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发生、发展过程综述 2021-02-20 22:59:05  [点击:1963]
本文网址: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21/02/blog-post.html
推文链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363316680701607937

茉莉花运动10周年,列出几篇发起茉莉花的文件

我的茉莉花网页是为了继续发动茉莉花行动设立的。初期的文章大多发在推特上、独立评论、共舞台等中文网站。

从2010年12月25日开始,我便开始在推特上反复发推文号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那时发的推文都比较零散,我通常都会附上下面的几个国内大V的推号:

艾未未@aiww, @xiaocao, 
王荔蕻@wlh8964
妙觉法师 @miaojue1212 (这是她的新推号,那时的推号应该是另一个)
屠夫吴淦 @tufuwugan
赫索格(游精佑)@hesuoge
刘莎莎  @lss007
文涛@wentomy
等等

而且我多次给上述人等打电话联络,试图以国内人士为主来发起茉莉花革命。但遭到艾未未、屠夫吴淦等人的拒绝。我给屠夫吴淦打电话,商讨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屠夫吴淦后来发推文说我承诺给他捐款几万美金,只要他在中国号召搞什么花运动。我不得不发文驳斥屠夫吴淦的敲诈勒索行为。

在2010年12月底,我又试图同国外的民运大佬联络,包括同王军涛、赵岩、汪闵、郑存柱等人见面,希望他们能参与发起茉莉花革命,但王军涛说他忙于给他的民主党全委会党员准备政治庇护材料,没时间关注茉莉花革命。赵岩则反复忽悠我,说是1月份太冷,希望将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时间推迟到6月4日。于是,我便以我自己的名义发起茉莉花革命。

我几乎每天都在推特上发几个推文号召到中国各个城市的中心广场进行周末漫步游行,以此来欢庆中国的茉莉花革命。

也正是为了在中国发起这种茉莉花革命,我在2010年11月注册了推特账号。我早期发的推文都比较零散,甚至还不知道如何发长推文,也不知道将几个短推文连成一串,所以发的推文都比较零散。现在将那些旧推文都找出来还是比较费劲。下面是几个最早号召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推文。这些推文,被妙觉法师、王荔蕻等人在推上广为散发。


号召中国茉莉花行动的最早推文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6_5627.html


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32769755488190464

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27045518542643201

注意,上述的推文是在2011年1月18日到2月2日之间发出的,而中国茉莉花革命在北京王府井聚会是在2011年2月20日。

我号召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后,网上的一干民运人士,包括徐水良、老灯、石磊、刘晓东等人便对我进行围剿,说我异想天开、消耗革命、浪费中国人民的热情,等等等等。请看下面链接文章后面的部分评论。

揭开中国茉莉花革命幕后发起者的神秘面纱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28484

关于成立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的倡议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13520

关于为钱云会举行全国公祭的通告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15804

关于成立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的补充说明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13535

中国民众天安门广场漫步旅游,欢迎欢庆茉莉花革命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0023

由公祭引发的街头示威运动:“四五”,“六四”,“一二一”运动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15838

从股市崩盘说到中共崩溃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253

中国茉莉花行动幕前幕后
(1):移花接木,暗渡陈仓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744

(2):偷梁换柱,调包计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746

(3):草船借箭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747

(4):鱼目混珠,乱中取胜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748

(5):以夷制夷,挑动党员斗党员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749

独立评论网站对网友发文章的限制比较严格,我的很多关于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文章都发表在共舞台(gongwt.com)网站上,可惜,这个网站后来彻底瘫痪了,那些文章都无法复原了。

让共产党成为茉莉花革命的通讯兵,兼谈共舞台为何被攻击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3099

关于茉莉花行动,简答几位朋友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2363

中央军委紧急行动委员会发布紧急通告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23467

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发生、发展过程综述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33377

关于成立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的倡议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html

从公祭钱云会开始,发起中国的茉莉花行动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07.html

关于为钱云会举行全国公祭的通告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2081.html

号召中国民众天安门广场漫步旅游,欢庆茉莉花革命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12.html

所谓“茉莉花行动发起者”是如何篡改、歧引茉莉花行动的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4.html

提醒大家严防某些风头人物在运动高潮时抢旗摘桃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4_07.html

每个周六周日,上午十时至太阳落山,天安门见!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7227.html

展望3.0版中国茉莉花革命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30-2011-02-26.html

中国茉莉花行动台前幕后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2-28.html

中国茉莉花行动唯一第一正宗发起人发布声明
https://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011-03-04.html 

维己揭秘:中国茉莉花行动网络推手电报记录 (1)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1.html

维己揭秘:中国茉莉花行动网络推手电报记录(2)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1/03/2.html

下面的链接可以看到在2011年1月到3月期间我在独立评论(duping.net) 发布的一些关于发起茉莉花革命的文章及网友跟帖评论。

http://duping.net/XHC/author.php?bbs=10&pg=1&old=1








刘刚
2021年2月21日

从2011年1月到6月期间,徐水良等人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攻击我发起中国茉莉花革命是儿戏革命。下面摘选一篇徐水良的文章。

-----------------------------------------------------------------------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http://blog.bnn.co/hero/201612/xushuiliang/9_6.shtml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徐水良
   
            2011-3-6日
   
   
   [按]鉴于刘刚在推特上随口造谣,说我要跟他们搅和,“跟我们搅和,被我们拒绝。”我回答:“刘刚,你一开口就造谣,我怎么会和你搅和?从你们那个天鹅绒以后,我就不与你们合作。这一次,一开始我就说我不会与你和高寒一起。那信给十几个人,你和高寒还回信攻击我。”他马上又张口就造谣:说:“你不搅和,为何我在2月12日发出茉莉花行动号召书,你四处不让人传播转发?”
   
   事实上,那个号召书一出来,我马上判定是刘刚搞的,从来没有转发过他们的号召书。我让人转发我自己的东西,但根本不会让人转发他们的号召书。当时并且立即表态反对刘刚和高寒。只有后来他们一个揭发刘路小乔特务面目的文章,有一定意义,转发了一下,按语说明无法断定真假。
   
   为了澄清事实,我特地公布自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这些内部信件都是在十几个人的一些邮件组内部通信。订正了部分笔误。因为不发别人信件,只有我自己信件,所以用括号加些解释,便于阅读理解。并删去个别信件中牵涉无关人和事情的内容。
   
              ——徐水良2011-3-6日
   
   
   
   我不赞成学高寒刘刚。那样丧失我们的信誉。
   
   徐水良
   
   2011/2/20
   
   
   革命,是一个严肃而重大的事情,要搞,就好好搞,不能儿戏。
   
   徐水良
   
   2011/2/20
   
   
   香港做法当然没错。每天都可以做。你在海外有力量,你每天都可以去做。
   
   但真正在大陆发动革命,一定要严肃认真。
   
   我原来估计清明节群众情绪估计比较成熟时,我们可以这样做。最迟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时,应该做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合适的文告和其他。但你现在没有分析,没有评估,没有任何配套措施,就成了儿戏。

http://blog.bnn.co/hero/201612/xushuiliang/9_7.shtml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确定合适时间的问题,评估确定了合适时间,就全力以赴。但是,现在就搞儿戏,就把自己的信誉和今后的机会都糟蹋了。
   
   中共特务比这些人厉害得多。很快就抓住这个机会,一方面戒备,一方面明白准备不成熟就不会成功,所以让刘派线人花瓶全力出动,制造声势,变成他们的大演习,并实现他们的其他目标。
   
   徐水良
   
   2011-2-20
   
   
   三妹你这些话我同意。但是,搞儿戏,一次再次鼓动上街,都不成功,就会把老百姓信心搞没了。真正需要发动上街的时候,老百姓不出来了,怎么办?所以,把这次不成功的责任归到积极推动的刘派和特务线人头上,也是保护未来发动上街做法的信誉。
   徐水良
   
   2011-2-20
   
   
   你那篇文章(高寒:《畅饮奥运盛宴——论“镇压不是;不镇压也不是”》)可笑无比,你不懂政治又自以为是把政治搞成欺骗和邪门,还好意思说。
   
   这些年我们在积极努力,你做了什么?除了打那个毫无意义的官司的同时,又向刘派表示支持,以及宣传马克思主义,你还做了什么?
   
   下面这篇文章就是批评你的这篇邪门文章:
   
   徐水良: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略)
   
   徐水良
   
   2011-2-20
   
   
   我们不妨各做各的。
   
   高寒刘刚愿意随便地确定时间,就不断去确定一个一个时间和地点,使中共疲于奔命。
   
   要认真真正发动革命的,不能轻易丧失自己的信誉,那就认认真真做准备,不要参与任何儿戏。
   
   徐水良
   
   2011-2-20
   
   
   
             一个重要问题
   
   
   有一个重要问题,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就是这次的革命是为了争取胜利,不是仅仅给中共制造一点麻烦,出口恶气。因此,革命必须认认真真搞,不能儿戏化。否则,革命就可能被我们自己人的儿戏做法和特务线人把革命儿戏化的阴谋而搞砸了。根据目前复杂的情况,我非常担心这一点。那些特务线人,正在尽一切努力,把革命儿戏化,以便逐步消除民众对革命的士气、希望和信心。
   
   第一次匆忙号召220上街的文章,我一看就判断是刘刚搞的。网路上有一个网友网名叫老蝎的,可能也判断出来了。中共情报机构也作出了判断,因此他们的特务线人也利用这个机会,一齐180度大转弯,转向争夺民主革命的主导权,并消费和儿戏化革命。
   
   如何对待这种复杂情况,显然一个是非常困难的选择。为了对付中共特务线人消费和儿戏化革命,以及与弄虚作假的做法划清界线。当时我采取一个有点夸大的动作,就是批评中共特务线人破坏革命,把革命儿戏化的做法,几十年一直鼓吹革命的笔者,在2月20日,发表《儿戏或是演习?》一文,反对儿戏革命的做法。
   
   写作该文的目的,就是在2月20日写文章的当天,我回答三妹并附带给好些朋友的信中说的:“三妹你这些话我同意。但是,搞儿戏,一次再次鼓动上街,都不成功,就会把老百姓信心搞没了。真正需要发动上街的时候,老百姓不出来了,怎么办?所以,把这次不成功的责任归到积极推动的刘派和特务线人头上,也是保护未来发动上街做法的信誉。”
   
   不过,现在看来,这篇文章有些动作大了些,有些问题没有讲清。特务线人大加诬蔑攻击。
   
   我历来不赞成刘刚和高寒弄虚作假和儿戏化的做法。这个争论从10年前就开始了。当时美国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共情报机构迅速行动,海外以王炳章及其领导的正义党带头,立即组织反美示威,国内则组织愤青,搞大规模反美示威。只有我发表声明正式反对中共和正义党策划的这种反美示威。另外还有胡平也发表反对反美示威的意见。其他,整个民运,几乎是一片反美声音。
   
   为了扭转这种情况,我和高寒、唐伯桥、胡安宁等商量,还开了会,我希望集体发一个声明,表达反对反美示威的态度。但一些人坚持要写上抗议美国炸大使馆字句,我认为,这与王炳章正义党有什么区别?与正义党一样了,这样还不如不发。高寒等则认为,国内反美示威势头很大,中共有可能失控,我们可以利用民众示威反中共。我认为这完全不可能,愤青不是反对派,中共能搞起来,也能轻易收起来。结果无法发集体声明,我个人坚持公开表示抨击反美示威的立场,发表相关文章。
   
   当时高寒匿名以国内名义,积极煽动愤青扩大示威。但正如我预料的,根本不起作用,中共说收,很快就收了。
   
   以后多次愤青示威,高寒都匿名以国内愤青名义去煽动,我都反对这种毫无意义只产生负面作用的做法。
   
   及到高寒刘刚搞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天鹅绒行动,把东海一枭推出来当总统,搞临时政府等等,我与高寒刘刚分歧扩大,我反对他们的儿戏做法,从此没有再合作。
   
   我认为,搞政治,不是搞军事。搞军事,“兵者,诡道也”,用兵,讲究用奇用计,你可以搞“兵不厌诈”。但政治却完全不同,“政者,正也”,政治不是诡道,政治是直道,讲究诚信,以诚信为本。因此,搞政治,要堂堂正正搞,用正不用邪。不能弄虚作假。你要搞歪门邪道,弄虚作假,一旦败露,信誉全失。不能搞儿戏,否则,好好的事情,就可能被搞砸了。民众一旦发现你弄虚作假搞儿戏,他们就不再参与你的事情了。
   
   我们的目标是争取革命的胜利,而不是仅仅给中共捣蛋制造麻烦,出出恶气。给中共麻烦和出恶气的想法,并没有错;但如果我们只考虑这一点,以弄虚作假搞儿戏来实现这个目标,那就很可能把争取革命胜利的大目标搞砸了。
   
   当然,在特务线人在网上攻击刘刚,争夺革命主导权的时候,我则明确表态:“你抓刘刚的某些做法击攻刘刚大概是为了帮中共夺取主导权吧?虽然我与刘刚有分歧,但如果让中共情报机构夺取主导权,我宁可刘刚他们主导。”
   
   上面这封信和上面的话,目前仅给我们这里的这些朋友讨论。
   
   徐水良
   
   2011-3-1日
   
   
   争论许多年了。劝说不可能有效果。所以当时我用很冲的夸张口气,同他与高寒划清界线;同时又尽可能降低其对革命的伤害,对外说成是星期天演练。
   
   但现在特务线人都在跟刘刚一起儿戏化革命,说好一点是制造效果;说不好一点就是消费革命。很让人担忧。大家想想该如何化解,既防止其危害,避免伤害民众士气和革命热情,又设法把这种儿戏化作革命的助力。
   
   徐水良
   
   2011-3-1
   
   
   高寒比刘刚好一点,现在的许多东西显然是他在搞,搞得外界和愚蠢的媒体糊里糊涂。但总有一天要穿帮。刘刚已经开始争夺第一个发起人,高寒也有意无意暴露他自己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情。与此同时,大批中共特务线人也在与他们争夺主导权。尤其是后一点,特务线人争夺主导权,把革命儿戏化,甚至小丑化,破坏革命的威望,化解民众的希望、热情和士气,非常让人担忧。
   
   徐水良
   
   2011-3-1日
   
   
   弄虚作假可以用到军事上,不能用到政治上。人都是有头脑的,你不可能骗倒所有的人。那些蠢货自以为聪明给中共制造麻烦,但实际上很可能葬送革命。所以,我们必须对这个问题预作防备。
   
   武文建等是很好的朋友。不过他们目前公开表态太多,表过态,与弄虚作假划清界线,内部严加防备今后可能的损失,就可以了。否则有利于中共压制革命。
   
   徐水良
   
   2011-3-1
   
   
   他(刘刚)发了好多类似东西,早已发得满世界都是了。让人哭笑不得。无非就是恶搞,客观上使革命儿戏化小丑化。
   
   徐水良
   
   2011-3-1日
   
   
   当时(炸中共大使馆)我的网刊就转发文章,说国内老百姓议论,最好炸中南海,把中南海炸掉才好呢。可是没有人听进去。民运圈是被中共控制的。我很早、在那以前就指出的对王炳章的看法,迄今多数人都不信。
   
   徐水良
   
   2011-3-1日
   
   
   (我说的“设法把这种儿戏化作为革命的助力”)确实很难做到。等时机吧。
   
   徐水良
   2011-3-1
   
   不宜匆忙行动,看清楚了,还要等合适时机找合适办法处理。赞成你主张我们自己正面发表意见的看法。我的看法,除非特务线人主动攻击,我们不得不回击。否则尽可能减少纠缠。对高寒刘刚等朋友则手下留情,尽可能不去说他们。说他们也是局限于路线策略的讨论。
   
   徐水良
   
   2011-3-1日
   
   
   现在特务线人的统一手法,就是消费革命,儿戏化,小丑化革命。把它变成对中共没有伤害的微笑革命等等。网上全是这类东西。博讯已经被黑掉。独立评论上大量的是特务造谣。共舞台许多人则是拼命提倡恶搞革命,儿戏革命,同时又攻击革命民主派。现在推特上面,还是真反共的占优势。但他们正在加强力量。努力恶搞和儿戏革命。
   
   恶搞,当然可以。但把革命完全变成恶搞,就把革命儿戏化了。
   
   徐水良
   
   2011-3-1日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徐水良
   
              2011-3-8日
   
   
   有朋友问,既然是内部信件,为什么要公开?
   
   原来的内部信件,当时就是说目前暂时在内部讨论,没有说今后不公开。现在情况变化了,公开当然就成为必要的选择。
   
   刘刚高寒搞歪门邪道,儿戏革命以后,我曾经给一个参与他们儿戏的朋友写信说:
   
   “革命需要的是胜利,而不是只给中共增加一点小麻烦。”
   
   “你告诉那几人,不要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别人只是将计就计而已,已经被敌利用儿戏革命一次。我们也要将计就计,把失策变成好策略的组成部分,为我所用。”
   
   “别搞砸了,那对革命是犯罪。”
   
   “这是64以后等了二十多年才得来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决不能再错过了。革命需要胜利,不是有冲击就好,不是只给中共制造一点麻烦就好。胜利,胜利,胜利,这是革命的目标。给中共的冲击无论多么大,如果带来失败,就不行。我们一定要实行争取胜利的策略,而不是像流氓无产阶级那样,只顾制造麻烦,不考虑结果的策略。”
   
   后来我又警告搞歪门邪道儿戏革命的人:
   
   “习惯搞那些不入流的雕虫小技,还自以为是,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别人不知道。天鹅绒革命之类用过许多次,被人看扁成笑话。还要坚持用下去,把别人全部当成傻瓜。我已经劝过许多次了。这次如果坏事,你是第一责任人。”
   
   “说实在的,从你们第一个行动起,凡高手,闭着眼睛也可以清清楚楚明白你们搞的一切。不过敌我双方都是装不知道,将计就计而已。你们还以为别人真的一点不知道。”
   
   刘刚高寒搞儿戏,虽然骗了绝大多数网友和媒体。但他们伪造水平实在太低,我当时虽然不知道内幕,但一看就断定是他们搞的,并立即判定大致有那些朋友参与了。实际上,中共方面也同样很清楚,不过他们的话没人相信,他们只能将计就计加以利用,动用他们的特务线人花瓶民运,把革命儿戏化,小丑化。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2-21 02:10:0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