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第三章 前世恩仇   2021-01-15 23:05:47  


作者: 刘路   第四章 桃花渡口 2021-01-15 23:10:18  [点击:787]

爷爷雪冤回家,我和父亲决定在小酒馆设宴庆贺。本来开席五桌,请几个长者给爷爷压惊,也把我介绍给长辈。可邻里乡党、四庄八疃的人听到消息都来了,居然有六七百人。小酒馆地方不够,只好扎了帐篷,把宴席摆到文昌阁旁边的小广场上。好在小青、小红法力无边,一百张八仙桌,一字排开,十几个厨师、几十个跑堂的小二也都被她俩召集而来,厨房就设在庙湾南岸刘瞎子烧开水的灶台上,但见炉火熊熊,酒菜飘香,只一会儿工夫,百叟宴开席。

我注意到,小青还请了一个乐队,在首席的后面,几个彩裾飘逸,容貌清秀的女孩子在奏着悠扬的古乐。
爷爷奶奶特别高兴,两个人都穿着盛装,一脸喜气。爷爷说:承蒙乡邻厚爱,今日略备薄酒,请大家尽兴。
小青站在台前宣布:

“第一道菜:茶台铭叙:古乐伴奏:侍女敬献白玉奶茶”。
乐队奏响古乐苏武牧羊。侍女们络绎不绝奉上雪白的奶茶和点心,分别是:茶食刀切、 杏仁佛手、 香酥苹果、 合意饼。
接着是攒盒一品 :龙凤描金攒盒龙盘柱 ,随上干果蜜饯八品。
然后是四喜乾果 虎皮花生 怪味大扁 奶白葡萄 雪山梅。
四甜蜜饯 、蜜饯苹果、 蜜饯桂圆 、蜜饯鲜桃 、蜜饯青梅。
坐在首席的孙华荣看得呆了,对爷爷说,“老李啊,你这可是汉唐气象,皇家气派啊。”
爷爷说:“惭愧。祖上是李唐王室的一支,到了我这一辈,沦为平民,但祖上的菜谱还是传下来了。这是点心,先吃点垫巴垫巴。”
乡民们开始吃点心,没吃几口,点心即被撤下。
小青又宣布:“奉香上寿: 古乐伴宴-焚香入宴。”
乐曲转为悠扬的胡笳八拍,侍女们络绎上菜。
前菜五品: 龙凤呈祥、洪字鸡丝黄瓜、 福字瓜烧里脊、 万字麻辣肚丝、年字口蘑发菜。
饽饽四品: 御膳豆黄、 芝麻卷、 金糕、 枣泥糕。
酱菜四品: 宫廷小黄瓜、 酱黑菜、 糖蒜、 腌水芥皮。
爷爷说:“如果算阳寿,今日是我的百岁诞辰。”
禄爷一听,恍然大悟:“今日宴会如此排场,原来是舅爷百岁诞辰啊。酒呢,怎么不上酒?”
小青高喊:“敬奉环浆: 音乐伴宴-侍女敬奉贵州茅台。”
侍女们用金盘端着矮脖茅台上来,每张桌子一瓶,没有区别。
我一见不由惊呆了,这种酒有市无价,亚马逊上曾经炒到125万人民币一瓶。爷爷一上就是一百瓶,真是大手笔啊。
侍女们接着端上膳汤一品: 龙井竹荪。
御菜三品: 凤尾鱼翅 、红梅珠香、 宫保野兔。
饽饽二品: 豆面饽饽、奶汁角、御菜三品: 祥龙双飞、 爆炒田鸡、 芫爆仔鸽。
御菜三品: 八宝野鸭、 佛手金卷、 炒墨鱼丝。
饽饽二品: 金丝酥雀、 如意卷。
御菜三品: 绣球乾贝、 炒珍珠鸡 、奶汁鱼片。
御菜三品: 干连福海参、 花菇鸭掌、 五彩牛柳。
饽饽二品: 肉末烧饼、 龙须面。
烧烤二品: 挂炉山鸡 、生烤狍肉 、随上荷叶卷、 葱段 、甜面酱。
御菜三品: 山珍刺龙芽、 莲蓬豆腐 、草菇西兰花。
膳粥一品: 红豆膳粥。
水果一品: 应时水果拼盘一品。
侍女们每上一品菜,小青都应银铃般的女声报菜名。大家边品尝边评论,既饱尝口福,又大长了见识。
第一道菜的最后是告别香茗: 信阳毛尖。
由于八仙桌子太小,这些菜只要食客吃一口,就会立即撤下,再换新菜。
爷爷说:“李唐皇室,有一半胡人血统。入主中原之后,才逐渐汉化。饮食上也逐渐南方化。上面的菜大家能感受到漠北民族的风味,下面的则是纯粹的宫廷菜。请大家品尝。”

小青高喊:第二道菜:廷臣宴。
首先是丽人献茗:狮峰龙井。
侍女们用白瓷玉碗端上明前龙井茶来。
接着上乾果四品:蜂蜜花生、 怪味腰果、 核桃粘、 苹果软糖。
蜜饯四品:蜜饯银杏、 蜜饯樱桃、蜜饯瓜条、 蜜饯金枣。
饽饽四品:翠玉豆糕、 栗子糕、 双色豆糕、 豆沙卷。
酱菜四品:甜酱萝葡、 五香熟芥、 甜酸乳瓜、 甜合锦。
前菜七品:喜鹊登梅、 蝴蝶暇卷、 姜汁鱼片、 五香仔鸽、 糖醋荷藕 、泡绿菜花、 辣白菜卷。
膳汤一品:一品官燕。
御菜五品:砂锅煨鹿筋、 鸡丝银耳、 桂花鱼条、 八宝兔丁、 玉笋蕨菜。
饽饽二品:慈禧小窝头、 金丝烧麦。
御菜五品:罗汉大虾、 串炸鲜贝、 葱爆牛柳、 蚝油仔鸡、 鲜蘑菜心。
饽饽二品:喇嘛糕 、杏仁豆腐。
山珍刺五加: 清炸鹌鹑、红烧赤贝。
饽饽二品:绒鸡待哺、 豆沙苹果。
御菜三品:白扒鱼唇、红烧鱼骨、葱烧鲨鱼皮。
烧烤二品:片皮乳猪、羊肉、随上薄饼、葱段、甜酱。
膳粥一品:慧仁米粥。水果一品:应时水果拼盘一品。
第二道菜的告别香茗:珠兰大方。

爷爷说:“大家慢慢吃,慢慢喝,留着肚子。后面还有四五道菜呢。”
孙华荣连连拱手:“老李老李,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就是有八个肚子,这些菜也吃不下了。”
禄爷也说:“舅爷,好酒不能一次都喝了,好菜也不可一次都吃完了,留着,下次再吃。

也在首席的老财主潘富贵说:“老李啊,我如果猜的不错,你这应该是皇家宫廷菜,我大儿子当年读燕京大学,我在前门大栅栏的东兴楼见识过一次,不过是减缩版的,规模也只有你这里的十分之一。多少年了,今天在你的小酒馆里能吃上一次,不枉此生啊。”
爷爷说:“你在北平见到的应该是满汉全席,精华还是从唐宋宫廷里传承下来的。我家的菜谱应该是源头。毕竟,第一个汉胡融合的大一统朝代是李唐嘛。”

上百桌食客,纷纷称赞,络绎不绝地向爷爷奶奶敬酒。父亲带着我挨桌回敬,晴雯和茜雪每人端着一个玉盘,上面是一壶茅台,一瓶法国拉菲。父亲喝白酒,我喝红酒,每桌喝一杯,奇怪的是,敬完上百桌,酒壶里的酒不见空,我也没喝醉。
爷爷坚持上了最后一道菜,让小青命侍女们奉上告别茗茶杨河春绿,才鸣锣收金。
爷爷的这一次豪华盛宴,让新村的相邻们津津乐道了很久。


我问父亲:“爷爷说咱们家是李唐王室的后裔,这话有什么根据?”
父亲道:“祖祖辈辈都这么传,也没有多少文字记载。咱们家是明末战乱年间从云南迁来此地的,祖上到底是不是李唐王室的后裔,是哪一支,谁也说不清楚。”

我认为任何传说都不会是空穴来风,口口相传的家庭秘史,往往藏着风云诡谲的历史密码,对于历史研究者特别是民俗史学者来说,这是弥足珍贵的线索。这样想着,我突然想起颜华。对了,找颜华,她肯定能给我答案。

脑海里闪过颜华,我突然呆住了。昨天我们家那么盛大的宴会,居然忘了请营救爷爷出狱的最大功臣颜华!完了,我怎么能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我成了最让人瞧不起的忘恩负义之徒?
看到我脸色惨白,双目失神,茜雪吓了一跳,“少爷,您怎么了?不舒服吗?”她伸出纤纤玉手来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啊。”
晴雯端着一盏茶进来,笑着对茜雪说:“我知道少爷的心病,是为颜华姑娘。昨日咱家请客,把她忘了。”
我一把抓住晴雯的手,“还说呢,你怎么不提醒我?”
“你抓痛我了,”晴雯责怪道。“先喝了茶,把心放宽了,我再告诉你。”
我抓起茶盅一饮而尽,也没尝出什么味道。急急问:“快告诉我,颜华是不是恨死我了?”
“少爷,你是不是爱上颜华姑娘了?”晴雯歪着脑袋逗我。
“说什么呢,”我的脸一阵发热,晴雯这丫头,真是冰雪聪明。
“那你脸红什么?被我说中了吧。”晴雯继续卖关子。
“好姐姐,求求你了快告诉我呀。”我彻底没辙了,只得央告晴雯。
“你少来姐呀妹的,用得着人的时候口里像抹了蜜似的,谁是你姐姐?那边穿黄袍的才是你姐姐呢。”晴雯说着,朝门外使个眼色,我抬头一看,却见颜华挽着一个穿着黄色长裙、姿容端庄华贵的女子走了进来。

我一下子呆了,这是谁?眉眼很熟悉,但却想不起来。
晴雯掐了我一下:“你表姐爱伦,快叫啊。”
“表姐?”我怯生生地开口,爱伦上前拉起我的手,打量了一番,笑说,“表弟,你都长这么高了。”
我知道这是我大姑家的表姐爱伦,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她在女姑口蹈海。那时她结婚还不到两年,生了一个女儿,因为患上抑郁症,不幸殉难。

茜雪、晴雯带着表姐去见奶奶,我跟在后面,颜华悄悄告诉我,“你表姐现在是天庭的王妃。她昨天也来了,因为不能跟乡野匹夫一起坐席,我替你在桃花渡招待了她。”
“桃花渡?什么是桃花渡?”

“我住的地方呀,就在忘川岸边,那片桃红李白的沙洲上。第一天见到你我就是从桃花渡过来的呀。”


“我姐怎么会成了王妃?”在跟颜华去桃花渡的路上,我问她。
“你表姐跟你一样,也是红楼迷。她死的时候,怀里还揣着一本清版《石头记》,有脂砚斋批注的那个版本。阎君一见,大为感动,就把她收在阎府。按规定,她这样自尽的人要历三劫才能转世投胎,阎君特许她无须历劫就可转生,谁知道她居然拒绝,坚持要在阎府里做个侍女。阎君喜爱她满腹诗书,更兼闺阁有须眉之气,料定她日后必有大出息,
就托了关系,将她送到天庭,后来由王母做主给十三太子做了王妃。”

“按照你的说法,我这表姐岂不已经成仙封神?”
“聪明。她在天庭有官职,是花神。主司天上人间所有花草林木,晴雯是芙蓉花神,也是她的属下。”
“可晴雯说,那是宝玉的一厢情愿,曹公的慈悲曲笔,她仍旧还是一个丫鬟。”
“别忘了你表姐是个红学迷,昨日她跟我说了,既然曹公三百年前已经给晴雯封神,她回到天庭就会落实,让晴雯就任芙蓉花神。”
知道晴雯有了好前程,我心里高兴,又有些怅然若失。

我们俩一路聊着,不觉已经到了桃花渡。
桃花渡忘川上的一块小陆地,四周是水,岛上是一大片桃林,一条弯曲小径通往岛内。桃林中是一片芳草地。正值暮春时节,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我们站在忘川岸边,看着岛上景色。我很疑惑,“这周围也没有船,咱们怎么上岛呀?”
颜华顺手扯下一片芦苇叶子,道:“半轮沧海上,一苇大江东。咱们今天乘着这条苇叶过河。”
说着,她将苇叶抛下河水里,这片苇叶慢慢长大,变成能容两个人的独木舟模样的苇船。颜华拉着我的手,跳到船上,苇船稳稳地飘向桃花渡。

我心惊胆战地站在苇船上,看着船下碧波清浅,银沙铺地,红的、黄的、蓝的、绿的、圆的、胖的、发光的、怪模怪样的各色各样见所未见的游鱼跟着苇船,在水下游动。我们俨然到了水晶世界。

突然发现在小船的左边出现一只像锅盖一样的王八,头伸出水面,两只圆圆的小眼睛射出绿莹莹的光来。它看着我,大盖下四肢划动,跟我们的苇船保持同行,而小船的右侧,则出现了一只三尺多长的大红虾,挺着两只利爪,双眼吐出半尺多,头上是一支像戟一样的长枪。我吓得一屁股坐在船舱里,甚怕这两个家伙看上我的一身小鲜肉,这俩家伙若掀翻小船,我命休矣。

颜华见我吓成这幅模样,咯咯笑起来:“看把你吓得,这两只水畜是我的坐骑,来护驾的。不会吃了你。”
话音刚落,小船已经到岸。那只大王八浮出水面,形成一处浮动的“码头”,颜华轻踏一下,跳上岸去。
见我没动,颜华喊一声,“快上岸呀。”

我学着颜华的样子,双脚踏着王八盖子,紧张地跳上岸去。那只王八慢慢爬上岸来,抖抖脑袋,居然变成一匹黑马。河里的那只大虾,也跳上岸,落地的时候变成了一匹红马。颜华骑上红马,让我骑黑马,沿着小路向桃林深处走去。
原来颜华也封神了。想来也是,在这个新世界,我表姐能封神,颜华这种人间精英岂能不被封神!

颜华后来告诉我,她被封为忘川河女神,家住桃花渡。封神的第一天,她就把奈何桥给拆了,孟婆也打发回家养老。颜华认为,抹去人的前世记忆是一件荒唐和可笑的勾当。人类如果没有前世记忆,就会永远重复懵懂和愚蠢。
颜华向我保证,我回到阳间的时候,让我带走所有关于这个新世界的美好记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