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老枭的浅浅体(自由诗) 2021-02-09 16:49:54  [点击:7661]
老枭的浅浅体(自由诗)

【东海附言】最近贾浅浅的浅浅体诗红出诗歌界红遍诗文学界,包括贾平凹在内的大量诗歌文学大佬纷纷出来捧场,从女诗人的屎尿中发掘微言大义。东海忽然想起自己一枭时期,也曾屁滚尿流,屎气飞扬,遂从发黄的破纸箱里挑出几手,题为《老枭的浅浅体》。不敢与女诗人媲美,凑个热闹罢了。2021-2-3于南宁

《人形皮袋》
到处都看不到人
台上街上江湖上
到处竖着蹲着或躺着的
是一个个人形皮袋
不论男女老少
不论丑陋还是美丽
一肚子装的尽是
屎尿屁

不说话就已臭气四溢
何况一张张大嘴
总是叽哩咕噜
说个不休
2008-11-23


《警告》
吃过我的肉
喝过我的血
嚼过我的骨头
无论什么人
都要吐出来

不是吃过喝过嚼过多少
吐多少而是
与时俱增地翻倍

我的血肉被你们
消化成了尿和屎
也要吐出来
吐不出来
就用身上的血肉还
用你们的命来还

天雷会劈死你们
地震会震死你们
病菌会咬死你们
工农兵兄弟会打死你们
大盗小贼会弄死你们
草木会化作刀枪干掉你们
无数意外等着你们…

一期的命不够
就下一期下下期
世世代代拿命来
就算逃进地狱遁往九天
也要重新回来还清
血肉债的高利贷
2009-7-27

《关键在你》
只要你识货
怎么都好说
把脑袋割下来
给你当板凳
也可以

如果你盲目
怎么都不行
把脑袋割下来
给我当尿壶
也不行
2008-10-28

《玩家》
放一个臭屁夸重磅炸弹
拉一堆牛屎当绝世珍奇
拈一支假花自以为得道
捧一只山鸡装凤凰来仪

骑一匹小犬要纵横天下
扯一面破布作萧萧大旗
挺一把长矛去大战风车
拣一顶纸冠就准备登基
2006-10


《教官》
要学会坦坦荡荡
要学会公平公开
要学会把别人
也把自己当人看
要学会为自己买单

要习惯我千手千眼
要习惯我无所不在
要习惯丑恶一不小心
就会露出屁股
要习惯我才是爷

你们要习惯这一切
骂过哭过以后
面对我的威严
仍然要有笑脸
2009-7-4


《没关系》
鞋子湿了没关系
衣服破烂没关系
屁股不干净没关系
从头到脚从皮到骨
都不干净
也没关系

只要叫得出我的名
就可以进我的门
登堂洗身换衣
入室洗心换骨
2009-3-20


《危险分子》
在家在外白天夜晚
总有眼光在暗中盯住我
总有耳朵在远处贴紧我
总有尾巴扎在我的屁股上

在我身边无密可言
在电话里与我讲的话
在大庭广众乃至黑夜密室
与我讲的话
都有可能被偷走

这一切都是必要的
因为我反对尚黑的势力
因为我倡导大良知主义
因为我是一个危险分子

靠近我是危险的
不仅可能成为危险分子
而且可能油彩剥落
露出里面的丑陋

为了个人的安全
请带着我的祝福远离我
为了同胞和祖国的平安
请靠近我

靠近我需要有诗有梦
有泪有血有骨头
有内在的光明
靠近我才是大丈夫真儒者

靠近我的人多了
我的同胞们将渐获平安
我的祖国包括尚黑势力
将会渐渐光明起来
2009-3-22


《打酱油者说》
任凭狼嚎鬼哭我听不见
任凭血雨腥风我闻不着
任凭悲剧连演我没兴趣
任凭打出人命我不回头

不敢打架也不想看打架
作打油诗我又怕被揪
外面的世界关我屁事
只是抽空来打个酱油
2009-5-18

《屎就是屎》
既使古今中外很多人都吃过
既使很多人现在还在吃并准备继续吃下去
既使吃了的人都声嘶力竭地大叫好吃好吃
既使吃了有数不清的好处
既使很多大人物和权威学者说那里面有道道

既使给它喷上浓浓的香水涂上厚厚的脂粉
既使用金纸层层包起来用金盒子装起来
既使把它供奉在人民大会堂
甚至未来中国的圣坛上
既使把老子孔子释迦牟尼的位子腾出来
把它供上去

屎还是屎!

很多东西本来是好东西
被主义和专制吃过之后就成了屎
比如社会集体国家民族道德机会实用
比如政绩正气政治等等

很多东西本来就是屎
经不经过主义的肠胃都是屎
比如秦始皇洪秀全希特勒斯大林
萨达姆金正日等等
经过主义之后就更是屎中之屎了

古今中外的臭狗屎何其多也
作为古今中外最臭的一摊
中南海不仅是屎
还是一个最大的造粪机器
任何好东西一被碰上就会屎尿化

虽万千人吃也不吃
吃一口就可以得到韩魏之家也不吃
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吃
人怎么能狗一样活着呢
2006-8-12

《反动》
把灰烬还原为火
把火焰还原为木柴
把木柴还原为满山葱茏
把屎尿还原为酒饭
把酒饭还原为米
把米还原为金黄稻谷
青青禾苗…


《老虎屁股》
好重的屁股
大山一样
压在中国人头上
拉屎拉尿
臭屁不断
还要自夸并命令下面的人大赞
香啊香啊

好大的屁股
大过法律
大过宪法
大过天理人情
大过一切
在特权的龙椅上
坐了大半个世纪
还想永远坐下去

好威严的屁股
谁摸谁倒霉
一摸就犯罪
林昭们摸掉了自己的脑袋
张林师涛郑贻春们
摸进了黑暗的牢笼

老虎八十多岁了
面对八方伸来的大手
有些力不从心了
但老虎毕竟是老虎
屁股余威尚在
外人布仔摸得
客人李敖摸得
自家人依旧摸不得
2005-9-27


《名义》
以母鸡的名义吃蛋捣蛋
以施肥的名义拉屎拉尿
以芬芳的名义散布恶臭
以春天的名义采花栽刺
以光明的名义制造黑暗
以天堂的名义推销地狱
2005-9-29

《大海》
很多人随随便便把笔伸向大海
拉诗拉文
拉屎拉尿
大海永远满不在乎
海就是海
什么都无所谓
大到那样的程度
当然什么都无所谓了
无论人们拉什么或者扔什么
垃圾也好污泥也好
就算把自己扔进去
也无法激怒它
更无法弄脏它
2006-7-13


《屁股一撅》
屁股一撅嘴巴一动
大家都知道你又要放屁撒尿拉屎了
大家也都知道
你总是把屁放得慷慨高昂
你总是把尿撒得又温又厉
你总是把屎拉得冠冕堂皇
把伟大的屁放在头版头条新闻联播
把正确的尿撒向会议文件电话
把光荣的屎拉到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头上

颂不颂屁是自由的
喝不喝尿是要讲资格的
至于屎,大家都得吃
区别在于
有的人主动吃有的人被动吃
有的人津津有味有的人痛不欲生…
2006-8-6


《蛆虫看我象一摊垃圾》
蛆虫看我象一摊垃圾
太阳看我象一堆珍宝
鲜花看我象一只蜜蜂
荆棘看我象一把大刀

野狐看我象一头恶隼
贪鼠看我象一只老猫
豺狼看我象一匹野虎
婴儿看我象一只羊羔

任凭你们怎么看怎么叫
叫我牛也好叫我马也好
叫牛我耕田给你看
叫马我撒开四蹄就跑

但请不要让我吃屎喝尿
给最多的好处我也不要
纵然我是一头野狗
也绝不把尾巴乱摇
2006-8-10


《致来访者》
你们要沐浴三番
斋戒三日
如果在别人家里
要先回家再重新出发

进门之前
把帽子扔进垃圾箱里
不论多大多高多贵的帽子
也请扔掉

在我面前你们要放弃自治
放弃浅薄的自尊
把口袋里丁当作响的
钱币公章之类全都腾空

我倒茶你们就作一个茶杯
我倒酒你们就作一个酒杯
我吐痰你们就作一个痰盂
我撒尿你们就作一个马桶

当过我的痰盂马桶
你们从此洁净高贵
当过我的茶杯酒杯
你们从此诗酒风流

到了可以告辞的时候
你们要把我洗劫一空
把鞋扔在我头上
带着我的祝福高歌而去
2006-3-1

《鸡犬飞天之后》
鸡犬飞天之后
把屎尿拉得到处都是
从天中央
一层层一级级拉下来
落满大厦高楼
洒遍大街小巷

不论报刊电视文化艺术
不论中餐西餐快餐豪宴
都是以屎尿为主要材料
所有人都是吃屎喝尿长大的
开始是被逼着
慢慢就习惯了

满嘴骚尿满脸臭屎的人们
闻到什么都有尿味
见到什么都是屎样
佛在他们眼里
也不过一坨屎而已

有些人还从鸡犬的尿屎中
尝到了甜头
品出了芳香
2006-12-22

《诗人的鸡巴》
2004年4月15日
一个伟大的日子
我庄严号召
亮出你的鸡巴来
向我看齐
向一切伪大和萎大的东西
射一泡尿

没有一个人胆敢响应

两年半之后
有个叫郭杰的小诗人
也鹦鹉学枭:
亮出你的鸡巴来
大小江湖诗人纷纷
对着“下半身”
亮出了男性的骄傲

雄赳赳气昂昂
一根比一根粗
一支比一支硬
一条比一条热

其实只敢对着拉链门
远远地开炮

猖狂的鸡巴们
一旦朝向天安门
便纷纷缩了龟头
一条比一条冷
一根比一根细
一支比一支蔫

准备熔化的冰雪依然冰雪
准备潋滟的秋漠依然荒旱
准备重返枝头的落花
零落成泥碾作尘

伪大的诗人
萎大的鸡巴!
2006-10-15

《王》
孩子们
你们要尊重信任我
象尊重信任上帝一样
在我的精心喂养下
快快长大

长大以后
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
孩子似地骑到我头上
撒泼撒尿
2007-8-26

《弹琴》
把鞭子收起
我愿意做一个愚人
对牛弹琴

即使对鸡鸭犬马
乃至虎豹豺狼
我只弹琴

不论懂不懂何时懂
即使他们永远不懂
我也弹琴

即使他们反弹我
以尾以脚以屎以尿
我仍弹琴


《那些人》
那些花香果硕的人
那些唾沫星子金灿灿的人
那些风里来云里去的人
那些飞到哪里哪里亮的人
那些神仙打架的人
那些人不知道
他们的根扎在我身上

那些在我面前横冲直撞的人
那些明里暗里向我露狼牙的人
那些骑在我头上拉屎拉尿的人
那些恶狠狠鞭打我的人
那些人不知道
他们的鼻孔捏在我手里
2007-11-2

《警告》
笑我骂我侮我辱我
踢我砸我鞭我砍我
都可以
在我身上泼脏水
在我头上拉屎拉尿
也没关系
唯独不可以挡我的道

一切罪恶都可以恕
唯独对挡道者
绝不相饶
2008-6-4


《光明》
光明
在厚土在高天
在深深海底
在垃圾在屎尿
在刀光中箭头上

可以暂时遮蔽
但无法伤害
更无法消灭
不论是上帝摩罗
还是水中央
而我可以让它们
万劫不复
或者永远辉煌

不是一缕一束
不是一片一团
而是照天照地
一大光明藏
2007-11-23

《道》
通衢大道羊肠小道
城市街道乡间小道
白道黑道赤道黄道
公道私道正道歪道
新道老道东道西道
直道曲道水道旱道
正道邪道阳道阴道
天道魔道鸟道尿道
畜生道饿鬼道
胡说八道
都是道

或迟或早
所有的道都通向我


《道》
躺着竖着
我就是一条道
你们走出大山
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通过我走过去以后
你们就不要回头
更不要把我系在腰间
或握在手中

倒不妨撒我一泡尿
以便轻装前进
2007-11-30


《纸人儿》
自以为是奇诗大文
其实不过些
涂满了傻话歪字的
轻轻薄薄脏兮兮的
纸人儿而已

裹着些痰唾脓血
沾了些马尿狗屎
随风飘来飘去
落到哪里哪里就成了
垃圾站
2007-11-26

《选》
不要问我是谁
不要问我在哪里


在九天之上
在屎尿之中
在西方极乐
在东海之滨
但你找不到的
你不可能找到我

等你一口吸尽西江水
一字摄尽东海之道
你就及第了
我就告诉你
我是谁
在哪里

这之前
无论我怎么说你都不会懂
无论你怎么猜都不可能准
无论什么地方
你都找不到我


《一笑》
多数人不触而溃
少数人一触即溃
再不敢回过头来
没有人能够正面相抗
哪怕是一个回合

屁滚尿流的人
躲在远处骂阵的人
还有那些摆出
不屑一顾样子遮羞的人
都悄悄在夜深处
为我塑起
一尊金像


《莫名其妙》
不用一口吸尽西江山
不用一茎草作丈六金刚
不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不用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只说眼前
穿衣吃饭拉屎撒尿
清风徐来绿竹轻摇
就是那么奇妙

世界是那么奇妙
生命是那么奇妙
可笑世人
莫名自己的奇
更莫名我的妙
2008-6-24

《我只想让你好好做一个人》
当你跪倒在上帝面前
我一棒敲在你脑门上
让你知道
你自己就是上帝

当你上帝般站在众人面前
我一脚踢在你屁股上
让你知道
你不过是个王八蛋
2006-8-3


《石头》
你们要争着发言发财发疯
要风云要风流
我只想做一块石头
在深山里古庙旁
苔铺藓覆
不让任何脚睬
不给任何屁股垫坐

暮鼓晨钟,沉默是多么宏亮
花开花落,寂寞是多么美丽
2006-7-12

《创世者》
你们的鼻子来自我的花香
你们的眼晴来自我的火光

你们的耳朵来自我的狮吼
你们的脸面来自我的手掌

你们的屁股来自我的皮鞭
你们的脑袋来自我的大棒

你们的大地来自我的足音
你们的道路来自我的刀光

你们的太阳来自我的热血
你们的天空来自我的翅膀
2006-7-14


《跟帖是需要勇气的》
读枭文是需要勇气的
在枭文后发言
更需要勇气

很多时侯一句话就够了
一句话就可以
量出一个人的
高度深度和广度
让一个人的内在
暴露无遗

太多人空空如也
太多人丑丑如鬼
太多人翘着尾巴
光着屁股流着鼻涕
在我后面骄傲地晃荡

《哭笑不得》
那么多人
那么多庄严的人
用自己的口水
把自己弄成大花脸

那么多人
那么多堂皇的人
让自己的尾巴
得意在屁股外面

那么多人
那么多通神的人
把自己的脑袋
交给小鬼们乱玩


《世相之一》
很多人本来好好的
一到台上就变
从变脸开始
变声变相变态变色
直到性情大变

人不人鬼不鬼
禽不禽兽不兽
不管遮得多么严实
脏屁股总是暴露着

好在总有些人
喜欢给台上的擦屁股
不管是什么台
也不管在台上的
是什么东西

但他们不知道
有些屁股是越擦越脏
擦到后来他们自己
也散发出臭味了

《老虎屁股》
老虎屁股摸不得
这是真理的警告
不论多么友好温柔
摸过老虎屁股的
如果不是它自己人
大多下场不妙

见到老虎屁股
要么装着没看见
要么学习老枭
恶狠狠飞起一脚
被踢过屁股的老虎
反而会变成小猫
2008-9-21

《崛起》
如果崛起的
是山峰潮峰
是洪台神明
是东方巨人形象
当然最好

如果崛起的是畸形
是凶恶的戈
野蛮的拳头
空空的大嘴巴
甚至还没洗净的
脏屁股

不如藏拙为妙
张衡《西京赋》:神明崛其特起;扬雄《甘泉赋》:洪台崛其独出兮。繁体國字,中有一戈。国字无玉便成口,即空空的大嘴巴也。

首发于东海儒钟公众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