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中国脱贫率世界第一是因为中国造贫率世界第一 2020-12-31 15:40:28  [点击:3586]
中国脱贫率世界第一是因为中国造贫率世界第一
————写在辞旧迎新之际
胡平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21年新年贺词中说:“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

新华社发表文章,中国优势成就“最成功的脱贫故事”。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有8亿多人摆脱贫困,对世界减贫贡献率超过70%。

《邓小平时代》一书作者傅高义反复强调:因邓小平而得以脱离贫困的人数,比历史上任何人都要多,为此他应该得到嘉许。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回忆录《应许之地》也说:“中国成功的让数亿人摆脱极度贫穷,实属人类一大创举。”

是的,中国实现了全面脱贫。但是,中共总理李克强提醒说:中国还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不错,40年来,中国的脱贫率世界第一。但那是因为此前的30年,中国的造贫率世界第一。中国之所以在改革开放后立刻取得经济上的迅猛增长,秘诀就一条,那就是当年官方媒体所说的“松绑”。中国人过去被捆绑住手脚,迈不开步子,一旦松绑,立刻大步前进。于是很多人惊叹:这个人走路的速度怎么增长得这么快呀。真是奇迹!

中国的经济改革到底是什么?那就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中国经济改革的基本特点就是,共产党改革改掉的东西,就是共产党自己过去建立的东西;共产党在改革中建立的东西,就是共产党自己过去打倒的东西。

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两个标志性事件。一是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二是2007年通过《物权法》。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是关税贸易总协定,该协定签订于1948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是该协定的缔约国。至于《物权法》,早在1939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就已经通过了《物权法》。由此可见,中共的改革不是别的,中共的改革就是对中共革命的否定。

问题在于,既然中共的改革就是对中共革命的否定,那么,它还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继续在那里坚持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意大利学者阿尔曼多·皮塔西奥在《东欧社会主义的失败》一文里指出:“80年代末,东欧的各共产主义政权均面临极其困难的经济前景,有时还要应付强烈的社会紧张状态,个别国家甚至不得不应付有组织的反对派运动的发展。但是,它们之所以最终崩溃,主要倒不是由于这些原因,而是因为,它们的领导集团本身以及各个共产党已经提不出一套既能应付和解决长期积累下来的各种困难又不否定自己最初所作的根本性选择的办法。”

阿尔曼多·皮塔西奥这一说明十分重要。我们知道,东欧一些国家早在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就开始经济改革。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他们都力图在社会主义的框架内进行这样或那样的改变以期振兴经济,但总是没有多大成效。尔后他们不得不意识到,要振兴经济,唯有否定他们自己最初所作的根本性选择,也就是放弃社会主义,重新恢复被他们原来打倒的资本主义;而一旦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就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理直气壮地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了。为什么这些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在民众和平抗议时没有下令开枪镇压?因为他们自知理亏,无法说服自己去扣动杀人的扳机。

中国的情况也与此类似。80年代的中国,民间自不待言。80年代的中共,经济上的改革派,每每也是政治上的开明派、温和派、自由派。八九民运就是民间自由派和党内温和派自由派联手的产物。可是,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强硬派却用极其残暴的手段镇压下去。从此,中国的改革就走上邪路。

六四后的中国,一方面在经济上不问姓社姓资,其实就是大量复辟资本主义,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又顽固地坚持一党专政。于是就造就了“中国模式”这样一种怪胎。今天的中国,一方面是经济的高速发展,另一方面是极权专制的强化,成为对普世价值、对人类自由与和平的严重威胁。

如何战胜这个专制怪物,是摆在全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面前的一个最严峻的挑战。

RFA首发。2020/12/31
链接: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hp-12312020145247.html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