖「自由人民」秘書長塔帖,以及長期在學運對外聯絡、策劃的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都是朱拉隆功大學學生,「法政陣線」成員柏努沙亞、「泰國學聯」主席朱達提(Jutatip Sirikhan)都是法政大學學生。

這次泰國學運較諸過去的紅衫軍、黃衫軍鬥爭更具有道德高地。事實上,泰國學運中堅大多數是城市裏的中產階級,不少學生都是「黃衫軍」(支持王室與政府)的子女,泰國瑪希敦大學人權與和平研究學院講師Bencharat Sae Chua博士說:「這些年輕人生活在曼谷,是中產階級的孩子。他們可以輕鬆地在城市中四處走動,並以此為優勢來進行大規模示威活動。」使得學運世代比「紅衫軍」(支持前總理塔信、反軍政府)更有韌力:「沒有那麼容易被當局鎮壓和逐出曼谷。」


😄 從校園到街頭演化史

泰國這波學運起於青萍之末,數年前還是校園裏的風波,演化成這波如同滔天巨浪的民主運動前後花了數年時間。無疑,泰國二零一四年軍方主導的政變,推翻民望極高的總理英樂是最明顯的分水嶺,此後軍政府獲得史無前例的權力,修憲、控制政府,但受人敬仰的泰王拉瑪九世蒲眉蓬敵不過天命,在二零一六年撒手人寰,軍方巨頭「炳上將」炳.廷素拉暖也在去年五月去世,兩位深孚人望的領袖逝世是「保皇陣營」難以挽回的損失,而泰國的政治體制更是非常仰賴個人威望而存續。

二零一六年十月,法政大學屠殺的四十週年,朱拉隆功大學、法政大學就聯合舉辦相關紀念活動,學運人士秦聯豐邀請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前來演講,但黃之鋒為軍方所阻,被扣留於曼谷蘇萬那普國際機場逾十小時然後被遣返,是近年來學生與軍方的首次交鋒。秦聯豐在此前已活躍於社會運動,入讀朱拉隆功大學時,更拒絕按傳統向朱拉隆功國王銅像行跪拜禮。同年,蒲眉蓬逝世,民望不佳的哇集拉隆功登基成為泰王,也使當地大學生開始反思王室改革的必要性,當年,朱拉隆功大學畢業生Chanoknan Ruamsap(小名Cartoon)也轉發了BBC針對新任國王的報道,該則報道在當地有數千個轉載,是泰國少有針對皇室的社交媒體現象,素來參與反軍方示威的Chanoknan時隔一年多後,被警方通知面臨十五年的監禁,及後選擇流亡海外,現居於韓國的光州廣域市,於這次學運期間,也策動海外的聲援活動。


🤗 解散反對黨 激起風雲變

自二零一六年起學界不斷冒起的民主運動,雖然屢屢遭到軍政府打壓,而且也只是限於校園內以及社運圈子,影響力未能擴及整個泰國社會。真正引爆這波示威浪潮的是深得青年支持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被解散事件,該黨創辦人塔那通是商人,也是泰國最大汽車零件商高峰集團的執行副總裁,秘書長皮亞布特(Piyabutr Saengkanokkul)則是法政大學法律系的青年講師,該黨反對軍政府繼續執政,要求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在二零一九年國會選舉獲得八十一席,得票率達百分之十七點六,是國會第三大黨,成為泰國最新銳的反對黨派。

未來前進黨被軍政府視為眼中釘,今年一月,泰國憲法法院就曾裁定無足夠證據顯示未來前進黨試圖動搖泰國的君主立憲制度,而無需解散,然而僅僅時隔一月,當局又找到新理由,以黨魁塔那通為該黨貸款為由,禁止塔納通等十一名主要成員參政十年,並不許立即組建新政黨,及後多名成員轉而創立「前進黨」。消息傳開立即激起一波學運浪潮,數百名學生在二月二十四日走上街頭示威,然而示威僅僅一天,抗議主要仍集結在校園內,未在社會掀起太大波瀾。及後因為疫情學校關閉,學運難以繼續。

直到六月,反獨裁民主聯盟成員、流亡海外的泰國民主人士萬查能(Wanchalerm Satsaksit)在柬埔寨被懷疑是泰國軍方人士綁架,最後一句話是「我不能呼吸了」(I Can't Breathe),及後成為泰國Facebook、Twitter上廣傳的標籤(Hashtag),柬埔寨警方指官方不可能逮捕他,引起泰國學生的強烈不滿。七月十八日,「自由青年」(現為自由人民Free People)舉辦了自二零一四年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提出三大訴求,要求解散國會、停止威脅異議人士和修訂軍方制定的憲法,成為這波學運正式的起點。

超越紅黃對壘 👌

而在同一天的示威當中,很多性平權LGBT運動的支持者加入,而在九月十九日,另一次示威的高潮,也有許多紅衫軍加入,顯示學生運動經過數個月,漸漸擴大各個階層之間的影響力。台灣佛光大學教授、南向辦公室主任陳尚懋對亞洲週刊說:「九月十九日的活動,之前的活動都在校園,要麼就是一天之內完結的示威活動,他們不希望和紅衫軍混在一起,直到九月十九日,形勢則不同,紅衫軍的加入利弊互見,好處是代表性增加,缺點則是被當局『抹紅』。」具有王室背景的泰國指導學院則發文,指學運具有塔信以及紅衫軍的影子。

然而,這波學運更多的是「自由主義」的價值追求主導,著名學運領袖塔帖也說,「我是社會民主主義者,不是國家主義者,我支持人權與言論自由」,更傾向於自由主義的追求。泰國瑪希敦大學講師Bencharat Sae Chua也說:「在不少泰國人眼中,年輕人被視為『純潔』的政治聲音,因為他們和塔信不是同盟,城市中產階級對他們沒有憎恨。」

這批二十出頭的學生成長時都看著曼谷紅、黃兩「軍」對壘,硝煙滿布,陳尚懋認為他們對紅、黃問題不感冒。流亡韓國光州的社運領袖Chanoknan Ruamsap父母本身更是「黃衫軍」,是王室、軍方的支持者,但當女兒面對牢獄之災,他們卻都非常支持女兒流亡海外。可見,這波學運和「紅、黃」之爭的關係不大,正因為跳脫了「紅、黃」,示威者善用社交媒體抗爭,對於城市地形熟悉,使用「非暴力抗爭」,爭取「無權者的權力」(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 ),使得這波泰國學運較諸近十多年的政治運動有更高的純粹性,也更具有道德感召力。


劍指深層體制 👏

泰國「冒犯君主罪」向來是非常嚴峻的刑罰,被控以相關罪名隨時面對數以十年計的牢獄之災。然而,學運領袖們都無懼於「冒犯君主罪」,大多表示對於十年計的刑罰甘之如飴,使運動更富有悲壯意味,「自由人民」秘書長塔帖在多次發言中,直指現時泰國權力結構是數十年來的弊病,這次學運是數十年來首次提出王室改革的大規模社會運動。和「保皇黨」的宣傳不同,學運領袖從未要求推翻王室,而是爭取王室改革,人權律師阿農更指明言改革是「大方地討論相關議題,是尊重王室尊嚴的最好辦法」。具有鮮明主張的「法政陣線」九月二十日提交十項改革君主制的要求,包括限制君主權力、將王室帳目公開化等等。

泰國學運領袖將矛頭指向王室,使當地媒體不知所措,數十年來王室都是難以討論的禁忌,面對相關討論,部分媒體則選擇「開天窗」處理。媒體的困境折射了泰國學生戳破窗戶紙的社會尷尬。泰國著名知識分子通猜(Thongchai Winichakul)對亞洲週刊說:「王室是專政體制的必要部分,而且已經維持了數十年,使軍政府領袖巴育下台只是短期的,要求王室改革則是在處理根本問題,如果說要求王室改革只是分散了推翻軍方巴育的訴求,這只是幼稚的見解。」佛光大學教授陳尚懋也說:「泰國軍營門外長長的一串字,是寫著為了王室、宗教和人民服務,反映泰國軍隊是為了王室而存在,人民只是排在最後,這樣的結構存在,政變一直都會存在,戒嚴也是軍方的權力,而非政府的權力,泰國這種『君權網絡』與要求改革的一派,這種長期的對立還在持續。」


制憲是漫長過程 👋

說到學運的前途,陳尚懋認為:「政府現時也希望展開對話,即便在二零一四年政變之前,也有談的過程。現在學生釋放的信號比較清晰,訴求也已經提了出來。這些訴求當中,制憲是非常漫長的過程,至少需要兩年才能完成,而且軍方經過五、六年的持續鬥爭,才漂白成民選的政府,非常辛苦得來,顯然不願意輕易放棄,目前雙方較好的下台階,則是對於小幅度民主選舉上的改革,至於修憲且從長計議。」▇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