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丁子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2020-11-25 23:33:28  [点击:2206]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庄晓斌

98年夏天,我在北京街头摆地摊兜售自己用“牙齿做铅笔刀,用香烟盒、手纸做稿纸”写出的那部长篇小说《赤裸人生》时,我曾写过这样的话:“我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作家,但我肯定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作家”而今,9年悠悠岁月消逝了,我已经在曾赞誉过我的读者的视野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是我的文学情结还是在我的这颗不甘死寂的心灵里郁积着。这情结就像一座积聚着炙热岩浆的火山,让我惶惶不可终日。我的文学梦已经碎了么?没有!我期待着有一天,文学成了我的情人,我可以挽着她的手,在春暖花开的原野上徜徉,把灵魂的思考诉说给未来,诉说给大地和阳光……

不记得是那位哲人说过这样的话了:“没有文化的民族是蒙昧和悲哀的民族。”但是有了文化,却把文化当成了某些时代宠儿们的专利的民族何尝又不是蒙昧和悲哀的民族。在现实的商品社会里,垄断是获取丰厚利润的最好手段。所以,某些有垄断地位的精英就把文学也当成了自己的自留地。为了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获取暴利而活得滋润,就不顾社会责任而在自己的自留地上种植鸦片以牟取高利润。于是,对话语权的垄断就是这些精神鸦片制造商的一个得天独厚的法宝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真正鲜活的、有生命力的,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是不可能诞生的。面对这样的社会环境,有品格的作家,也只好放弃文学写作,因为你不想做毒贩子,你在自留地里就没有耕耘的权利。想说话就只有唱赞歌,离经叛道者格杀无论,手无缚鸡之力的谦谦文人,又何尝敢用生命去做赌呢?

我在一篇文章里曾写过:“当文化已经不是一个民族的思想和灵魂,而成为了政治斗争和阶级搏杀的工具时,文人手中的狼毫才成了血淋淋的屠刀和能致人于死命的尖刺。”

文学是思想的结晶,任何卓有才华的作家的生花妙笔,只有附丽在思想的土地上耕耘,才能生产出养育人类的精神食粮。没有自己独立思想的作家,即使是著作等身,或许能获取天文数字的版税,能使自己现实生活过得很滋润,但这些著作即便不是垃圾,也全部是废纸,与己有利,于人无益。

我期待着有一天,我们中华大地上,真正地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也许我的生命在哪个春天的来临之前就完结了,但是我对文学的不结情缘是不会因为肉体的消亡就终结了的。因为我的灵魂不会死去,融入了我灵魂的不结情缘也永远不会死的……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