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马帮走进了死胡同-----东海客厅论儒马 2022-08-01 07:48:12  [点击:768]
马帮走进了死胡同-----东海客厅论儒马
余东海

【历史眼】几年前吾尝言,马帮的最佳选择是内尊孔孟,外亲美欧。内尊孔孟,可以为吾族吾国重新输入民族精神中华魂,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华文明的重建凝聚起必要的道德内力;外亲美欧,可以更好地学习吸收西方文明、包括政治文明、经济文明、科技文明之精华而为我所用。内尊孔孟,外亲美欧,是马帮正常化、文明化的希望所在,也是吾族吾国儒家化、中华化的必经之路。几年过去了,两者皆无望。马帮一意孤行地走进了以马化儒、亲俄反美的死胡同。吾民吾族劫难犹未有穷期。哀哉!

【东海曰】各国政府和境外势力,有好有坏。但是,正常人都明白,最卑鄙无耻腐恶无度的政客,最反儒反华反常反动的势力,最不把中国人当人看的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中华民族的最大的灾星和灾难源,不在境外!

【历史眼】胡适主张“好政府主义”,强调“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云。殊不知,主义就是最大的问题,是政治、社会、教育、经济、科技种种问题之母。信奉、实行什么主义,以什么主义立国治国,这个意识形态问题和母问题谈不清楚,其它问题就难以解决,政府就好不起来。三民主义之下建立起来的政府,再好也有限,有气无力,无精打采;马列主义之下建立起来的政府,坏起来没有底,豺狼当道,率兽食人。

【爱国贼】在马邦四民手里,所谓爱国和爱国主义,与爱无关,与国无关,纯属一种抬己贬他、损害他人、挑起内斗、发泄仇恨、捣乱社会的工具。这些爱国贼以损人为宗旨,利己要损人,不利己也要损人。当然,它们损害的对象主要是国人,以爱国和反美反日反台独反汉奸的名义搞内斗。

【求自由】追求自由必须坚持正确的文化政治立场。盖自由有真伪之别,仁本主义、自由主义的自由,皆十足真金的真自由;马列主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的自由,为自欺欺人的伪自由。立足于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等等立场上追求自由,必然南辕北辙。越追求,自由越遥远。关此,五四两派已经提供了强有力而血淋淋的证明,我们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东海律】人不行一切不行,文化不行,人必不行。没有自由主义就没有民主派,没有中道文化就没有君子人。没有民主派得势就没有自由政治民主制,没有君子人在位就没有王道政治新礼制。宪法只要姓马,就无宪政;政党只要姓马,就非正义;国家只要姓马,就非正常;人物只要姓马,就非人化。

【东海律】极权社会必有四化:原子化,禽兽化,丛林化,监狱化。原子化指社会纽带松弛,人际关系疏离,孤独冷漠成为常态。禽兽化指道德败坏,人性泯灭,多数人活成了畜生的样子。少数人想好好做一个人,就像挖了畜生们的祖坟。豺狼虎豹还没动口呢,鹰犬鸡鸭们已经一涌而上,撕咬围攻告密不断了。丛林化是失范无序,监狱化是恶制恶序,两者本来矛盾,但在极权之下,圆满统一。这四化也是极权主义得以维持、特权阶级得以猖獗的必要条件。

【东海律】信邪的族类必有邪恶势力崛起,反常的社会必有反动政治蹂躏。在这个意义上说,蟊氏的成功和蚂帮的统治,也是一种天意,是上天对反孔反儒反华反人道的社会理所当然、罪有应得的惩罚。孔子云,诬文武者,罪及四世;东海曰,莫怨神州成鬼域,须知浩劫有前因。

【儒与马】说儒家奴性深重,是完全不明真相。儒家内圣学堪称最高明的人格主义哲学,儒家的历史是一部精神伟大、光华赫奕的圣贤君子和豪杰的奋斗奉献史。相反,反儒很容易产生三性:恶性、奴性、愚昧性。五四两派都反儒,蒙启派正派而愚昧,苏俄邪派更是三性具足,得志则恶性大发,弱势则奴性十足。

【中国人】中国人和马邦人本质有别。最根本的区别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尊崇儒文化;马邦人是马列遗孽,信仰马主义。马邦人要重新做人,做回中国人,必须正式认祖归宗,以儒为主。即使一时不能抛弃马列,也应该把孔孟放在马列的前面,成为“儒家之马”。“马家之儒”仍是拜物教徒,不配为中国人。

【蠢与骗】愚蠢和诈骗配套。马邦蠢人最多,故骗子也最多。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各种各样的骗子,无数无量,层出不穷。有一篇题为《预言美国五年内崩溃的老师,跑去美国了》介绍,著名金融师翟山鹰本人在视频中讲述自己这些年的心路历程时说:“有一些人在网上说我是个骗子。我是做了十几年的金融,在这个环境里,大家知道金融,几乎都是骗子,所以有人说我是个骗子,我是很高兴的。你被骗了,又不是被抢了,不是被强制性的。你被我骗了以后,你肯定会被比我更有智慧的人骗,我是没有听说过特别蠢的人能骗到有智慧的人,都是有智慧人去骗蠢人。”

【奇丑国】现实丑恶,上上下下丑成一堆、恶成一团。故正人君子必然批判现实,但是,批判现实者未必都是正人。如司马南们,对于现实,虽能批判病症,不能对症下药。而且也批不中肯,更不到位。因为它们立足马学毛思,坚持毛左立场,只有破坏性,毫无建设性。它们的思想精神比现实更加丑陋。

【勿抬举】有厅友言:“这一百年来,中国最大的遗憾,就是通过学习西方将一个以道德自律的礼仪之邦,变成人了一个人人以邻为壑的基于财产权为中心的法律刑讼国家。”此言似是而非,其中有毒。“基于财产权为中心的法律刑讼国家”的判断用于西方,倒也勉强;用于马邦,太也抬举。马邦堪称以特权为中心的无法无天的国家,没有财产权可言。注意,马家之法包括宪法刑法,都是背天逆理的恶法,是恶化人心、恶化社会的利器,有不如无!

【文化眼】有厅友言:“不管是马还是自由主义,他们真正思想并没有真正在民间广大老百姓心中扎根,反倒是那些拜物主义教育,百年的阶级仇恨教育,以金钱(财产多寡)为中心的社会新结构的形成,以经济利益为中心的法治制度的形成,为未来的中国增添了变数。”简答两点:一、这就是马主义植根于朝野的结果,拜物主义就是马主义三支柱之一;二、马家政治是典型的人治,其法律的公正性严肃性,连暴秦的法制都不如,遑论法治。

【文化眼】特权阶级中,有一种“两头真”的现象:青少年时期说真话,退下来以后说真话,唯在位期间不说真话。弱势群体中有一种“外头真”的现象:国内说假话,出国说真话。当然,出国说真话的主要是不准备回来的人,如翟山鹰们。还准备回国者,即使在国外,一般也是不敢说真话的。

【文化眼】偶阅无名氏《鄧的悲剧、胡的天真和趙的聪明》,批评和分析都颇为深刻。例如这一段:“与他的所有同僚一样,鄧长期被毛编织的话语所笼罩。当年,鄧借用“实践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讨论突破了毛编织的话语设下的重围,但并没有彻底解构毛式话语。鄧的不争论,不讨论,既是不想被毛语所囿,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一套强大的话语与毛式话语相抗衡。在话语上的乏力,是鄧的一个致命伤。”此论一针见血。鄧君的品德远高于蟊氏,但缺乏思想深度和理论体系,始终被蟊氏的话语阴影所笼罩,后来的广场悲剧亦植根于此。多年前东海叹其不学无术,并非心存轻蔑,而是满怀惋惜,将其与霍光相比。当年胡绳老为邓君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一定的理论支持。遗憾胡老晚年自己的思想亦未能突破马学毛思的整体框架。悲哉!

【高级黑】有人想维持现状,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有人想改变现状,引来外力打破封闭的铁门。引来外力的办法又有多种,其中一种是挑衅世界,激怒各国尤其是美日,给它们递刀子,给马帮创造导火索,所谓高级黑是也。吾尝言胡锡进很可能是马帮的高级黑,就像赵高是暴秦的高级黑一样。当然,胡锡进之流只是小角色,高级别、赵高级别的高级黑,那是布袋和尚说不得。

【疫情财】听闻疫苗经济这个概念堂而皇之出笼,有一个巨大的担心:发疫情财和制造疫情发财的做法,会不会形成习惯习以为常?所谓疫苗经济,不就是发疫情财吗?此前各地报道有人利用核检投毒,不就是制造疫情发财吗?对这种天怒人怨的重大恶行,本应重判严惩才是,但似乎都没有下文了。发疫情财就是发国难财,制造疫情发财就是制造国难发财!可以断言的是,疫情经济不仅支撑不起中国经济,只会更加败坏之,并加速世道人心的败坏。疫情经济有百害而无一利,害民害国也终将害惨获利者。那些发疫情财和制造疫情发财的大大小小的人形动物,终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东海律】一切邪恶都具有反噬性。洗脑者容易被洗脑,欺诈者容易被欺诈,暴力者容易被暴力,冤假错案制造者容易被冤假错案。邪恶分子往往以祸人始,以祸己终,就是这种反噬性的作用。一切邪念邪欲、邪知邪见、恶言恶行都会贻害自己,贻害身心和命运。这种反噬性属于因果律之一。

【历史眼】面对一起给老人强制性打疫苗造成的悲剧,孔庆东微博感叹:“封建社会也没有这般凶残。”李幺傻批评曰:“請孔庆东不要誣蔑封建社會。封建社會,武大郎可以沿街叫卖,武二郎可以挎刀行走,西門慶偷情还要顧及脸面,京城夜市上可沒有男人暴打女人,地痞镇关西也不敢强抢民女金翠蓮,大小钱庄更不会賴錢不給”云。这也是吾想说得好。纠正一点,宋朝非封建社会,秦汉以后或有封建制残遗,皆非封建社会也。

【历史眼】轻蔑民生民权是所有极权主义的通病和痼疾,马帮的轻蔑更是变本加厉,建国以来,将民权剥夺殆尽,对民生毫不关心。改开之后,为了获得美西支持,在美西不断催迫之下,不得不承诺改善民生保障民权。那三十几年老百姓日子稍微好过一点,年轻人有了些许希望和奔头,原因在此。但好景不长,马帮经济科技略有起色之后,自信爆棚,旧疾复发,不再卖美西的帐,老百姓活路又迅速狭隘化矣。呜呼哀哉,吾民吾族!

【思考题】很多人误认为,私有制和财产权所保护的,是强者和富人的财产安全,于弱势群体无用或不利。殊不知,私有制和财产权对弱势群体尤为重要,尤不可缺。因为弱势群体最缺乏保护私有财产的能力,其财产最容易被侵犯和剥夺。更重要的是,私有制有助于财产资源的公平分配。公有制最方便大多数国家财产和资源被特权阶级和恶性利益集团窃取。所谓公有,实为权有;所谓按劳分配,实为按权分配。公有制下,弱势群体受到剥削压迫特别深重。

【奈之何】尝有人问:老弟还没对马党死心吗?答:吾既无改良的权力,又无革命的能力,死不死心,对马帮的命运没什么影响。马帮的命运取决于马帮自己能不能及时自我革命。在恶贯满盈之前,若能及时自我革命,吾虽死心,彼仍有望;一旦恶贯满盈,虽欲自我革命,也将噬脐莫及。吾纵不死心,又有何用呢。

【要抓纲】马邦问题,大大小小层层叠叠重重复复千头万绪无穷无尽,九九归一四个字:去马兴儒。去马方能兴儒,兴儒方能去马,两者相辅相成,又以兴儒为主。唯有复兴儒家,将儒家复兴为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道德、政治、制度、教育、经济、科技、人口等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抓纲治国,去马兴儒就是眼下最大纲领。有王者起,在所必抓。西方问题也不小,最佳选择是去耶兴儒。当然,那必须等到中国全面儒化并且成就辉煌,才有望影响和儒化西方。兹事长远,留给后人可也。

【东海梦】曾经有一个“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梦想,或者亲自办一所儒家大学,或者到一所高校当老师,把所在高校变成儒家名校。前提是享有言论自由,可以畅所欲言。在马帮统治下,这个前提不可能具备,故吾之梦想,终究是梦想,而已而已。以马学为第一学科的、没有言论自由的学校,必然师不师生不生,人不人鬼不鬼,只能“得天下英才而毁坏之”,毁人不倦。这种学校,有不如无。2022-7-30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