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丁子   ——穿越时空的短篇讽刺纪实小说系列之一 2020-11-20 05:45:22  [点击:665]
现代版《竞选美国总统》
——穿越时空的短篇讽刺纪实小说系列之一
作者: 牛克=亨特、羊克-丁子
昨夜,马克·吐温先生又来到我的梦里,大师对我说:“你干得很棒!那篇——穿越时空的短篇讽刺纪实小说你还得继续写下去,直到明年的一月二十日新的美国总统在白宫的草坪上宣誓就职为止。不过我也体谅到你的辛劳,给你招募到一位帮手,就是卖皮儿·克恩在香港成功注册那家“铁罗湾”出版公司高薪聘请到的华语界擅长撰写政治八卦书籍的顶级枪手羊克-丁子。经过我的点化,羊克-丁子良知苏醒了,他已经手按着圣经向上帝起过誓了,承诺愿不计报酬,不索取任何利益,义无反顾地加入你的创作团队。我想你也该有这样态度。我能够给与你们的不是俗世上的荣华富贵,而是秉持正义的良知,你们不会得到一美分的稿费,但你们能够得到做人不可或缺的良知!你如果愿意这样做,那么你也把手放在圣经上,向万能的上帝发个誓吧!”
我的心一下子又变得凝重了,昨天脱稿后的如释重负荡然无存,感到一项艰责又像座山样地压在我的肩上了。但我不能拒绝。
面对挂在墙壁上的那帧基督耶稣的画像,我左手抚摸着胸口,虔诚地把右手放在书桌上那册曾日夜诵读的圣经上……
马克·吐温大师笑了,他只对我说了一句:“无所不能的神会佑护你的。”我的梦醒了,睁开眼睛,向墙壁上那帧耶稣画像的位置望去,房间里未开灯,黑暗中我看不清耶稣的面容。但朦胧中感知到那里有一抹灵光闪现,我静如湖水的心便荡漾起一波波涟漪。伟大的基督耶稣为了给人类赎罪,连自己的性命都不惜献出。我不过是码码字,就能赚回做人不可或缺的良知,这何乐而不为?况且有神的护佑,我是在做一件令神喜悦的事,这本来就是我的虔诚,也正是我的本份。我立即就给羊克-丁子先生发去了我的伊妹儿,并很快就收到回复,经我两人谋划,确定了今后的写作计划,并拟定出题目。
第一篇:亨特对川建国性丑闻爆棚感到困惑
前篇提过:“中共的新华社都已经给牛克=亨特改名字了,他现在不叫牛亨特,改叫“川建国”了”那就先拿“川建国”作文章吧!在世界的东方有一片神奇的土地,那里虽然没有一小片芭蕉地,却长着一棵依然神奇“新华树”。这棵新华树长满滋生诬陷谎言的一片片绿叶,然而,每片绿叶的背后又都有一双大睁着至今迷惑但迟早会睁开的雪亮眼睛。
美国大选只剩下一个月了,吃瓜群众刚刚准备好瓜子、西瓜、板凳时,突然来了一出好戏,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川建国又出事了!当地时间10月7日下午,《华盛顿邮报》曝光了一条他2005年和主持人在大巴上聊天的视频。然后,整个美国媒体和网络上都炸了!这则视频迅速在网络上炸开锅,连习拉西都跳出来公开谴责川建国。“老流氓”言论,刹那间震惊美国
2005年9月,川建国受邀参加电视节目《通往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的录制。在大巴上,川建国和节目主持人比利·布什(Billy Bush)正在聊天,他看到同节目的女主持人Arianne Zucker后,开始见色起意,然后就开始“吹嘘”起了一段自己与已婚女性亲吻、甚至试图发生关系的经历。其中夹杂着**ch,F**k,P**sy等下流脏话。还曝出一句极度侮辱女性的话:只要你是名人,女人会让你为所欲为!而当时车内的小型话筒没有关,这段对话也被录了下来。“我最好吃一些Tic Tac糖,以防我一会儿可能会亲她。(说着就打开了口香糖盒子)你知道,我总是会被美人儿吸引,然后就忍不住上去亲吻她们,就像磁铁一样,就是很想亲吻她,都有点等不及了。而只要你是名人,她们(漂亮女人)会让你为所欲为。你可以抚摸她们的XX,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最好吃一些Tic Tac糖,以防我一会儿可能会亲她。(说着就打开了口香糖盒子)你知道,我总是会被美人儿吸引,然后就忍不住上去亲吻她们,就像磁铁一样,就是很想亲吻她,都有点等不及了。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皮特张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密斯刘撰文:此“下流视频”“下流音频”曝光之后,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建国又遭“性侵”指控,他年轻时的“不检点”行为被多名当事人揭发。美国媒体讽刺称:纵观川建国的参选过程,如同观看一部其本人针对女性的“黑历史”纪录片——开始只是口头侮辱、公开歧视,现今已上升到“动手动脚”的新高度。
两名女性12日对美国《纽约时报》揭露了川建国多年前对她们进行的“性侵”行为,引爆美国舆论。此前,川建国在2016年总统候选人辩论期间,坚称自己对女性的不尊重“仅限口头”,并攻击竞选对手习拉西的丈夫科灵逊,称“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他(比尔)可是付诸行动了。”然而,现年74岁的杰西卡·莉兹对《纽约时报》说,30多年前,她在一架航班上,遭到邻座的川建国的“咸猪手”。起飞后,川建国伸手侵袭了她的胸部,还试图将手伸进裙装。杰西卡厌恶地对《纽约时报》说:“他就像一只章鱼一样,触手无处不在。”30多年来,杰西卡从未对外讲起这段遭遇,但当看到川建国在辩论时信口开河后,她愤怒了——“从未对女性动手动脚?他这是公然撒谎……我都想把电视砸了。”
纽约时报》还记述了另一名“实名举报者”——瑞秋·库克斯在2005年的遭遇。当年,22岁的瑞秋在曼哈顿房地产企业贝罗克集团做前台接待员。一次她偶遇地产大亨川建国,连忙向后者打招呼并自我介绍。二人握手时,川建国紧攥住她的手不放开,顺势吻了她的脸颊,又亲到了她的嘴唇。瑞秋感觉受到莫大的羞辱:“在他眼里我是如此微不足道,他自认为可对我为所欲为。”
对于上述指控,川建国在《纽约时报》的电话访谈中愤怒地予以否认:“什么都没发生过!”他表示,这是媒体对他的恶意中伤。他还指责进行采访的女记者:“你真让人恶心!”12日当天,川建国竞选团队也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斥责《纽约时报》是在“编故事”,整篇报道是“彻头彻尾的假新闻”。声明称,为了毁谤川建国的声誉,美国媒体不惜搬弄出几十年前的是非,着实创下业界操守的“新低”。声明还将矛头指向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称这“无外乎是乔拜登策划的一次政治攻击”。
但媒体显然更关注川建国的性丑闻。事实上,“二辩”结束后,川建国的涉性丑闻呈“井喷”状曝光。根据英国《卫报》盘点,除《纽约时报》的爆料,美国媒体近日还报道川建国早年间至少3起性丑闻。《卫报》称,两名自称是2001年“美国小姐”参赛者的女性透露,川建国当年不顾保安劝阻直接闯入女更衣室,刚好看到两人赤身裸体。她们愤怒地表示,川建国当时拥有该项赛事的主办权,为此有恃无恐地“占便宜”。接连曝光的丑闻不仅让川建国在国内面临舆论重压,甚至引发外国政界的强烈反感。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理金·坎贝尔公开斥责川建国是“性侵者”。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称,新南威尔士州议会上院13日通过一项动议,基于近日曝光的一系列丑闻对川建国进行谴责,断言他“不适合出任公职”,公开称其为“令人讨厌的家伙”……
牛克=亨特对中文的理解只有小学生的水平,他对许多生僻的中文名词似懂非懂,便迷惑地问羊克=丁子:“这群人是不是都疯了?他们为什么给我改名?难道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幽默么?什么叫“咸鱼手”?这是说我的手上有盐分么?”羊克=丁子对英文的认知也恰恰是刚刚过了托福考试的水平。面对牛克=亨特的困惑,羊克=丁子诡异地笑笑,摊开双手在地上一摇一摆地走几步,又咯咯叫了两声,再用蹩脚的英文Dialogue between chicken andduck 为他解惑。然后,羊克=丁子诙谐地说道:“何止仅是你改了名,你的竞争对手伍福特先生也被改名了。你改叫川建国,他改叫乔振华,而且你的竞选对手在那方神奇的土地上和你遭遇的情形可是大不一样的,你“川建国性丑闻爆棚”,他乔振华可是“伟光正高调出镜”。也不对你多解释了,让你再听听“新华树”上刚刚滋生出来的那一片片绿得诱人的新叶蕴含的内容,你就会大彻大悟了。
“我是乔振华,正在参加美国大选,现在和川建国搞得不可开交,需要发推号召选民支持我,可是现在我手机快欠费停机了,微信和支付宝也没钱了,请大家给我转账,100不少、1000不多,等我干翻了老流氓川建国,我会给每个转账的朋友十倍奉还或派一万卡伺候你!保你欲仙欲死。请相信我,我乔振华说话算数!”:
一位网络小咖凑上来插话:“呵呵!其实建国和振华两位都是隐蔽战线上老同志,分明就是金无怠和余则成嘛,哥俩何必搞得这么僵呢,一个当总统一个当美利坚支部书记,级别待遇都一样不就双赢了嘛!”
这时美妇花大妈懵懂问了句:“川建国和乔振华的辩论谁输谁赢了?”
铁嘴钢牙的胡主辩作答:“美国输了,言外之意就是中国又赢了。”一向在背后暗中为前台拿话筒的花大妈背书的胡主辩恐花大妈仍困惑,便开诚布公地解释道:“我个人认为,是川建国输了。乔振华同志这次一点也不痴呆,表现得很大度得体,川建国总是喋喋不休的打断人家,且不断重复。我想,照这样的表现进行下去,川建国输定了!‘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不过,也请你面对记者时讲话要悠着点,这时候你可千万不能去刺激川建国哦,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触怒了他,他可是要和我们中国玩命的!”
本来在一小段话里,只要有几个生僻的汉语单词都会让牛克=亨特百思不得其解,这次大段对话里又出现了像‘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这样深奥难解的古汉语,他就更难读懂了。只好摇摇头,摊开双手用极度迷惑的眼神望着丁子。丁子苦笑了,看来眼前这位可敬可爱的山姆大叔,对广大博深的东方文化的理解程度,恐怕是连中国的普通中学生都不及的。他只好尽可能用浅显易懂的通俗语言对他解释了。
他说道:“我这样给你解释吧,你的敌人对你造谣诋毁构陷,这不是你的过错,更不是你真有罪恶,恰恰相反,这是你的光荣,证明了你的清白,你的无辜,也证明了你的强大,你是正义的!欧州不是有句谚语“青蛙鼓噪,不能阻止牛到河边饮水。”丁子说完这番话,怕亨特还听不明白,便用英语又说了句,He laughs best who laughs last”。
亨特眨了眨眼,真的笑了。看到他笑容可掬的神情,让羊克=丁子感到如释重负。然而,他未曾松弛调节一下情绪,亨特却敛住笑容,又郑重地问了一句:“但我还是想知道‘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能透彻地给我解释一下么?”
羊克=丁子真该为咱们老祖宗发明了这种玄妙的方块字感到骄傲了,他还得耐下心来,认真点化一下山姆大叔了。当然,想要透彻地解释,只得用肢体语言做辅助了。他稍作停顿,朗声说道:“比方说你去面包房偷窃了一个烤箱,你就会得到这种惩罚(丁子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但如果你偷窃到大卫王那枚号令千军万马的金印,你不但不会被这样(丁子又用手抹了下脖子),你反而能取代大卫王使自己成功登上王位。”
羊克=丁子用这番蹩脚的表述辅之肢体语言再加了最经典的典故,终于使得牛克=亨特明白了‘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这句汉语的含义。他惊诧地大声说道:“哇塞!你们中国的语言简直太玄妙了,几个字,就包蕴着这么丰富的内容,这么深奥的哲理,这种中国式幽默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羊克=丁子听亨特说完这番话,心里可一点也不轻松,他感到马克吐温大师托付给他的艰责,恐怕也只能由他独力来完成了……
(此篇4300字 第二篇待续)
庄晓斌2020年11月20日於法国兰斯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