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关于“向东”的造谣,答项观奇先生问 2021-03-20 23:56:55  [点击:7393]
关于“向东”的造谣,答项观奇先生问

王希哲

观奇兄:
我们一生奋斗。奋斗就总有人不舒服要造你的谣的。希哲五十年来,被人或官方造了多少的谣呀?(至今还是“反革命”呢!)。你都要去一一辟谣,“诉诸法律”,你还能有空做自己的事吗?有一个彭明,造我的谣,我原也照例不理,刘俊国劝我打官司,我听了一次,还赢了。美国法官判彭明赔我十五万美刀。彭明躲避。我也懒得去找他真赔一分钱的。

我过去写过几篇文章,论“谣言造于智者”,而不是“止于智者”。确是这样。你要打垮政敌或论敌,自家理据不够,造对方的谣,损人人格取胜,是最简易最聪明的办法了。冒犯来说,这办法,连最智的鲁迅先生都不能免。人家造了鲁迅“拿卢布”的谣,鲁迅生气了,恰有托派人物写信请教他,他老人家正烦恼,闭了眼下笔,竟也生造了一个很著名的谣,说是“日本人出钱叫你们办报”,诬陷托派(中共陈独秀派)。此文在鲁迅全集中叫做《答托洛斯基派信》,项兄一定读过。

这位向东先生姓徐。当年出李一哲事件,像龚小夏等一样,他被吸引过来,竟也被官方视为“李一哲集团”分子。那时他年轻,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娶了“李一哲集团”中的一位潮汕地区区委书记的女儿胡喜凤为妻。习仲勋、吴南生为“李一哲”平反,正是我建议他妻喜凤代表“受李一哲牵连受迫害群众”,上平反大会发言的。龚小夏为她拟的稿。吴南生审稿对我说:“抱怨那么多干什么?她爸爸打的‘反革命’还少啊?”。呵呵

约七八年前吧,他与喜凤来探望我,住我家几天。我发现他居然很“左”。我很奇异。因为文革后,李一哲集团和造反派人物,大多人都是倾右反毛的了,徐向东竟是异数。李一哲大字报虽批评了毛,但不反毛。我看重他,邀他参与了我办的“民主社会主义连线”网站。这网站连同我与两位朋友凑钱购买的电脑服务器等,后被一位化名姓高的流氓无产阶级分子白白霸占了去,声称他是“无产阶级剥夺资产阶级财产”。向东跟随了这位了不起的“无产阶级”。我们便分手了。他这回造我的谣,大多,其实都批发自他跟随的那位“剥夺了资产阶王希哲财产”的流氓“无产阶级”高先生。后来,我更在网上发现这“向东”越来越“左”,“左”得出奇。

创办海外民运的最早领袖王炳章,不少人曾在我耳边造他的谣。我问炳章:“你真贪污过民运的钱吗?”炳章大怒,说“我王炳章搞女人有,搞钱没有!希哲,是谁说的,你把他叫来,看他敢不敢在我面前对质!”我再去问那些人敢吗,他们还真没一人敢。

观奇,你和不少人也认识这向东,你可照样问他,“你造的王希哲的那些谣,你敢去与他对质吗?”。看他敢不敢!!谅他不敢。其实老项呀,那年我们开曼谷座谈会,开完,张宏良不就平白且反复地造我们的谣,说是我们的曼谷座谈会,是美国中情局给的钱吗?我多次要他拿出根据来,他张某人敢吗?“谣言造于智者”。张宏良是“智者”,向东也是“智者”。只影响稍逊于张宏良罢。

现在具体谈谈谣言。
王希哲“与魏京生争民运第一把交椅”。
此谣,源出自那位流氓高等的制作,所谓“王希哲与魏京生争民运之父”。胡扯。老王是批评魏京生,要他不要标榜自己是什么“民运之父”、“民主之父”。中国近代可称“民主之父”的,只能是孙中山先生。

王希哲“申请参加国民党与大陆谈判,碰钉子”。
江泽民汪道涵时代对台政策提出,“只要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国号国旗都可以谈”。如此宽大,希哲见国民党仍拒回应,便约了刘晓波发布《双十宣言》,呼吁国共两党在蒋介石毛泽东重庆谈判后的《国共双十协定》基础上,协商国家统一。流亡美国后,即提出愿参加国民党,推动和参与协商两岸在国共双十协定基础上的国家统一。国民党向我发出了邀请。但新党劝我说:“王希哲,你刚出狱不久,不了解台湾的变化。蒋经国去世后,李登辉已经是台独路线。只搞台独,不求统一了。”我了解后,情形确如此。便回复邀请不去台湾,去了哈佛。在海外,二十多年,坚决地批判国民党李登辉台独路线和民进党的皇民台独,严厉批评海外民运的台独化。集结著书《论台湾》。我与海外民运的分道,主要就因我的反台独立场。向东批发高某造的这个谣,对希哲没有杀伤力。若国民党今天奇迹,居然重回国家统一路线,希哲仍愿参加国民党而尽绵力推动之。为了国家,毛泽东当年还是国民党候补中央执委,代理宣传部长哩。

“接受洗礼成基督徒”。
这更无杀伤力。虽这里向东丰富想象了几段文学描写。王炳章是基督徒(希哲母亲家族三代亦基督徒)。炳章为发展民运,常携我参与基督聚会。一次,著名赵天恩牧师邀我入教,王炳章、严家祺等在旁力促。我只好声明:“入教可以。但我的上帝不是耶和华,不是耶稣。我的‘上帝’只是孙中山!(孙是基督徒)。我信奉的是孙中山先生!”。赵天恩表示,“没关系,入了再说吧”。之后,确少去教堂,但至今不少的基督教友,仍是我的朋友。

似最有“杀伤力”的,是“王希哲在美国20年,没有自食其力打过一天工”。
这谣言又批发自那位流氓无产阶级高某。然后,便是他向东自己现行的造谣了:王希哲“现在年纪大了,没钱花,刚好碰上特色要搜罗一些愿意拿钱发贴的水军,经人介绍,一拍即合”,“为领津贴,充当五毛”。

我这里告诉向东:老王我已经七十余岁了,至今,还几乎天天“自食其力”打工,作教车师傅。多年来教出了上千的中国留学生学员拿到美国驾照。你与妻来我家吃住期间,是明明知道的。何苦昧着良心造谣?

“经人介绍,一拍即合”“为领津贴,充当五毛”?观奇兄和网上群里一切认识这向东的朋友,委托你们,问这向东:“此事敢不敢与王希哲对质?”,或起码,要他向你们拿出王希哲“领津贴,充当五毛”的证据来!拜托了!
但像张宏良的造谣一样,他拿不出来的。王希哲也懒得去告他。他不必心慌。让他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死”罢。如此而已。

他袒护灌南妖妓的那些煽情陈词滥调,不管他了。

2021年3月20日
微信:laowang7793


2013年,向东夫妇旧金山湾区拜访王希哲,住希哲家


1999年,王希哲在美国国会发言批评魏京生

———————-
附:王希哲是否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向东
2021-03-18
王希哲在女辅警案中的落井下石,赤膊上阵为特色护盘的行为,已经突破了做人的底线。王希哲到美国廿多年,没有自食其力正经打过一天工,而是幻想着当个全职民运斗士,就可以吃香喝辣,为了与魏京生争一个民运组织的第一把交椅,使尽九牛二虎之力,却败下阵来,灰头土脸。又去申请参加国民党,自存可以成为台湾与大陆谈判时的参谋,结果又碰了钉子。王希哲再去接受洗礼要成为基督徒,洗礼那天,泪流满脸,神父都被感动了,以为收了个虔诚的信徒,结果洗礼后没过两个月,再没踏入教堂一步。王希哲一生习惯了投机取巧,热衷于争权夺利,结果一事无成,现在年紀大了,没钱花,刚好碰上特色要搜罗一些愿意拿钱发贴的水军,经人介绍,一拍即合。

我与王希哲认识46年,对他的人品性格知根知底,为领津贴,充当五毛,也可以理解,但不管做什么,都要有条底线。对处在社会最底层,被侮辱被剥夺,连自由都己经失去的女性,还要落井下石,就彻底击穿了做人的底线。许艳案象一双蝴蝶翅膀,在中国民间舆论场掀起了大浪。一叶知秋,特色国现在处在一种什么境界?女辅警卖身案让我们看到了很多真相。

灌南县法庭定许艳“敲榨勒索”罪,要重判13年,还要为众淫官追讨嫖资,震动全国。王希哲赤膊上阵,不单为灌南县法庭判许艳“敲榨勒索”罪站台,并且更进一步,一口咬定许艳就是惯妓妖妓,不严惩必将亡党亡国。王希哲究竟是老到语无伦次,还是为了领津贴而语无伦次?今日特色国,拥有权力和金钱的人随意玩弄女性已经不是新闻,而是民众早己经听厌了的随处可见而且深痛恶绝的现象。正是因为这次灌南县法庭将玩弄女性的官猿作为受害者,要为他们追讨嫖资才震惊全国。而王希哲则更进一步,还要加码,将失身沉沦陷入绝境的女性认定为亡党亡国的元凶,真的是助纣为虐莫此为甚。

导至亡党亡国的不是象许艳这样失身沉沦的女性,也不是陷入追逐金钱女色的泥坑不能自拔的官猿,而是登小平用绝对不受人民群众监督制约的权力,以一切向钱看为宗旨的治国之道的必然结果。绝对权力,绝对腐败。许艳和睡许艳的官猿,都是登小平路线的受害者。

特色的邪恶,在于要将权力和财富集中到少数人的手上,成为压迫剥夺大多数人的工具。千千万万个辅警、临时工,劳务派遣工、合同工,朝不保夕,分分钟要看着她们的顶头上司做人,要什么给什么,稍有不从,饭碗难保。正是这种迫良为娼的制度,成就了今日特色国的恶。有目共睹,今日特色国被上级睡过的年轻女性决不是一、二个。如果许艳有一个铁饭碗,她妈妈不是患有心脏病缺钱医治,许艳何至于去与这么多带“长”字头的老男人睡觉?是她找不到一个好丈夫?还是她懒惰不想工作而想通过卖身换钱?当一个社会只有极个别人这样做的时候,这可能是个别人的品德有问题,但如果这己经成为一个社会的普遍现象,成为一种潜规则,就己经不是个别人的品德问题,而是制度出了问题。好的制度能将坏人改造成好人,坏的制度会逼使好人坠落成坏人。王希哲颠倒是非,不但没有丝毫恻隐之心,还要摇旗呐喊为将受害者往死里整助威,才是真正唯恐这个国不亡啊!
最后编辑时间: 2021-03-21 16:40:3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