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肃反记事(上)   2020-11-29 23:22:03  


作者: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肃反记事(下) 2020-11-29 23:22:42  [点击:920]

田文是如何被杀害的,具体细节已经永远不可能知道了。天火烧在八十年代初,接到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的一封公函,邀请他回国观光。他当时很惊讶,一个穿中山装的领馆干部问他“田先生,您是不是有个叫田文的儿子?在日本留过学的?”
“有啊。他回国后就去了江西,参加了朱毛的赤军。1948年我离开大陆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音信了。”天火烧说。
“田文同志是我党我军的高级将领,他在长征前夕牺牲了。因此,您也是革命烈士家属。这次中共中央联络部、中国对外友协发出海外华人华侨归国观光的邀请,您也在邀请的名单上。”这位显然是从国内刚出来的干部热情地跟天火烧握手。
天火烧诚惶诚恐地问:“可我历史上跟贵党有过节,四七年的时候我参加过还乡团,杀害过贵党的土改积极分子。你们邀请我回国,会不会算后账啊?”
“不会。田先生您尽可放心。”中山装笑容可掬,“关于田先生您的历史,我们都很清楚。中国政府已经发了公告,一九四九年之前的历史旧账,一笔勾销,爱国不分先后,大家都是中国人嘛。更何况,您还是革命烈士家属呢。田文同志长征前就是工农红军红三军13师的师政委,是我党优秀的政治工作者。”
“我儿子是哪一年死的?怎么死的?死在什么地方?”丧子之痛,虽然经过了多半个世纪,但消息一经落实,还是触动了耄耋老人那颗脆弱的心。
“应该是一九三四年,红军长征之前,牺牲地是洪湖苏区。具体牺牲的细节,我们也不太清楚,您回国之后,有关部门会给您一个详细解释的。”接待他的干部语焉不详,支支吾吾。


天火烧带着儿子田武回国了,在北京对外友协的一间接待室里,一位中年女干部给了他一份革命烈士家属证明书。并正式通知他,田文同志于1934年秋,在洪湖地区肃反时,由于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被秘密杀害。1942年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正式平反。
当天晚上,天火烧在北京饭店彻夜难眠,天快亮的时候,朦胧中看见他的儿子田文走进了房间。
儿子还是西装革履、英俊潇洒的年轻美少年,双手插在裤兜里,白色西装上衣口袋上还戴着鲜艳的真丝手帕,踌躇满志。天火烧躺在席梦思床上,看着儿子,仿佛回到了当年送他东渡日本读书的时候。
“儿子,你这是从哪里来?”
“爸爸,您不是让我东渡扶桑学军事当军官吗?我已经学成归来,当了将军,爸爸,您跟我来,看看我的队伍去。”
天火烧恍恍惚惚跟着儿子出了房间,来到一处营地,周围是青山绿水,翠竹依依,红旗猎猎,军号声声。儿子田文也变了装束,头戴八角军帽,帽子上还有一枚鲜艳的红色五角星,蓝灰色的军服领口佩戴着两枚红领章,骑着一匹高头白马,身后是枪如林、刀如雪的整齐军阵,铁流滚滚,万马奔滕。田文横刀立马,威风凛凛。万千军中,一派大将风度。
“爸爸,我的军队咋样?能不能打败老蒋?解放青岛,解放山东,解放全中国?”
“儿子,我花钱送你去日本读书,是让你报效国家,光宗耀祖,我没让你造反呀?你怎么能跟了朱毛,当了赤匪?赤匪是为穷棒子打天下的,他们分了我们家的地,还杀了你韩姨,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你这孩子咋胳膊肘往外拐?”
“天火烧!我不是你儿子!我是革命者田文!我是红军战士!我们就是要推翻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动统治,打倒你这样的恶霸地主,把土地分给天下的穷苦人!天火烧,你鱼肉百姓、剥削穷人、吃尽了天下穷苦人的血肉,把自己养得肥肥胖胖,你是剥削人民的寄生虫,你是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阶级基础。我今天就是要革你的命,分你的地,清算你的罪行!同志们,把恶霸地主天火烧给我抓起来!开公审大会!”
天火烧吓得瘫在地上,连连求饶:“儿子,儿子,看在我是你爹的份上,看在我养育了你二十年的份上,看在我送你去日本读书的份上,饶我一条老命吧。你们共产党,也不能忘恩负义,灭绝人伦啊!”
几个身背大刀和长枪的红军战士走上前来,可他们没有绑天火烧,反而把田文绑了起来,还摘了他的帽徽领章,把他推到一个早已挖好的大坑边,一个红军军官手里拿着一张纸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治保卫局现已查明,原红三军第13师政委田文,系恶霸地主天火烧的长子,该犯出于反革命目的,混入革命队伍,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根据苏维埃政权肃清反革命条例,对田文执行死刑。为了节省子弹,对该犯的死刑执行实行活埋的方式。执行!
田文大喊一声:冤枉!我是革命者,不是反革命!
天火烧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自己连累了儿子,连忙匍匐上前,跪在那个红军军官面前磕头求饶:长官,都怪我这张破嘴啊,你们饶了我儿子吧。我把我们家的全部家产都捐给朱毛红军,你们也可以杀了我,但求你们不要杀了我儿子!
红军军官狞笑道:好啊。我们成全你,跟你儿子一起上西天吧。
两个红军一脚把田文踢下大坑,又一脚将天火烧踢下去……

天火烧大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田武从另一个套间跑过来,见天火烧大汗淋漓,劫后余生一般大口喘着粗气。
“爹,您咋了?做噩梦了?”
“我知道你哥是咋死的了。”
“咋死的?”
“他是被活埋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20-11-29 23:34:2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