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中道原无所知障,良知自有大光明 2021-02-19 18:45:57  [点击:1802]
中道原无所知障,良知自有大光明

一、中道原无所知障
所知障即知见障,即知识性、思想性障碍,佛教又称无明惑。所有非儒家、非中道的思想观念和文化体系,都会造成所知障。古今诸子、中西百家都有所知障。佛家、道家和自由主义虽然是正教正学,也各有所障。

唯中道君子没有所知障,格物致知,学而时习,学习不止,死而后已。如孔子自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君子之所以没有所知障,是因为能够“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 道是上达的志向,德是立足的根基,仁是下学的依据。若能志道据德依仁,自然学问有头,言行有准,知识最多也不会成为障碍,韩信将兵,多多益善。

佛道虽能志道据德,但不能依仁,而所志之道非中道,所据之德不扎实。故无论学什么怎么学,都会产生所知障。所以他们就不能像儒家那样好学不厌择善固执,需要随学随扫,并且超脱善恶。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庄子•养生主》)人生有限知识无限,以有限的人生追求无限的知识,必会陷入困境。不能依于仁的学者,确实有此问题。仁是学问的头脑、知识的根本故。无头无本而求知不懈,就会沦陷于知识的海洋里,迷途难返,回头无岸。

如果说佛道两家是障于虚寂而不知性天之乾健,自由主义就是障于人道而不知性与天道。自由主义对人道亦把握不足,虽懂政治,不通五伦,所以虽然立足于人道,而又为其人道主义所障。

佛道和自由派大师们纵然有缘得闻中道,往往不得其门而入。故孔子两句话,是对待和处理良性异端外道的基本态度:一、道不同不相为谋;二、道并行而不悖。各行其道,不必同谋;有所尊重,不可敌视。

产生所知障的两大原因,一是只知下学不知上达,二是下学的知识内容不够中正。除了儒家中道,古今中西所有正学正道的道德知识都不够中正,正而不中。所以,所有正学正道都会产生所知障。某些儒生如果只偏爱、侧重某些非醇儒的文章著作而不能深入正经,也会产生所知障。

所知障深重,会严重影响四端之心的扩充。四心不充则不能君子化,不能克己复礼,不能明辨笃行,是是非非,善善恶恶,嫉恶从善。这些都是中道君子的特性,非异端外道所能及。

所知障障碍上达,障碍对无相大光明的体悟。无相大光明是我对“性与天道”的形容。此物既一既多,非一非多,至虚至寂又至诚无息,非物质非意识非能量,却能现出一切物质、意识、能量和光明,神妙绝伦,无可言喻。我曾以无相大光明称之,2008年曾有《无相大光明》一文述其境界。

天道即易经所说的神道。“神道设教”这个成语常被误解为利用鬼神、神祗作为教育手段。其实,神字在这里只是形容词,形容天道的神妙。《易经•系辞》:“隂陽不測之謂神。”《周易•说卦》:“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都是形容天道化育万物之功神奇微妙。这里的神与神灵和西方意义上的宗教没有关系。

“神道设教”出自《易经•观卦》:“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神道设教,意谓依据神明的天道建设教育事业。孔颖达疏:“微妙无方,理不可知,目不可见,不知所以然而然,谓之神道。”

神道设教,也可以说是宗神妙的天道而行教。天道即天性,神字也可以用来形容性,天性即神性。故神道设教也可以说为神性设教。

“性与天道”也可以称为能量源。宇宙万物一切现象,一切物质和意识,都是能量。宇宙就是一个其大无外的能量集团,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微型宇宙和能量体。而“性与天道”则是一切能量之源。

人类欲接通此源,上达无相大光明境界,必须扫除一切所知障。能够扫除一切所知障者,非儒家中道莫属,唯中道君子能够。得一联曰:

中道原无所知障,
良知自有大光明。

二、良知自有大光明
儒家的一切无不围绕着良知,无不发自于良知。儒学即良知之学,儒道即良知之道,儒政即良知之政,儒者即良知光明之人,士君子小光明,圣贤大光明。良知大光明者,所发之言就是圣贤之言,所造之书就是中华之经,所行之道就是圣贤之道,所行之政治就是王道。

认为良知靠不住,良好的制度才靠得住,是特色自由派的普遍说法。殊不知,良好的制度就是人类良知在政治领域的体现。没有良知就没有良制,没有良知就没有一切,个人就没有良意良念良言良行,政治就没有良政良制良法良策。没有良知就没有人类、没有生命没有天地万物!

没有良知就没有一切,反过来也成立,有良知就有一切。当然,这里的有,包括显性的有和潜在的有,外在的有和内在的有,现实的有和未来的有,实然的有和应然的有。随着人类良知越来越发扬光大,一切都会好起来,应有的一切都会从无到有,应有尽有。

宇宙资源无限,人类生命无限,智慧能力无限,人类文明包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科技文明发展无限。这一切都是因为良知无限。

或说:“世界上一切资源都会枯竭,只有一种资源生生不息,那就是文化”云。似是而非。某些资源会枯竭,但资源整体上永远不会枯竭。宇宙资源此伏彼起,此消彼长,人类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关键是要取之有道,用之有道。文化生生不息,是因为良知生生不息;资源生生不息,是因为天道生生不息。

真正通达了良知者就明白,没有良知就没有一切、有良知就有一切这句话,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没有丝毫夸大。这句话既是道德真理,也有圣经依据,堪称《中庸》“不诚无物”一言的现代翻译。《中庸》和孟子都说过:“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就是天道和人道,不诚则天道人道都不成立,何物之有!

儒家最重真诚,强调至诚,将诚与良知和天道划等号。人类所有问题归根结底都是良知问题,都是不诚所致。意诚而后心正,不诚则不能正心,也就不能上达天道,不能修齐治平。不能上达,就没有明辨功夫和择法之眼,就会误产、误信、误传歪理邪说,轻则成为长不大的人,重则沦为邪恶之徒。

佛道两家颇能诚正,然与儒家相比,诚正度不足,虽于道有得,所得不全,进不了儒门,文化道德成就最大也有限,成不了圣更成不了王。

儒家的仁性良知,相当于佛教的佛性真如。两者异名同指,都指宇宙生命本体。但对此本体,两家认证有所不同。佛教是不生不灭,儒家是生生不易。易有三义:变易简易不易。变易即生生不息新新不已之义,不易即不变不灭。《《易经》》“天行健”,“生生之为易”,“天地之大德曰生”,《中庸》“至诚无息”,皆生生义。

或问良知与道统的关系。良知就是道,于人而言为性,于天而言为道。性与天道,异名同指,指的是同一个东西。道统指传道的脉络,即道的传承谱系。道由圣贤传承,故道统由圣贤代表。只有圣贤,才有资格代表道统。这里的贤必须是大贤,近乎圣人者,如孟子、程颢、朱熹、王阳明等。

圣贤是良知的生命载体,圣经是良知的文化载体。读经,是以圣经印证良知,讲经,是以良知诠释圣经。

良知的尊严高于一切。良知的尊严必须落实、必然体现为生命的尊严,人类生命是良知最圆满的载体,也是最美好的作品。故生命的尊严高于国家的尊严,没有生命的尊严就没有国家的尊严。维护人民的生命尊严是国家最大的责任,政治最大的意义。王道政治敬天保民,首先就是保护人民的安全、尊严和自由。

良知无价,自由亦无价。关于良知和自由,有一个东海律:良知主导生命,就是道德自由;良知贯彻政治,就有政治自由。无论什么政治模式,不维护自由必非正道;无论什么意识形态,不利于良知必非正学。2021-2-5
首发于中国文化基金会公众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