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方伟: 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选举征战分水岭(上)/zz 2020-11-20 09:46:20  [点击:665]
授權轉播:方偉全面解讀川普法律團隊新聞發佈會——大反擊正式開始,排山倒海的證據表明這是一場有組織顛覆美國制度的犯罪【江峰時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rdR7S-T8rU

川普律師團隊:本次大選是民主黨事先計畫政變 道明尼老闆隱身│11/20(五)早安新唐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SLn1w25hSE

司法部調查敲碎拜登「加冕」夢!部長巴爾因何出手?10州總檢察長追擊賓州案 ;川普果斷出手籌備大選翻轉。| 遠見快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bF-IAkGHOs

舉證來了!川普律師團三大「台柱」發佈會,疑惑解開、好戲在後;兩大歪曲亟待扭轉(文昭談古論今20201119第854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Zi2CEOn7A&feature=emb_title

-----------

方伟: 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选举征战分水岭(上)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444865

希望之声的文字编辑很快把上午的节目整理出来了,供大家参考和转发
https://twitter.com/sohfangwei/status/1329705004848988160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9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10分,川普阵营举办了自选举日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川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川普阵营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团队成员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众呈现了大规模选举欺诈的重要证据,并说明将从9大领域突破法律战,以揭穿拜登团伙的选举欺诈,保卫美国宪法和选举公正。
《希望之声TV》跟踪这一新闻大事件并迅速直播,传递新闻发布会资讯,美国常识学者、时政评论人士方伟做出了点评和解读。

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为这次选举征战的一个分水岭

川普律师团队所做的新闻发布会,让我们都想知道到底怎么了?川普团队手里究竟有些什么样的证据?在过去两周之内,萦绕在我们心头的是几个事情,所有的川普团队或者说支持川普团队的法律诉讼,在各州的法庭都失利了;那些所谓“主流媒体”都说没有选举舞弊证据,没有规模性欺诈的可能性。

这个新闻发布会之后,现在我就跟大家说结论,这个结论是:这是一个核爆级的新闻发布会,它很可能会成为整个这次选举争议或者叫选举争战的一个分水岭。

我想跟大家把选举欺诈说清楚,和大量手工做票的关系是什么?在100分钟的新闻发布会中完整说了一遍。100分钟的信息量非常大,我尽量跟大家说清楚。但是我跟大家说,这个新闻发布会我们讲两整天、讲三整天都不为过,它的分量就这么重。

大选舞弊是由中央控制计划,再由各地统一执行的大规模欺诈

美东时间12:11分,川普律师团队由前市长朱利安尼律师带队的川普最精英的律师团队做了新闻发布会,时长大约100分钟。

首先,第一个发言的是朱利安尼。他说,基本上我们都知道,在选举夜,川普是遥遥领先,光在宾夕法尼亚一个地方,他就领先70万到80万票,一夜过后,所有的领先都没有了,川普“输掉了”。那么在统计学讲,我们有很多统计学的证据,都证明这个不可能。他说,我们就不说统计学了,就算他们说得不算数,我们来看一看到底什么算数?

朱利安尼说:在过去这么两周之内,很多我们的调查工作,很多美国勇敢的爱国者,爱国的美国人、证人,他们走出来,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选举的欺诈,不是在一个州,不是在一个地方,它是在很多州,而且以同样的、一模一样的行为发生。得到的结论是什么呢?那就是:这是一个中央控制的欺诈指挥部。首先是中央控制,因为在各州呈现的行为模式一模一样,因此是中央控制、中央计划,然后各地统一执行。而执行的地方主要是大城市,更准确地说,是民主党所控制着的大城市。再准确点说,是由长期腐败、做票历史的民主党控制着的大城市。

其中一个大城市就是宾州的费城。费城做票的证据可以装满一座图书馆,多到这个程度。那么对于宾州来说,对了解费城的人来说,你能在那得到的惊奇是什么?不是它做票,而是它不做票。在过去60年内,费城就不断地去做选票的欺诈。

另外一个大城市就是民主党控制的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在这些地方,在这些民主党控制着的大城市,选举理事会是民主党控制的,警察是民主党控制的,当地的法官是民主党的朋友。总而言之,就是一派非常非常荒唐的情形。在宾州,现在的所谓的统计数据说拜登领先69140票,但是,在整个宾夕法尼亚有68万到70万张票没有被检查。这全都是宣誓作证的证人所揭出来的。

拜登团伙建成了美国史上“最好的”欺诈团队

在二、三十年前,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和里根的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就说过,邮寄选票是非常容易作假的。后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说过,邮寄选票非常容易作假。美国的末流媒体《纽约时报》也认认真真报导过邮寄选票对这个国家的选举有多危险。朱利安尼说,很不幸,他们都成了预言家,他们全都说准了,这是美国第一次出现大规模大选选票作弊。

朱利安尼说,拜登的团队就像拜登在选举前几天所说的,他们建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一个欺诈团队、一个作假团队。他的团队确实干得挺厉害,但是不够好,还是被逮着了。这里头有很多的证据,其中一个就是在数票的时候,把监票员赶走。

宾州一地有68万2千张选票没有被查验

他说,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作选举,任何一个国家,包括非洲的坦桑尼亚,它都知道邮寄选票点票的时候要有监票员在那里。那么对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得在场监察。

朱利安尼举例说,一个邮寄选票信封拿出来,填好、签上字之后,里头还有个信封,这个信封把它塞进去,然后寄出去就完了。就这样的信封,人家在家里自己弄的,它上面也不知道写什么东西。最后寄到数票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在那里监票的话,什么结果都会出来,仅在宾州一地,就有68万2千这样的票,完全没有被检查过。而与宾州同样的事情,在另外两个地方也发生了,一个就是费城,在费城就完全没有监票。但是在宾州的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共和党所执政的地方,就有严格的监票,同样一个州。这就是违宪,违反了宪法“相同权利”的基本原则。

违宪允许填写错误的选票重新改好,都改成了拜登的票

朱利安尼接着说,在宾州的两个大城市,一个是费城,一个是匹兹堡。在宾州其它的地方、红色的地方、共和党执政的地方,他举了一个他朋友的例子,他填选票的时候,结果填错一个东西,填错了之后,根据法律规定,你既然填错了,你的票就作废。但是在民主党所主政的地方,你填错了,他们不厌其烦回去找你,哎你填错了,把它改好。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推高拜登的选票,而所有允许弥补、重新改好的这些举动,都是违反宾州的选举法的。宾州的选举法是不能这么做的,你既然填错了,你就丢失了你的机会,再不能跑回去让他如何如何再去改好。所谓的改好都是改成拜登的票。这是另外一个例子。

大量违宪举动都是为了帮助拜登赶上他落后的选票

在匹兹堡有这么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有1万5千到1万7千人投了临时选票。就是在选举当天,有人跑到选举站来说,我要投票。你注册了吗?没注册,可是我就要投票。人家就查你投票没有啊,结果查到投过了。那就很有意思,在匹兹堡这一个城市,在选举当天,有1万5千人记性不好,跑进来说要投票,我没注册。结果一查,注册了。这么大面积的人在投票的当天他会忘了他已经投过票了,跑来再要临时选票。这种事情在宾州出现了1万5千次。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证人指出,他们做了很多票发下去,让他们找人来投票,结果他们找到的那些人,他又不投,他们就是偷懒,没有照他们说的做,结果没办法只好找临时演员。这些临时演员都已经投过票了,这样因此就上演了上面这出戏码。这是另外一件事情。朱利安尼说,在宾州,50到60个共和党的监票员被赶走,不仅被赶走,还被攻击,或是离监察的地方得很远。

所有这些举动,都是帮助拜登赶上他落后的70万到80万票,因为要赶上这么大的量怎么办呢?就得用邮寄选票,就是做很多邮寄选票进来。

其实在当时,不仅是共和党的监票员被赶走了,连民主党的监票员也被赶走了。为什么呢?他得防里头有诚实的、有诚信的民主党监票员,他看到之后会露馅。

斥责媒体作假;为避免被报复,不能说出所有证人

朱利安尼同时对在场的媒体说,你们这些假媒体,这些假新闻,你们作的假跟这些选票欺诈作的假是一样的。你们明天肯定会说我们没证据,你们明天肯定不会报导,即使报导出来,也是瞎报,报的都是假东西。你们会问我们要很多证人,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以给你们8个证人、8份证词,可是我不能把所有的证人都告诉你。因为你们一旦报导的话,他们会被报复。甚至现在连我们的律师都需要保护,律师都被攻击,原因都是你们干的。

朱利安尼接着讲密歇根州,他说一个女士是底特律市的雇员,她做了一个宣誓证词:在若干个月之内,她在9月份就被分配做选举的投票工作,市政府就教她,不仅教她也教所有人,如何把投票日之后收到的选票改成投票日当天的,公开地去讲。

媒体称川普团队没有证据,就是在对公众说谎

朱利安尼对媒体说,你们说我们没有证据,什么叫证据,事实就是证据,不管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个证人出现了,宣誓签了一个证词,她作证说,市政府的官员教他们怎么去教选民如何给拜登投票,所有这些教导都是怎么投票、具体怎么搞,全都是投给拜登,这对任何一个法庭来说就是证据。你们媒体敢说没有证据?你们媒体根本就是在说谎。

所有这些证据,你们都可以问。但是拜登从来不在宣誓作证下说任何一句话,他甚至连问题都不回答,所以拜登干什么他都可以溜掉,他都没有责任,因为他没有在法律面前宣誓作证。

“我宣誓说的是真话,全是真话,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话。”这就是美国法庭宣誓作证的内容。拜登从来不敢这样说。而我们这些人,这些美国的公民一个个地走出来,宣誓作证,提供他们的证词,这就是现在的情况。所以你们媒体说我们没有证据,一直说我们没有证据,你们就是在说谎,你们在对公众说谎。

违宪异地投票,不查投票者身份ID,不找选票上的漏洞

另外,底特律的官员教这些选务工作人员:不要看人家的ID,不要看人家的驾照。想想看,为什么不让看?因为在底特律,隔着不远就是坎登,大量坎登的人从那边跑到底特律来投票,也不看他的ID,投什么随便。

所以一些人从费城周边纷纷跑来投票。这就是费城的腐败,腐败了很多很多年,而且一直在这么干。在民主党主政的大城市,只在这种民主党主政地方的检察官,把罪犯放到街上去,什么都不管。这样的地方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那个底特律市的政府雇员同时作证说,他们的培训人员,专门教他们不要去找选票上的任何的漏洞,如果选票填的有错的话,别找,就让它过。同时不要去找他的签名,选票上没有签名也不要紧。

再一个就是,大家记得,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阿利托前几天做了个裁决:宾州必须把11月3号以后投的票和11月3号以前投的票分开处理,分开存档。在费城完全就没有做,就完全混在一起。

所有这些事情,都是民主党主政的州干的事情,在共和党主政的地方都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共和党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你们媒体从来不报导。

密歇根州证词川普团队有220份,现冒风险拿出8份

朱利安尼说,这件事情真的就不是共和党的事情,这是民主、共和两党的事情,是这个国家的事情。你们媒体的工作是报导真相,你们的工作是查真相。我的工作是在法庭上打官司,为我的顾客川普总统服务。你们的工作是寻找真相,可你们干什么了?

在密歇根一个州,我手里有220份证词,我现在把8份拿给你们,这8份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他们愿意把他们的名字透露出来,你们可以找他们那8个人去,你们会去报导吗?明天你们会报吗?我认为你们不会。但这8个人都是真人在这个地方。

对任何一个媒体来说,今天我说的事情,明天绝对是头版头条,但是它不是,它不会成为头版头条,因为你们仇恨川普总统,你们就不会做一个媒体该做的事情。

三个Dominion雇员作证:凌晨4点送来的选票全部是投给拜登的

在密歇根投票中心TCF的体育馆,凌晨4点钟,一个装满食物的卡车开进来,大家都以为是送吃的,很多人都跑过去看,去找吃的。不是的。成千上万装在垃圾箱里头、装在纸箱里头、装在塑料袋里头的选票,用那个卡车送进来。他们把所有共和党的监票员赶走,他们以为他们当时没问题。剩下的都是他们可以信任的人。三个Dominion公司的雇员,他们跑出来作证,因为他们都是美国公民,他们跑出来宣誓作证他们看到了什么。所有凌晨4点送来的选票全部是投给拜登的,而且所有邮寄选票的信封上都没有名字。为什么?因为作的太匆忙了,来不及啊。所以估计不仅是6万到10万份假选票出来,而且很多的选票是数了2次、3次。

如果美国的大选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川普团队在费城、密歇根有上千个宣誓作证的证人

在费城、在密歇根,我们手里有上千份宣誓作证的证人。在密歇根那边,不仅是数票数3到4次,有的人投票投3到4次。光在密歇根一个地方,川普应该赢30万票,而不是输掉14万票。

在威斯康星,投拜登对投川普的比例是80对20,这可能吗?在密歇根,告密歇根政府的不是我们川普团队,是老百姓告。我们只是从旁帮忙。

在威斯康星州,拜登赢了2万多一点票,在威斯康星发生的事情跟密歇根和宾州是一样的。共和党的监票员被赶走。

威斯康星两大民主党主政城市出现10万张违宪缺席投票

威斯康星是很特别的州,该州的法律非常严。首先威斯康星州是不允许邮寄投票的,即使是缺席投票也要个人递交一个申请表,被批准了才能给你这份缺席票,你再去填,再把它交进去。

在威斯康星州,出现了大量未经申请的缺席投票。两个民主党主政的大城市,一个是米瓦吉,另一个是麦迪逊。在米瓦吉有6万份没有经过申请而投进来的缺席投票;在麦迪逊是4万份没有经过申请的缺席投票。所以按照威斯康星州的法律,这10万票都是废票,但是都被计算进去了。在整个威斯康星州,就这两个城市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

大家想一想,如果把这些票给拿走的话,拜登的2万票的领先早就没了。我们的估计是,在威斯康星州川普也是赢30万票,虽然现在是落后2万票。

(待续,敬请关注)
最后编辑时间: 2020-11-20 10:05:5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