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文革批斗会   2020-11-28 14:43:27  


作者: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之——批斗现场 2020-11-28 14:44:45  [点击:842]

烙饼耽误了时间,母亲到小学校的时候,已经晚了。爷爷和一众“阶级敌人”早被武装民兵押着到批斗会场去了。革命群众们也都兴高采烈地往文昌阁西侧的广场涌去,母亲随着人流赶到广场,躲在人群后面不起眼的角落,望见高台上已经竖起了横幅。母亲解放后在识字班认识了几个字,认出那上面写着“公捕大会”四个字,而不是平常的“沙梁村一打三反运动批斗大会”一溜儿字。母亲虽不知道这四个大字的准确含义,却感觉到比平常多了些威猛杀气。
哥哥胜利个子太矮小了,在人群后面,跳着高也看不到高台,嚷着让母亲抱着,好在台上找到爷爷。母亲顺手给了他屁股一巴掌:“看什么看!”
姐姐李瑛很懂事地要过母亲手里的包裹,从人们腿丛中挤过,钻到高台旁,想趁机会把包裹递给爷爷。
高台上摆了一排从小学校搬来的长条桌,用红布蒙了,构成主席台。中间坐着主持会议的公社革委会王主任,人称王二麻子。他面前是蒙了红布的麦克风。左右各有一个穿蓝色制服、戴着大盖帽的公安,右边的年龄偏大,是公安局的刘华尧科长,左边是一个年轻的女公安,圆圆的脸,留着齐耳短发,眼睛明亮,姐姐后来知道她叫李旭光,很像后来演电影《巴山夜雨》的女主角张瑜,就是片子里押送人犯的女红卫兵。除了公安,还有武装部长、派出所长,公社民兵营长等人。李瑛发现他们都扎着武装带,那个英武的女公安腰里还别着一把棕色的枪套,跟电影里解放军首长一模一样,李瑛知道,那里面肯定装着黑亮的手枪。
高台的左前方放了一张单桌,上面也放着麦克风和一台扩音器。是群众发言的地方。
在主席台和发言台中间,留着一大片空地,李瑛知道,这是给批斗对象预留的位置。今天的“阶级敌人”来自南村公社所有大队,大概有四十多人。
台上的扩音器通过悬挂在广场周边高树上的高音喇叭,播放着革命歌曲,台下红旗飘扬,人声喧嚣,人民群众兴高采烈,激情洋溢。文革期间,大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批斗会就是革命群众的盛大节日。
今天主持会议的是公社革委会主任王二麻子,沙梁村的革委会主任麻子冬只配领着喊口号。
王二麻子宣布大会开始,一道恐怖的命令通过大喇叭传遍会场:把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地富反坏四类分子统统押上台来!
早在文昌阁南侧的一个院子里被关押的被批斗对象,每个人被两个民兵架着,脚不沾地一路小跑拖到台上,都挂着黑牌子,上面的罪名五花八门,什么反革命盗窃犯,反革命强奸犯,反革命媒婆等等,被批斗的对象年龄最大的如贾善人,八十多了,像一株朽木,年龄小的,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被一个大汉提溜着衣领拖上台去,那小女孩的牌子上写着的罪名是“反革命小老鼠”。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有人低声嘀咕:作孽呀,麻子冬。一个小孩子家说句错话,也打成反革命。
李瑛认识这个小姑娘,她叫翠儿,是沙梁小学二年级的,比自己高一级。当时有一首革命歌曲,里面有一句词: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那时候冬天太冷,很多孩子的手都冻肿了,像小蛤蟆。大家就跑到野地里掏田鼠,用田鼠皮做手套。有一次翠儿逮了一只田鼠,因那田鼠比较肥大,翠儿一高兴,随口说了句:天大地大不如老鼠皮大!
这句俏皮话一时被小伙伴们流传开来,麻子冬追查“阶级斗争新动向”,找到源头是翠儿。于是沙梁村就多了一个八岁的小反革命。翠儿太小,没法五花大绑,每次批斗总被积极分子揪着头发提来提去,斗了几次,头发都揪光了,只好提溜衣领。
翠儿成了恐怖的象征,沙梁村的孩子上学前,家长总要千叮咛万嘱咐,在外面不可乱说话!李瑛每当放学回家,母亲都会盯着问:今天有没有乱说话?
多少年之后我回大陆,跟大姐李瑛到距离沙梁百里之外的高密东北乡,参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先生的故居,导游说起作家莫言笔名的来历:莫言小时候多言,他的爹娘总怕他管不住嘴巴惹祸,常警告他莫说话、莫说话,他姐姐甚至威胁要用针把嘴巴给他缝上,后来写作的时候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就叫莫言。
大姐李瑛听了导游的介绍,含着眼泪道:那个年代,谁不是莫言?不当莫言就成了翠儿!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