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激烈交锋   2020-11-28 14:47:38  


作者: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母亲的泪 2020-11-28 14:48:47  [点击:751]
母亲的泪

姐姐坐在公路上的尘土中大哭的时候,母亲也在大沽河钓崖上默默落泪。她怀里抱着我那睡熟的大哥,眼泪从上午流到下午,下午流到黄昏,点点滴滴,怎么也止不住,流不完。她想起自己悲苦的一生:五岁丧父,七岁跟着姥姥下地,十八岁嫁到李家,二十三岁抱着襁褓中的女儿闯进漫天风雪的关东林海,千里寻夫;二十七岁时一把大火烧毁刚刚搭建起来的家园,如乞丐一般狼狈逃回沙梁。三十岁上一场重病,手掌摸到了阎王鼻子,差点把女儿送人。如今又成了反革命家属,子孙后代眼看着沦为政治贱民,老人挨斗,扫街,孩子遭人白眼,受人侮辱,性格刚烈的母亲多少次想一头扎进脚下滚滚河水中,一死了之。可看看怀里睡熟的孩子圆圆的脸蛋,她就心如刀绞。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对母亲来说,这样活人,比去死还难百倍!她好几次把孩子放下,整理了一下头发,横下心要跳进大沽河,扭头再看儿子一眼,又不忍心留下这条小生命在世间受苦。她也想过将儿子也带走,想想还有个懂事的女儿要独自面对这个豺狼横行的世界,左右为难,死不了,活不成,这可如何是好?母亲不由放声大哭。她抱着儿子坐在河岸上,哭得肝肠寸断,震天动地,风云变色!直哭到红日西沉,滚滚而逝的大沽河变成一川殷红的血水!
哥哥被母亲的哭声惊醒了,见母亲在大哭,也咧着大嘴巴跟着母亲一起哭,在黄昏的河边,母子俩撕肝裂胆的哭声传得很远,很远。
哭声引来了小舅和姐姐,原来姐姐抱着送不出去的包裹回家,家里大门紧闭,亲娘不见了,哭着去找小舅。小舅牵着她的手四处寻找,问遍邻居,没人见过。眼看着天快黑了,小舅慌了,他知道母亲刚烈,怕她寻短见,找到大沽河边。闻着哭声,找到钓崖上来。这个地方,世世代代曾经有多少想不开的女人投河自尽。
沙梁村曾经流传过这样一个传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秋夜,两个身披蓑衣的渔翁端在在钓崖上垂钓,大沽河在涨水,风急浪高,正是钓鳝鱼的好时光。
我爷爷和刘福的窝棚相距十多步,都挂着风灯。已经是后半夜了,刘福那边鳝鱼频频上钩,爷爷这边却没有动静。刘福要跟我爷爷交换地方,爷爷没搭理他。一会儿功夫,刘福的水桶都钓满了,他跟爷爷打个招呼,自己先回家了。
刘福钓了一桶白鳝,我爷爷一条都没钓到,简直奇了怪了。爷爷心中感觉不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
一阵邪吹来,窝棚上的风灯突然灭了。我家的黄狗吓得躲在窝棚里呜呜直叫,不敢露头。接着一阵风沙扬向窝棚,刷,刷,刷,妖氛弥漫,令人心颤。爷爷岿然不动,如钢铸般坐在钓崖上垂钓。这时水面上露出一个脑袋,长发覆面,还伸出两只手拍打水面,边拍边喊:救命,救命!
爷爷冷冷一笑,说:收起你那套吧。你不让钓鱼,我走就是了,何必弄这些鬼把戏!
说完,收拾鱼竿起身要回家。
那个脑袋和两只手突然消失,一个红衣女子从水面上悄然升起,她依然长发覆面,脚踏秋波,衣袂飘飘,伸出纤纤玉手指着我爷爷骂道:李光乾,你不是男人!女子落水,你为何见死不救?
爷爷朗声笑道:深更半夜,哪来的女子落水?你在这里等了多少年了吧。看你这身红衣服,是不是新婚不久就寻了短见?俗话说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但也要寻个正头香主,冤家对头。我跟你无冤无仇,阳寿未尽,你为何拉我做替身?
那女鬼见诡计被识破,再闹无趣,羞惭而逝。
这时东方露出鱼白色,天已微亮。
这是爷爷首次钓鱼一无所获。提着渔具回家,在胡同口遇到刘福匆匆跑来。刘福哭丧着脸说:舅爷,你说怪不怪?我昨晚明明钓了一桶白鳝,现在都变成了水蛇!

这个传说母亲听父亲说过,也跟小舅说过。沙梁人都认为,这里冤气太重,多少年来不幸的冤魂在这里聚集,想超生就得找人当替身。母亲今天鬼使神差地跑来钓崖,差点成了又一个冤魂。
“姐,你咋能这么糊涂呢!”小舅看着滚滚大沽河水,正是秋汛时节,河流湍急,四周又没什么人,一个女人跳下去,有九条命也都没了!
“姐,你不看别的,看看这两孩子,孩子们多可怜?咱们这一辈子就够苦够难的了,你三岁没有了爹,我姐夫两岁没有了娘,你怎么能忍心让这两可爱的孩子也缺爹少娘?日子再艰难,也不能做傻事呀。”
小舅说着,泪如雨下,姐弟俩相拥而泣。
姐姐李瑛也吓哭了,她虽然只有七岁,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抱着母亲的腿大喊:“娘,娘,你不要瑛儿了吗?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
天已经黑透了,站在钓崖上,大沽河变成了深渊。母亲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她。
母亲收回了目光,抱着女儿亲了又亲。
“傻孩子,娘来看看河里有没有鱼,等你爷爷回家,让爷爷来钓鱼,娘做鳝鱼给你和弟弟吃。”
母亲给女儿擦去眼泪,小姑娘仍不放心,紧紧挽着母亲的手臂,惊恐地看着大沽河水,她生怕一松手,亲娘就被会吞没在轰鸣着的大沽河中。
母亲平复了心情,抱着儿子,牵着女儿,跟着小舅登上河堤,低着头回家。
夜色深重。黑暗笼罩着大地,远处的村落,隐隐透出一星半点亮光,指引着母亲人生的方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