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十年磨一案,我的自干律师历程》 引子:十年“马拉松”官司… 2021-01-18 08:47:33  [点击:1001]
十年磨一案,我的自干律师历程
——独立笔会刘晓波等美国宪法权利侵权案纪实

【上卷:案发于笔会内(2005年 - 2007年)】

高 寒

书稿简介

目 录

代自序:败诉辞—— 高寒与独立中文笔会十年官司已落幕

引子:十年的“马拉松”官司已快到终点

第1章 迷宫般的诉讼程序

第2章 争议焦点:笔会应否被法律视为一宪法权利侵权主体

第3章 列于“诽谤证据”之首的高寒公开发表的长文

第4章 “余王排郭门”引爆舆论

第5章 笔会社区:惨烈混战,“罢免案”与反制的“开除案”

第6章 笔会社区:多人斡旋,停战修整与“罢免”联署延期

第7章 “开除案”深层动因:不容置喙笔会内的财务黑箱

第8章 “开除提案”及其“开除”营垒的内讧

第9章 高寒与笔会法律顾问刘路律师的几场辩论

第10章 高寒与著名马甲芦笛的网络宿怨

第11章 “缺席审判”的开除决议

第12章 “诽谤陈迈平”之财务弊案

第13章 第二次会员大会及其章程修订乙案风波(上)

第14章 第二次会员大会及其章程修订乙案风波(下)

第15章 身世、经历与自我流亡

第16章 寻找组织、民运干将与自绝于“民运”

第17章 争辩护权,争复审权,穷尽笔会内程序

第18章 第三次会员大会:郭罗基与郑义、刘晓波的大辩论(上)

第19章 第三次会员大会:郭罗基与郑义、刘晓波的大辩论(下)

第20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一)

第21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二)

第22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三)

第23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四)

参考资料

注:

本书未定稿将会在本坛陆续逐章首(连)载。这也是对本坛当年曾提供了本书所涉事件之争论平台的一个回报吧。本书也拟在正式成稿后将自出版电子书与纸质版。但若有任何出版社愿出版此书,或有网友有心介绍出版社,以及对此未定稿有任何纠错指正意见者,均可电邮与我。同时,本书稿也公开征求义务编辑,暂无报酬承诺,仅以成书中的编辑署名和若干赠书聊作回报。

gaohan2005@gmail.com


引子:十年的马拉松官司已快到终点

从邮局走出来,感觉一身轻松。天空湛蓝,白云飘逸,阳光明媚,和风微袭,纽约迟到的春天,一脱长冬的压抑,万物复苏,春光无限。

给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独立中文笔会宪法权利侵权案调卷复审令请愿书》,苦战三月,终于付邮了,就截止日而言还提前了一天。

回家便一头倒在床上补瞌睡,一次痛快淋漓的九小时酣睡。

十年的“马拉松”官司,今天终于快要走到它的终点了。此时此刻,对于这一场官司是输是赢,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句号即将画圆,此页即将翻过,将了却一桩不时回味的往事,算是经历了一段五味俱全的人生。

十年来,对于这场官司,我要说的话,无论中文的还是英文的,都摆在了那里,至少已成为我个人历史的一部分。至于我的对手们,上了起诉书或没上起诉书的,有名有姓的或用马甲蒙面的,网上大骂的围攻的或网下切齿的不屑的,都已走入了历史,均一一定格在某一个节点上了。

记得十年前,此官司刚开打时,好几位刘晓波的拥趸们曾不无揶揄地说:希望高寒把这一场官司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去。真是一语成谶啊,谢谢我的“战”友们!

第二天,我去法拉盛中国城理了发,我头上那已蓄了三个月的长发再也不能任由乱草般地老长下去了。漫步在法拉盛初绿葱葱、和煦荡漾的街上,我一身轻松,一改过去一直让科大讯飞TTS(Text To Sound 文字转声音)小董那带点磁力、永不疲倦的声音充斥耳膜的习惯,让一切法律的、逻辑的、哲学的、抽象的、概念的、政治的、八卦的玩意儿统统见鬼去吧,我要音乐,音乐,音乐!于是,从“虾米音乐”传来的舒伯特的小夜曲、韦伯的邀舞、胡松华意大利语“我的太阳”、董文华的“长城长”、李双江的“我爱万泉河”和彭丽媛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当然还有邓丽君的“千言万语”和周冰倩的“真的好想你”,以及小提琴、手风琴、扬琴独奏版的“打虎上山”……,均一首接一首地送入耳际,沁入心扉,真是久违了的心旷神怡!

官司打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这并非诉讼当事人的法定上诉权利,而是基于最高法院大法官们的自由裁量权。这多少有点像中国的“申诉”。所以,首次提交给最高法院的司法文书不叫“上诉状”,而称“请愿书”,全称为:《调卷复审令请愿书》(Petition for Writ of Certiorari)。除极少数属于最高法院有直接一审或/和二审管辖权的案子外,譬如以美国联邦政府为一方的案子,事涉全国选举的案子,以及牵涉到国际条约争端的案子,……等等,对于请愿调卷令复审的案子,美国最高法院则只关注那些在法律上有全局影响的大案,尤其聚焦于那些下级上诉法院的裁决与联邦法律、联邦案例,尤其与最高法院的释法或案例,以及与美国宪法及其背后的立法精神相冲突的典型案件。

近年来,最高法院每年从各州涌来的大约8,000余件请愿案中,精心挑选出大约80个案件来调卷复审。余下的原则上均被淘汰,不积压到下一年。也就是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调卷复审的“中标”率,仅为大约1%。换言之,凡能淘汰掉那7,900多件案子而进入到前80名的“种子选手”,均无一不是大案要案了。尽管其淘汰率高达99%,但全美各大牌律师均无不对此使出浑身解数,跃跃欲试。

如今,我已站在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那雄伟的殿堂前,跻身于这8,000名竞逐者的行列,与之竞逐那80余名“种子选手”了。可我,却是一名Pro Se.,一名半路出家的自诉人,一名在纽约全职打工的蓝领技工。

独立中文笔会创建于2001年10月,是一个高扬“言论自由”的旗帜,汇集了中国异议群体中的一批作家、学者、诗人、编辑、翻译家 ……的组织。独立笔会必须遵守它申请加入的国际笔会的“宪章”:“笔会会员誓言反对其所属国家和团体以及无论何处的以任何形式对言论自由的压制。”(members pledge themselves to oppose any form of suppression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the country and community to which they belong, as well as throughout the world wherever this is possible.)”,因为它是国际笔会的一个分会。

国际笔会创建于1921年,现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中拥有149个分会。在中国如今就有着三个国际笔会分会:设在北京的“中国笔会中心”,设在上海的“上海笔会中心”和设在广州的“广州笔会中心”。因此,从理论上讲,独立中文笔会与国内的那三个国际笔会分会,均是兄弟分会,均同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唯一承认的国际作家组织下辖的一个分会。正因为如此,便使得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们在国内有着一定的活动空间。譬如,国内会员担任笔会会长、理事、秘书长等职,不定期的会员聚会,举行笔会的颁奖仪式,……诸如此类,均在某种程度上相安无事。一些具有世界声誉的中国异议作家、学者,如:高行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宾雁(著名记者)、郭罗基(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均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创会会员。一些海内外的知名作家、诗人、学者如:陈子明、王力雄、沙叶新、北岛、郑义、张郎郎、苏晓康、黄翔、贝岭、马健、孟浪、胡平、高瑜、贺卫方、焦国标、徐文立、刘国凯、丁抒、仲维光、周舵、朱学渊、张广天、张戎、廖亦武、郭飞熊、章诒和、杨恒均、……,或参与了创会或先后加入。不过,也有一批海内外著名的异议作家、学者如袁红冰、郭国汀、……等,一直被这个笔会关在门外。

我是在2003年秋冬,由刘宾雁(第一届笔会会长)和郑义(第四届笔会会长)介绍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的。在2005年10月举行的第二次会员大会上,本人因多年来痛感海外异议组织的种种弊端,故从一开始就着眼于打好一个健康民间组织管理架构的基础,从而力争载有“财务透明、用人竞争”条款的笔会章程乙案,能与笔会官方制定的章程甲案展开公平的竞争,一道接受会员们的表决。结果该章程修订案却被球员兼裁判一肩挑的前、后任秘书长陈迈平、张裕硬给挡在了赛场之外拒绝交与会员票决。故不旋踵,本人便从被刘晓波表扬过的“热心公益”模范会员,以及他所建议的“网络小组负责人”、“狱中作家协调人”,还有郑义、余杰、王丹等提名的“理事候选人”,和陈迈平推荐的“有秘书长之才”等等,而一落千丈地跌到了“问题会员”(被告张裕语),且还被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以下是“独立中文笔会宪法权利侵权案”在美国联邦纽约南区法院时的双方阵容:

原告:郭志(笔名:高寒)

被告:独立中文笔会(ICPC)、刘晓波、郑光召(笔名:郑义)、廖天琪、余杰、张钰(笔名:张裕)、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Carl Gershman、Joseph Cooper Jr.、Louisa Greve。

被告刘晓波,文学评论家,著有《选择的批判—与思想领袖李泽厚对话》、《末日幸存者的独白》等书;是十年前高寒被“开除”时的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直接主持了这一桩由海内外“(伪?)中国自由主义者”们所共同完成的侵犯“言论自由”和侵犯“程序正义”的美国宪法权利侵权案。在我走上法庭后三年,走进美国联邦法院后两月,他获得了当年(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此侵权案进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后数月,于2017年7月病逝。

被告郑义,作家,《枫》、《远村》、《老井》和《金棕榈(葛底斯堡赋)》等的作者;高寒被驱逐一月后任独立笔会第三届会长,竭力为这一桩美国宪法权利侵权案辩护,并拒绝纠错。

被告廖天琪,独立笔会第四、五、七届会长,拒绝为此美国宪法权利侵权案纠错。

被告余杰,作家,《火与冰》、《刘晓波传》等书的作者;高寒被“开除”时的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开除案”直接受益者、积极推动者和卖力维护者;本案肇因“余(杰)王(怡)排郭(飞雄)门”大丑闻主角;高寒对此丑闻公开批评的万字长文,被列为高寒诽谤-开除案的“诽谤”证据之首,构成此开除案侵犯“言论自由”之确凿证据。

被告张裕,高寒被“开除”时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此美国宪法权利侵权案的具体操盘手,直接责任人;拒绝受理高寒自我辩护和多会员复审提案,自始至终为该“开除案”辩护,并坚拒纠错。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几位高官,连同其亚洲事务部负责人,则是作为在本案中负有连带责任者在一审时被列为被告。本案进入二审程序时,我则将NED及其3位官员从被上诉人名单中剔除。因为我不想独立笔会诸被告在大树底下好乘凉,一直躲着不应诉。

诚然,在外界看来,这不过是又一场“民运内斗”而已。因为控辩双方毕竟都是——或曾经是、或口头否认而实际上是——“民运分子”。不过,在数不清的“民运内斗”中,这却是唯一的为维护个人权利而较真儿走上美国法庭的维权个案,唯一的历经初审、上诉、且耗时整整十年,最终走进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个案。

此案的最为吊诡之处则在于:在本案中被控践踏、侵犯了“言论自由”和“程序正义”的独立笔会衮衮诸公,以及站在其背后力挺刘晓波等被告的一大帮“主流民运”大佬们,又都是一批口含“言论自由”、“程序正义”天宪,而将这些“普世价值”贴在脑门子上的人。

是的,“维权者”侵权,向“维权者”维权,就是本案的一大特色。


第一章 迷宫般的诉讼程序

(待续)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1-19 18:28:2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