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范似棟   ZT:美国民主,名存实亡 2021-01-16 12:06:19  [点击:1118]
美国民主,名存实亡

解滨

无论您是自由派、保守派、左派或右派,如今应该都会同意:美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分裂的国家,不是之一。

不管您是倡导民主自由还是支持独裁专制的,崇拜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还是崇拜资本主义/个人主义的,您还有可能会同意:美国这个人类自由民主的灯塔,出了大故障,灯泡好像不那么亮了。 那个灯塔还能撑多久现在是个大问题。这件事很严重,有人兴高采烈,欢欣鼓舞。 有人捶胸顿足,恼羞成怒。

假如今天世界上某个国家出现了一个独裁专制寡头,把民主选举给废除了,把议会给解散了,或者某个国家废除了专制,刚刚进行了一场普选,您觉得美国还会跟以前那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或派出观察团去监督选举吗? 人家会怎么说呢? “呸! 还好意思来指手画脚? 管好你们自己的大选吧! 别来丢人现眼!”

这些都不是来自保守派论坛上的危言耸听,反而是根据左派主流媒体(例如CNN和纽约时报)的一些评论和担忧所做出来的结论。左媒也在惊叹,这次大选后美国的民主国家领头羊的形象已经大受损伤。

主流媒体习惯性地把这一切都怪罪于川普。 作为总统,他当然没法说他不过是个吃瓜群众,假如左派承认他是总统的话。 问题在于,虽然没有一家法院认可川普团队的舞弊指控,但宾州那个计票点不准共和党监票员进入监票的视频早就在脸书、油管、推特上流传开了;那些用大板子挡住计票现场不准监票员监督的照片恐怕就连金三胖都看到了。 好多那一类的视频和照片,早就被千百万人下载。 电邮发明人Shiva博士的研究报告,拥有多项科技专利的普利策博士的证词,现在还挂在网上,没人说那是瞎编。 这地不好洗啊。 人家就拿着这些个视频、照片和证词,告诉今后要求别国公平投票选举的美国官员们说: 滚! 你说咋办?

这些,你不能怪川普吧?

这次大选美国到底究竟是否存在大规模的舞弊?

我不是法律专家,我没有资格在法律问题上评头论足,虽然第一修正案没叫我闭嘴。 我不是数学家(但我可是懂物理的),我看到的很多数学专业人士说拜登的计票数字违反了物理学家本福特发现的一个定律而川普的计票数字则符合那个定律,我算了一下也是那个结果,但我忍住不敢乱插嘴。 我看到很多统计学专业人士说今年大选在摇摆州频频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显示舞弊的“拜登曲线”,我当然懂一点统计,但我还是忍住不敢拿虎皮当大旗,说三道四。 听法官的吗? 那些法官在数学和统计方面都是一窍不通,远不如我。 但有一个专业我却不是外行:数据安全。 记得有一个州的州务卿下令把那些用于处理和存储选举数据上的选举数据清零(“Michigan's Secretary Of State Benson Now Wants To Delete Election Data”),立刻遭到质疑大选舞弊的人们的强烈反对,理由是一旦清零就永远丢失了数据,没法逮住猫腻了。 我是这方面的内行,我觉得其实只要做了数据备份倒也没啥问题,以后可以恢复嘛,但是没有。 这么重要的选举数据居然不做备份,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 稍微懂数据安全的人们都知道数据备份的重要性。即便没有猫腻,常见的电脑故障,黑客入侵,甚至机械故障,火灾水灾等也会让系统里面的数据清零,丢失。把数据备份在磁带或其它媒介上,放在远程妥善保存,或采用云端技术分布保存(或采用hot standby), 万一出事故可以及时恢复数据。试想银行电脑清零后无法恢复客户数据,军队的电脑无法恢复武控数据,医院的电脑无法恢复病人数据,那个结果多么可怕! 但是,用于美国投票选举的计票电脑居然没不进行数据备份,我去,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你起码要让数据处理系统能够产生并长久保存足够细致的、无法篡改的audit log,access log, security log,transaction log ,error log 吧! 哪怕用手工记录在纸上也行呀! 不然你哄鬼啊! 这是在全球头号科技大国发生的事情吗? 这绝对不是技术落后或失误所致,这是故意使坏! 我看见另一个州的选举数据居然是使用U盘传递的, 这让我哭笑不得,那个U 盘有加密吗? 有序列号吗? 有复制备份吗? 有交接记录吗? 要不要我花160刀去Office Depot买10个加密U盘免费赠送给你们?

我网上搜了一下“多猫腻”公司生产的那个系统的 third party audit report,没有,根本找不到! 太可怕了! 没有third party audit report,你怎么能够使用那玩意儿来担负如此重要的数据处理工作? 相反,我却找到了德州政府2012年对那个“Dominion Voting Systems” 所做的分析报告,那里面例举了大量的系统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德州政府当时决定不在德州采用Dominion Voting Systems。 报告的链接如下:
https://www.sos.state.tx.us/elections/forms/sysexam/2012aug_sneeringer.pdf
请注意上面这份报告是2012年做出的,跟这次大选无关,不是大选后临时炮制的。
下面这个十分专业的audit report 是大选后发布的:
https://beta.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0423772-antrim-county-forensics-report

这份报告发现多猫腻系统存在着大量的问题。 用老美的一句话来形容,这里面的漏洞之多,如同 swiss cheese。
这些,法官一概不听。 在美国假如一个医疗数据系统被发现存在这么多问题,我保证这个厂家至少面临政府的禁售令和至少500亿美元的法院控告!搞不好公司CEO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这是因为美国国会早就通过了HIPAA! 但是对拿来处理选举数据的电子系统,国会一条法案也没有通过,甚至连个提案都没有!
这真是在美国发生的吗? 是的。 Dominion Voting Systems的问题,CNN早在四年前就报道了,没人理睬。 这一次还是没人理睬,无论是法院还是国会,都在装糊涂。 我只好不得不说,这些问题都是人为的、故意的,国会默许的,目的就是竞选舞弊。

这就是今天的美国,在赶超委内瑞拉的路上飞奔了。

美国的“天安门广场事件”

我这辈子经历了不同国度的好几个不同的时代。 在政治领域我所听闻的最大的、对我触动最深的有两件事。 第一是1989年6月4日在我故国首都发生的那件事,第二就是2021 年1月6日在我现在的国家的首都发生的那件事。 说起来有点令人寒心,这两件事情都是百万吃瓜群众忍无可忍而去本国首都进行的超大规模的抗议,都是以政府开枪清场而结束。 结局呢? 都是平民百姓被扣上“暴徒”的帽子,都是大规模搜捕随着镇压的成功立刻开始,都是媒体的铺天盖地的声讨和一面倒的谴责和控诉。 最巧的是,这两件事的起因都是吃瓜群众认为本国的领导人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而奋起闹事。而最雷同的是,第一件事有10名“人民解放军战士”光荣牺牲, 第二件事有一名(或两名)“人民警察”光荣牺牲,两国的重要领导人都对英雄烈士的牺牲表示无比的哀痛,而对被打死的吃瓜群众则一声不吭。 唯一不同的是,一件是发生在特色社会主义灯塔国,另一件则是发生在自由民主灯塔国。 而最震惊的是,六四惨案发生后,当时还是风华正茂的佩洛西不远万里风尘仆仆专程跑到天安门广场前拉开黑布条,上面写著“献给为中国民主事业牺牲之烈士”,立刻被警察逮捕并驱逐。 回美后她亲自提议并起草了《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 of 1992),给当时在美的N万中国学生学者发绿卡(俗称“六四血卡”)。 时过境迁,一晃到了2021年,已是晚年,位高权重的佩洛西老太太在美国的天安门事件发生后却支持警察开枪,谴责暴徒闹事。 这是因为权力的腐蚀性太大还是因为美国的双标太厉害了?

我真的很疑惑。 “六四天安门事件”是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总书记不幸逝世后的第二天就开始的,广场被群众占领了快两个月后,当局才开枪镇压。 而2021年美国群众的示威,不到两个小时当局就开枪打死示威游行的群众了。 “六四反革命暴乱”是持续了近两个月当局才开始实行戒严和宵禁,而美国的“一六反革命事件”发生后不到六个小时宵禁就已经开始了。 这不都是镇压反政府抗议示威吗? 有谁可以告诉我美国今天的民主制度真的比当年邓小平的个人独裁要包容和人性化吗?

当年天安门广场群众被血腥镇压后,中国的主流媒体铺天盖地都是“镇压反革命暴乱”的说辞,隐瞒真相,把人民群众说成是暴徒。 但就那我还是知道了真相,因为美国的主流媒体CBS(记得头牌记者 Dan Rather在北京现场报道), CNN, 纽约时报等媒体都在报道事实真相。 而2021年1月6日发生了美国的“天安门广场事件”,可有谁去报到美国版的“天安门广场事件”真相? 同样是这些美国主流媒体,迫不及待、争先恐后地骂那些群众是“暴徒”,说那场抗议示威是“暴乱”。 而我之所以和他们的看法相抵,不是因为我可以从别的媒体得到消息,而是因为我从我所认识的那些那天去了DC的朋友们口中听到了完全不同的信息。 现在有哪个媒体会去报道真相? 这还是当年那个新闻自由的美国吗?

一直有人攻击美国是“双标国”,我从来就不信。 但是这一次有谁给我个理由说美国不是“双标国”吗? 假如今天有一位来自中国或美国的老百姓跟当年的佩洛西在北京那样跑到美国国会前打出一个黑色横幅,上面写着“献给为美国民主事业牺牲之烈士”,你觉得这个人会不会被立刻逮捕?
想不通的问题

今年的美国,多数大城市出现了连续几个月的大规模打砸抢烧事件。 遭殃的、倒霉的、被洗劫的,没有一个是华尔街的大财主,也没有一家沃尔玛、亚马逊那样的超级商业网络,更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官员。 那些可怜巴巴的受害者绝大多数都是些辛辛苦苦惨淡经营的小业主,他们比我这个打工仔更辛苦,但缴税肯定比我多。 很多店家本来就如履薄冰,经过一次打砸抢烧可能就无力回天,关门大吉了。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人民群众。 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些恶狠狠地对着大街上的小生意打砸抢烧的抗议者们,他们把那么多的店家洗劫一空甚至付之一炬,怎么他们就是”和平抗议者“,警察和当官的还要齐刷刷地向他们下跪,而那些冲击国会的抗议者们就是暴徒甚至恐怖主义者呢?是不是美国宪法里有说打砸抢烧人民群众的财产是合法而去国会抗议、打砸就是非法? 是不是美国有一条法律,规定冲击私人财产是合法的而冲击政府重地就是非法的?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再敢相信,如今的美国还是 “For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林肯早死了,他的理念今天也不灵了,您说呢?

今日美国的肮脏政治

说到这里,您或许会觉得我是一个顽固不化、死心塌地的川粉。 跟你讲老实话,其实这件事跟川普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政治这玩意儿千变万化,输赢乃兵家常事。 川普当选前就连一天官也没做过,这样一个政治圈外人当年首战就打败一个曾是美国最精明强干的政客,已是奇迹。 他这次输给一个在政界摸爬滚打47年的政治老油子,并不丢脸,也不奇怪。何况他这四年把各界大佬们都得罪光了。 政治嘛,不过就是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要依靠谁打击谁得罪谁笼络谁,这都是高级的权术。 川普哪懂这些? 那年一开始竞选他就说奥巴马的出生证是假的,这不明摆着挖人祖坟吗? 他一上台就宣布要限制议员们的任期,这不是连本党的同伙都给撸了吗? 六亲不认啊! 他要让美国制造业回流,扬言要对企业外包征收额外的税,甚至跟盟国都打起贸易战,这断人财路啊! 如今美国的主流媒体早已不是一百多年前马克吐温时代街头某个旮旯里的小报馆了,而是各个垄断大财团拥有的喉舌,财东们叫说啥就说啥,这是公开的秘密。 政客们谁敢得罪他们? 然而川普大嘴巴一天到晚骂人家是假新闻,骂的很多人都不再去看主流媒体的新闻了。 这不是揭人老底撕人脸皮吗? 这样一个挖人祖坟、断人财路、揭人老底、撕人脸皮、六亲不认的政治愣头青,把不该说的话都说了,把人家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怎能不惹人恨遭人算计? 比起JFK,这老头儿的命够硬的,连新冠肺炎都整不死他,至少今天还活着。 肯尼迪可是死全家,太惨了!

本来嘛,华盛顿那池子里的水有多臭、多黑,多深,两党议员都骂过,可都没辙。 想想吧,爱波斯坦居然在戒备森严的联邦监狱里眼睁睁地死了,JFK的谋杀案至今还没有破,跟那个谁利益攸关的好多人都死掉了。 要说这好多好多的事情都是凑巧,太扯了。 两党轮流坐庄,心照不宣地玩游戏,面子上对谁都好看,对外也是彩旗飘飘,这是上策。 可问题是这一次规则被单方面修改了,这才惹毛了一些人。 邮寄投票本来是两党都十分忌讳的,因为那玩意儿作起弊来死无对证,两党都怕对方用那个利器进行舞弊,所以采用了很多规则限制它,往年基本上只有1%,最多5%的邮寄投票。 2020大选居然有一半的邮寄投票,你要说这里面没啥猫腻,就连很多民主党员也不信。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哈,拳击比赛要是突然规定观众可以操起家伙来参加拳手们的搏击,这还赛个啥呀,谁会搬救兵谁肯定赢。 我估摸着,民主党这次算是下了狠心不择手段干掉老川这个愣头青了,共和党方面恨他的人也很多。 但这次确实有点玩过头了,搞不好会引火烧身,最后连自己一起给烧掉。 万一共和党想通了也撕破面子玩起猫腻,那还搞不定谁赢谁输呢。都在一条船上,搞砸了谁都没好日子过。逼急了老百姓也会扯旗造反,毕竟红脖子都有枪。 所以佩洛西心急火燎地要弹劾川普,拜登就按住不表,虚与推诿。都是政治老人,思路上见高低。

28年前的一天,一位名叫“Alan Wheat”的黑人国会议员应邀去堪萨斯城的一所名叫“J. A. Rogers Academy”的黑人学校进行励志演讲。 那时的我,从没听过国会议员的演讲,于是跟看西洋景似的跑去看新鲜。 记得议员慷慨激昂地鼓励孩子们树立远大目标,参与政治,干大事。 末了,议员向孩子们提问了一个问题: 你认为政治肮脏吗? (“Do you think politics is dirty?”) 没想到台下的黑孩子们居然齐刷刷地举起手来表示同意,不举手的好像连五个都不到。 那时我觉得那些黑孩子太幼稚了。 现在看来,幼稚的倒有可能是我自己。

到底是谁在掌控美国?

我一直坚信,美国是个三权分立的国家: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和司法系统三权鼎立,互相制约,没有谁是above the law,一部宪法治天下。 这不,川普这么厉害也被国会整的惨兮兮的。 而最高法院根本就不理睬川普团队那些竞选舞弊的提告。 连大总统、大阔老都如此悲催,谁说美国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

为了确保美国是个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是大财主做主的国家,国会的两党一直在坚持不懈地进行campaign finance reform,以防止大财团操控美国政治。 在1907 和1947年国会通过了两部限制大财团、大公会捐款的法案(Tillman Act of 1907 and the Taft-Hartley Act of 1947)。 在1971年,国会进一步通过了 The Federal Election Campaign Act of 1971 。 但是在1976年,最高法院的一纸判决却否定了国会1971年通过的那个法案(Buckley v. Valeo, 1976)。 那个判决书开门见山地说国会那个法案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 从那以后,竞选资金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多。 我记得里根当年竞选时开销也就是两亿美元上下吧。2020年是多少? 最高法院1976年的判决,是不是很混帐? 但是我的更大的问题是: 谁来制约最高法院那九个人? 谁敢?

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看法。 大家知道,川普口无遮拦,人家心知肚明但却不敢说的话他都敢说,这让很多人对他恨之入骨却又毫无办法。 即便国会成功地弹劾了他,把他的总统宝座给撤了,国会还是没法堵住他的嘴。而即便是最高法院也无法通过一个裁决来不让川普说话。 这原因很简单: 宪法第一修正案。 这是立国之本。 别忘了他至少有8800万忠实听众,这还不包括国外的,例如中国的听众。 这件事,民主党、国会和法院都一筹莫展,干着急没法子。 但这件事几个大公司轻松联手,三下五除二给搞定了。 这就是推特、脸书、谷歌、苹果、亚马逊联手彻底封堵川普的嘴巴这件事。 不光是封堵他,就连他的同伙,甚至稀饭他的传媒“怕了”也一并给掘了。 现在就连福克斯也心惊胆颤了。

这件事,就连对川普讨厌透顶的德国总理默克,法国政界的左右两派都愤怒了,纷纷表示不满。 只有美国政界还在装B。

这件事让我看清楚了究竟是谁在掌控美国,让我知道了美国宪法还有个啥屁用。 是的,国会、总统、法院互相制约,但那些大财团、大资本家、大公司、华尔街在制约他们。最明显的就是那些big tech companies。They are above the law! 有些人连忙洗地,说那些都是私人公司,他们有自己的客户规定,对于违反规定的客户当然可以封杀。 但是请别忘了,他们同时又有230 免责保护。 这就是说,客户即使不服气,认为自己冤枉,也不能状告他们,活该! 换句话说,这些big tech想干啥就干啥,可以为所欲为,天王老子都管不着他们! 他们才是美国的大老板,人民算个屁!

我小的时候接受赤色宣传,说美国是大资本家大财团统治的国家,吸血鬼们剥削压榨穷人。 后来我再也不信那些鬼话了。 但今天那些鬼话又在我耳边回响。 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不是?

从1898年到1911年这13年期间,美国政府就提控了6个反垄断诉状,导致数个大公司不得不拆分或接受各种苛刻条件减少市场份额。 上个世纪80年代来美的华人应该听说过AT&T在联邦政府的反垄断官司中败诉(United States v. AT&T),不得不被拆分成几个baby bells 的事情。 后来微软公司被联邦政府告的无话可说,不得不接受了很多条件。 今天big tech 的垄断是今非昔比了。 谷歌垄断了全世界搜索引擎的88.86%的市场份额,推特垄断了全世界社交平台的68.39%的市场份额,亚马逊垄断了美国网上购物的49% 的市场份额,云端服务的40%的市场份额 。 可是美国政府再也不敢控告这些垄断企业了! 川普实际上还没敢告他们垄断,就被整成这样。 以后谁敢惹他们?
很多人说今天的中国实际上是88个或400个家族在掌控和瓜分一切。 美国是多少个家族在掌控瓜分一切? 这还是民主法治的美国吗?

美国向何处去?

我听过很多人说民主。 究竟啥是民主,我也说不清。 印度说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国一位学者说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世界上很多国家认为美国是民主国家。 但看到最近这些日子美国发生的事情,到底还有多少个国家会信?

民主,起码不能是少数人的暴政,当然也不能是多数人的暴政。 怎么说,财产不能永远集中在极少数人的手中吧? 就说夏天那些游行的黑人兄弟吧,我就敢说他们是被逼急了才造反的。 这么多年某党就会给他们福利,小恩小惠,却很少给他们工作机会,要给也是照顾性质的,够虚伪! 你用毒品泛滥把人家搞得家破人亡,你用福利把人家的手脚拴住,一到投票了就使劲拍人家的马屁,就连下跪也在所不惜。 选举一过去就原形毕露。 所以呢,那个BLM的领导人就成了马克思主义者,学会了阶级斗争。不然咋办? 我有很多朋友和同事都是黑人。 上个星期我打新冠疫苗就是一位黑人护士给我打的,她很和蔼也很细心。 我有的黑人同事是我的楷模。 我根本就不信黑人很暴力。

民主党本来是工人党。 但克林顿当了叛徒,搞NAFTA把很多就业机会送给了墨西哥。 小布什和奥巴马再接再厉,把更多的就业机会送给了全世界,造就了一个跨越十几个州的“铁锈带”,要不然川普怎么可能赢得2016大选? 由于我以前一直是民主党,这次大选我一如既往总是接到民主党的拉票电话。 有几次我和拉票的民主党在电话上聊了起来,叙说往事,都很感慨。 他们不是坏蛋,只是和我看法不同而已。 真正的坏蛋是谷歌、推特、脸书、苹果、亚马逊!
要是美国大财团、全球化企业继续掌控美国,要是美国两党继续庇护这些big tech,我估计就连很多白人也要跟黑人那样学习马克思主义了。 实际上,美国共产党一直是合法存在的。

这么瞎搞下去,中国全面赶超美国,指日可待。

最后,我诚心希望有人会据理力争,反驳我这一篇奇谈怪论,把我驳的哑口无言,帮助我拾回对美国的信心。

谢谢!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