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当代儒群作用不大而问题很大---东海客厅论儒门 2022-08-03 22:41:47  [点击:747]
当代儒群作用不大而问题很大---东海客厅论儒门

余东海

【今儒】几年来政治全方位、大踏步倒退,毫无疑问罪在马帮,但儒家群体没有负起应尽的文化责任,没有起到应有的导良作用,也难逃其疚。对于政治,儒群中好者大多置身事外看戏,明哲保身独善,或者另辟宗教化蹊径;坏者干脆沦为马儒、毛儒和三帮分子,为极权主义添砖加瓦,为特权阶级出谋划策。不能不承认,当代儒家整体品质相当低劣,颇多学者不配为儒,甚至有不配为人者。

【大憾】正善人信马,自由派信耶,儒生信人格天,三种信仰性质不同,同归于错,皆吾所不忍闻也。当年为自由派信奉或倾向耶教而大憾,及时批之;而今更为一些儒生真信天有人格而大憾,悔不早严批。多年前尝闻“人格之天派生义理之天”之论,感觉太幼稚,并未当回事,并认为一些分歧不妨等到自由化之后再从容论之。当年对天道人格化和儒家宗教化的不良后果认识不足,没想到这两化会使思想和精神狭隘化,使自由精神受到深度摧残,影响儒生追求自由和建设王道自由的内功的培养。当时亦真没想到,居然真有不少儒生真信这种戏论。

【可悲】与西方大规模交流之前,中国也有宗教儒,即佛教化和道教化的儒生,李贽就是佛教化的儒生,虽被称为心学泰州学派一代宗师,实则非圣无法,去儒远矣,去王阳明远矣。明清之时,也有极少数耶教化、伊教化的儒生,无甚影响。宗教儒有影响自康有为始,渐盛于蒋庆,然而两者有别。康只倡儒家宗教化,并无人格天论。天有人格,自蒋庆始。孔子之后,儒门派别颇多,历朝历代都有派别之争,如汉朝今古文之争,宋朝新旧之争,洛蜀之争,朱陆之争,朱陈之争,明清朱王之争。但有一点,儒门各派从无倡导人格神信仰者。天有没有人格居然成了问题,有一批儒生真信天有人格,可见当代儒群学力智力颇成问题。

【人性】傅佩荣言:“人性不是本善的,人性是向善的。”认为儒家并不主张人性本善,而是强调人性向善。这似乎是傅佩荣很得意的一个观点,可见其不识本性,不明本性和习性之别。人性既有向善性也有向恶性,不可一概而论,但本性至善则确凿无疑,这也是孔孟和历代圣贤的共识。关此,东海《仁本主义人性观》一文从四书五经和其它副经中发掘了诸多论据以证之。

【天理】可以把天理说成义理之天,不能把天理仅仅理解为义理和规律。理律是死的,而天理是活泼泼的,至诚无息,生生不息,是一切理律的总部和宇宙生命源源不绝的内驱。天理即太极。说“人格之天派生义理之天”,那意味着太极之上还有一个准人格神,太极是该神派生,这个玩笑就大了。西方宗教徒和上古巫史的小脑袋倒也罢了,岂有堂堂儒家如是观如是信解哉。

【超越】“形而上者谓之道”, 形而上即超越性,是外在超越还是内在超越?是相对超越还是绝对超越?这个问题涉及儒家和宗教的本质区别。西方宗教的神是外在超越和相对超越,超越人但不超越人格;儒家的天则是内在超越和绝对超越,超越宇宙生命、肉体意识一切现象。同时超越性潜在性统一。宗教的神创世造人,是外生;儒家的天生天生地生人生物,是内生。“天生德于予”也是内生。

【性天】学达性天四个字,说起来极容易,要做到极难。这是儒家学问的根本和头脑,也是知天命的境界,为悟境和贤境,堪称仁学之大成和圣境之初阶。佛道也能学达性天,但所达之天限于坤道,唯吾儒才能乾坤双达,允执厥中。很多人只知天是形而上,不知性亦形而上,误以为性只是归其个人所有,那是连佛道都不如。佛道悟到高处,亦知性天合一。拙文《附儒谬论批判和仁道真谛揭示》中指出当代儒门流行九大谬论,都是学隔性天、学问无头的表现。

【性天】化用释尊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彻悟后所说的话:奇哉奇哉,一切苍生皆具上帝智慧德相,唯以习性遮蔽不能证得。若能自尽其心,自然知性知天,知道天性就是上帝,人人都是上帝的化身。

【性天】内圣学是儒家的内室,性天论又是内圣学的核心。不知性则不知天,不知性天的学者,纵能登堂,不能入室。荀子蒋庆之所以非儒门正宗,荀子之所以不能与孟子并列,就是因为不知性天,不能入内圣之室。注意,这并非有意排斥,更非门户之见,而是对荀子蒋庆如理如实的文化判断和定位。无论荀学蒋学有多少优点,是多么博大,无法遮盖其性天论的原则缺陷。如敬心厅友所言:“荀子才高不可否认,不入内圣,失却儒门根本亦不可否认。”

【性天】一些人见吾批判人格天论,便以为吾不信神不信天。不知吾既信人格化的神,更信超人格的天。信鬼神是相信其存在,信天道是以之为信仰,唯不信天有人格耳。若非蒋庆始终倡导和坚持,又有不少儒生相信之,对于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谬论,吾都不屑论,或者像当年对皈依耶教的自由派,痛斥蠢材了事!

【孔子】先王“绝地天通”是政治上去宗教化,孔子集大成则进一步从文化上去宗教化。孔子删诗书、定礼乐、修春秋、序易传的时候,将六经中的帝、天去人格化,就是去宗教化。注意,去宗教化不仅无碍于儒家的宗教性即信仰性,而且让儒家信仰彻底摆脱宗教神神叨叨的虚妄,特别真诚扎实。儒家信仰的天道具有四性,即神圣性、主宰性、超越性、潜在性,可信可解可行可证可以上达。将天道去人格化是孔子最伟大的文化贡献之一。孔子之后,有四性而无人格就成了天道的基本特征。牟宗三在《心体与性体》中分析程子论“对越在天”时说:“凡《诗》《书》中说及帝、天,皆是超越地对,帝天皆有人格神之意。但经过孔子之仁与孟子之心性,则渐转成道德的、形而上的实体义,超越的帝天与内在的心性打成一片,无论帝天或心性皆变成能起宇宙生化或道德创造之寂感真几,就此而言‘对越在天’便为内在地对,此即所谓‘觌体承当’也。面对既超越而又内在之道德实体而承当下来,以清澈光畅吾人生命,便是内在地对,此是进德修业之更为内在化与深邃化”云,然哉然哉。

【复古】人格天论是一种复古主义,不是复孔孟之古,而是复宗教之古。先王通过“绝地天通”实行政教分离,孔子通过编撰六经从信仰和文化上革去宗教,恢复天道的本来面目。人格天论又将天道的本来面目遮蔽起来,重为人民造神。比起王莽的制度复古来,这种宗教复古、文化复古更值得警惕和批判。

【宗教】宗教性和宗教化是两回事。儒家本有宗教因素即宗教性,这是儒所周知的。但要注意,儒家的宗教性是因为有信仰,儒家信仰自有特色:一、天道具有创生性、主宰性而无方无体无人格;二、信仰天道而立足人道,政治以民为本,世界以人为本。而信仰人格神和以神为本位,则是西方宗教两大特征,与吾儒天悬地殊。这里分辨不清,并将儒家与西方宗教相比附,将王道政治“以民为本”的政道合一与宗教政治“以神为本”的政教合一相比附,思想就乱套了,人权自由无意之中就被忽略乃至取消了。险矣哉!

【西化】常被传统派视为自由主义儒,西化儒,甚至被骂为慕洋犬。冤哉,不知东海所倡之自由,本是王道原则之内存。而准人格天论才是真西化,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是西方宗教化。可见,自由儒不是西化儒,宗教儒才是西化儒,西方宗教化了。很多现代耶教徒信仰的上帝,保留人格而去人形化,正好与准人格天论合拍。人格天论堪称一大所知障,对于内圣功夫的深化和性与天道的上达,都会造成重大障碍。不少儒生就在这里卡住了。天人就此割裂,再难合一;吾道支离破碎,何以一贯。

【答客】或说:“宗教儒重信仰,偏向神本主义;自由儒重自由,偏向自由主义,各有所偏,中道应该在两者中间。”(大意)东海答:吾既重信仰,又重自由;既重道德自由,又重政治自由。吾虽深受自由主义影响,对自由情有独钟,但吾所倡导的内外自由都是儒家故物,是仁本主义和中庸之道题中应有之义。这种自由儒,难道不是中道儒吗?

【外道】儒门中,以民主为王道是自由主义化,人格天信仰是耶化,儒马融合论是马化,主静论是道家化。注意,可以说周敦颐有道家化倾向,但不能说理学道家化。因为理学以程朱为代表,而二程对主静论及时作了纠正。二程虽曾师从周敦颐并始终亲信之,但学术上从不承认与周有师承关系,对周代表作《通书》和隆重亲授的《太极图》从不提及,甚至不称周先生而称其茂叔,并强调:“吾学虽有所受,天理二字乃是自家体贴出来。”原因在此。

【外道】唯吾儒家,允为中道;凡非儒家,皆为外道。儒家西化、马化、宗教化,包括佛道化、耶伊化等等,虽有正邪之别,都属于外道化。儒家西化佛化道化耶化,仍然正善,但品质不同程度降低了;马化伊化则意味着两极化邪恶化,本质上非儒了。故任何方向的外道化都必须坚决反对。反过来,任何外道儒家化都意味着品质的提升,都值得肯定和支持。

【外道】儒家外道化,固然不行;拿外道比儒家,也要慎重。人世间形似而实非、形似而实悖的现象,无数无量。例如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不仅天地悬殊,而且相背而驰,必须明辨是非,严加区别。蒋庆肯定伊教政治有三大功能,并以之比附王道政治。东海期期以为不可,三年前吾曾短文严批之。遗憾言者谆谆,闻者藐藐,令人心忧。

【杂儒】有醇儒有杂儒,杂儒又可以分为很多种。相比醇儒,杂儒当然差得远;但相比异端,杂儒又有值得肯定处。故东海对杂儒,既有肯定又有批评。肯定非苟誉,批评亦非苟毁,非心生不悦、器量不足和不能容人。一切如实如理,据德依理而断。如法家中的管晏派,霸术也,亦可称为杂儒。孔子对他们既有肯定又有批评,能说孔子心生不悦或德量不足乎?

【判教】辟邪和判教是弘儒卫道不可或缺的两大要务。批判两极主义,辟邪也;以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对古今诸子中西百家进行评论判断,判教也。判教必须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善者善之恶者恶之,来不得丝毫苟誉苟毁,乡愿乡讪。判教必须不同对象不同对待。例如,佛道耶伊都是宗教,但儒家态度各不相同,对于佛道是高度尊重,尊之为文明辅统;对耶教是底线尊重,对政教分离之后的耶教有所肯定;对极端主义宗教是毫不认同,一辟到底。

【击蒙】有厅友言:“如果说信仰自由,整个中华版图80%或50%的人都信了基督教。自称为儒家弟子的人是个啥滋味?”一言二误:一、缺乏政治正见,认为儒家为政可以剥夺人民的信仰自由,认为剥夺信仰自由才能儒化中国;二、缺乏文化道德自信,以为儒家文化在自由环境中必然败于耶教。注意,自由必须有良制良法的保障。政治上只有两种自由,或德治礼制保障的王道自由,或民主法治保障的自由主义的自由。其它自由皆非自由。

【自由】某些儒生反对信仰自由,无异于历史性的反动。传统儒家王朝虽无自由之名,不乏自由之实。在文化和信仰上,人民欲成为精英,当然必须学儒信儒。但若无为官为师的追求,就有不信儒家和信仰其它的自由。元明清都有这种自由。古代家天下王朝都能做到的,难道未来公天下儒家政治反而做不到?

【尽心】尽心二字,言易行难。尽心的关键有三:一、知见要正,大中至正;二、用心要诚,一片真诚;三、持之以恒,坚忍不拔。守住和坚持这三个字,就有望尽心和上达,获享天爵和天相。注意,三者相辅相成,知见最为基础。《大学》八条目以格物致知为首,《中庸》五大法置博学审问慎思于前,良有以也。知见不正,一切不行。例如,儒学无论佛化道化西化马化耶化伊化,或偏或邪,各有不同程度的错误,都会产生所知障而对尽心造成种种障碍,轻则自外于中道,成为儒门外道;重则背道悖儒,沦为邪道。险矣哉!

【史眼】在马邦各个群体中,儒家群体自有足多者。但从历史的高度看,又是很不堪的,应是历代儒群中最差劲的一群。假如发展一帆风顺,过早拥有自由,未必是好事。那样的话,儒群将失去锻炼品德、检验学术的机会,世人将失去辨别儒生大小高低优劣真伪的机会,大量小人奸邪将获得冒充儒家的机会。这些人完全可能利用言论、结社和教育自由,把儒家变成神本主义的宗教团体乃至藏污纳垢的利益集团。非儒家和国家之福也。故东海虽无自由,不怨天不尤人,唯憾自己德望学养不足又无必要的权位,不能培养一批“可以託道统之孤,可以寄中华之命”的君子人,不能让当代儒群成为君子群。时也势也运也命也,天也。2022-7-27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6886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