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既不是泄密 也不是放风 就是吹牛而已。 2020-12-24 10:49:50  [点击:4979]
既不是泄密 也不是放风 就是吹牛而已
——评翟东升讲话
胡平

大约从12月7日起,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升的一段视屏在海外互联网上广为传播,并引发热烈争议。

翟东升说:为什么以前1992年到2016年之间中美之间各种问题都能搞得定?什么原因?就是因为咱们上边有人。我们在美国的权力核心圈我们有我们的老朋友。天下没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

有不少人说,翟东升是得意忘形说漏了嘴,泄漏了党国重大机密。

我看不是。翟东升11月28日讲话并非内部讲话被偷录外泄,而是公开演讲公开录像。若他说的是党国机密,能这么公开讲出来吗?如果你说翟东升是得意忘形了,但台上台下加线上的数以百万的听众难道也都得意忘了形?那么多国安、网管以及五毛,整天盯着屏幕找问题举报立功,难道对这么大一起泄漏党国机密都没注意都没发现?国内的《观察者网》在12月3日还刊发了演讲的文字稿,难道他们也在为泄漏党国机密推波助澜?这段视频已经在网上流传好几天了,你能想象一段泄漏党国重大机密的视频居然自由地在网上流传10几天吗?你以为党国从上到下都那么没有保密意识吗?如果它真是泄漏了党国重大机密,那么它在网上的寿命决不会超过24小时。不错,翟东升这段视频后来国内删除了,但那已经是10天之后了,有心人早已复制又放上网了,还有人配上了英文字幕的这段视频却继续在海外疯传。

也许有人会问,如果翟东升视频不是泄密,那为什么党国后来又要把它删除呢?因为党国想撇清责任。尽人皆知,党国对互联网管制很严,翟东升的那段视频能够在网上自由流传那么多天,可见是得到党国允许的,于是人们就会推测其内容是党国认可的乃至认同的,但是党国不想为其内容负责,因此就把它下架了。

所以有人说,翟东升视频不是说漏嘴,而是放风。所谓放风,就是官方有意要释放某一重大信息,但故意采取某种非官方的方式,因此官方又可以无需对此负责任。当然,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放风的,放风人必须有某种特殊身份,说出来才有分量才有人信。翟东升据说是习近平智囊,是知悉机密的内部人,有放风的资格,但由于他的身份毕竟是学者而不是外交官,而且也不是在正式的外交场合,所以官方不必为此负责任。

自媒体时评人江森哲告诉我们,新华社在12月19日发布了一段宣传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解读:2021》,其中专门用近5分钟时间采访了翟东升。江森哲说:“中共的专家学者多如牛毛,如果新华社要请专家解读中央经济会议,候选人多的可以用箩筐去装,为什么偏偏要选翟东升呢?”而且从采访时长来看,新华社这条宣传片简直就是以宣传翟东升为目的的,就是在力挺翟东升。这再次证明翟东升视频并非泄密,如果是泄密,翟东升就该被惩罚,最起码也会让他消声匿迹一段时间,哪里还会迫不及待地安排让他亮相出镜呢?因此江森哲认为,翟东升11月28日那段视频应是出自中共高层授意,主动向国际社会放风。新华社此举就是要告诉全世界,翟东升没有犯错误,翟东升在视频讲话中说的事情是对的。

我不认为翟东升视频是放风。因为用金钱收买美国权力核心圈中人这种做法,是能做不能说的,一说出来就破功了。除非你不打算再玩这一套了,否则是万万说不得的。假如中共果真成功地收买了美国权力核心圈,那么现在好不容易这些“老朋友”又上台了,北京和华盛顿又可以重施故技、大演双簧了;此时的中共加倍掩盖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还来不及,怎么还会主动放风,让它“见光死”呢?
我一看到翟东升视频,就给了它4个字:蒋干盗书。我的意思是说,中共确实一直在收买美国精英,也有所斩获,但远远没有达到翟东升炫耀的那般地步。眼下美国政界正为中共渗透一事争执不休,翟东升的夸大其词、耸人听闻,正好能起到加深美国政坛的彼此猜忌和争斗的作用,正好能起到火上浇油、进一步搅浑水的作用。谁把它当真,谁就中了它的计了。

“泄密”说和“放风”说都认定,翟东升讲的是事实,中共确实已经成功地用金钱收买的手段,在美国权力核心圈培植了足够多的“老朋友”。我认为这根本不可能。中国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美国政治精英也没有那么容易被收买。

一位推友写道:“中共连香港台湾选举都控制不了,却能在美国手眼通天?”反驳得妙。尤其是台湾,中共在台湾下了那么大的功夫,把台湾搞定了吗?中共连台湾都搞不定,它怎么反倒能把美国搞定呢?中共一直在用美元收买美国政要,也有被成功收买的,但数量有限,作用有限,不可能主导美国的决策,美国政府的决策绝不是中共用美元可以搞定的。过去不能,今后也不能。

有人说,翟东升视频确实是吹牛,是夸大其词。但是它能让美国人警觉警惕,注意到中共渗透的事实从而加强防范与反制,那总是好的嘛。

我不这么认为。假如有中共某学者张东升或李东升公开宣称,我们和海外异议人士的各种问题都能搞得定。什么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在海外异议的核心圈,有我们的老朋友。天下没有美元搞不定的事情。你会说他泄漏了一个大机密吗?你会说他是放风吗?你会说他说的是实情吗?你不会。你会说他吹牛。你会说中共确实对海外民运有渗透有收买,但是海外异议圈的主体是健康的,是不可收买的。这一点不容否认。你也不会说张东升或李东升的说法虽然是夸大其词,但是它能唤起我们对中共渗透海外异议活动的警觉和警惕,因此值得肯定。你不会这么认为。你只会认为他们的说法是对海外异议活动的抹黑和否定。当然,也会有少数异议人士认为张东升或李东升讲的是实情,但我相信,大多数异议人士不会这么认为。我们对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同道有坚强的信任。

有句格言,越过真理一步,就成为荒谬。 从中共长期以来收买美国精英并成功的收买了少数美国精英这一真理出发,往前多走一步,到翟东升说的已经把美国搞定,这就成为荒谬了。

以为中美两大国之间的政治可以暗中用美元搞定,这种观点是十分幼稚的。回顾过去40年来的中美关系,我们可以批评美国犯了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是这些犯错主要是出于认知,出于误判,而不是出于美元收买。

比如说,很多美国人长期以来都迷信经济决定论,以为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自由化民主化。2004年,我给《华尔街日报》写过一篇文章谈中国的人权问题。文章结尾我顺带批评了经济决定论,指出,认为经济发展必然促进政治改革的观点是不成立的。《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我这篇文章,但是把最后这句话给删掉了。《华尔街日报》的编辑还专门给我回了一封信,说认为经济改革必然促进政治改革这种观点“是我们的faith(信仰、信念)”。

早在上世纪60年代,西方寄希望于共产国家的和平演变,就是基于经济决定论或其变种。那时候有这么一句话,叫“穷则变,变则富,富则修”。还说“胖共产党好过瘦共产党”。其理由是,共产党也想赚钱发财过好日子了,就不想搞共产闹革命了,就可以和平共处就没什么大害了。

根据最近解密的89年天安门事件前后的日本外交档案,当时的日本政府认为,日本必须大声反对中国政府践踏人权,但是没有阻止践踏人权的灵丹妙药。如果一味地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情况可能更坏,中共保守派很可能会利用“抵制外强”来压制改革开放,应该优先考虑如何避免这种更坏的局面出现。

在刚出版的回忆录中,奥巴马认为,混乱贫困的中国比繁荣的中国对美国造成更大威胁。

一周前,曾担任过欧盟委员会委员和世贸组织总干事的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也说:“我相信,在某些方面,中国是一个威胁。但在我看来,一个自给自足的中国比一个全球化的中国更危险。如果民主国家首脑会议是为了将其孤立,我不赞成。”

限于篇幅,我这里不对上述种种观点再做分析批判。我只是指出,在美国以及西方的对华政策中,主要起作用的是认知,是理念,而不是暗中的金钱收买。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澄清那种种似是而非的认识误区上。

《议报》首发。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90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