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十年磨一案,我的自干律师历程》第一章 迷宫般的诉讼程序 2021-01-20 13:19:35  [点击:960]
十年磨一案,我的自干律师历程
——独立笔会刘晓波等美国宪法权利侵权案纪实

【上卷:案发于笔会内(2005年 - 2007年)】

高 寒

书稿简介


目 录

代自序:败诉辞—— 高寒与独立中文笔会十年官司已落幕

引子:十年的“马拉松”官司已快到终点

第1章 迷宫般的诉讼程序

第2章 争议焦点:笔会应否被法律视为一宪法权利侵权主体

第3章 列于“诽谤证据”之首的高寒公开发表的长文

第4章 “余王排郭门”引爆舆论

第5章 笔会社区:惨烈混战,“罢免案”与反制的“开除案”

第6章 笔会社区:多人斡旋,停战修整与“罢免”联署延期

第7章 “开除案”深层动因:不容置喙笔会内的财务黑箱

第8章 “开除提案”及其“开除”营垒的内讧

第9章 高寒与笔会法律顾问刘路律师的几场辩论

第10章 高寒与著名马甲芦笛的网络宿怨

第11章 “缺席审判”的开除决议

第12章 “诽谤陈迈平”之财务弊案

第13章 第二次会员大会及其章程修订乙案风波(上)

第14章 第二次会员大会及其章程修订乙案风波(下)

第15章 身世、经历与自我流亡

第16章 寻找组织、民运干将与自绝于“民运”

第17章 争辩护权,争复审权,穷尽笔会内程序

第18章 第三次会员大会:郭罗基与郑义、刘晓波的大辩论(上)

第19章 第三次会员大会:郭罗基与郑义、刘晓波的大辩论(下)

第20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一)

第21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二)

第22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三)

第23章 独立中文笔会内、外围绕“高寒案”的大辩论(四)

参考资料

注:

本书未定稿将会在本坛陆续逐章首(连)载。这也是对本坛当年曾提供了本书所涉事件之争论平台的一个回报吧。本书也拟在正式成稿后将自出版电子书与纸质版。但若有任何出版社愿出版此书,或有网友有心介绍出版社,以及对此未定稿有任何纠错指正意见者,均可电邮与我。同时,本书稿也公开征求义务编辑,暂无报酬承诺,仅以成书中的编辑署名和若干赠书聊作回报。

gaohan2005@gmail.com

…… ……

第一章 迷宫般的诉讼程序

美国诉讼程序之庞杂、繁琐,如同迷宫一般,非深陷其境难品个中滋味。所以,这成全了美国律师行业的兴旺,所谓一片树叶掉下来可砸到好几位律师。故此,美国律师的专业分工都十分狭窄。不仅如此,一个律师能够在哪个或哪几个法院出庭,并非仅凭一张律师证即可畅通无阻的。你不事先获得在该法院上庭的特许资格,你是无法在此代理起诉或应诉业务的。也就是说,能够在联邦纽约南区法院上庭的律师,未必就能自然而然在联邦纽约东区法院出庭。

美国诉讼程序的复杂,不仅一般地指联邦和各州均有着自成一体的司法系统,还特别表现在每一个法院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院规”(Local Rules)。这些院规琐细到连纸张、字体、字号、行距、边距、字数限制、引文格式、封面颜色,……等等、等等,均无所不包,彼此各异。所以,仅仅研读一般的诉讼法或上诉法,而不同时也仔细研读你正在打官司的那个法院的院规,你将会走很多弯路。

没错,在纽约州市县法院之上的,直接就称纽约最高法院(The Superem Court of the New York State),而不像其他州,称高等法院(Superior Court)。记得当年我开打这一场官司时,网上一片大哗,愤怒的、叫骂的、嘲弄的、贬损的,交相辉映。而其中有位在国内常以写美国见闻著称的丁林(林达),在揶揄我“希望你告到联邦最高法院去”之余,想当然地出面纠正我说:纽约州的法院怎么可能叫“最高法院”呢?明明只能是“高等法院”嘛!还给出了两个不同的英文单词。后来,有网友贴出了纽约州最高法院的网址,这位“美国通”才悻悻然地道歉。

其实在纽约州,号称“最高法院”的,其司法权却并不就是“最高”的。在它之上,还有州最高法院上诉庭(Appellate Division of the Supreme Court),在该上诉庭之上,还有作为州终审法院的州上诉法院(New York Court of Appeals)。总之,对于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以自己在中国那早已深入骨髓的大陆法系思维定式,来看待或解读这海洋法系的美国司法系统,你常常会不自觉地感到什么事都有点怪怪的。这大约就是让.皮亚杰说的“心理建构”的意思吧。

那年我在纽约州最高法院败诉,便去州最高法院第二上诉庭了解情况。一个布鲁克林的普通街区,一个普通的老式建筑,一个小而普通的门面,这就是纽约州最高法院的上诉庭了。进去后我坐在前台等候时,只见一位西装革履的律师进来,拖着一个长途旅行用的带轮箱包。从箱包中取出一大摞文档,重叠在一起堆放在登记的柜台上,像拔地而起的一幢白色摩天大楼。然后他就坐在那里静候登记了。离开上诉庭出来,但凡见到拖着箱包往这个街区走的打领带人士,就不难判定此人是去上诉庭递交材料的律师了。

回到家中上网一查,真吓了我一跳,纽约州上诉庭的上诉状得递交一式9份。要知道,诉状加上证据附件,一份诉状轻易就会达到100多页。我记得我曾经拍过一张即将投递的我反驳笔会法律备忘录的照片,厚厚的一大摞。可那还只是一份,这里要的却是9份,还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备齐。我敢说,就这一式9份的上诉书,就足以让一些人对上诉望而生畏了。

 
 

一份反驳笔会“恶意诉讼反诉”法律备忘录(2009年6月纽约州案)就100多页

哈,如果9份就吓你一跳,那么,这40份呢?岂不更是小巫见大巫了?眼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见面礼”,一张口就得要送40份。细细阅读最高法院的院规,要40份也就罢了,但你曾在下级所有法院均习惯了的对法律文本要求的那一切有关纸张、字体、格式、版式、……,等等、等等,在这里均统统都不适用了。请愿书必须是小册子(Booklet)格式:长9 1/4、宽6 1/8英寸;内页纸60磅,封面纸65磅(这些纸在零售市场根本就买不到);12号的Century族字体,特定的行距、脚注、封面要求,……,总之各种明细规范一大堆。而更要命的是:这些要求中你错了其中任何一项,譬如将Century字体换成其看上去最接近的Times New Roman,那就受理免谈了。


我的40份小册子格式的调卷复审令请愿书

最高法院的这些近乎有点“刁”的特殊文本规定,成就了一个专门的行业:最高法院法律文本印刷业。一些律师楼也嫌要完完全全地弄懂弄通最高法院的那些琐细的规范有点烦,但你又必须得一丝不苟地遵守,于是也就干脆将其交由专门的印刷公司去处理了。那些专吃这碗饭的印刷公司,把最高法院的这些文本格式细节吃得很通透,做出来的文本漂漂亮亮,完全符合要求,还包括了对递交请愿书时效精确计算的投邮送达之类,煞是服务周到。但其收费,在我眼中则可说是天价了。我曾去尝试过一家百年老店的报价,仅含排版、校对、印刷和递交,一份约8,000英文字的文本,印50份,其索价竟为1,5000美元,且签约伊始就得交一半定金,确实令人咂舌。

当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院规并不仅仅只有文本格式之类,它共计9章48条,约25,500余字。涵盖了从该院的组织构架到各项收费等打官司的方方面面。作为一名赶鸭子上架的业余律师,我当然无心钻进那庞大迷宫中去漫游,而只是首先去搞懂我必须得立即掌握,立即派上用场的那些部分,譬如:时效、延期、送达、格式、字限,章节、收费、……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林彪当年对学“毛选”的那个著名题词:“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其实十年来本人自我代理打这一场官司,对美国法学的方方面面,从宪法理论到诉讼程序,从案例检索到法学英语,我还真就是这么干的。 


然而,比起诉讼程序,比起文本格式来,对我来说,真正的挑战还是在内容方面,即诉辩双方的(实体)法律对抗上了。因为对于前者,一个律师楼的法律助理,一个办事精细的专业文员即可胜任。那一切条条框框尽管繁琐,但毕竟是“死”的,是现成的,一切都明文摆在那里。而对于后者,则并无任何现成的答案。而所有那些旧答案,即被对方专业律师祭出来的许多法条和案例,一眼望去似乎统统都将置你于死地。我要突破其合围,提出挑战那些个貌似合理的旧答案而以新答案去反驳之,就得依据已知求未知,求新解、求新论了。

说到这里,我还得补上一个小插曲:在5月11号,我于5月4号寄出的那40本请愿书,竟然被最高法院悉数给打回来了。当邮递员按门铃给我这个大邮包纸箱时,它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心中咚咚直跳:不知又是哪一河水发了?!因为我此前就遇到过好几次这种一个小小的程序差错就前功尽弃的事。我手忙脚乱地赶紧打开邮包一看,才知尽管自己千注意万注意,但还是在格式上不符合要求:即将“送审问题”一栏中所列的两个问题,给挤到第二页上去了。换言之,即我将“过门”拉得太长而占据了本该由提交的问题本身占据的扉页。这表明我误解了某些“秘笈”的相关说明。不过,让我欣喜的则是,最高法院还是承认了我的提交时效,并给了我60天来纠正这个小小的差错。这无异于又给了我整整两月的延期来递交《请愿书》。哈哈,这至少可让我将这《调卷复审令请愿书》再仔仔细细地认真校阅一遍了。这可真是无心插柳啊,不知这“利好”的开端是否预示着此案将会“中选”呢?


第二章 争议焦点:笔会应否被法律视为一宪法权利侵权主体

(待续)

…… ……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1-21 07:59:0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