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第五章 孤独之岛   2021-01-15 23:22:09  


作者: 刘路   第六章 归来守孝 2021-01-15 23:31:39  [点击:807]

回到桃花渡上空,颜华说要请我吃饭。我说:“你这里鬼影都没有一个,吃什么?”
“请你吃饭是有事跟你说,饭菜早备下了。”颜华降下云朵,果然在庭院里摆了酒菜,小青和小红正在忙活。
“小青和小红是我爷爷家的侍女,你咋也能调遣?”我很奇怪。
“少见多怪。你没听说狐狸是鬼的坐骑?小青小红虽然是天狐,但终究是狐女,而我则是堂堂忘川女神,难道我还使唤不动这两个丫鬟?”颜华说。
“哇,看来这人间的不平等,到了仙界也不能改变。”我笑了。

颜华一本正经教训我:“这是宇宙的规律,不平等是绝对的,平等是相对的。不要听卢梭那帮穷酸文人胡扯,什么财产私有制是不平等的起源?不平等是宇宙差序格局存在的基石,如果终生平等,宇宙和谐,那就是热寂状态,还有什么星际文明和人类世界?”

“可是人类社会为何总是走向更加平等?由帝制到共和,由专制独裁到自由民主,这不是一种历史的趋势吗?”我不服,毕竟我是文科生。而颜华是研究电脑的理科生。

“不是。实际上民主是一种偶然现象。它最早出现在古希腊,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选举权,非雅典公民和奴隶就没有选举权。古希腊实施的直接民主,被苏格拉底、柏拉图视为最坏的政治制度。正是希腊的民主制度,杀死为了苏格拉底。二千多年来,希腊的民主制度一直被西方政治家诟病,只是到了现代,民主的种子才重新萌发,发展出代议制民主制度。这是演化的结果,不是什么历史的趋势。”颜华居然对政治学也有很独到的见解,这令我刮目相看。

“想不到你一个理科生,对政治学也有研究。好了,我认输了,我饿坏了,快喂我肚子吧。”我只能认输。
颜华得胜,面露得意之色,做了个入席的动作,我们俩在三面桌前就坐。

小青拿来两只玻璃杯子,倒上法国红酒拉菲。小红摆上前菜扇贝刺身配黑松露、新鲜章鱼配黑橄榄牛油果色拉,主菜是油浸牛排菇配培根甜洋葱酱 、黑椒牛肉饼、鲍鱼海胆意式饭、牛菲力煎鸭肝配小牛仔红酒汁。
这都是我爱吃的菜和最喜欢的酒,我对颜华满心感激。在我最悲痛的日子,给我无与论比的蕴藉。

“你刚才担心,荒岛之上,我没有什么东西招待你。你现在尝一尝,法国菜是否还算地道?”指点着菜肴欺负我。
我吃了一小块剪鸭肝配小牛仔,感觉味道纯正,跟我一年前在法国巴黎红房子吃的西餐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正宗的西餐,这大厨从哪里请来的?”我不禁好奇。
颜华给小青使个眼色,小青解释说:“少爷,您吃过的餐馆,颜华姑娘这里都有备份,我只出点力搬运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厨师亲自来做。”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法国红房子的厨师做好了菜,你直接端过来了?”我大惊。
颜华笑道:“狐狸最大的本事就是偷。你以为她会自己做呀?不过是替你买单的家伙倒霉而已。”
知道自己吃的喝的都是小青小红两个妖狐偷来的,就像小时候偷邻家的桃子一样,感觉别有一番风味。


我和颜华正大快朵颐,晴雯突然来了。她说今日是父亲乔迁新居的日子,让我回去参加典礼。颜华也不留我,招手弄来一朵白云,载我俩飘回沙梁新村。

我和晴雯在空中飞行,突然想起颜华有事才请我吃饭,可刚才走得太急,居然给忘了。我让晴雯按下云头,晴雯说:“我可没法力,你要是摔下去我救不了你。”
“那你刚才是怎么到的桃花渡?”
“我是文学中人,本质上是作者想象出来的人物,所以我没有实体。我本来生活在文学宫里,是你非要招惹我,让颜华把我弄到人神杂居的这个鬼地方,给你当使唤丫头。所以,在你需要的时候,我就会出现。”

我认真琢磨了一番,觉得晴雯这话还真有道理。文学中的形象,可不都是作者想象力创造出来的么。从某种意义上说,作家就是文学中人的上帝,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让你痛苦就痛苦,让你快乐就快乐。晴雯本来被曹雪芹设定了结局,但被我弄到这部书中来,岂不也成了我的创造物?

看着身边彩裙飘飘、风情万种的晴雯,我突然被自己吓住了,眼前的这一切,是不是我在做的一场白日梦?
晴雯见我痴痴傻傻地看她,脸一红,猛地推了我一把,我一下子从云间跌落,晴雯大惊失色,跟着跳下来,我们俩一起摔倒在我家庭院里的那颗桃树上,压断了一根树枝,跌落在地,弄得满院子花飞蝶舞。

奶奶带着茜雪从屋里出来,见我俩这幅狼狈样,数落道:“都这么大了,还跟丫鬟瞎闹,爬树上房的,没个正经样,看摔坏了吧。”
茜雪把我扶起来,晴雯红着脸跑进屋去。只听爷爷在堂屋里喊一声:“这孩子,来这里时候不短了,该让他回去了。”
我赶紧拍打掉身上的花叶,进屋给爷爷跪下:“爷爷,您别赶我走,我舍不得您和奶奶。”

晴雯给爷爷端来茶,然后跟我并排跪下。爷爷喝了一口,说:“你的阳寿未到,不是这里的人呢。你得回去给你爹守孝三年。这个丫头也跟你一起去。”
“爹不是在这里了吗?我就在这里给爹守孝。”我给爷爷磕了头,提出要求。

爷爷生了气,白胡子抖了三抖,吼了一声:“胡说八道!守孝要在坟前扎棚子,每日焚纸烧香,供奉逝者。且要禁绝酒肉,不与妻妾同房。你在这里守得什么孝?这是古礼,也是李家的家规!”
“可是我回去了,就回不来了,我想爷爷奶奶咋办呢。”我涕泪涟涟。

爷爷让茜雪拿来一纸文书,交给我。爷爷说:“这事你不用操心,我让你表姐从天庭讨来一纸度牒,三年之内,你每年一次可以渡过忘川,到新村来看我和你奶奶。”
爷爷又让茜雪拿来一部绣图版红楼梦,从书中撕下一页纸来,仍旧让茜雪交给我,我一看,是晴雯的画像。爷爷又说:“这张像你也带着,你大姐家有一套24本的线装《石头记》,你守孝的时候要带着它,还可以再带一本《南华经》,这张像你夹在《石头记》里,有什么杂事需要丫鬟,你就拿出这张画像来,朝东南方向焚一注香,这个丫头就会到你身边。”
爷爷说完,晴雯也给爷爷磕了三个头。

我们又再给奶奶磕了头。我和晴雯才站起来,爷爷挥挥手,说:“给你爹守灵去吧。”

这时,颜华出现在我面前,带着我和晴雯出了家门。门口飘来三朵彩云,我们踏上云朵,飞过忘川,一会儿就到了我父亲的坟地。但见坟前已经扎起了一间草屋,一顶草绿色的八角帐篷。哥哥弟弟们正在忙碌。

颜华看了看现场,对我说:“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这事很复杂,晚上你一个人守孝的时候我来跟你说。我们现在不能这样把你直接扔下去,这样会吓着你家人。你现在正在家里睡觉,等你醒来,会幽魂归窍,恢复正常。然后你就来坟地守孝。记住,你必须每晚都在这里守着,你的家人只可以白天来。”
我点头,表示记住了。

颜华叮嘱说:“你在仙界的一切都不能跟任何人讲,否则你就永远回不去了。我们也见不到你了。”
我点头。
“我们现在去你家,我让你灵魂归位。”

我们三人又的踏着云朵来到我母亲家,果然看到我躺在床上昏昏沉睡,母亲和大姐正在暗自垂泪。
颜华推了我一下,我失脚跌落,惊叫一声,从床上醒来。
朦胧中,我看见颜华和晴雯乘着彩云消失在茫茫空中。

大姐见我醒来,高兴地喊道:“醒了,醒了,弟弟醒了。”
母亲破涕为笑:这个孩子,都昏睡三天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