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達札克親口說武漢病毒所在實驗室修改冠狀病毒。。。 2021-02-19 23:13:03  [点击:2569]
這次世衛赴武漢調查的專家中,一位名叫彼得·达扎克的非常活躍,他的講話最和北京一致。然而就是這位達札克,在2019年12月9日的一次視頻採訪中親口說,武漢病毒所在實驗室修改冠狀病毒。

這段視頻及文字報導的鏈接是: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4104828

下面是該報導的中譯:

標題:世卫组织视察员被拍到透露武汉流行前冠状病毒操纵情况
视频显示,科学家在大流行前几周在武汉实验室提到冠状病毒实验

台海网讯 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前几天拍摄的视频显示,在武汉市本身公布第一例COVID-19病例前几周,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名现任检查员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讨论了在人体细胞和人源化小鼠上测试改良冠状病毒的情况。

在一段最初拍摄于2019年12月9日的视频中,也就是在武汉市卫计委宣布爆发一种新型肺炎的三周前,病毒学家Vincent Racaniello采访了英国动物学家、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達札克(Peter Daszak),讲述了他在这家非营利组织的工作,以保护世界免受新疾病的出现和预测流行病。自2014年以来,Daszak的组织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并将这些资金注入到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开展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

在2014年至2019年的第一阶段研究中,達札克与石正丽(又称 "蝙蝠女")在武漢病毒所协调开展了中国各地蝙蝠冠状病毒的调查和编目工作。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37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其中10%的经费被输送给了武漢病毒所。

第二阶段,更危险,从2019年开始,涉及北卡罗来纳大学Ralph S. Baric实验室的人源化小鼠冠状病毒和嵌合体的功能增益(GoF)研究。4月27日,特朗普政府下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疫情中撤回了对该项目的资助。

在播客采访的28:10分,达扎克表示,研究人员发现SARS可能源于蝙蝠,然后开始寻找更多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最终找到了100多种。他观察到,一些冠状病毒可以 "在实验室里进入人体细胞",而另一些冠状病毒则可以在 "人化小鼠模型 "中引起SARS疾病。

他不祥地警告说,这类冠状病毒 "无法用治疗性单抗[抗体]来治疗,你也不能用疫苗来预防它们"。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声称他的团队的目标是试图找到下一个可能导致下一次大流行的 "溢出事件",而这仅仅是在武汉开始报告COVID-19病例的几周前。

当Racaniello问道,既然没有疫苗或治疗冠状病毒的方法,该如何应对冠状病毒时,29:54分的達札克似乎透露,功能增益(GoF)实验的目标是开发一种针对多种不同类型冠状病毒的泛冠状病毒疫苗。

根据他的回答,很明显,就在大流行开始之前,武漢病毒所正在实验室中修改冠状病毒。"你可以在实验室里很容易地操纵它们。" 他随后提到的,已经成为SARS-CoV-2的明显特征,它的尖峰蛋白。"尖峰蛋白推动了很多冠状病毒的发生,人畜共患的风险。"

達札克提到了武漢病毒所与Baric的合作:"我们与UNC[北卡罗来纳大学]的Ralph Baric合作来做这件事。" 正如支持者提出的SARS-CoV-2是在实验室中制造的嵌合体,他谈到将尖峰蛋白 "插入到另一种病毒的骨干中",然后 "在实验室中做一些工作"。

他提供了为了疫苗而制造嵌合体的证据,他说:"现在,疫苗的逻辑发展是,如果你要开发SARS的疫苗,人们会使用大流行的SARS,但让我们尝试插入这些其他相关疾病,并获得更好的疫苗。"

根据达扎克的说法,似乎就在大流行开始之前,世界病毒组织就在用嵌合体进行GoF实验,试图制造疫苗。这些实验似乎包括用这些嵌合体感染经过基因改造以表达人类ACE2蛋白的小鼠。

在2015年大流行前四年发表的题为 "评估冠状病毒威胁 "的演讲中,達札克指出,涉及人源化小鼠的实验风险程度最高。为了展示他与武漢病毒所的密切关系,他还在演讲的最后将实验室列为合作者。

世卫组织检查员被拍到揭示武汉大流行前的冠状病毒操纵行为。
(评估冠状病毒威胁,達札克图片)

颇具争议的是,在COVID-19疫情爆发一年多后,北京终于允许世卫组织的一个专家小组调查COVID-19的来源,达扎克也被列入其中。据《每日邮报》报道,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等科学家谴责达扎克的参与,原因是 "由于利益冲突,明确剥夺了他参与调查科维德-19疫情起源的资格"。

鉴于世卫组织的武汉之行,一位化名为Billy Bostickson的研究人员和他在DRASTIC(调查COVID-19的分散激进自主搜索小组)的同事们创建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国际调查小组回答有关武汉疫情的50个关键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要求访问该设施的数据库和实验室记录,这些记录应该可以追溯到20年前,包括查看其安全程序、安全审计报告和安全事故报告。

DeepL機器翻譯。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2-19 23:23:3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