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庄晓斌   中情局暗助令完成出逃 2020-12-27 15:43:37  [点击:4394]
中情局暗助令完成出逃

被乔治-史密斯视为“活人证”的齐蔚然已经安全地返回国内了。即使中情局的手再长,乔治-史密斯也知道这条大鱼已经脱钩了。回到中国,就是龙归大海 再想钓住他,恐怕是没有机会了,弄不好可能还会损兵折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史密斯可从来不干赔本的买卖。当这一信息反馈到设在坦桑尼亚军情局大楼里的乔治史密斯办公室的时候,乔治史密斯正端着一杯咖啡在查看地图。这个消息令老谋深算的乔治史密斯也颇感意外。他一点也没有沮丧的感觉,倒在心里有失掉了棋逢对手的那种遗憾。“搜狐行动”第一个目标已经失去意义了,这就是出师不利,他哪能高兴起来呢。看来只有执行“搜狐行动”的B方案了。
乔治史密斯当即对属下说:“指示叶文丽,立即启动B方案,我们不能让“搜狐行动”的第二个目标再人间蒸发了。”
乔治史密斯“搜狐行动”的第二个目标人就是令狐家族的“财政总监”令完成。乔治-史密斯针对这第二个目标人设计了两个行动方案,既A方案和B方案,A方案是在中国大陆上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和手段与令狐家族沟通,争取得到令完成的合作,从而从其兄令计划处获得机密情报和中国走私象牙的关键证据。而B方案则是想方设法帮助令完成潜逃到美国。
关于令完成已经潜逃到了美国的报道,早在二零一四年的七八月份,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但关于令完成是通过什么渠道,用什么方法成功出逃的细节,却一直没有人披露。
其实,令完成是在美国中情局的秘密帮助下,才得以成功出逃,而这其间的具体执行人就是中情局美女特工叶文丽和被中情局策反了的原总参二部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武官处的上尉侍从副官刘远征。而令完成还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他成功地逃到了美国之后,还一直以为是中国军方的情报组织在帮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幕后的黑手乃是美国中情局。
随着习近平和王岐山高调反腐的力度越来越强势,令狐家族的铁杆班底“山西帮”,遭到了中纪委的围剿。从二零一四年的三月份开始,山西官场就爆发了一场强烈的大地震。先后有数十名省、厅级的腐败贪官落马,而这些腐败贪官几乎都是令狐家族的铁杆党羽。二零一四年六月底,中纪委网站上又公布了令狐家族的一个重要成员,担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令政策被中纪委双规的消息。令完成就萌生了遁出国门,到海外避险的念头。
但是他清楚地知道,目前令狐家族的一切重要成员肯定都在中纪委的眼目严密监视之下,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中纪委监视人员的眼睛。虽然令完成早就对此有准备,他持有几本护照,也有几个身份证,平时他可以轻松地不须签证就到很多国家去。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和他的家族重要成员肯定是被中纪委列为限制出境人员的黑名单里的。中国口岸的任何一个海关,肯定都有他的照片了,这时他再贸然闯关,那就是自投罗网了。以前用过的所有的身份都不可靠了,要想遁出国门,只有另辟蹊径,这正是让令完成焦虑不宁的事情。
恰恰就在令完成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一个好办法的时刻,一个不速之客悄然降临,他就是总参二部的情报人员刘远征。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黄昏时分,令完成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这是令完成几天前刚刚换了的新手机,这个号码只有为数有限的亲友和嫡系才知晓的。令完成确信是中纪委的耳目也不会这样快就查到的。又是什么人在这个时刻给他打电话呢?
令完成拿起手机接电话,电话那端传出过来一位男士的声音:“是王总么?我是总参二部的刘远征,我奉首长的指令,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您面谈,您有时间么?”
“王总”是令完成与亲友和嫡系事先约定好的称呼,对方既然知道这个称呼,肯定就不是外人。令完成便在电话里回答说:“可以的,我有时间,但不知道去哪里面谈。”
“我知道您出行很不方便,这样吧,半个小时以后将有一辆挂有中央电视台牌照的新闻采访车驶进您所在住宅小区的楼群里,车将停在您家那栋楼的门口,您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下楼出门搭上那辆车,我们就可以见面谈了。”打电话的男士是这样交代的。
令完成当然知道“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是什么意思了。果然他在自己家的卫生间里给自己做了一番伪装,他穿上了一件时髦旗袍,又戴上了假发和墨镜,真就像是一位时髦女郎了。然后令完成算好时间,在那辆挂有中央电视台牌照的新闻采访车刚好驶抵门口的时刻出门,他一出门,那辆车的车门就已经打开了,令完成像灵巧的猴子一样跳上车,新闻采访车就掉头开出小区,一溜烟地开走了。
令完成就是在中纪委监视人员的眼皮底下溜走的。那天负责监视令宅的人员也确实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车在那栋楼里接走了一位时髦女郎,但恐怕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那个时髦女郎竟是令完成,可能还以为这是去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某位大明星吧,因为这栋楼里,也真就住着几位经常在中央台里录制节目的一线明星呢。
当时开这辆新闻采访车来接令完成的就是化名王莎莎的中情局特工叶文丽,她对令完成也是这样说的:“我奉总参二部首长的命令来接你,首长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面谈。”
对总参二部是什么单位,令完成当然心知肚明,他都没有怀疑此前的电话,当然对这位漂亮的女司机也不会有一点点的怀疑。
叶文丽却驾驶着这辆新闻采访车向西一路疾行,竟然驶出了北京市区,一个多小时后,这辆新闻采访车驶到了保定市郊一栋别墅的院子里才停了下来。
叶文丽对令完成说:“下车吧,首长就在别墅里等你。”
令完成下车随叶文丽一前一后走进了这栋优雅的别墅,当时有两个人坐在客厅里等候令完成的到来。这两个人一个就是给令完成打电话刘远征,另一个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两人都是一身戎装,刘远征依然佩戴的是上尉军衔,而那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却是肩扛金星的少将。
五十岁上下的少将微笑着对令完成说:“我奉总部指令,协助你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这一切都不会有危险的,你只需配合我们的行动,就可以了。”
这位少将既没有介绍自己的姓氏名字,也没有报出他是奉那位首长的指令。把话说得即明确又隐晦,正是有了这份神秘感,让急于遁出国门的令完成增强了对他们的信任。
令完成说:“我知道您们部门的工作性质,我也相信你们,我会很好配合的。”
那位将军更是言简意赅。他说道:“那好吧!刘远征上尉就是这次任务的具体执行人,怎么做,他会为你做出稳妥而又绝对安全的具体方案的。我的工作很忙,就不在多呆了,这几天你就住在这栋别墅里吧,一切听刘上尉的安排。对了,为了你的安全,从现在起,你就不要再和任何人联系了。待你安全抵达国外之后,再和他们联系吧!”
那位将军说完了这番话,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和令完成握手道别要走了。他握住了令完成的手说:“一路保重”然后又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说“哦,对了,还有一句话,令部长让我转告你,到了国外以后,不要去接触以前的旧关系,也不要使用以前的银行账号取钱了,你的生活会有人照料的,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就是隐迹藏形,一切他都会妥善安排的。”
也许正是这位将军最后的这一段话,将令完成尚有的一点点疑惑也打消了,他确信,这些人就是他的哥哥通过关系为他安排好的。其实这是令完成的大错特错了。他眼前的这位少将,根本就不是总参二部的,而是一位有经验的中情局特工,这一切都是美国中情局的B方案精心设计好的。
此后的几天,令完成就一直隐身在这栋优雅的别墅里,有那个漂亮的女司机日夜陪伴他。让令完成意想不到的是为他安排好的出逃路线竟然是从深圳罗湖桥的口岸过关。那个口岸是中国边防最繁忙的口岸之一,也是中国海关警卫最严密的关口之一,选择在这里出关是不是有失稳妥啊!
令完成在保定的那套别墅还没有住上两天,一天傍晚,刘上尉就把一份名字王诚的新护照递到令完成的手里,对他交代说:“我们将在后天下午三点一刻到四点这四十五分钟之内从香港罗湖桥口岸出关。当晚七点三十分,将有一架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的航班去新加坡,机票已经为你定好了,你到新加坡后,再转机去美国,这一路都有人接应,一切都安排好了。明天我将送你去深圳,不坐飞机也不坐火车,我们就开车去,我会安全地把你送过香港罗湖桥口岸的。”
尽管,刘远征上尉是用打包票的口吻说这番话的,但令完成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下午,熙熙攘攘的深圳罗湖桥口岸依然人流如梭。经过叶文丽精心化妆过的令完成也排在过关的人流中。在深圳罗湖桥口岸有一条绿色通关通道,这是中国和香港政府为了方便港澳居民通关的便利而设立的。所说的绿色通关通道就是自助通关通道,这个通道上没有海关人员查验护照和旅行证件,因为一张内镶有电子芯片的通关卡早就把过关人的生物信息录入在过关卡里了。只要通关人把通关卡在感应器上一刷,再把指纹按在另一个感应器上,面前的安全门就会自动打开,通关人就可以自助过关了。就像北京上海的居民乘坐地铁一样地简单。
现代化的高科技确实是给人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但是也有弊端。毕竟绿色通关通道的生物信息感应器它只识别指纹,而不看人的面相,不会像海关警察一样,一边看电脑里黑名单上照片,一边盯住过关旅客的脸验看,看看这位旅客是不是一条漏网的大鱼。
令完成来到绿色通道的安全门前面的时候,他的心依然悬着,来到罗湖桥口岸之后,刘远征上尉才给了他这张通关卡,他才知道是让他从自助通关通道过关,但他怎么敢相信他用手指一按,那扇安全门就会打开呢?令完成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安全门前,刷卡后用手指一按,安全门刷地就自动开了,他甚至没有敢回头,一步跨过了安全门之后,他才回头隔着安全门向不远处一直用关注的目光注视他身影的刘远征和叶文丽致意。刘远征和叶文丽看到令完成顺利地通过了海关,才相视一笑,招了招手,转身离开了。
一切尽在意料之中。令完成出了香港海关果然有人接应,当晚他就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UA895航班飞抵新加坡。第二天也是坐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往美国洛杉矶的。令完成就是这样遁出国门的,至于美国中情局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深圳罗湖桥口岸那条绿色通关通道的安全门也听了乔治-史密斯的指令,具体的详情就不得而知了。
刘远征和叶文丽完成了这次人物之后,刘远征如释重负,他以为,乔治=史密斯会兑现他对自己的承诺,今后他就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双栖双飞,去过自己向往的生活了。但是事与愿违,随后,他和叶文丽得到的指令是:“叶文丽即刻返回美国,刘远征则仍要固守待命。”短短的指令只有这一句话,让刘远征的心霎时就郁闷了。善解人意的叶文丽当然看的出来刘远征是因为什么郁闷了,她附在刘远征的耳畔轻声说道:“亲爱的,不要沮丧,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的这颗心永远是属于你的,我会在大洋的彼岸等候你胜利归来的。”听到了这句可人的情话,刘远征的眼睛睁大了,不由得用睁大的眼睛望着叶文丽这张妩媚的笑脸,叶文丽知道刘远征仍存疑惑便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这颗心,永远属于你,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世间里,人们常常把美女比喻成毒蛇,这种比喻其实是蛮贴切的。即使是再聪明的男人,一旦被美女毒蛇缠身,他的智商立马就成负数了,刘远征明明知道眼前的这张妩媚的笑脸其实就是一杯鸩酒,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饮鸩止渴,因为身体里的这种饥渴,是没有一点办法抗拒的。刘远征的身体里已经注入了毒蛇的毒液,任凭他今后如何挣扎,他也摆脱不了CIA对他的掌控的。其实早在马达加斯加的那个神秘的“农场”时,在刘远征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身体里就被植入了CIA独有的微型电子芯片。现在的刘远征就是似如中国科学院2003年放归自然的那条扬子鳄一样,无论他游移到了那里,CIA都能轻而易举就找到他的。现代高科技技术真的是不得了哇!看来传统的间谍训练科目是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神秘诡谲的泉州电子信息基地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