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邓及邓式改革必须根本否定;从五四到挺川,中国知识分子崇洋迷信 2021-02-20 19:25:17  [点击:1909]
日常评论(210220)
(无论科学上法律上,迄今没有排除武肺病毒人工合成说;驳对邓小平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邓及邓式改革罪大恶极,必须根本否定;从五四到挺川超限战,中国知识分子崇拜洋垃圾洋迷信误入歧途痼疾)
徐水良
2021-2-20日

东海一枭:只有独尊中道文化,才能重建中华文明

徐水良:儒棍陈腐不堪,顽固坚持独尊儒家一家,把儒家变成宗教,建立儒教国教,搞政教合一一种文化一种思想的独尊和专制,一派胡言。

胡平:ZT:世卫顾问:实验室泄露并非是阴谋论

张鹤慈:人工合成被排除后,只有唯一的可能

徐水良:中共拒绝合作,现在,迄今为止什么可能都还没有被排除,包括人工合成。

(本跟贴后面内容因与下面部分重复,从删。)

徐水良:无论科学上还是法律上,迄今都不能说已经排除武肺病毒人工合成说。

科学上,尽管科学家众说纷纭,但迄今没有确实的科学或事实结论,排除武肺病毒的人工合成说。

在法律上,中共是掌控中国的国家公权力,举证责任倒置,不适用无罪推定。中共有法律义务或责任查明真相,承担举证责任,洗清自己可能的罪责。否则,全世界都有权怀疑并指控这是中共干的坏事,让中共承担法律责任。

但事实上恰恰相反,中共不仅不查明真相,承担举证责任。而且,中共还长期坚决拒绝国际社会到中国调查,当国际社会好不容易通过施加长期压力,迫使中共同意,终于到中国了解真相时,中共仍然坚决拒绝配合,拒绝提供原始数据。中共如果心里无鬼,有必要这样做吗?所以,中共应该心里有鬼。

在这种情况下,全世界即使怀疑中共可能违反国际条约,私下研制生物病毒武器,合成病毒,犯了极端严重的反人类罪,这种怀疑也是合理的。至少迄今为止,这种可能不能排除,中共也没有履行自己的法律责任举证责任,提供证据,予以排除。因此迄今为止,不能说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

而且,根据我们对中共的了解和经验,中共什么坏事都会干,干了以后,都会竭尽全力加以隐瞒。所以中共犯下反人类罪,这病毒人工合成研制的可能性,非常大。

滕彪@tengbiao

“茉莉花大抓捕”十周年。
2011年2月19日,我被中国秘密警察绑架,失踪70天,期间受种种酷刑。随后的几个月里,全国数百名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和网民被绑架关押。
到今天也没弄清那个通过“秘密树洞”号召中国大陆公民搞茉莉花革命的到底是谁?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是刘刚。他和高寒等人造假,冒充国内人士发号召胡闹盲动搞儿戏,破坏了国内运动,葬送了茉莉花革命。本人当年与他们有过非常激烈的辩论。

等有空,我找一下茉莉花期间与他们的论战文章。

这些人过去搞临时过渡政府过家家儿戏,暴露诱捕国内反共人士,并且一直罔顾国内安危,让人怀疑他们是一贯用儿戏诱捕反共义士。

蓝口罩,我怕杠精@lankouzhao

他们搞的是天鹅绒革命,结果把杨天水送进去关死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杨天水不听我劝告,非要与他们以及他们搞过家家骗人诱捕的临时过渡政府搞到一起。结果,临时过度政府大总统东海一枭和其他许多高于杨天水的过家家官员毫发无损,杨天水却被他们搞进监狱,送了性命。

郑存柱@cunzhuzheng

当年我在浙江慈溪一家公司打工,早晨去工厂的路上听到了哀乐,知道是老邓死了。当天写下一个挽联,用传真发给了美国之音,作为评论:

功过三七邓公聪明一世
是非六四小平糊涂一时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邓小平一直就是马列教极权专制的独裁暴君大屠夫。我当时也在大陆,坚决批判并且否定独裁屠夫邓小平。写文章批评邓死后,陈小雅女士和当时已经在海外的王军涛们吹捧邓小平的胡话。

你怎么会写这种吹捧邓屠夫,至少为他开脱罪责的对联?

吴祚来@wuzuolai

功过三七希贤改革有功
是非六四小平屠夫无赦
乱党罪子

小平原名邓希贤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说胡话!邓式改革,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使改革走进歧途,走进死胡同,进退不得,创造一个完全反对政治改革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彻底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和中国的前途,有什么功?

郑存柱@cunzhuzheng

当年在国内,还是要顾及安全,能够提出他六四有罪已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您老人家请理解。本人网上曾有一首纪念六四的藏头诗,您曾写文章引用过。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当时我也在国内,我就写文章批评陈小雅和王军涛吹捧邓小平的胡话。你如果怕担风险,可以不说。但没必要坚持说吹捧邓屠夫的胡话,而且迄今不改。

郑存柱@cunzhuzheng

当年我冒充六十岁老人写的纪念六四的藏头诗。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这诗当然不错。但与吹捧邓小平有功的对联是两回事。现在还吹嘘对联,说明你们对邓屠夫的滔天大罪,尤其对他搞土共权贵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的私有化罪大恶极、葬送中国改革和前途的邪门邪路改革,更不应该。

郑存柱@cunzhuzheng

徐老,其实“聪明一世”也是反讽,老邓怕死,经常认错,三起三落,所谓“聪明”也。本人并没有吹捧之意。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关键问题,大家必须认识土共权贵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不是有功,而是罪大恶极葬送中国改革和前途的邪路改革。

古哓莲@Watching_1984

体制内所谓“媒体人”的跪舔行为让部分推友感到三观被撞裂、揉碎了。其实根本不必如此大惊小怪,这些混迹体制多年的人,再怎么装成进步人士,他们的利益和思维习惯都在体制内,屁股决定了脑袋,如此而已。

所以我还是那句废话:对于这类混迹体制多年的人,老古我一直很警惕,并且基本上极为厌恶这群人。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彻底认识邓小平这个独裁专制大屠夫的关键问题,就是大家必须认识土共权贵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不是有功,而是罪大恶极,是不知羞耻地抢劫掠夺,是彻底葬送改革的邪路改革。

毛泽东死要脸皮,邓小平不要脸皮。一君一臣,典型的流氓恶棍屠夫魔鬼独裁者

Camino de Texas@CaminoTexas

这几十年流行的一些教条主義陳辭濫調:“小政府”、“走向奴役之路”、“哈耶克”、“政府不解決问题,政府才是问题”、“美国喪失了基督教根基”、“州权”、“传统生活方式”...被濫用的各种名不符實的說法:“pro-life”、“liberty”“socialism”、“family value”...一些神州才俊鹦鹉样跟著叫,但不知道叫的是什么。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他们头脑里都是满脑袋浆糊的自由主义,满脑袋垃圾的保守主义,人类公敌原教旨一神教和马列教胡话、教条和垃圾

五四以后,及到这次挺川造谣战超限战,中国知识分子崇拜洋垃圾洋迷信,忽视西方文明精华科学文明和普世价值价值文明,误入歧途的痼疾,始终未变

当然,这也是人类公敌马列教一神教蓄意误导保极权结果

王丹@wangdan1989

不管拜登說什麼,他對中國採取的“戰略性耐心”的政策,就是一種倒退。至少,無論如何,說拜登會比川普對中國更強硬,肯定是自欺欺人。

說好的監督和批評都沒有了,也就算了。但居然還為拜登如此明顯的倒退,咬文嚼字地百般辯護,令人失望。

繼續罵川普,也是讓人醉了:這也是一種對川普的迷戀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民主国家领导人没人比川普更法西斯、更亲共。华川粉赞川普反共诬拜登亲共,纯粹是华川粉第五纵队造谣战超限战颠倒黑白,抹黑丑化颠覆推翻美国自由民主制度及其选举制度和民选拜登政府,帮助土共证明“中国模式”对美国自由民主制度“优越性”“伟大性”的阴谋性作战的战略战术

参见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40213

https://twishort.com/BWYnc

https://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781961128651624&id=100005132613761

推特战记@一墙红杏@10anfeng

拜登将败在对中政策上。川普有一个政绩颇为亮眼,且全世界跟风,就是对中极强硬。川对中政策,成了川最大遗产。拜登面对这一庞大遗产,正在转变为巨大灾难。继承这一政策,拜政府不甘心,也非其一贯姿势,反川对中政策,一定转入对中弱势,甚至丧失领导世界权。习的强势,决定拜一旦弱势,全线溃败。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又撒谎

赞扬64屠杀

崇拜普习金独裁专制

污蔑89抗争香港抗争是暴乱

赞扬习近平2百年最好领导人

亲口对习近平赞扬搞新疆集中营是做对了

把中共比成白宫大办公桌把台湾比成笔尖

这是你大救星川普对中国强硬?

你们华川粉,你和王丹等等把当代法西斯亲共垃圾川普捧为大救星

就该知道

西方领导人没人比川普更法西斯、更亲共

张鹤慈:病毒阴谋论的闹剧

徐水良:武肺,存在土共掩盖真相,但迄今不存在或没发现一般人的阴谋论。最多是人们对土共习惯性判断和推测。

也就是说,迄今为止,只发现土共隐瞒病毒秘密的阴谋,没发现民众和国际社会对土共和病毒判断推测上的阴谋论,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判断和推测,基本上都是正常的判断和推测。

张鹤慈:纽约时报:郭文貴和班農如何推動新冠病毒起源陰謀論

徐水良:我研究郭文贵班农阎丽梦几个骗子,应该是土共安排他们故意胡说八道,乱说人工合成论,而最后,他们信誓旦旦的人工合成说法,却拿不出一点证据,从而把病毒人工合成说,打扮成、变成没有证据信口乱说的阴谋论。降低一些科学家人工合成说的信誉,是土共情报机构非常习惯使用的一种常用策略。

土共使用这类策略的例子:

例如,人们对土共深恶痛绝,人们揭发土共大量坏事,对土共杀伤力很大。土共就让轮子里的特线胡说八道,乱说乱造人们难以相信的土共罪恶,极度夸大退党作用、退党人数,从而让人们对土共罪恶的揭发,以及对反对派的说辞,丧失信誉。

又例如茉莉花革命,土共让其特线一夜之间,从反对革命,变成支持和恶搞革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还故意乱搞,以海外冒充国内,大发号召,又故意露出海外冒充国内乱搞的破绽,或者直接争功,把冒充国内发号召,说成海外自己的功劳。同时,他们又把严肃的革命,说成,描绘成、变成儿戏,变成毫无意义的散步、围观,游戏,把它儿戏化,小丑化,包括通天特务牛乐吼,不断把严肃革命说成儿戏。还有的故意反过来利用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规律,故意用非常激进的面目,鼓吹轻举妄动,鼓吹盲动,鼓吹“一波又一波”。结果,这“一波又一波”,越来越小,到第三波就没了。

土共通过这些方法,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茉莉花革命的危机。

Joshren@Joshren8

邓代表的是右翼威权主义,他反对极左计划经济,主张扩大经济自由,积极推进"自力更生,自生自灭,扩大贫富差距"的经济模式,政治上他敌视民主和普世价值,致力于以独裁权力维护权贵精英阶层利益.这非常符合保守主义者的理想.假如美国没有民主党和司法独立制衡,怕也是被搞成中国这样子,一万卡一家就成太子党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邓和毛都是极权主义,从来不是威权主义。说邓或土共是威权主义,是对他们的美化

极权和威权的差别:

极权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

威权没有民主,但有基本自由,包括各种个人自由,以及新闻、出版、结社、组党,游行示威等政治自由

蒋介石基本上一直是威权主义

土共一直是极权主义,从来没有过威权时代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川普和麦康奈尔矛盾的公开化,双方如果真走上对立的道路,我看到的是美共的灭亡。两党平衡被打破,会是美国的政治灾难。民主党如果不受制约的一党独大,会使右翼人士走向极端。此非美国之幸事,亦非左派之幸事。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凭什么做这个结论?根据何在?毫无根据!

共和党分裂崩溃,美国就会走上新两党制或多党制

共和党分裂崩溃,以及人类公敌一神教和种族主义的瓦解,都是好事,不是坏事

即使有非常暂时的一党独大,最多是暂时的二战后民主的日本,也不是什么坏事

更何况美国特点,必然很快两党或多党均衡,何来极端?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一党独大,就像多数人暴政,少数人没了出气筒,没了希望,就可能会极端。还是多看看政治学社会学的书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原来你自诩看过社会学的书,也许你还读过更多书,包括胡说八道的书本

二战后的日本和印度,都曾经有长期几十年的一党独大时代。美国历史上,也曾经有过一党独大时代。但都不是多数暴政。这时,本质仍然还是民主

用多数人暴政来吓唬人,是这二十年土共及其公知吓唬中国人的反民主(多数决定制度)的阴谋理论

ting lei@convectionlt

先想想民主社会的一党独大如何实现吧 是不是可能 有民主社会的一党独大吗? 印度的国大党? 关于多多读书的建议挺好 我顺便再建议 多思考 Grinning faceSmiling face with sunglasses 共勉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印度和日本都是二战后长期一党独大例子。美国历史上也有时间比较短的一党独大情况。那是非常特殊的过渡时期情况。但这并不等于多数人暴政。把它说成多数人暴政,是胡说。

我们并不希望长期一党独大,因为确实有可能造成社会不公。但历史不得不在某些特定时期,产生一党独大情况。就不能污蔑成多数暴政。

ting lei@convectionlt

再次,即使美国有个“一党独大”,这和中国的一党独大是一回事吗?中国的问题是一党独大?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日本、印度、美国在民主制度基础上,特殊历史时期可能产生的一党独大,和人类公敌马列教一神教极权专制条件下的一党专制,一教专制,有巨大的、本质的差别。

ting lei@convectionlt

是。大多数问题上,所谓反对多数人暴政实际成为了维护“少数人的暴政”的借口。
反对所谓“多数人”暴政还得靠讲基本人权 讲“政治正确” 而不是去担心啥“一党独大” 啥普选制度 ...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是。保护少数问题,属于自由和人权范畴,由普世价值中自由、人权、平等来解决。它们不属于公权力范畴多数决定的民主问题

当然,现代民主建筑于现代人权自由基础之上。但也不能因此把现代民主和现代人权自由平等混唯为一谈,把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混为一谈

土共和伪公知把多数决定和多数暴政混为一谈是错误的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你说错了,我也很肤浅,毕竟年轻时在中国生活,中年才移民到传说中民主国家。我已经很肤浅了,你是太肤浅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喔,我原来比你更肤浅!

一般说来,无知者总是说别人比自己更无知

这也是一个普遍规律。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喔,我原来比你更肤浅!”恭喜你!这一次你答对了。

没理了,就开始说一些空洞的大话虚话,打官腔。

这也是一个普遍规律。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一般辩论,辯观点问题,不辯这些问题。

不过,说句实话,看我们两个人辩论和意见,尤其了解我们两人的,都知道谁无知谁浅薄。

是否浅薄,由每个人自己的思想深度来决定。只有白痴,才不知深浅,乱骂别人浅薄,暴露自己无知。

我还是好意劝你一句:你坚持这样说,坚持辩论这些问题,只会伤害你自己。

蓝口罩,我怕杠精@lankouzhao

虽然我有点五毛,对民运没有兴趣,但不得不承认,徐老不受陈腐观点局限,思路开阔,看问题到位,不象某些装逼货,拿着某些似是而非的教条当令箭。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类的进步就是文明战胜野蛮,难道还要用野蛮来平衡文明吗?徐老也是被政治耽误了,如果英语好,进大学,是一等学者。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谢谢你!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书这个东西,不代表绝对真理,都是一家之言,从严格意义上说,都是“胡说八道”的。您先生只读“真理”的书,也太了不起了。要“多”读书,而不是只读“全是真理”的书。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没看过我文章。我的看法是:现代国际文科基础理论,都建筑在头脚倒置的错误理论基础上,必须全部颠倒过来才行。人们当然没有可能读“全是真理”的书籍,自称“真理”的,都是骗子。但却有可能一辈子读错误理论的书

你非常英明伟大,能从头脚颠倒的错误理论中,读出“真理”,远远超过太浅薄的本人一辈子的努力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和谐的民主社会党争是政见之争。左派右派执政是政治观点的不同。不是要摧毁民主的制度,不是要动摇社会的根基。华川粉在川普的挑动下,把一次四年一次的选举,搞成生死大决战,这已经不是正常民主社会的政党政见之争了。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人类社会从来不是仅仅只有观点不同、只有非敌我的政党之争,而是从来都有敌我之争,都有敌我之间的决战

非要抹杀敌我问题,非要把敌我问题说成不正常,非要恢复原来敌我状态,不恢复就是一党独大,就是多数暴政,那是极端无知者的白痴胡话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就像我们加拿大,自由党执政了十一年,腐败了,虽然我是自由党的支持者,但是政党轮替了,我也觉得不是坏事,保守党执政了九年,傲慢了,下台了。我也觉得如果以后,保守党能强大到重新执政,会是加拿大之幸。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任何国家的两党制或多党制,都是不断变化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因为总会有政党落后于时代被淘汰,总会有先进政党不断产生。

也可能会有落后反动政党暂时复辟。

你希望的和描述的永远同样的、不变的、不能淘汰任何政党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只能是幻想、空想。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把民主社会的政党轮替说成是复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您还是洗洗睡吧。祝你成功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原来你读不懂中文!我什么地方说过政党轮替是复辟?我原话说:“也可能会有落后反动政党暂时复辟”,你竟然读成政党轮替是复辟”。

建议回小学学学中文。

佩服你不怕出丑的伟大精神。

菲沙听雨@feisha_rain

民主社会没有落后的反动政党,执政党都是人民选出来的,代表民意的。现在是中国早晨7点,你也该睡一会儿了。总这样黑白颠倒的生活有损大脑健康。这是对你好。好吧。拜拜,祝你做个好梦。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你生活在哪个星球上?民主社会没有落后反动的政党?这个结论,说的是那哪个星球?你知不知道在我们地球上,希特勒,墨索里尼,马科斯、查韦斯和无数独裁者及反动政党,都是民主社会产生的反动政党。而且希特勒,墨索里尼,马科斯、查韦斯等等,复辟成功了。

活着(厨子哥)@chenzixin08

法轮功经过近十年的苦心经营,在美国大选两党之争中终于抓住机会,彻底扭转了中共在舆论宣传战场上的颓势!Thumbs upThumbs upThumbs up习近平应该给江峰文昭授予共和国勋章,并记法轮功媒体集体一等功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说得对!

QS@LoveYLW2020

李大师莫非是洪秀全转世? Smiling face with open mouth and tightly-closed eyes 初中时读太平天国的故事,当时我就很纳闷,洪秀全和杨秀清,就那么几句鬼话怎么就能一呼百应?当时的人主要是太穷,洪主要是给了一个穷人吃饭的机会,尚可理解他的成功。但是李真的就让我摸不着头脑了,他那大法经,就是东拼西凑的狗屁,怎么那么多信徒?费解啊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世界上容易受骗的傻瓜,比我们想象预估的多得多。

李剑芒048@maomi121

美国早期是没有民主的法治,香港英治期间是没有民主的法治。

早期就是建国初期。美国的法治和现在的法治基本没变,因为宪法规定的国家体制没发生太大的变化。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从二百多年前就是如此。

瓜哥-看它灰飞烟灭@whiterock305

美国建国初期是怎样的法治? 是把黑人当作奴隶和财产的法治? 是可以随意私刑处死黑人的法治? 那时的法治是如何保障黑人的人权与自由的, 说说看?美国建国近百年后的华工华裔,他们的人权与自由是如何被那时的美国法治所保护的, 说说看?

徐水良shuiliangxu@xushuiliang

李剑芒鼓吹的,还是前些年被我们批判驳斥得体无完肤的“先法治、后民主”,“先搞不民主的、但却是当之无愧的宪政,后搞民主”这类颠倒历史程序,因此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目的在于永远保护土共专制不民主制度的、土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的欺骗性宣传。

李剑芒列举的例子,美国和香港的例子,正是当时他们用来狡辩、搞欺骗宣传、但违背历史事实两个例子。

事实上,独立前殖民地美国的法治,回归前香港的法治,来自英国的民主制度。没有英国的民主制度,就没有美国和香港的法治。

李剑芒的谬论,就是十一年前的陈腐谬论,是土共及其情报机构和特线炮制的谬论。被我们批驳得体无完肤的谬论。

这是我们当年批驳他们的文章之一: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https://twishort.com/RdZnc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2-21 06:13:4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