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家切勿沦为马家分支-----东海客厅论儒马 2022-07-16 22:16:51  [点击:1814]
儒家切勿沦为马家分支-----东海客厅论儒马
余东海

【六中】六中之前,理论界有纯马、马杂、马儒、儒马、纯儒五派。纯马指马家原教旨,马左即毛左。马杂指马门杂家,立足于马家而兼收并蓄者。马儒指立足于马家而向儒者。儒马指立足于儒家而拥马者。马儒、儒马都倡导儒马融合,但立场不同。纯儒指坚持儒家立场观点方法者。当局推重马杂、马儒,容忍儒马,边缘纯马,压制纯儒。六中之后,依然马杂、马儒为主,儒马可容,纯马基本出局。纯儒受到限制越来越严,活动空间越来越紧。

【态度】儒家善于改过,善于从善,善于包容,特别宽容,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但请注意,过而改之与坚持原则,从善如流与嫉恶如仇,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海纳百川,可不是包容邪说;天地之量,可不是宽容罪恶。因此,儒家与佛道和自由主义都可以并行不悖,但与极权主义势不两立!

【态度】儒家在政治哲学上,反对集体主义,超越个人主义,倡导民本;在政治上,反对极权主义,超越自由主义,追求王道;在制度上,反对党主制,超越民主制,主张新礼制。反对是毫不客气一破到底,超越是有所认同或者吸收。儒家于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皆有所认同,于民主制度则有所吸收,吸取精华为我所用。

【态度】雨露雷霆,无非天恩。对于儒家来说,艰难险阻恰是最好的考验。知难而退、逢险而降者,不配为儒,遑论那些积极主动三帮者。在极权环境和逆淘社会,如果学儒为儒就可以一帆风顺甚至荣华富贵,儒家还值得敬重珍惜吗?还配拥有未来和充当重建中华的主力军吗?那样的话,儒家就不是刀锯鼎镬的学问,而成了帮凶助恶、卖身求荣的学问,儒家就成了懦家蠕家奴家。那样的儒家,被永远扫进历史垃圾堆,就是理所当然的。

【君子】东林党人顾宪成说:“当京官不忠心事主,当地方官不留心民生,隐居乡里不讲求正义,不配称君子。”东海学舌曰:为政而不能敬天保民护人权,为师而不能传道授业解人惑,为文化人而不能倡导正义反极权,不配为君子。

【君子】论立场的坚定性、观念的正确性、方法的正常性、情义的稳定性、德行的恒久性等等,儒家都是至高无上的。君子言必可信,信必可靠,可以托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原因在此。此非佛道两家和自由派所能比,非任何学派宗派所能比,更非杂家所能比。当然,儒门中并非个个君子,人人可靠。其中不可信靠者,要么是伪儒,要么尚未而立,还不成熟。

【道统】是否中华,主要从意识形态、制度形态和领导集团三个方面判断之。制度又以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教育制度为支柱。尊崇道统,实行礼制,领导集团为儒家至少尊孔尊儒,就是中华。其中道统又是最高标准或第一标准。即使中华偏统,也得尊崇道统,将道统放在政统之上。注意,对于道统,象孙中山那样一般性尊崇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居之以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地位,以之立国和治国。这里来不得丝毫方便和妥协。

【道统】一个社会和国家要变好,说难很难,说不难也不难,关键是儒家有无机会。只要儒家为政,君子在位,必然道统在上,必有良制良法,社会想不美好,国家想不富强都不成。春秋厅友言:“我侪不必悲观,天运荡荡,必归于正。待到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之时,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

【中华】或说:“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多年的文明史,我们要敬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定文化自信。要善于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治国理政的理念和思维,广泛借鉴世界一切优秀文明成果,不能封闭僵化,更不能一切以外国的东西为圭臬”云。此言不错,但有必要明确一点,中华文化的主统是儒家文化,真正敬仰儒家文化,就要以儒立国和治国,以儒家的道德标准、价值标准、政治标准、文明标准为圭臬。

【儒马】原则上儒生不能入马党。为了儒化马党而入党,是特殊情况。党内儒生,可以选择性地说真理,不能说伪理邪理;可以不辟马,不能背离儒家的基本信仰和立场,并为弘儒化马的志愿尽心尽力。儒生终身信仰和践履的,只能是天理良知;终身效忠和奉献的,永远是良知事业。

【儒马】儒家那么好,为什么中国那么不好?常有人问类似问题,问得毫无道理,毫无逻辑。儒家为国,国家不好,责任在儒;马家之国,国家不好,责任在马,与儒家毫无干系。现中国那么不好,正是反儒崇马的恶果。至于历代王朝,姑不论理论与实践之距离问题,在当时的条件下,儒家已经缔造了远超西方的古典中华文明,足以证明儒家文化和政治的优秀。不要告诉我历代王朝问题多大,西方历史的阴暗面更多更大,尧舜之前姑不论,尧舜之后,元明之前,中西方的文明度完全经不起横向比较。

【儒马】反儒派讲爱国,马列派讲忠君,皆令人作呕和齿冷。不能爱人,焉能爱国忠君?不知自尊自爱,焉能爱人?没有仁心人性,就是最根本的不自爱,最根本的善根断绝。反儒派最容易反掉仁爱,唯物论最容易丧失人性,这类人说爱人爱国忠君,无非自欺欺人、欺世盗名耳。

【答客】张裕群友问:“儒家讲忠孝节义,把忠君放在第一,没提爱国吧?”东海答:把忠君放在第一的绝非真儒。论道德,孝悌第一,孝重于忠,父先于君;论政治,爱民第一,然后爱国,然后忠君。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此之谓也。注意,儒者从政,爱民爱国忠君,缺一不可,但有轻重先后之别耳。

【答客】赛昆网友言:“中国落后跟马家文化无关,关键是异族统治,例如满清、黄俄。按国际上的推算,300多年前中国的人均产值世界第一。自那以后,特别是西方工业化革命以后,中国开始落后,那时还没有马家文化,更不用说对中国的影响。所以,俺认为落后的根本原因是异族统治。因为统治者心虚,所以严厉管控言论、禁锢思想,导致全方位落后。”东海曰:满清、黄俄对待儒家态度大不同,故性质大不同。满清虽是异族,但能儒家化中华化,有其可取之处。国民党去儒家化去中华化,异端也,远不如清朝。注意,中华的根本特征是道统在上,以儒立国和治国。国民党以三民主义取代道统,党魁和总统信奉耶教,都是去儒家化去中华化的表现。黄俄变本加厉,反儒家化反中华化,恶性异端也,比起暴秦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给清朝洗脚都不配。清朝落后有底线,马邦落后无底线,根本原因还是在文化。

【答客】有厅友言:“在人类历史长河中,马教只是白驹之过隙,危害百年,最多二百年。异端宗教之害深远长久,那要两千年才能息。”东海曰:此言不无道理,但有两个问题须明辨之。其一、儒家讲时措之宜和当务之急。今时今世,辟马是儒家第一责任。能言距马列者,圣人之徒也。其二、凡非中道,都是异端。异端有正邪之别,佛道为正,耶教自政教分离,也有文明化倾向。对于佛道耶三教,不妨有所批判,不宜过于严苛。至于伊教,主要危害异域。马教在上才是吾国心腹大患。该厅友天挺人豪,既辟马教,又辟异端,值得敬佩,然轻重缓急不可不辨也。

【辟马】王夫之说:“二汉、唐之亡,皆自亡也。宋亡,则举黄帝、尧、舜以来道法相传之天下而亡之也。”黄宗羲说:“夫古今之变,至秦而一尽,至元而又一尽,经此二尽之后,古圣王之所恻隐爱人而经营者荡然无具。”从历史的高度看,王夫之、黄宗羲言重了。如果他们来到马邦,才会真正知道什么叫亡天下,只怕对元朝的观感也将大不一样。元朝虽差,还是人间;马邦之黑,甚于地狱!

【辟马】马邦人可分为两种,一种不知道自己是奴隶,甚至自以为是主人或自由人;一种知道自己是奴隶,但以坐稳了奴隶或做成了奴才而沾沾自喜。奴才又可分为两种:一种依然是弱势群体,低级奴才;一种已挤入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高级奴才。虽然成了很多人的主子,实质依然是奴才,不齿于人类的贱类!马邦就是古往今来最大的贱民之国、贱类之国!

【腐败】马帮的腐败不仅是制度性的,更是文化性的,是马家文化和制度双重作用的结果。故马帮的腐败具有自上而下的全体性、自始至终的一贯性和深入骨髓的不可救药性,与儒家文化风马牛不相及。历代儒家王朝到了晚期,往往也是腐败高发期。那是政治严重背离儒家精神和王道原则的结果,与马帮腐败的原因完全不同。一定要说马帮腐败与儒家文化有关系,那是负关系,马帮反儒反得太全面深刻持久了,反儒的邪知邪见已经刻骨铭心。

【警儒】性天之理是一切道理的源头和根本。此而不明,难免多疑多惑;无论怎样修养,内外无法贯通。十几二十年来,对于社会和国家之大事,儒家群体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又非常有限,根本因在此,在于绝大多数儒生不明儒家真理大义。论及家事国事天下事,着调靠谱者寡。不少人甚至不能不愿或不敢论及政治,把儒学当成逃避现实乃至为虎作伥的工具,思想和道德问题触目惊心。当今儒家整体上已经严重偏离正道而滑向歧途,到了非纠不可、不批不行的地步!再不纠正悔改,终将有名无实,甚至沦为蚂家的分支也非不可能。

【思考题】这是客厅一个思考题:“有人说,近十年来,儒家发展形势可观。你同意吗?你如何看待儒家现状,认为存在什么问题,如何解决?”东海答:近十年来儒家确实发展了,但形势不容乐观。人数虽然大幅增加,品质并未随之提升,发展而非健康,问题呈多重性,最大的问题是思想政治立场错误严重,赞肯极权而排斥自由、附庸蚂家而敌视西方的现象相当普遍。体制内外,毛儒、蚂儒、杂儒、宗教儒、皇汉儒层出不穷。儒家的发展不仅没有起到导良的作用,没能促进自由度的上升,反而有负相关之嫌。君不见,近几年来,政治更加野蛮,社会更加内卷,言论更不自由。儒家何为?儒家发展意义何在?这个问题值得所有儒生好好思考。吾以为,置身蚂邦,恶恶不易,不敢反极权倡自由,可以理解,但不能助恶导恶、强化极权则应该成为儒门底线。如果儒家的发展只是让蚂家多了一群三帮分子,多了一个分支机构,不如不发展。
2022-7-12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民主中国
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6514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