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再谈这次美国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 2021-02-01 11:05:36  [点击:11308]
再谈这次美国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
胡平

(一)关于乔治亚州参议员选举

质疑这次大选有大规模舞弊的朋友,请务必看看1月5日乔治亚州的参议员选举。

1月5日,“战场州”乔治亚州举行了国会参议员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乔治亚州有两个联邦参议员席位,本来都属共和党。在去年11月3日投票中,一个席位是共和党人领先,另一个席位是民主党人领先,但是没有人的得票超过半数。根据乔治亚州的规定,参议员须过半数才能当选,因此在今年1月5日再进行第二轮投票。

这轮投票对共和党事关重大。因为在去年11月3日的选举中,共和党失去了总统,众议院又未能赢得多数而依然被民主党主导,因此,能不能保住参议院的多数就成了共和党还能不能有效制衡民主党的必要防线。当时参议院共和党与民主党是50对48。如果乔治亚州参议员选举中,共和党能赢得至少1席,那么它就可以保住参议院的主导权;如果两席都输给了民主党,参议院成了50对50,那么民主党就获得了参议院的主导权,因为属于民主党的副总统哈里斯,作为参议院议长能够在50票对50票的难分胜负的情况下投下关键的一票。

第二轮投票揭晓,两位原先在位的共和党参议员双双落败,乔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席位都被民主党夺去。接下来,两位共和党竞选人表态,接受选举结果。

那么,这第二轮参议员投票有没有可能是民主党靠大规模舞弊窃取了选举结果呢?不可能。

道理很简单。乔治亚州是共和党全面执政的州,州长副州长州务卿,州议会两院(参院众院)都在共和党手中,负责选举事务的最高官员也是共和党。你能想象乔治亚州的共和党会自愿放弃监督的权利放弃复查的权利,听任在野的民主党大规模舞弊,还把监督权复查权拱手送给民主党,让舞弊的民主党自己去监督自己、自己去复查自己吗?

自古以来,在选举中,只有当权的党派用大规模舞弊窃取选举结果战胜在野派的,哪有在野的党派用大规模舞弊战胜当权派的?

假如说去年11月选举,民主党策划已久,大规模舞弊,偷袭成功,共和党大意失荆州,那么民主党的成功必定是不可复制的,是可一不可再的。到了今年1月5日的选举,共和党必然百倍警惕,严防死守,定让民主党无法舞弊。第一次让你民主党舞弊成功了,第二次一定搞不成。你若说乔治亚州的共和党大多是建制派,他们自己就讨厌川普,所以在去年11月3日的选举中,他们故意眼睁眼闭,放纵民主党舞弊,甚至同流合污,里应外合,把川普选下去,那么在这次国会参议员的选举中,他们总该团结对外,竭尽全力保住两名共和党参议员的席位。因此在1月5日的选举中,乔治亚州的共和党,从上到下,一定铆足了力气,睁大了双眼,严格防止民主党舞弊。

但是,共和党依然输掉了选举,丢掉了它原有的两个席位。这最有力地说明,民主党的胜利不是偷来的不是舞弊来的,是通过公平的竞争赢来的。第二轮参议员选举采用的方式和器具和去年11月选举是完全一样的,同样有大规模的邮寄投票,同样有多米尼电子投票机。1月5日这一次参议员选举没有大规模舞弊的问题,去年11月那次也没有。

(二)关于“拜登曲线”

值得一提的是,在1月5日乔治亚州参议员选举中,也出现了“拜登曲线”。在开票的前半时,共和党候选人领先,中间,民主党突然激增反超,“拜登曲线”再现,然后以几乎水平的方式保持优势直到最后。经核查,这是因为该州各县开票有快有慢,人口少的县先开票,这些县多半是共和党选民多,人口稠密的县后开票,这些县民主党选民多。

关于“拜登曲线”:在去年11月3日大选第二天,11月4日,美联社就发表报道解释“拜登曲线”。资深科普作家Maggie Koerth解释道:"威斯康星州结果中那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凸起(即拜登曲线),就是密尔沃基市17万张缺席票一下子涌入的情况。这不是恶作剧。只是在统计而已。"包括密尔沃基和绿湾在内的威斯康星州大多数大城市都在一个集中的地点统计缺席选票(即邮寄选票)。威斯康星州法律规定,这些缺席投票的结果必须一次性报告。州选举委员会管理员Meagan Wolfe周三解释说,你把所有邮寄选票的结果一下子放进总计数,就出现了选票激增。

其实,并不是只有“拜登曲线”,在有的州也出现过“川普曲线”。大致上说,如果在某州民主党选民和共和党选民双方并不呈匀均分布,有的地区共和党选民占压倒多数,有的地区民主党选民占压倒多数。因为统计量很大,大选开票时,在媒体和网站公布的数字,并不是一票一票的增加,而是每隔一段时间,数字刷新一次。只要是双方领先和落后位置反转,就会出现“黄金交叉点”,就可能出现这一方或那一方得票蹭蹭猛涨、直线上升的局面。例如在俄亥俄和佛罗里达等州,就出现过“川普曲线”。

(三)关于选举舞弊

这次大选,已经有舞弊被查出。这表明美国的追究舞弊的机制在正常运作。只是各州的舞弊都很零星。这很正常。因为一般来说,选举舞弊,总是以逆转选举结果为目的。在小型超小型选举或投票中,投票人少,做几张假票就可以逆转投票结果,因此个体做票的动机比较强。例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民间团体就发生过这种事,那时候互联网还未普及,大家都还是靠电话或传真机联系。某团体理事会为某事投票表决,理事也就十几二十来个人,有的理事一向不理事,和其他理事也很少联系,于是就有人假冒他们的名义投票,凑成多数票,通过了他们想通过的决议。

在大型超大型选举中,个体做票的动机就几乎降低到零,因为在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人的选举中,一个人做几张假票太没有意义了。想想看,如果你手里有一张死人的邮寄选票,你会不会去冒名顶替投出那张票。那可是犯罪,查出来要受罚的。就算你认为你做的高明查不出来,问题是在一场有几百万几千万上亿人的选举中,你投了区区1张假票,对选举结果的影响趋近于零,你会去冒巨大风险做一件毫无效果的事吗?

一般来说,如果一种犯罪行为,风险巨大,但收益也很大,而且是“现得利”,得暴利,一旦你做了,马上得利,而且是很大的利,因此总会有人冒险行事。如果一种犯罪行为,风险巨大,而收益甚微,那么去做的人就非常少。 选举舞弊即为一例,被发现是要判罪的,就算运气好没被发现,舞弊成功,可是几乎没有收益——一场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人参加的选举,你做了一两张票的弊,对选举结果毫无影响。风险与收益极度不成比例。有几个人会去做呢?难怪去做的人微乎其微。

在大型超大型选举中,如果有个体舞弊,那也是极个别。要舞弊就一定是大规模舞弊,一定是暗中策划的有组织的舞弊。这种大规模舞弊必须要有很多人直接参与,势必会有很多人知悉或间接知 悉,因此很容易被发现被查获,成功的机会很小。司法部长巴尔在去年12月1日说:“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可能会逆转大选结果的大规模舞弊行为”。

(四)推荐“选举诉讼文献”

也许有人会问,那如何解释我们看到的那么多关于舞弊的证据,还有听证会上的证人证词呢?

首先,这些证据证词有多少写进了诉状、拿上了法庭?不写进诉状,不拿上法庭,就说明自己知道材料不过硬。

有人说,很多证据证词写进了诉状,送交了法庭,可是法庭却不受理。

这就是把美国的法院和中国的法院当成一回事了。好像美国的法院也和中国的法院一样,想受理就受理,想不受理就不受理。

这里,我要向大家推荐“公民力量”正在推出的“选举诉讼文献”系列。“公民力量”组织翻译了50多个这次美国大选案件的简介和判决书,正在《议报》上陆续发表。希望大家都看看,尤其是那些至今仍认为这次大选有大规模舞弊的人,务必要认真看看。

杨建利在前言中写到:有关这次美国大选是否有大规模舞弊这一议题,在华人社会引起了前所未有的激烈争论。“我们发现争论的双方,特别是坚信拜登靠舞弊上台的一方,很少有人去仔细了解网络空间里满天飞的作弊传闻的法律指控,更少人去阅读主要相关官司的起诉内容、反方辩驳以及法院的判决,而我们认为这是了解真相最可靠的方式。并且,研究法律文书的学习过程既是我们了解美国的三权分立、联邦制的过程,也是领悟美国司法独立和法治精神的教育。”

杨建利特别强调,“很多人热衷于展示和传播所谓大选舞弊证据,但对‘证据’存在着不少误解。个人证词可以放进诉状里,只有被法官采信才算证据。不被法庭采用的控方带有签名的宣誓书(书面证词)之所以不能作为证据,不仅因为许多宣誓书有明显事实错误,而且被告方也会提供内容相反的有签名的宣誓书,或者由被指控的选举官员亲自出庭宣誓作证,法官必须根据公认的事实和逻辑推理来判断采信哪些材料作为证据。在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上的内容,无论平台大小,都只是言论自由的部分,不能作为证据被使用,川普及支持者所说的大规模舞弊的证据大都属于这个范畴。”

正如杨建利所说,这次大选的结果,“在有些州经过重新计票甚至三次计票,在地方、联邦和最高法院进行了一系列控告和判决,各州议会对本州选举人票进行了确认,各州分别进行了选举人投票,最后,联邦参议院院长暨副总统主持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进行了最终确认,却还有许多人坚信发生了大规模系统性舞弊而不承认选举结果”。这就是说,那些至今仍然认为有大规模舞弊的朋友,已经不仅仅是认为有大规模舞弊了,而且也是认为美国的地方、联邦和最高法院都坏掉了,各州的议会都坏掉了,副总统和国会参众两院也都坏掉了。一句话,美国的民主已经坏掉了。

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有坚持自己观点的权利。不过我愿意提醒一句,当你一再宣称公路上所有的车都在逆行时,你也该反过来想想,是不是自己把车开反了。

2021/1/28

《议报》首发。2021/2/1。
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047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