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学,最智慧的哲学 2020-11-27 18:09:41  [点击:851]
儒学,最智慧的哲学
余东海

有句名言,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宗教。东海曰,科学的尽头,西哲的尽头,宗教的尽头,佛道的尽头,都有儒学在等着。----题记

一、圆证性与天道
二、最正确的人性论
三、达摩安心有限
四、人本哲学不足
五、物本哲学大谬
六、马学之祸滔天
结语

一、圆证性与天道
哲学的一般定义,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理论体系,是关于世界的本质、发展的根本规律、人的思维与存在的根本关系等普遍基本问题的总体认识。这个定义没问题,但有必要强调一点:

哲学的核心是对“性与天道”的认知。

性指生命本性,即仁性、天性、天命之性。孔子的仁、《大学》的明德、《中庸》的诚、王阳明的良知等等,都是指此性。天道指宇宙本体,又称为天、道、天命、天理、天地之性、太一、太极等。《诗经》《尚书》的昊天上帝,是对天道的拟人化称谓。

“性与天道”,异名同指,于生命谓之性,于天地谓之天道,统称宇宙生命本质和本源。对“性”的认知即人性论,对“天道”的认知即本体论,即世界观中的本体观。人性论和本体论都属于道德论,道德论决定着哲学的品质。换言之,哲学的品质取决于本体论和人性论。

对“性与天道”,佛道两家也有所认知,然正而不中,蔽于坤而不知乾,不知“天道”以乾元为主为首。老子说:“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可惜他只抓住了象脚而忽略了象头,不知乾元才是象头。

唯有儒家才是真正执得大象之全体,故儒学实践于政治,能够达到天下归往、世界太平的境界,也唯有儒家政治才能抵达这个境界。佛道两家和其它任何学说都开不出王道政治礼乐制度来,根本原因就是对性与天道认知不全或没有认知。

佛道蔽于天而不知人,不明人伦,不通人道。盖政治是人道的核心,人伦是人道的支柱,明人伦、厚人伦是政治的要义,皆非佛道所能。佛道不宜为政,不宜用来指导政治和社会建设,原因在此。不通人道,天道觉悟亦必深受限制,无论怎样高明,终究不能得乎道之全体。这就是佛道两家的局限。

有句名言: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宗教。我补充一句:宗教的尽头是儒学。哲学的尽头是宗教,对于西方哲学来说,可以成立。西方哲学对于宇宙生命本质问题,对于性与天道和形而上问题,要么缺乏思考,要么离题万里。但如果把儒学看成中国特色的哲学,这句话就不能成立了。

科学的尽头,西哲的尽头,宗教的尽头,佛道的尽头,都有儒学在等着。

佛道于道有得,而得之不全,佛教耽空滞寂而不明本性以阳刚为主,道家耽虚滞静而不明天道以健动为本。唯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能抓住乾元、明乎太极而允执厥中。当然,滞于空寂和虚静,正是出世法的特色。如果佛道与儒家无异,也就弱化了存在的意义。

东海曾经以“保安五问”来形容五个重大哲学问题:你是谁,从哪来,来找谁,要干嘛,去哪里?你是谁,生命本质也;从哪来,生命来源也;来找谁,人生目的和追求也;要干嘛,人生意义和价值也;去哪里?生命归宿也。对此五个问题,儒佛道都能回答,唯儒家的回答最为正确中肯,圆融天人。详见东海《仁本主义》一书。(待出版)诗曰:

苦问苍苍我是谁,千山风雪攒愁眉。
忽然一睹桃花面,悟彻本来无复疑。

对于“保安五问”,西方宗教和哲学大多没有答案,有答案者,又往往不着调,最好也好不到位。因为对性与天道没有认知,或认知不正确。

二、最正确的人性论
唯有上达性与天道,才能理解性善论。而儒家性善论又是最正确的人性论。性善论可以用八个字概括:本性至善,习性易恶。

性善论、性恶论所论人性,都是就人之本性、本质而言。性恶论不识本性,误认恶习为本性。这是最根本的学术错误,是对人类最根本的诬蔑和轻蔑,诬“性与天道”为恶。如果性恶论成立,人之本性即天性、道心、良知心为恶,人类的一切善意善念善言善行善习和一切文明成果,都是反本性、反天道的。岂有此理!

本性至善,永远不易。无论习性恶化到什么程度,无碍于本性之善,无碍于恶的反常性。一切恶的东西都是反常的,既反人道之常,也反天道之常。恶人恶势力没有未来,根本原因在此。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否定本性之善,以善为伪,以性为恶,是性恶论。把这里的善推给某个神、某个阶级或任何外物,广义上都属于性恶论的范畴。世界观、人性观、价值观、政治观、历史观作为哲学五观,相辅相成,一错俱错。性恶论的学说,其它亦不足道、不足观矣。

建立在性恶论基础上的意识形态,所导出来的政治和制度必然邪恶化,必然变成草菅人命、以民为奴的暴政恶制。注意,不是可能,而是只能和必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这种意识和政治形态是不可能真正尊重生命、爱护人民的。无论话语如何动听、理想如何美化,无非巧言令色,自欺欺人而已。

只有建立在性善论基础上的政治学,才能导出真正以民为本、敬天保民、爱民如子的王道仁政。关于性善论,拙著《仁本主义论集》中有《仁本主义人性论》一文,依经据典言之已透,兹不详论。

东海从性善论开出唯仁史观六义之一:历史螺旋式上升论。唯仁史观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正邪善恶拉锯的历史。时而邪恶占上风,邪胜正;时而正善占上风,正胜邪。邪恶占上风,意味着社会的倒退;正善占上风,意味着社会的进步。社会常常倒退,但毕竟以进步为主。无论倒退多少多久,社会终将从据乱世升向升平世,从升平世升向太平世。

三、达摩安心有限
儒佛道三家都很重视安身立命,安身即安心。达摩给慧可安心是一则著名的禅宗公案。慧可见达摩,乞与安心法。慧可曰:诸佛法印,可得闻乎?达摩曰:诸佛法印,匪从人得。慧可曰:我心未宁,乞师与安。达摩曰:将心来与汝安!慧可良久曰:觅心了不可得。达摩曰:我与汝安心竟。慧可大悟。

对此公案,东海曾赞叹不已,皈儒之后,才发现其中问题。以“觅心不得”为心安,虽有所悟而不彻,虽有所得而不全,虽有所安而不实,就像想回家而没到家一样,堪称半吊子安心法。用王夫之的话说,是“离于末而未至于本”。《尚书引义-康诰》中,王夫之论及这则公案说:

“是以神光谒其师以安心,而以觅心不得者为安焉。脱于钩,未至于渊;乍释于土乍释于圜土,未返其家;两不得焉。萧散容与,徜徉而见心之康,良自慰矣。乃怙俄顷之轻安,而弗能奠其宅、尽其职也。”

王夫之一针见血地指出,禅宗安心法,未能“奠其宅、尽其职”,只是“俄顷之轻安”。唯有义路,才能尽职尽心;唯有仁宅,才是基础固奠;唯有永不违仁,才得永远的心安。儒家强调尽人事,致力于格致诚正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下学上达。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殀寿不贰,脩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如此则心自然大安。

中西宗教提供的安心立命之法各各不同,一神教方法虚假,不能真正安心;佛道两家方法有限,只能局部立命。唯儒学形上形下同仁,内圣外王具备,是真正无漏的圆学。欲全面彻底地自安其心,自立其命,进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非儒家莫属,唯儒家能够。

儒家将心欲安在性与天道上,堪称最好的安心大法。故了解儒学到一定程度,必会不由自主地尊圣归儒。没有人能够拒绝那种安心立命的归宿感和幸福感。

顺及,慧可立雪断臂以求法的做法更不靠谱。《孝经•开宗明义》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故意毁伤身体,难逃不孝之罪。

儒家丧制有“毁不灭性”的要求。《孝经•丧亲》:“三日而食,教民无以死伤生。毁不灭性,此圣人之政也。”《礼记•檀弓下》:“丧不虑居,毁不危身。丧不虑居,为无庙也;毁不危身,为无后也。”居丧过于哀毁,都会有损心性,故有“毁不灭性,不以死伤生”(《孔子家语•本命》)的礼制规定。自断一臂,因法伤生,对于心性的损害只有更大。呜呼可!以法伤生,所求之法非正法也。

四、人本哲学不足
西方人本主义哲学对“性与天道”认知不足,但能够立足于人道,以人为本,也很不错。我说过,除了内圣学,佛道两家是最好的道德学;除了外王学,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政治学。自由主义体系的哲学背景就是人本主义。

对“性与天道”,人本主义是认知不足,但对本性之善也有所认识,并非完全无知。以性恶论为西方民主法治的人性预设,或者认为自由主义的人性观是性恶论,这是百年来非常流行的一个误认。其实恰恰相反,西方民主法治和现代文明的人性论基础是准性善论。

西学两大系统:神本主义系统和人本主义系统。两个系统的人性观大不同,前者把至善归于上帝,以人类天生就有原罪,是准性恶论。后者则是准性善论。西方主体文化从神本主义转向人本主义,是政教合一的中世纪黑暗向政教分离的现代文明的转向,也是人性观从准性恶论向准性善论的转向。

掀起人本主义思潮的西方文艺复兴运动和启蒙运动,都深受儒家文化和文明的熏陶影响。启蒙运动有两个重要理念与孔子和儒家一脉相承,一是重视道德,相信道德理性可以通过政治权威达成社会公正和幸福;二是性善论,相信人性本善。

只不过,西人不能真正解悟“性与天道”,其人本主义人性观只能称为准性善论。另外,西方现代文化和自由主义名家大腕,大多也是准性善论者。东海早就指出:

“西方现代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堪称西式性善论者---尽管深浅不同。他的《道德情操论》对人性的认识与儒家性善论暗契。他从道德心理学角度对人的行为动机进行研究,认为人的自爱动机天然地受到“同情”机制的制约,从而使人的求利激情得到抑制缓和,使逐利行为合乎道德与正义的基本要求。

“《道德情操论》第一卷“论同情”写道:“无论人们会认为某人怎样自私,这个人的天赋中总是明显地存在着这样一些本性,这些本性使他关心别人的命运,把别人的幸福看成是自己的事情,虽然他除了看到别人幸福而感到高兴以外,一无所得。”这种怜悯或同情就是孟子所说人皆有之的恻隐心。

“康德虽未见性,但在他的自由意志论和道德论中,对本性之善有相当认知。他认为,良心不只是一种能力,而且是一种根据道德准则来判断自己的本能;人在道德上是自主的,人之所以成为人,就在于人有道德上的自由能力…名言:“世上最使我们震撼的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施韦泽也是“西式性善论”者。他对“善的本质性”有相当了解。他说:“由于我们不敢如我们的本性一样表现真诚,因此人与人之间存在着许多冷酷的现象。”又说:“就像白色光线产生于彩色光线一样,敬畏生命本身也包含着构成伦理的一切:爱、善良、同甘共苦、温和、宽恕的能力等等。”其敬畏生命伦理的提出,有赖于对人性相当正确的认知。”(摘自《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民主政治导自于自由主义,自由主义立足于人本主义,而人本主义的人性观是准性善论。结论:准性善论才是民主政治的人性论基础。

五、物本哲学大谬
高优是比较出来的。上面比较了儒佛道和西学的本体论和人性论,即对“性与天道”的认知,接着再来看看马学。

马家哲学唯物主义即物本主义,让物质窃据第一性地位,以物为本,从根本上截断了信仰和道德之根。对于“性与天道”,佛道是认知不全,人本主义是认知不足,马学则完全无知,不哲又不学,无道且悖道。悖道必缺德,缺德必缺智,必缺正智和正知见,一切遂不可收拾。

所有马列主义者都是不明真相者和三昧分子:昧于天道天理真相,无法树立天道信仰;昧于人道人性真相,无法建立性善论;昧于历史真相,无法树立唯仁史观。它们所信奉的,只能是唯物主义世界观、历史观和强调“社会关系总和”及“阶级性”的人性观。

任何人一旦信奉唯物主义,就会异化、物化。王藏《无望之望》诗中有一句:“他在故土流亡”。每一个生活在马时代的人都是流亡者。公有制导致民无土地,人无恒产,暂居客寄,飘蓬断梗;唯物论导致国人丧魂失魄,心灵流离,役于物欲,亡于物化。

任何好东西,一旦冠以唯物主义,必然邪化恶化。例如,辩证法本是好东西。马学认为,辩证法是关于普遍联系的科学,是在肯定矛盾的基础上关于发展的学说。恩格斯总结辩证法的三个基本规律为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这个基本定义和规律总结可以成立。

但是,将辩证法置入本身就违反辩证法的唯物论框架,遂辩证法产生扭曲异化,使之沦为诡辩术和狡辩法。这种伪辩证法可以消解一切道德价值,甚至可以赋予罪恶以必要性和正义性。儒家辩证法是唯仁主义辩证法,最为辩证和中正。唯物辩证法反中庸,唯仁辩证法中庸。东海有《仁本主义辩证法》一文详述,兹不赘。

又如,对立同一法则,可以概括为一个成语:相反相成。相反即矛盾、对立,相成即统一、和合。对此中西儒马都有所认识。然唯物主义辩证法强调的是事物的对立性,即双方的矛盾、冲突、斗争,故被称为斗争哲学;而仁本主义辩证法则侧重事物的同一性,即双方的统一、和合、和谐,故可称为和谐哲学。儒家强调正邪善恶之辨别和斗争,目的和宗旨仍是和谐,“仇必和而解”故。

同样,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也没有大问题,但放在社会主义之下问题就大了。哲学上物本位,政治上社本位,都是具有根本性、原则性、不可修正性的错误。这里一错,全盘皆误,一切不可救药。就像剧毒,一放进去,最好的菜里也成独菜。

以马学及其导出来的马制,是以当家作主的名义让人民当牛做马的学问和制度。马路,公仆可以骑在主人头上作威作福的路。马帮,把人变成马、把国变成家的一种地下帮派组织,人变的马又分为两种,一是骑马的马官,一是被骑的马奴。人变成马以后就马言马语了,都不会讲人话了,也往往听不懂人话。

被马学马制恶化的,是其势力范围内所有人的命运,包括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其中特权阶级受害更加深重,为了一时的权位、利益和得意猖獗,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对此唯物群体特别难以理解和明白,绝大多数人见了棺材尚不觉悟,只怨自己运气不好后台不硬,不知因果和天理早已注定。

唯物主义这个概念本身亦违反实事求是原则。真能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探求和认识宇宙生命的本质,就不会把物质当成第一性。

实事求是这个成语出自于《汉书•河间献王刘德传》:“修学好古,实事求是。”是赞扬河间王刘德的话,意谓刘德研究学问爱好古道,以事实为依据寻求正确的结论。其哲学内涵是,从实际出发,探求事物的内部联系及其发展的规律性,在实践中认识事物的本质。

真能实事求是,就能深入格物致知,努力诚意正心。物格到深处,意诚到极致,心正入中道,就知道物质只是现象而非本质,只是派生而非本原。世界统一于太极,物质和意识都是太极所现之象、所生之物。意诚到极致,心正入中道,就能上达性与天道,分辨道器、体用之别,欲不弃马归儒,归本于仁,不可得也。

而物本主义文化体系和它开发出来的政治体系,最不利于格物穷理、开物成务、备物致用、利用厚生,最不利于物质开发、科技发展、科学进步和物质文明。唯物主义毁害万物,就像集体主义害集体、民族主义害民族、国家主义害国家、社会主义害社会一样。这些主义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缺德。

或以为,儒家的格物致知与唯物论有相近的地方。这是严重的思想错误。唯物论属于本体论,格物致知属于方法论和功夫论,两者没有可比性。儒家以仁为本,可称为唯仁论,这里的仁与天命之性、天地之心异名同指。格物致知的物,指宇宙生命一切现象,包括人类的肉体意识,都是儒家“格”的对象。

注意,马学和唯物哲学错误,并不意味着每一句话都错,其中也不乏局部正确的话。例如“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的产物和反映”这句话,就非全错。只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知物质和意识之上还有“性与天道”。那才是第一性之物,具有最高的决定权,物质和意识都是其所现之象。

故唯物主义错误不能反证唯心主义正确。两者虽然所执相反,同归于错,只见现象不见本质,都是昧于宇宙生命本质的现象主义。注意,儒佛道所悟虽然不同,但都于道有得,都不是唯心主义。把儒佛道说为唯心主义,是马家学者的浅陋缺智,不学无术。物眼看世界,焉能识天道。

宇宙生命的本质是“性与天道”,即太极。世界既不统一于物质,也不统一于意识,而是统一于。世界的统一性就在于它的太极性。太极潜在于宇宙生命、世界空间一切现象之中,无所不在,无微不至。太极即性与天道。人人有一太极,本性也;物物有一太极,天道也。

六、马学之祸滔天
对于马学的错误和危害,对于邪说之祸,儒家认识最为透彻。

所谓邪说之祸,指由错误的思想、学术、主义、意识形态、文化体系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如纳粹、苏联、伊斯兰国等等,都是典型的邪说之祸。

对于邪说之害,佛教徒也有所认识。印光和尚说:“三代而下,世多邪说。而邪说之最足以害人心世道者,莫如淫词小说为甚。”然而视淫词小说为最大害,未免过甚其辞,眼光狭隘。错误的哲学政治学付诸于实践,所造成的灾难,岂淫词小说所能及。

对于学术之祸,儒家认识特别深刻,孟子指出:“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孟子滕文公下》)这段话揭示了邪说的巨大深远的危害性,也为东海的文化决定论提供了有力的证明。

马学不去,人祸不止。化用印光和尚的话说:三代而下,世多邪说。而邪说之最足以害人心世道者,莫如马学为甚。盖圣贤经传,唯恐不能觉天下之愚迷。而马学唯恐不能丧斯民之廉耻。以故唯物主义出而邪风炽,社会主义兴而道德坏,轻则夷狄化,重则豺狼化。

然谁无羞恶之心,岂肯作禽兽之事。但以士农工商,世俗庸众,一触邪书,悉为所惑。初则惑其民粹主义话语,以为美好;继则堕为极权主义分子,甘作马贼。遂致竟以宜家宜国之身,甘作祸国殃民之事而绝无顾惜者,皆此等邪说之所蛊惑也。其毒人也,烈于蜜饯砒霜;其陷人也,惨于雪覆坑坎。令人灭理而乱伦,折福而损寿,破家而杀身,辱先而绝后。

盗贼免不了偷窃抢劫杀人放火,但有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理由、说法、名义,效果和结果都会大不同。有一段话挂名在郭德纲名下,不知所有权是否真属郭德纲。话说:“开始我用刀,坐了五年牢;出狱后我使了枪,又被判了十年;最后我拿起了镰刀和斧头……前面的十五年就算作党龄了!”

邪说的重要性、关键性就体现在这里。可以为罪恶提供冠冕堂皇的借口、理由、说法、名义,从而更好地自欺欺人,更好地欺骗社会,蛊惑民众,扩大影响,壮大势力。社会败坏,政治败坏,盗贼得势,皆从邪说流行开始。

注意,盗贼不仅需要欺人,也需要自欺,给自己的作恶犯罪一个理由和说法,以减轻精神之负担和煎熬,防止精神过度抑郁、分裂和崩溃。一个人要彻底丧心,也不容易。邪恶之徒,盗贼之辈,良知遭到深度蒙蔽,但多多少少仍会起作用。所谓自欺,就是欺骗其良知而进一步蒙蔽之。

当然,自欺不易,防不胜防,邪恶势力中,死于精神抑郁、分裂和崩溃者,死于各种身心恶疾者,死于各种意外者,前仆后继,无数无量。身心不二,心灵与身体是关系最为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心坏了,精神、身体和命运就会坏掉。

能够对治邪说的是真理,能够对治一切邪说的是仁本主义真理。邪说的危害性、破坏性大,仁本主义的救助性、建设性更大。宣传真理是替天传道,直接诉诸于每个读者的天命之性。只要良知还没有彻底泯灭,只要还能读读四书五经,看看东海几本小书,辨别是非的能力将会提升,为非作歹的胆子将会减小,为善积德的内驱力将会不断扩充,那么人格将会慢慢重建,命运将会渐渐改善。

这就是真理的力量。量变可以产生质变。认同共鸣的人达到一定数量,仁本主义就有望上升为立国思想,中国人民和国家天下命运都将整体改良并且越来越好。

结语
马家极权主义是对国家最大的危害,对生命最大的戕害。其学说、政治、制度和特权阶级,堪称人世间邪说、暴政、恶制和恶性利益集团之最。

马家社会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特别多,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普遍厄运缠身,染患身心恶疾者、自暴自弃自杀者特别多,根本原因在此。马列主义者,包括其思想的信奉宣传者和制度的坚持支持者,无不既祸国又祸家,既害人又害己。

对于马家物本主义哲学、极权主义政治之祸害,唯哲学仁本、政治民本的儒家认识最透,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也还可以。三民主义就不行。国民党大陆败于马帮,在台湾败于民进党,根本原因在于就三民主义。

盖三民主义是不中不西不好不坏不上不下而颇有民粹主义色彩的杂学,可称为半吊子民粹主义,遇到集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大成的马列主义,只有被利用的份。民粹主义最容易被极权主义利用,有民粹色彩的思想又最容易被民粹主义利用。马帮在野的时候,极权主义还处于半遮半掩状态,而民粹主义口号叫得惊天动地,比三民主义响亮得多,迷惑性欺骗性煽动性高得多。

国民党虽有民粹倾向,但民粹化程度远逊于马帮,亦低于民进党。在民粹主义社会,必然难逃失败的命运。反孔反儒恶潮汹涌之后,大陆已经成为民粹主义社会,台湾社会民粹化也相当严重。不同在于,大陆是极权加民粹,邪恶叠加,火上浇油,危害深重;台湾是自由加民粹,受到良制良法约束,民粹危害有限。

儒家对于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害都有透彻的认识,是因为哲学品质高优。哲学是智慧之学,正确认知“性与天道”是智慧的核心,最高的智慧。儒学对“性与天道”的认知最为中正,本体论和人性论最为正确,不愧为最正确的道德学和最智慧的哲学,也是善善恶恶、摧邪显正、驱除马列,追求自由的最佳思想工具。

上达“性与天道”是知天之明。儒者知天,自有知人之明和择法之眼,可以洞察各种思想、观念、文化体系的性质和品格,对它们进行准确的判教,并对各种异端邪说进行深刻的批判。

东海客厅同道老象曰:“学术中隐匿着种种观念病毒、意识病毒、思想病毒,需要相应的殺毒、清毒软件。”然哉。能够提供正知正见即正确的思想观念、道德标准的文化体系,就是杀毒软件,儒佛道和自由主义都是,我陆续都用过,各有其效。最后发现仁本主义识毒杀毒能力最强大,清毒最彻底。

东海曾经痴迷老庄,差一点进了道门;继而痴迷佛学,差一点进了佛门。但此心与两家终究未能圆惬,终究差一点。亦徜徉西学数年,神学粗陋,一蹴不就;人学不错,但限于政治,不足以安心立命。唯有仁学才是最伟大美好的思想、精神、心灵之家,唯有仁学才能汲取古今中西各派精华而超越之。东海曾造《仁本主义宣言》并自题一绝曰:

誓昭天理洗红尘,唯物丛林独拜仁。
待看自由风起处,九州历劫复归神。

大意是,我发誓,彰明天理,洗涤被马列主义红尘污染的祖国。在拜物拜权的丛林社会,我独自信奉仁本主义,崇拜中华圣贤。等到自由之风吹起来,九州将重新成为美好的神州。2020-10-14
首发于北京之春,转发敬请注明。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1125202053203.ht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