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落难 2020-11-29 23:41:09  [点击:1114]
落难


作为专案组负责人,李旭光写了结案报告,她在报告中认定的案情基本事实是:
所谓李德乾杀害八路军伤兵、侮辱、辱骂革命领袖和人民军队全系坏地瓜捏造陷害,而坏地瓜处心积虑多年构陷李德乾的动机是担心李德乾发现并揭露他盗窃土改浮财的罪恶勾当,企图借无产阶级专政手段替自己灭口,从而掩盖自己的历史罪行。坏地瓜盗窃土改浮财还导致了一个严重后果,即当时的土改工作队干部杜龙(外号独眼龙)以为地主小老婆韩兰嫚隐匿浮财,从而误杀了韩兰嫚,招来田胜(外号天火烧)的疯狂报复,天火烧在青岛组建了还乡团,对平南人民反攻倒算,杀害了杜龙的父亲杜老汉。天火烧的属下还在大西头、蓝底等地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屠杀惨案,导致我根据地土改干部三十多人被活埋、虐杀。
报告认为,胶东土改我党执行了错误的极左路线,激化了阶级矛盾,是导致惨剧的根本原因。但坏地瓜盗窃土改浮财,窝藏逃亡地主的枪支,还为掩盖罪行长期蓄意诬告无辜群众,是导致土改工作出现重大失误的重要诱因,坏地瓜应该为他的历史罪行和现行罪行承担双重责任。沙梁一大队原支部书记綦泽文(外号麻子冬)长期包庇坏地瓜,接受其贿赂,对错误的造成负有重大责任,建议对其进行党纪处分。坏地瓜对革命事业造成重大损失,本应处以极刑,但考虑到他所犯的主要是历史罪行,时过境迁,可以适当减轻处罚,建议重新逮捕,判处无期徒刑,押送潍北监狱劳动改造。
对孙大牙、邵瘸子、刘福和独眼龙的处理,报告认为,这些人没有发现新的历史罪行,均为坏地瓜诬告案的受害者,建议释放回家,不再追究。特别是对李德乾,此人没有所谓历史问题,且救助八路军伤兵有功,应该赔礼道歉,予以公开平反。
李旭光的报告还特别提到对刘华尧同志的处理,认为刘华尧替兄从军,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且在革命战争年代和抗美援朝战争中,能够奋勇杀敌,屡立战功,且多次身负重伤,他复员后被分配于公安机关,是党和政府对其战功的肯定和表彰。1969年因坏地瓜诬告事件将其撤职并开除公职,是不公平的。刘华尧同志因文革前期我们对他的处理带来的负面影响,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期间,遭受村造反派的残酷迫害,至今流离失所,为原所在部队医院收容避难,这主要是由于我们对他的处理失当造成的,应该尽快予以纠正,将刘华尧同志从造反派的迫害中解放出来。报告还建议恢复他在公安机关的工作,让其发挥余热,再立新功。
李旭光写完报告,让周红帮忙抄了两份,周红边抄边心里打鼓,虽说写的都是事实,所提建议也都秉承良知,忠诚谋国,但毕竟与政治氛围太过背驰,这样的报告递上去,恐怕非犯政治错误不可。周红抄完报告,提醒李旭光一句:“姐,您这报告是不是先跟曹局长通个气再递上去?”
李旭光想了一下,淡淡道:“这份报告我想自己承担责任,不想让曹局长替我背锅。这些年干公安工作,谁不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他干到这个位置不容易。”
显然,李旭光对报告递上去会产生的后果是有心理准备的,她襟怀坦荡,人品正直,宁肯一个人承担政治风险,也不愿意牵连别人。跟她相比,曹刚的形象在周红心中就暗淡了许多。


周红不忍心看着李旭光在政治上冒风险,悄悄多抄了一份,私下里给了曹刚,她本想让曹刚劝劝李旭光,谁知道曹刚误会了她的本意,以为是周红向他检举揭发李旭光,直接在局党组会议上捅了出来。
经过林彪事件之后,山东文革进入低潮期,省革委会主任、济南军区第一政委王效禹终于在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济南军区第二政委袁升平等军头的联合打击下,彻底垮台,被解除一切职务,开除了党籍,人也被关押审查。全省上下许多造反起家的干部一时灰头土脸,日子都不好过。曹刚也算是文革起家的,虽然不算造反派,毕竟也是暴发户,他敏锐地嗅到了政治气候的变化,抓住李旭光的这个报告,开始策划一个更大的投机行动。
在曹刚看来,李旭光的这个报告最要命的是揭露我党土改的黑历史,否定了土改的合法性,为还乡团和一批历史反革命分子、变节分子鸣冤叫屈。当然这是表面文章,要害是她把刚刚复职地委书记魏坚毅、行署专员秦镜、平度县委书记赵兰田等人给彻底得罪了,昌潍地区土地改革当年就是他们亲自主持和领导的,如果追究极左错误,板子首先应打在这几位屁股上。


曹刚在李旭光没有发出报告之前抢先召开公安局党组会议,并通知各科室科长、主任列席会议。其时公安局党组已经恢复,曹刚任书记,李旭光是副书记。
曹刚首先请李旭光汇报坏地瓜浮财案的结案情况,李旭光当即明白,周红已经把自己的报告内容告诉了曹刚,她用怜悯的眼神扫了周红一眼,羞得周红又气又恼,一番好意招来天大误会,又无法开口解释,站起来狠狠踢了一脚椅子,夹着笔记本离开了会议室。
“我已经写好了一份结案报告,准备以个人名义向上级汇报。我想请曹刚同志和在座的各位注意,我并不是要搞非组织活动,而是准备自己一个人承担政治责任。这份报告我请周红同志帮我抄写了几份,她曾建议我向曹刚同志汇报后再递到上面去,我没有采纳她的意见。周红同志出于党性原则向组织汇报了,我是能够理解的。既然组织上已经知道了报告的内容,我今天就在党的会议上公开这份报告,有不妥甚至严重政治错误的地方,请大家不必顾忌面子,可以公开批判。”
曹刚这才明白李旭光的坦荡和周红的好意,但他剑已出鞘,不能收回,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只能昧着良心干下去了。
“旭光同志,局党组虽然刚刚恢复,但党内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是从延安整风时期就确立的,自由主义和非组织行为是不能被党纪党规所容许的。你是个老党员,应该明白这个规矩。现在我以党组书记的名义,在党的会议上严肃要求你,公开你的这份报告,由党组扩大会议讨论。是否向上级汇报,如何汇报,都由党的会议来决定,你和我都无权自己决断。好了,你现在开始汇报吧。”
曹刚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旭光别无选择,只能一五一十把报告宣读了一遍。话音刚落,立刻在会议上里炸开了锅。
经过文革六年的折腾,每一个与会者脑子都绷着政治斗争这根弦,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被打成反革命,坠入十八层地狱。像李旭光这样公然同情还乡团、历史反革命分子,诋毁党的土改政策的言论,放在五七年就是极右,放在六六年就是现行反革命!现在还在清理阶级队伍期间,李旭光就算是烈士遗孤,头上戴着红帽子,发表这样的言论,恐怕也难逃厄运!
还没等曹刚说话,与会的党组成员纷纷发言,严厉谴责李旭光丧失革命立场,同情阶级敌人,诋毁党的土改政策,攻击地委老干部,真是丧心病狂,“是可忍孰不可忍!” 列席会议的科室头头们也纷纷表示跟李旭光划清界限,生怕跟着她倒霉。
会议正开得热闹,会议室的门被一脚踹开,周红怒气冲冲闯了回来,一根手指指着曹刚,又挨个点画着所有与会发言的人,骂道:“你,你,还有你!你们这些势利小人,趋炎附势、落井下石的无耻之徒,李旭光一个人下地狱,不让你们背黑锅,你们却这样无耻的构陷、打击她,你们还是人吗?还有良心吗?”
“周红,不许胡闹,这是党的会议!”曹刚首先清醒过来,冲着周红吼道。
“曹刚,你少来这一套!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就是靠政治投机、借文革发迹的小瘪三吗?”周红冷笑一声,转过身来向曹刚开火:
“你不学无术、无才无德,你凭什么当科长、当局长?不就是利用坏地瓜构陷案整垮了刘华尧,吃着人血馒头上位?现在又要祸害处处为你着想的旭光姐,你算什么公安局长,你算什么革命干部?你连天火烧都不如,给独眼龙提鞋都不配!你就是跟坏地瓜一样的死狗赖娃!”
“周红,你对我有意见可以批评,但这是党的会议,我们在讨论严肃的政治问题,你这样大闹会场将承担严重的政治后果的!”曹刚厉声警告。
周红看着目瞪口呆的李旭光,惨笑一声:“好了,老子我也骂够了,你们要抓李旭光反革命,连我一起抓了吧。这案子是我跟李旭光一起搞的,报告是我俩一起写的,你们可以鉴定笔迹,把我们都打成反革命吧,老子我不活了!”
“周红,你闭嘴!”李旭光冲过去,紧紧捂住周红的嘴巴。
周红拼命挣开李旭光的手,凄然道:“旭光姐,不就是反革命吗?我跟你一起当,要杀要刮,咱俩一起上路!”
两姐妹抱头痛哭,满屋子的人都低了头,满脸愧疚,不忍卒视。
曹刚喊来几个女警察,把她俩拖走,找了一间屋子看押起来。
会议开成这个样子,是曹刚万万没想到的。他跟几个亲信连夜开小会,整理了一份报告,将李旭光、周红搞的那份作为附件,一并上报中共昌潍地委和昌潍地区革委会,昌潍地区公安处。


这样严重的政治事件,自然谁也保不住她俩。上级的处理文件很快下来了,周红停职,进省公安学校进修学习。李旭光免除党内外一切职务,下放劳动,留党查看一年。一年后,从监督劳动转到南村公社宗家埠中心中学教书。
处理决定是地区公安处处长孙伟亲自来宣布的,也是他亲自将李旭光开车送到高密东北乡的大岚子五七干校的。孙伟也私下里向李旭光透露了对其他人的处理决定:坏地瓜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押赴潍北农场劳动改造。
孙大牙、邵瘸子、独眼龙、刘福均给予戴帽管制,已经释放回家。李德乾因为参加过三天杂牌队伍,仍定一般历史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子女政治前途不受影响。对于他被诬告一案,结论是八个字: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这不荒唐吗?明明已经查清根本就是诬告呀。”李旭光不服气。孙伟边开车边解释道:“只能含糊其词了。如果要写明白,土改那笔烂账就得在报告上写清楚。你想想,魏书记、秦专员、赵书记都是土改起家的,独眼龙不光是沙梁有,胶东哪个村子没有?这一带有一句乡谚你听说过吗?哪个土地庙里都有屈死的鬼!他们怎么肯看着你把土改这段历史由红的写成黑的?”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