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梁漱溟先生:虽然值得尊重,不宜过度抬举 2021-02-14 22:01:11  [点击:7877]
梁漱溟先生:虽然值得尊重,不宜过度抬举

梁漱溟先生自有可敬之处,但一些学者包括儒家誉之为道统传人,谓“有梁夫子在,道统不坠”云,侪之圣贤,都抬举过度了。

民国时礼崩乐坏,已经道统坠毁;共和国学绝道丧,更是道统丧灭。梁先生虽然可贵,但认同马家,臣服红毛,称正人、士人已经勉强,遑论道统的支撑和传承者。如此过誉,有违褒贬严于斧钺、一字不可苟且的儒家精神也。

梁先生思想颇杂,既杂染佛学,又杂染马学。梁先生言:“儒家比佛家更重一情字,不舍众生,不取涅槃。有了情,自然就有贪嗔痴慢的残留。此残留,虽根本无明所系,却是世间德业基础。”这就是杂染了佛学。

圣贤之情,是大我之情,仁性所发,人道大用,称之为“贪嗔痴慢”和“根本无明所系”,属于佛教偏见。佛教以贪嗔痴慢疑为五毒。儒家也有克治贪嗔痴慢疑的功夫方法,寡欲可以克贪,养浩气致中和可以克嗔,恭敬有礼可以克慢,智慧可以克痴和疑。然儒佛两家之道德标准、要求和对贪嗔痴慢疑的定义有别。佛眼相看,儒家圣贤尚有贪嗔痴慢疑残留;儒眼相看,佛菩萨的涅槃寂静是自绝人道。

梁先生于马学更是浸淫其中,杂染更深。1972年梁先生请托章士钊将《中国——理性之国》书稿转呈毛氏,有一请“主席赐鉴”的未寄出的附件说:“拙稿大旨在申论,今日中国之所以巍然成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先导者,马列主义只为起着伟大启发作用的外因,而其根柢力量固在中国民族本身。中国有其数千年传统的深厚文化,养成其民族性格(社会多数人心理倾向)不同于西欧和东欧也。”

此言极不当理。某同仁批得好:“后来金观涛、刘小枫等人谈中共思想来自中国文化基因说,其始作俑者当是梁漱溟先生。现在官方正好利用起来,说自己是5千年文化之正统。”

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在中国的成功,确实自有内因,与洪杨帮义和团一脉相承、于五四泛滥成灾的民粹主义就是内因。五四民粹有五大内容:民族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社会主义、爱国主义。五股恶潮与马列主义水乳交融,为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提供了最好的思想引导和社会基础。

综上所述,梁漱溟既值得尊重,又不宜过度抬举。他终究是马学的认同者、马帮的支持者和毛氏的拥戴者。誉之为“最后一个士大夫”、“最后的儒家”都是过誉。
世俗的民众和无知的马知那样说也罢了,儒生不可人云亦云。梁漱溟之后,真儒、大儒不断出现,比起梁漱溟来,吴光、蒋庆、陈明诸位就真得多、正得多,即使东海,也比梁先生强大得多。2021-2-15
首发于东海儒钟公众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