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五四谬种和文化弑父(东海微言集) 2022-07-09 02:13:53  [点击:2292]
五四谬种和文化弑父(东海微言集)
余东海

【五四观】国共两党争着赞美五四,正当五四之子,名义上国党占上风,实质上马党更正宗。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基调是反孔反儒。国党于儒家和孔子虽然不尊,但也不反,马帮则是靠反孔反儒起家的。传毛远新回忆毛氏关于孔子的谈话时说“我们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云,这是实在话。没有五四就没有马党,逻辑完全成立,事实也是如此。

【五四观】说反孔反儒是为了爱族爱国救亡图存,为了抗击日寇保家卫国,简直了!无论主观意愿任何,反孔反儒的实际效果,只能是祸族害国招寇图亡。说日寇尊孔我们就要反儒,更是混扯。不分青红皂白,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那只能比敌人更不堪,更反常。

【五四观】五四迷信可以休矣!百年来危害最大的两种东西是五四谬种,马列遗孽。而马帮的迅速崛起和成功,又是拜五四谬种所赐。只有把五四彻底批倒批臭,儒家文化才有望复兴,中华文明才有望重光,马列主义才有望退离宪位退出政治,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先天下】在形形色色的国内外民主自由群体中,五四俨然一种思想图腾和精神图腾,仿佛具有天然的正确性正义性,不容反思不容批评异议。昨日将《五四不死,中国不生》一文寄北春,主编函赞曰:“五四确实需好好论证一番了,兄敢为天下先。”作为资格最老的明韵老刊,有此态度,实属难得,令吾欣慰。无论是自由老枭还是儒家东海,吾都得到北春的大力支持,特此致谢。

【先天下】老子强调“不敢为天下先”,吾儒不一定。面对权位名利,固然不敢为天下先,当仁见义面对危难的时候,弘扬真理倡导正义的时候,则是不避不让奋勇争先。无论行为和观念,都争为天下先。先天下之忧而忧,先天下之道而传,先天下之义而赴,先天下之危险而冒,皆吾儒本分。二十几年来,吾与体制内外国内外旧雨新朋争,与自由派和各门各派争,也与儒门中人争,是争理争道,争文化和政治之道,争中国的前途和命运,有时候也是争险,抢在辟马第一线。在《儒钟响起----我的中国梦》(未出版)一书自序中吾尝言:“在野君子一时不敢说的话,在朝正人一时不便发的言,都让我先吐为快吧。我愿意把儒家和中国的命运放在自己的命运之上!个人的一切包括安危和生死,且置之度外顺其自然。”

【蒙启派】以批判儒家、诋毁孔孟的方式反对极权专制,是启蒙派持之以恒、刻之入骨的一大恶习。在马邦,针对马家反极权,难免有风险,但把极权归因于儒,以批儒批孔的方式表达反极权思想,安全度就高得多,还可以借此收获广大愚民的掌声。一些启蒙派乐此不疲,是不是有这方面的杂念呢?

【蒙启派】当年与自由派群体交往几年之后,吾就深深明白自由事业从失败走向失败的根本原因了。特色自由派的三个情结都很深重:一是五四情结,民粹倾向严重;二是反儒情结,敌视仁义道德;三是反华情结,反对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否定中华历史。三个情结互有交集,同归于反常反动。还有不少人怀有马路情结,一边反对马帮极权,一边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又颇有好感和认同。吾的结论是,这是一群思想愚昧、心性蒙昧、中西双昧的启蒙派,是最没有资格追求自由民主的自由派,他们越努力,自由越无望。他们轻则成事不足,什么也追不到;重则败事有余,追到与初心相反的东西。

【蒙启派】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必然导致政治邪恶化和社会逆淘汰,反儒社会就是典型的蛊社会。恶性毒性不高者都会被淘汰掉,只有最恶毒的东西,才能茁壮成长并获得最后的成功。反儒不是最恶,但后患最为重大,恶果最为沉重。反儒社会,什么人间恶果都可以结起来;反儒势力,什么政治恶迹都可以造出来!

【启蒙派】舍本逐末,堪称启蒙派通病,而且是双重性的病。第一重,是舍中华文化之本而逐西方文明之末;第二重,是舍自由主义之本而逐民主平等之末,甚至错认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及虵蜖主义为好东西,不知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是不共戴天的正邪之别。

【启蒙观】必须反对马列启蒙,但不要泛泛反对意识形态启蒙。中华仁本主义和西方人本主义两个文化体系也是意识形态,仁义道德、王道礼制启蒙和自由民主启蒙,就是意识形态启蒙。应该反对的是非正确、非正义的意识形态启蒙,那是蒙启,是邪知邪见灌输和洗脑。五四启蒙纯属蒙启,马列启蒙更是洗脑。

【东海律】启蒙需要相应的知识和资格。民主启蒙,要通达人本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政治学;儒家启蒙,要掌握一定的儒学常识,包括道德常识和政治常识。高级启蒙,还必须自立自达,这是立人达人的前提。自立是立定君子人格,而立也;自达是通达性与天道,知天命也。不知天命莫论天,妄论无益也。

【弑父者】一个弑父又认贼作父的人,必下地狱。一个民族如此,同样非下地狱走一遭不可。传承着尧舜周孔,居然反孔反儒,岂非文化弑父;明明是炎黄子孙,偏要崇马崇列,就是认贼作父!如此愚族如此邪国,天灾人祸、内忧外侮就是因果和天理的必然,百年浩劫就是自作自受。被卖了还为人数钱,这句话用在百年来大多数马邦人身上特别合适。蟊左被蟊氏害得最惨,也是最支持蟊氏的人;马民被苏俄害得最苦,也是最维护苏俄的民。

【历史眼】子羽厅友言:“方向不对,努力白费。”然哉然哉。启蒙派自由派百年来的奋斗、奉献和牺牲,都白费了,根本原因就是道路方向大错。不仅白费功夫而已,他们的努力还有相当大的负作用反作用。君不见,百年启蒙,越启人民越蒙;百年追求,越追自由越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此之谓也。

【太乐观】2021-12-1有感:自由群泥沙俱下,早有所知;传统圈假冒伪劣,逐渐领教。走出传统圈子,依然五四谬种广泛流传,群盲乱摸;越过自由群体,更是蚂遗孽到处横行,群魔乱舞。有一段时间,吾是过于乐观了,既高估了民德民智,也高估了儒家群体,又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惭愧。

【一现象】五四之后学界有一个现象颇为普遍:对于中华圣经,读不懂原作,读不懂注疏,也读不懂现代儒者的解释,作者解释无误,读者理解错误。当然,能比较正确地理解、解释圣经圣言的现代儒者也不多。至于非儒家学者的解释,更是醉中逐月、雾里看花了。

【两谬论】百年来对儒家的看法最为流行者有二:一是仁义道德吃人论,一是精华糟粕并存论。前者极端反儒,后者貌似不反儒,但都不入儒门,而是立足于自由主义、民粹主义、马列主义及神本主义之类立场。四种立场虽有正邪之别,对儒家的了解各有其局限,往往把儒家的一切都视为糟粕,取其精华,多属空谈。五四有一派主张“打倒孔家店,救起孔夫子”云,救起就是自欺欺人的空谈。其实,儒家内圣外王原则都没有糟粕,家天下时代的礼制形式当然落后于时代了,但仍然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学术意义和政治参考意义。称为糟粕,亦非所宜。

【两谬论】陈来说:“80年代知识界有一种很受人注意的说法,即“回到孔子”,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孔子之后历代所讲的儒学都是错的,都要否定,所以我们要回到孔子去理解儒学。”这种说法与五四有一个口号“打倒孔家店,救出孔夫子”如出一辙。后者是剔除儒学的政治性,前者是剔除儒学的发展性,从不同角度将孔子狭隘化了。

【蛊社会】反孔反儒的社会就是典型的蛊社会,逆淘汰,不毒不行,低毒不行,剧毒的虫如果没有达到最毒,也会被最毒的那只毒虫淘汰掉。置身于蛊社会,只有最毒,才能胜出。要战胜广大毒虫,战胜最毒那只,唯一的办法就是文化、政治双管齐下,对反孔反儒的恶潮进行有效阻击和遏制。此非圣贤得位不可也,非孙蒋所能也。五四潮起,国民党后来的衰败就是逻辑的必然,不亡已是天祐。

【内自由】自由派喜欢自诩思想独立精神自由,其实未必。思想、精神、意志之自由,统属于道德自由,即良知自由。这种内在自由有赖于相当的文化道德修养,非一般人所能及。很多人所谓的思想精神自由,其实度数和层次非常有限,其思想精神并未摆脱物欲恶习的奴役。邪恶之徒的自由更是邪思恶欲的自由。就像马帮所谓的解放,实为物欲大解放。身为物役,心为权役,毫无内在自由可言。

【君子曰】启蒙派针对民众有一句名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个怒字用得很不好,很不君子。君子之怒不应该指向民众也。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哀其不幸,怒为之争。为人民争利益争自由争人格尊严,是君子理所当然、份所当为的天职。人民是拿来爱的,不是拿来求全责备的,不幸的人民不是责备和愤怒的对象。人民不幸,罪在上层。2022-7-6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150/78202260549.htm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