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来到芝加哥 2021-01-04 01:07:25  [点击:3708]
元月三日中午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西出发,再经过六小时驾驶,穿过印第安纳州,终于进入了芝加哥市区,感觉芝加哥的暮色比纽约上州明亮很多,这才想起芝加哥属中部时区,比纽约州早一个小时,现在的五点多钟,已经是纽约州六点多钟了。
进入伊利诺伊斯州之后,一路上白雪皑皑,茫茫的大平原草色棕黄,斑驳的覆雪中杂陈着新绿,裹雪的秃林犹如片片梨花盛开,显得分外圣洁。伊州分明刚刚下过一场大雪。这里的冬草,比纽约上州枯了很多,想必是因为远离大西洋,更加大陆性的缘故。

进入伊州的第一件事,就令我意外,高速路的收费比俄亥俄州贵得多,包括油费在内,伊州的物价也比俄亥俄州贵一大截,也比纽约州贵,购物税重达10%(民主党大州纽约州为8%),不愧为民主党的重税州。
芝加哥之大,仍然出乎我的意外,进入芝加哥,和进入纽约市的感觉很像,唯有林立的烟囱和密麻的铁道不同,宏伟的铁桥、巨大的老旧工厂、交错的铁道、城市内星列的火车站台、穿梭如织而宏大的老旧立交体系,就象退休工人老山姆,在诉说黄金时代芝加哥的活力与荣盛,比起这个老工人,如今充满活力与开发的俄亥俄州,就象壮年的工薪族,俄亥俄州的油价最低,才两块零几分一加仑...近年许多公司都搬去俄亥俄州去了。

我孩子说,伊州在民主党州中还算好的,加州更过份,房价和电费都天价,因为民主党制定了很多条条框框,为保护环境只准使用风力发电,所以电特别贵...

芝加哥,它那火车与汽车流并行的景象,有点像加拿大多伦多,却比多伦多更加宏大,而没有加拿大式的“英国红”。原以为芝加哥维度略低于上州,会更加温暖,孰知这里雪风凛凛,冷得就象严冬的武汉,严冬中这铅灰、宏大、繁忙的中部大城芝加哥,名副其实是美国的武汉;今天他也和武汉一样,只有昔日的荣光。


原计划入住东郊一处最便宜的SUPER 8,不料一个塌鼻子灰黑眼圈的秃矮子印度裔老板的态度令人开眼:他把旅馆的WIFI密码conference写给我,字迹潦草得我根本认不清,我只得又问了他一次:是con还是com?这家伙竟不耐烦地把手一挥说:“I wrote clear, kerfurence! kerfurence!”他用他那浓重的印度英语吼道。这特么等于没回答,我又耐着性子试着用笔在单子上写了几个字母,问他是不是这样拼写;这厮居然扭头不看,一个劲地摆手嚷:“I don't know! I wrote clear!!”一副视我为无物,爱住不住的气派。

后来有个口音少一些的印度女的告诉我说,他说的是“conference”。但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我以前在广州,后来在上州,刻薄华人老板碰见不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蛮横无礼——视顾客如乞丐的狗东西,当即停止办理入住手续、索还押金;恰逢妻子和孩子进来,妻子一见我与人冲突,就惯性地胳膊外拐,连什么事都没搞清,就炮口相内,竟与印度秃子夹攻起我来,厉声嚷:“你自己一个找地方住好了,我们就住这里!”
我大怒吼道:走就走!老子就算在车里头冷一夜,也不住他狗日的店!

我妻子满以为这种胳膊外拐的“窝里横”可以平息外邦的“莫名怒火”,万没料到那印度佬竟更加嚣张,对我妻子挥手嚷道:“拿起你们的行李滚出去,商量好了再来与我说话。”那神气好象全世界只有他一家店,别无分店。
我妻子热脸贴冷屁股,灰头土脸,万分尴尬,只拿悻悻得接踵我步出旅馆,我孩子也觉得她很丢人,说:这人很坏,还是爸爸有尊严。

眼见我妻子咎由自取,我余怒未消,大骂她“丧权辱国”,后来自觉过份,改称:“你不算辱国,但丧权。”我告诫她说:“华人为什么在国外容易让人看不起,不管是大陆华人,还是台湾华人,你今天的表现就是原因——华人自己都不尊重自己,那么多人都在吃里扒外地侮辱自己人,讨好外族人,谁看得起你才是有病了!”
她只是强调:我不该招惹是非。我大怒曰:“一只巴掌拍不响。之前在俄亥俄州我与人吵架了吗?前年在马萨诸塞我与人吵架了吗?我不要求你帮亲不帮理,但你不问原因就单方面指责我,这算什么公正?”
我妻子坚持说:你就是傻!他这家店便宜,你得罪他不划算!这时连我孩子在一旁都看不惯她,批评她说:他们美国老师说:Dignity is priceless(尊严是无价的),人不应该为了好处放弃尊严。

在别处旅馆入住后,去中餐馆吃了麻辣豆腐和水煮牛肉,方缓过神来,自忖:那印度秃子之所以发烂渣,很可能是因为当前中印边界紧张,激发的仇华情绪。




曾节明 2021.1.4凌晨于积雪湿寒芝加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