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大半生遁世无闷,最可喜吾道不孤----五十六岁生日小记 2021-01-25 19:01:49  [点击:5525]
大半生遁世无闷,最可喜吾道不孤----五十六岁生日小记
余东海

一晃一晃又一晃,一晃晃到五十六。晨起,给自己书写了一副集句联:

道一而已矣,
逝者如斯夫。

上联出自于《孟子•滕文公上》:“夫道一而已矣。”孔子也说过,吾道一以贯之。道是唯一的,一贯的。下联出自于《论语•子罕》,形容时间如流水一样不停流逝,应是夫子自伤迟暮。孙绰注:“川流不息,年逝不停,时已晏矣,而道犹不兴,所以忧叹。”亦含有劝勉学者爱惜光阴之意。

孟子认为孔子此言是形容为学有本:“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宋儒以道体释此章,认为孔子是在借水喻道,比喻道体的生生不息,也很圆通。见仁见智,孔子不必然,读者不必不然也。

以前作过与“逝者如斯夫”句有关的集句联,也与此日心境颇为切合。联曰:黯然销魂,唯别而已矣:不舍昼夜,逝者如斯夫。集句联。上联出自江淹《别赋》:“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迎来新岁,意味着告别旧年,亦难免销魂也。

写罢对联,欲觅一诗而未得,遂将日前自题答海外友人的一首小偈改为《五十六初度自题》,与对联一起发于东海客厅。到晚上共收贺诗贺联近二十,可谓丰收。元明小友依所收顺序集为一束发于邕州儒学研习会公众号。(附后)

厅友们赐贺诗联各有可观。最值得一提二,一是建春兄以新诗贺寿,不知是否创举,但很罕见是肯定的;二是彬宇兄《庚子冬集古七律贺当代大儒余东海兄初度》一首七律,集古人句而天衣无缝,雍容典雅而且贴切,可谓善颂善祷。彬宇兄阅吾联后说:“正好多年前我也有一首诗引用了‘逝者如斯夫’这首诗也当可赠予东海先生”云。其诗题为《戊子春出山吟五律》,特录此共赏:

雾霭连飞瀑,扁舟下野湖。
浮生如梦矣,逝者若斯夫。
人世随流水,乾坤仰大儒。
功成不必我,遁迹凤栖梧。

此诗语句典雅,境界高绝,让我想起某前辈一句话:“徒有文章称先进,唯将功业望后生。”这也是我想对彬宇兄和诸儒友说的。

元明将他的贺联写成了书法。其字端方厚重,颇为大气,不愧为东海的书法老师之一。其联曰:“仁本无疆,有容乃大,八方豪杰聚东海;道是有情,无欲则刚,万古圣贤瞻泰山。”甚为过誉,实不敢当,代改如下:“仁本无疆,有容乃大,八方豪杰观东海;道是有情,无欲则刚,一代风云绕泰山。”力图保留原作气势而淡化赞誉,其它平仄问题从宽。其实所有诗联多多少少都有过誉之嫌,姑且视为各位仁兄贤弟对自己的鼓励吧,于我颇有纪念意义,值得珍惜和珍藏。

于野药师联:“八方豪杰奔东海,叱咤风云涌泰山。”我说奔字夸张,仿佛东海在中南方向似的,不如观字,中性客观。其答有趣,录此共赏:“乃因一时想起‘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之句。有容乃大,是为浩瀚,巨大的存在不可忽视,不可逼视,然后有奔来眼底之感。故不徒豪杰奔海,海亦自横亘于豪杰之前也。”

廣毅除了“鳥獸常驚獅子吼,人間樂望義鐘鸣”一联,另发一上联:手提仁尺量人道”,梅志对以下联:心得义规度世间。略嫌合掌。贞仁发了一首我的二十几年前的旧作《街灯》为贺,让我重温了年轻时的情怀。诗曰:不贪富贵满堂春,
寂寂街头仆仆尘。苦雨凄风甘守夜,辉光独庇夜行人。

子仲的贺联是:“学而时讲,乐以忘忧;仁为己任,不孤有邻。”邕州儒学研习会公众号所发《东海客厅贺寿诗联选》有遗珠之憾,特录于此。元剑不在客厅中,亦寄来一联《贺余师五十六大寿》:“天命已知将耳顺,民艰未解尚心忧。”

吴强贺联是:“百岁功勋才一半,八方风雨会邕州。”并电告,此联是化用康有为贺吴佩孚五十大寿的贺联。原联是“牧野鹰扬,百岁功名才半纪:洛阳虎踞,八方风雨会中州。”

吴强前不久远从东北惠寄的私人高粱爆马花存酒灌装的尼尼酒,到得非常及时,让我当晚大醉。可惜疫情期间,不敢邀请同城朋友们共饮为憾。两个月前亦曾收到吴强所寄的奏折高粱酒,曾有夜饮诗曰:三策天人奏不成,岁寒岂负自由盟。千山风雪孤程渺,自酌高粱赋壮行。

泽宇从远方送来两箱加两包美酒,却过门未入。贺寿友来千里外,消愁独入杏花村。期待与他相见。中西家国无穷事,待与中宵细细论。

除了诗联美酒,还有客厅里满满的生日祝福,其中最多的是福如东海。这虽是一句祝寿的老话,却颇有针对性。曾有人戏言,东海福大命大,是因为有一个好名字,每天接纳着无数人的祝愿,福能不到东海之门乎?按照佛教的做法,我得把这些美好的祝愿回向诸君,回向体制内外、海内外所有故人和美好的人。

大半辈子历尽沧桑,饱经艰险,总是化吉呈祥,可谓得天独厚。最要感谢的是旧雨新朋、正人君子各种方式的支持维护,也要感谢各种艰险磨难,让我的生命更有深度,更加精彩。还要感谢孔孟和历代圣贤的良知启蒙,让我透彻地认识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走上了仁本主义的光辉大道。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奔向儒家,奔向东海的眼底,成为仁本主义同道。2021-1-25余东海于南宁

附:余公东海先生五十六初度自题诗和贺诗贺联小集
邕州儒学研习会
庚子腊月初十,恰逢余公东海先生五十六寿辰,诸友纷纷以诗联贺寿。由于庚子疫情,不便聚会,师友们便在“东海客厅”微群向先生贺寿,遥相应答,纵隔千里,如聚一堂。
一时间,师友们各显神通,诗联佳作接连而出,相互品评推敲,精研文理,真情流露,亦多理趣,诚为一次虚拟小雅集和儒界小雅事。
靖节先生云:“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天地之道,人特其显,此番雅事佳作自不当埋没,故收集编录如下,以记其人其事,以宣其情其志。
——元明2021.1.25

东海客厅贺寿诗联选(依所收顺序排列)
于野:
耳顺犹作狮子吼,
东海不老仁者寿。
爱儒爱梦爱自由,
我有天爵逍遥游。
事定何须等盖棺,
高歌倚马剑诗酒。

伯堯: 贺东海先生
志兼豪杰鸣仁鼓,
勇向人间撞义锺。

吴元士:祝先生寿比南山
仁言遍环宇,
大义正乾坤

文范: 贺先生寿
辅仁已历数十载,写遍人间自由花。
此去江海谁与共,诗酒明月醉临风。

方润宇: 贺余师诞辰
人皆可以为尧舜,
士岂不能成圣佛。

彬宇先生: 恭贺东海先生
人品若山极崇峻;
情怀与水同清幽。

李建春: 榛仁(为东海君作)
留鸟翔集于大疫之寒枝,它们守护、
感受一种气息,用个字箍紧。
地底的发育尚未完全,
先王曾在冬至那天下令全国肃静。

在我家乡的后山,我得到的冬笋,
像龙角。我心悠悠,酌酒一杯,
不知明年开春,高铁解冻否?
清明前后,燕子一定会来。
它是守时的,拖着小剪刀,
反剪逝去的时光。

你仍然看重这些陪着、或围观你的,
在你呐喊、长啸的竹林中,研究
气节的音波的长度。而榛子中的仁
开裂满地,比落叶中的黄金重一点。
腊月初十1.22

元序: 贺先生寿
其一
神州豺狼盘桓久,
仁旗高举笔不休。
忧患未空长擎臂,
风雨几度五十六。
其二
君子成林志不改,
取义成仁吾辈事。
遥祝先生寿且福,
整顿乾坤有参谋。

廣毅: 再賀東海先生山高水長!
鳥獸常驚獅子吼,
人間樂望義鐘鸣。

梅志:晚學小子梅志賀東海先生壽富康寧考終命
發揚儒家,仁本播天地;
批判馬學,義行動死生。

小吴教授:东海先生生日快乐
百岁功勋才一半,
八方风雨会邕州。

元明贺东海先生五十六寿:
仁本无疆,有容乃大,八方豪杰观东海;
道是有情,无欲则刚,一代风云绕泰山。
东海先生修改如下:
仁本無疆 有容乃大 八方豪傑觀東海
道是有情 無欲則剛 一代風雲繞泰山

曾诚中:贺东海先生
百川润物归东海,
群贤兴民聚儒门。

彬宇先生:庚子冬集古七律贺当代大儒余东海兄初度
紫极中天万国标,明•罗伦
皇王定鼎自唐尧。清•洪良浩
蛟龙不是池中物,宋•王令
宫徵何殊爨下焦。宋•陆游
海宇无疆归正统,明•邓雅
东山鸣凤在凌霄。宋•晁公溯
先生浩气吞云梦,清•张问陶
天马行空势更超。清•林占梅
注:
爨下焦,即焦尾琴。借指高雅之古曲。 宋刘克庄 《鹧鸪天•戏题周登乐府》词:“纷纷竞奏桑间曲,寂寂谁知爨下焦。”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1-25 22:19:0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