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关于老同学周继能所写王希哲文革中的一些事迹的导读 2021-01-28 23:34:14  [点击:13752]


关于老同学周继能所写王希哲文革中的一些事迹的导读
(周此文一下找不到网址)

王希哲

这篇我的老同学周继能(网名蒙泰尼里神父)写的王希哲回忆《我与王希哲(之一)》,传得很广。写得也很有趣,近日又有网友推出。我得便,也写个东西,将它“导读”一下。

总的概括非常简单:周同学半世纪一直误会了王希哲,把王希哲看做反共“反革命分子”。

文革时,他是“保党派”积极分子,非常热爱共产党的。清算造反派时,在军训团(代表共产党)的重用下,他直接负责王希哲的“反共反革命专案”,亲手为批斗“反革命小蒋王希哲”和展览王希哲罪状,拍了张照片(如图)挂出。

文革后,特别是邓后,反毛时兴了,89后,海内外反共也时髦了,反共不是坏事甚至是英雄了,于是周同学说,他也开始变了,对共产党“不顺从”了,“我(周)的思想,已经彻底抛弃那个(共产党的)主义了”,共产党时代,是“中华民族史上最黑暗、最暴虐的时代”,“我的内心,已经把王希哲看作是对抗(共产党)暴政的英雄了”!
但后来他“学会了上网,学会了翻墙”,非常意外,“竟然看到海外的人士称他(王希哲)为‘共产党的走狗’,我骇异怪之”了。云


我看到了这三段式,是所谓“哭笑不得”。我对周同学说:看来你是半世纪不变一直把我看作反共分子的呀!不过那时,你“热爱共产党”,所以你恨王希哲反共,要批斗王希哲;后来和现在,你不爱共产党了,也要反共了,要“对抗共产党暴政”了,于是便想起和敬佩我了,把我视为先知先觉先行的“反共英雄”了。但忽然又听说,在海外,王希哲不是反共的,相反,倒是被骂所谓“共产党的走狗”,于是便感到非常奇怪了:“王希哲怎么会是不反共的,倒是‘共产党的走狗’的呢?”

周同学呀,那是你的问题呀。一开始,你和军训团及后来的广东省市委,对王希哲搞的就是错案,冤案。把不反共的,文革后期确立了民主社会主义(毛泽东新民主主义)信念的王希哲,一再打成“反共反革命”,请他坐了好几次牢,至今不平反,逼其流亡海外,不得归国,造成了海内外社会, 无论反共右派还是极左“毛派”(如张宏良等),普遍的仍把王希哲视为“反共分子”罢了。而你,从爱共变反共了,想崇拜那个曾被你的错案打成“反共反革命”的王希哲,却忽然听说和发现他原来不是反共的,便奇怪和失望罢了!你怎么不想想,当时你和军训团对王希哲办的,就是错案冤案呢?

以上,是为国内外读者们提供的这位“蒙泰尼里神父”周同学写的《我与王希哲(之一)》此文的总括导读。纲举目张。把这故事来龙去脉先明白了,读起来就不至也跟着稀里糊涂,“骇异怪之”了。

但叙事的情节上,周同学此文对希哲还算是坦诚善意的,大体是写实可读的。也有某些须说明处:

一、周同学把文革中的哪一派才是最可怕的说反了。不是王希哲为“社长”的井冈山公社一派武斗可怕,而是军干子弟为主的“主义兵”一派武斗可怕。武斗,从来都是他们挑起。一次,是“主义兵”一派围殴井冈山同学,逼这些同学跳入了学校门外的“牛屎河”(现似改名状元河)逃难,引起了井冈山愤怒的大规模反击,才把“主义兵”一派(包括周同学的小组),“撵出学校”的。周同学这里似还带派性,未实事求是。

二、广州的两派最早是因封《红卫报》(原羊城晚报)和反封《红卫报》形成的。封派,是后来的造反派(红旗派),反封派是后来的保党派(东风派)。王希哲是造反派怎么会“反封”呢?因为他认为封报是形左实右,是让每天想看报的广州广大市民不高兴的。封报干什么呢?我们把报纸接管过来,“按毛主席革命路线”来办,才是正确的做法呀。那时的“小王”(18岁)就懂得,许多表面过激的行为,实际是“形左实右”的。老王现在还蛮佩服“小王”,并常将此经验观察今天。

三、周同学后来读到了文革后期我主执笔的最重要著作《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他说,已经发现王希哲此文是为“补天”(补共产党之天),而不是为“拆庙”(拆共产党之庙)的。他就应该感到王希哲并不是他以为的“反共”英雄,而实际是想为共产党“补天”却被冤屈的英雄呀?应感到他过去搞的王希哲“专案”是错了呀!但他对希哲的“反共”成见实在太深,便自我解释,那不过是王希哲“历史的局限性”罢了。也很有趣。

四、关于“对毛主席也要一分为二”。是周同学和军训团当年对王希哲“反革命专案”的第一大罪。批斗会上,军训团兰干事宣布罪状:“王希哲要把毛泽东思想分两半,一半对一半错...”,他打着分两半的手势。于是“主义兵”马克东、郑南进等一涌而上,大皮靴乱踢过来,再把紧紧捆绑的王希哲门牙当场打掉两颗。文中,周同学的记叙他倒重视此事,再来关押房问我这“一分为二”哲学命题,我向他解释了毛主席“对立统一规律”,他表示“折服”。这确是坦诚的。

五、周同学文中提到,他带人“去抄了他(王希哲)在珠江电影制片厂的家”。王奶奶的箱子也翻遍了,居然抄出“一包国民党军服的铜钮扣”,“把王希哲父亲吓坏了”。

王希哲的父亲,不是什么“国民党电影制片厂”的“留用人员”。抗战时初期,国共合作。郭沫若任国民党军委会第三厅厅长, 主管宣传。我父亲表哥罗静予(钱壮飞女婿)与我父亲一起奉周恩来之命,创办了宣传抗战的左翼电影制片厂---“昆仑影业公司”,隶属郭沫若三厅。这是在国民党编制下,拿国民党钱,却由共产党掌控的中国第一家左翼电影艺术家群星汇萃的电影制片厂(当时尚非明星的蓝萍也曾出自此厂)。这昆仑影业公司,便是解放后的上海电影制片厂骨干前身。故,我父亲王仲宣,是共产党左翼电影事业开山的元老之一。王奶奶古老箱子里针头线老被抄出的几颗“国民党纽扣”,大约就历史出自这里。但周同学这里稍不太诚实了。他说把这抄出的纽扣“交珠影方面”了。不对。起码有一颗,周同学拿到了王希哲的批斗大会上高高出示,说这是“王希哲反动家庭妄图变天的罪证!”,于是,又被蜂拥而上的同学们一顿拳打脚踢,满头满身是血。呵呵,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

要说明的大概就这几条罢。读者有兴趣的尽管自己去看。王希哲的这些经历,也算是文革中的一点花絮吧,供后来的年轻人多了解一些也好。

2021年1月28日
xz7793@gmail.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