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两岸统一的前提是文化统一---微论民国、马邦和台湾 2022-08-03 09:44:29  [点击:695]
两岸统一的前提是文化统一---微论民国、马邦和台湾
余东海

【历史眼】邪说泛滥、恶行频繁的社会,就是邪恶社会。民国社会是初级邪恶,丛林化;马家社会大邪大恶,地狱化。这个地狱是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共同打造维持的。论政治,罪在上层建筑;论道德,马邦人都有罪责。百年来空前深重而无度泛滥的恶习邪欲,为地狱的建设和稳定提供了最好的基础。

【历史眼】所谓民族性,实非民族性,而是文化和制度造成的。中国的问题,与其说是民族性问题,不如说是文化问题和制度问题。清末的问题主要是制度,民国和马邦则文化和制度都有问题,民国问题小一点,马邦问题特别大,文化极邪,制度极恶。注意,邪恶化久了,民族性也会出问题的,要几代人才能恢复正常。

【历史眼】百年浩劫的历史,就是百年反儒史。民国是反儒初级阶段,四九以后进入反儒高级阶段,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无论精英民众,强权弱势,高层基层,不反儒者几希。某些人或无反儒言论,但行为也是背儒而驰的。反孔反儒是百年来一切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的两大根本因之一。另一因是崇马崇毛。两个根本因都属于文化因,百年浩劫就是典型的学术之祸。

【东海律】社会越反常,越适合极权主义成长和成功。反孔反儒的社会特别反常,故特别适合马列主义。马列主义的成功,又促使社会进一步反常,直到完全颠倒,是非、义利、正邪、善恶、华夷、人禽一切颠倒。民国反常马邦颠倒,原因在此。

【袁世凯】或谓袁世凯大儒,太抬举了。相比霍光,袁君更加不学无术,连小儒都不是,儒学爱好者水平耳。不过,放在民国时代,此君不无可取,论人品政品,是当时各大军阀中的佼佼者。若有大儒为辅,阻其称帝之妄,导其尊儒之真,立足道统之上,建设中华民国,不难成为一代伟人也。

【历史眼】说马帮处处模仿西方,只说对了一半。马帮处处模仿西方,唯独政治上坚决否定和反对西方,在自由人权法治宪政方面与西方背道而驰。对于西方的好东西,民国是百学不会,马帮是坚决反对。反对自由人权法治宪政,奢谈什么恢复文化自信,重建中华文明,纯属自欺欺人。中华文明是野蛮奴隶和龌龊奴才能够建设起来的吗?

【历史眼】崖山之后,中国国运开始缓慢下降,元一降,明一降,清一降,民国开始,下降加速,大降,进入马邦时暴跌式剧降,于文革抵达历史最低谷。降无可降,开始回升,从邓至習,皆处于回升阶段,虽很缓慢,时有反复,但无碍于回升的整体趋势。大牛厅友言:“中国的国运自毛之后是上升的,再复辟也是小复辟,社会仍会上行,改良,渐趋正常,也可能大震荡大变化。”当然,文革至今的回升都是量变,是彻底摆脱极权野蛮的历史性质变所不可或缺的准备过程。

【历史眼】历史不能假设。但反思历史若欲深入,假设不失为一种方法。假设康君是孔孟程朱王阳明曾国藩,军宪成功、清朝不亡的机会将大得多,可能没孙君什么事了;假设孙君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光武,革命的后续将大不一样,中华民国将有中道道统和王道政统,那就没毛氏什么事了。康孙皆不失为大人物,但各有重大的道德智慧缺陷和思想政治错误。欲避免他们的政治错误,非一般大人物所能;欲纠正他们的思想错误,非君子得位不可。

【历史眼】清朝、民国和马邦,各有各的问题;康梁、孙蒋和马列,各有各的错误。不能因为孙蒋革命成功,就否定清朝独尊儒术和康梁君宪追求的原则正确;不能因为马列主义背逆,就将三民主义和中华民国抬举为中华正统。如果民国就算中华,中华也太没品了,与美西相比,有不及而无过之,何足道哉。当然,论品质,清朝民国各有可取,各有一定的中华性;马帮则一无可取,完全反中华。

【台湾论】如果蒋君晚年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不因去世而中止,不为宪法所限制,而是将儒家复兴到立党治国的高度,取三民主义而代之,台湾就可以实行王道政治,上升为真正的中华民国,其前途将不可限量。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台湾多少里?台湾的富强之所以逊于日本,根本原因是儒家文化和道德精神的逊色。

【三民论】说三民主义继承和发展了儒家思想,又吸收了近代西方先进思想,是中西文化的集大成。这个说法颇为流行,纯属苟誉。三民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没有内圣根基和天道信仰,都不如儒家。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属于集体主义,民生主义民权主义充满民粹主义倾向,既不能给信奉者以信仰的力量,又不能给政治以正确的导向,作为政治学,远逊于立足于个人主义哲学之上的自由主义。三种思想体系中,三民主义品质最低,根本无力集两者之大成。闻海纳百川,不闻川纳大海也。当然,三民主义不反儒,若有兴儒之举,就可借儒之力。蒋君晚年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就是以儒家为主的。

【乱世论】何谓乱世,人言人殊。吾以为乱世最大特征是混乱,思想、观念、价值、道德、政治、政策、人伦关系无不混乱。一切混乱又根源于文化混乱,或各种思想文化体系混杂交织,百家无主杂家盛行,如春秋战国和民国;或邪说上升为指导思想,捣乱败坏人心,如蟊时代;或者既邪说在上又杂说纷起,如现在。

【民国论】国共两党政治本质大不一样,有正邪善恶之别。但都可以称为党国。1928之后到民主化之前,民国政府实为党国政府。在这一点上,樵夫所言不错。他说:“1911年——1927年才是民国时期。1928至今则是党国时期。国民党的党国和共某党的党国都不是中华民国的延续”云,不无道理。

【民国论】孙文设计的军政训政宪政三步,或许没错,但何以训政、以何训政这个问题没有搞清楚,则大错特错。没有儒家就没有中华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只要是中华,就应该以儒立国和治国。无论训官训军训民,无论文化教育、道德教化和舆论导向,都应该以儒为主,不能另辟三民主义蹊径。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不上不下的三民主义,只能训出不好不坏不伦不类非儒非马的政治、制度和社会。若非蒋君晚年开展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给国民党输入了一定的儒家精神中华魂,只怕民主化不可能,甚至台湾亦未必能保。

【民国论】清廷如果早些时候搞君主立宪制,完全可能成功,晚了就不行,错过了历史时机。袁世凯再来搞,肯定不行,已经没有民意基础和历史机会,不仅袁世凯本人缺乏传统合法性的支持而已。当时最佳选择是尊崇儒家文化而实行民主立宪,将“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儒家大同精神贯彻于政治和制度中去。

【康有为】清末民初,儒家极其衰弱,人数虽然不少,质量普遍低下,没有醇儒君子儒,一个也没有。康有为堪称当时儒之大者,但其仁德、智慧、谋略、见识皆大不足,离君子境界还差得远。其为人为学为政皆浮躁狭隘,所犯错误很多,大者有五:一拒李鸿章资助,二废科举制,三百日维新莽撞匆促,四兵围颐和园,五宗教化追求。第五点是康有为最根本的学术错误,其它错误无不根源于此。

【历史眼】无论有意无意,反清派和民国派都不约而同地贬低了儒家。清朝虽然有其部族私心和君本倾向,但对儒家的尊重亦有其真诚性,意识形态是儒家,制度形态是礼制科举制。而清朝也有相当儒化度文明度,否则也维持不了三百年,更不可能成为安南、朝鲜、缅甸、琉球、苏禄、暹罗、南掌、吕宋等等众多国家的宗主国。反清派严重忽略了清朝的文明性和儒家的大作用。民国派喜欢将三民主义比附儒家,甚至认为三民主义就是儒家文化现代版。如果党国政治就是王道,大陆民国就是儒国,如此无能无寿无福的王道和儒家,不要也罢。

【伪自由】自由必有相对性,必有边界和秩序,王道自由和民主自由,各有其边界和秩序。无秩序无边界的自由,那是无法无天丛林化,是民粹主义的自由,假冒伪劣的自由。伪自由最容易被极权主义利用,伪自由社会最方便极权主义成长和成功。战国和民国都是伪自由社会,其特征是礼崩法坏纲纪圮,诈力并重逆淘汰。当然,伪自由社会优于极权社会,就像伪君子优于明火执仗的强盗一样。伪自由社会可以百花齐放,极权社会只能一家独鸣。

【民意观】对于民意,要注意两点:一、民意有真伪之别,官意假冒的民意,官方有意误导出来、煽动起来的民意,都属于伪民意;二、除了主权问题(特指人民主权),其它治权教权领域的事务,都不能唯民意。对于民意,要倾听和尊重,正确的顺应之,错误的要引导之。有人说:“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收复台湾岛,这是民意。”这就是伪民意。退一万步讲,这是真民意,也不能顺应。政府有责任善导和化解之。

【思考题】呼吁武统的具体原因很多,并非都与当局一条心。有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有的是想乱中找机会,有的是忌恨台湾人民享有人权,有的是希望看政治笑话,有的人是希望由此招来美日与马帮开战……你属于哪一类?

【递刀子】多年前曾指出,体制内外、境内外反美反日派和武统台湾派,不少是高级黑,是为马帮拉敌人,向异邦递刀子。刚才看到这样一言,可谓英雄所见略同。其言曰:“反美者,就是在為美國反共遞刀子。反日、反韓、反澳、反烏等,都概莫能外。”

【统一论】马帮没资格统一台湾,国民党也没资格统一大陆,两者虽然正邪有别,但都没统一中国的资格。只有儒党才能代表中国,只有儒国才配称为中国。没有中道,何来中国?要取得代表中国、统一中国的资格,就必须认祖归宗,回归儒家,以儒立党并以儒立国。要回归儒家,就必须抛弃马列主义和三民主义。

【历史眼】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很多人,十几年、几十年来持之以恒地叫嚣反美反日武统台湾,蠢血沸腾地四面树敌八方拱火,动机目的因人而异。吾相信,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希望马帮挨打,帮助马帮招打,寄望于监狱的大门从外部打开。没有调查问卷,就是相信,凭自己在马邦生活了将近六十年的经验和对体制内外不少人的了解。你说呢?

【历史眼】有群友言:“中共理论和实践两回事。我从来都是公开将马克思主义诸子化,但是朝鲜战争后的稳固有效一统政权当然是正统。”答:理论和实践完全一致,固然大不易;完全脱钩、割裂、毫无干系,更加不可能,“中共理论和实践两回事”就是不可能的。任何非儒家政权,皆非中华正统,遑论信奉邪说者。

【警世钟】在极权社会讲国家大义、民族大义和民族气节,把对台湾人民喊打喊杀说成民族气节,是极其无知而可耻的。极权社会,只有党没有国,只有奴没有民。所谓人民,皆无人权;所谓民族,实为奴族。要讲国家大义,先讲人权大义;要讲民族大义,先讲民本大义;要讲民族气节,先得认祖归宗,重做炎黄子孙。马列遗孽和马家奴婢,有什么资格讲民族气节。

【统一论】和平统一是最上策,也是唯一策,舍此别无他策。和平统一的前提是文化统一。《中庸》说“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云,同文同伦就是文化统一,同文侧重于语言文字,同伦侧重于道德伦理和礼仪规范。论文化品质,在儒家、自由主义、三民主义、马列主义四种文化体系中,儒家品质最高,又是中华传统,故最有统一两岸的资格,自由主义次之。三民和马列都没有资格,马列更是大陆苦难的最大根源和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2022-8-3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光传媒,链接:https://ipkmedia.com/154252/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