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洪杨帮大恶有五,曾文正替天行道 2021-01-15 00:00:59  [点击:2987]
洪杨帮大恶有五,曾文正替天行道
----汉族主义批判

曾文正公奋起剿灭洪杨帮,替天行道,为民除贼,功在清朝,利在千秋。然现代党人从汉族主义立场出发,大多痛恨曾公。

辛亥军起,对曾文正左文襄极毁祠掘墓之恶。据满清官员恽毓鼎所述:“湖南乱党掘毁曾文正、左文襄坟墓。南京拆毁曾文正公祠,改祀洪秀全。”章太炎、邹容、孙中山、陶成章、胡汉民、章士钊、黎元洪等等文化、政治大腕皆恶评曾左。东海律:凡恶攻曾文正公者,正亦有限,必非君子;邪则无底,乱人贼子!

曾文正公,一代大儒,不可诬也。肆意诬蔑攻击曾文正公者,以四拨人为主:一是洪杨帮,二是反儒派,三是红卫兵,四是汉圈,即所谓的汉族主义者。四拨人性质各异,皆非正派。正人常人切勿人云亦云,信口妄言,误造口业,自外正道。

古今中西大量事实可证,民族主义害民族。罗素对民族主义有一句简洁的评价:“非理性,有害。”不少汉族同胞也知道民族主义种族主义不好,对成吉思汗的蒙古主义、努尔哈赤的满族主义、纳粹的雅利安主义、日寇的大日本主义无不严厉反对、批判,但一说到本国的民族主义或汉族主义,就改变了态度。

殊不知,任何民族、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皆非良性,皆有内伤同胞外伤异族、对内侵权对外树敌的特征,本国的民族主义或汉族主义也不例外。

爱我民族,强之大之,理所当然,但我们必须坚持文化儒本位、道德仁本位和政治民本位,而不能变成民族本位。民本位和民族本位,一字之差,天悬地殊。民具个体性与集体性,故民本位可以兼有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之优,中道也。而民族本位属于集体主义范畴,纯属政治邪道。民族本位即民族主义,既害异族,更害汉族,洪杨帮和后来的义和团殷鉴不远。

有一篇公众号题为:《英国的一份报告揭示历史真相。学者:难怪洪秀全得不了天下》,值得汉族主义者一阅。异端异族,都有正邪善恶之别。恶性异端比所有异族都可怕。异族侵华是中华之敌,恶性异端则是全人类之敌。洪杨帮所作所为,为这条东海律提供了有力的证明。冯友兰品德不堪,但这句话很对:“阻止太平天国,是曾国藩的大功。太平天国速亡,实际并不冤枉。”

现代党人恶攻曾文正公,根源在于三民主义。三民主义中不仅民族主义非正确,民生主义民权主义也非正常,无论根据儒家立场观点还是从自由主义角度看,都非正常。儒家以仁义为本,自由主义以自由为本,民族民生民权是儒家和自由主义关心重视的对象,它们本身没有主义的资格,不能用来立党立国。三民成了主义,置仁义和自由于何地?三民一旦本位化,就会滑向民粹主义。

儒家为政强调“正德利用厚生”和“庶之富之教之”。民生主义把“厚生”和“富之”放在第一位,必然忽视“正德”和“教之”。民权主义把民权放在第一位,必然导致治权、教权和政治主体的衰弱。民族主义对外歧视异族,容易伤害和树敌于外部;对内轻视个体,不利于民权和民生----这也是三民主义的内在冲突。

洪杨帮也不仅仅是汉族主义那么简单。这股暴政邪教合一的邪恶势力,集恶性神本主义、反儒主义、极权主义、民粹主义、汉族主义五大恶于一身,不仅是清朝之敌,也是汉族之贼,更是中华文化之乱臣,中华文明之恶敌!

或说曾文正公嗜好杀人,终是大病云。东海化孟子语答曰:逆天灭伦者谓之邪魔,反孔灭儒谓之恶贼。邪魔恶贼,人人得而诛之。闻曾文正公卫道保民、诛魔杀贼矣,未闻杀人也。”

或以曾文正公杀降为病。曾公杀降,理或有疵,情有可原。盖洪杨帮邪恶空前,参与者势必非人化恶魔化,罪恶累累,纵然被迫而降,极易死灰复燃。自古杀降大不祥,但对于洪杨帮那样的势力,自当除恶务尽,不必以“降者不杀”为限。

曾文正公杀戒大开,巍巍功德大吉大利。其家其族瓜瓞绵绵就是最好的证明。有一个东海律:大恶无后。邪恶到极致,就会自绝人类并断绝后嗣。

君不见,包括暴秦、洪杨帮在内的历代暴君、盗贼和邪教主,无论子孙多少,往往传不下去。相反,圣贤君子大多后嗣昌盛后福无穷。故某些时候,子孙后代的情况可以作为判断文化、政治大家正邪善恶的辅助标准之一。2021-1-15余东海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1-15 04:04: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