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中国第一梦想家-----儒家态度和风度 2022-08-06 01:24:56  [点击:405]
中国第一梦想家-----儒家态度和风度

余东海
【梦想】自署头衔梦想家,中国第一梦想家。大半辈子以来,认认真真地、持之以恒地做梦,始而做诗人梦,中华诗园梦,继而做民主自由梦,继而做王道自由梦。为了把自由梦做好做圆,不计得失,不顾安危,不畏艰难险阻,魔挡杀魔,神挡斩神,佛挡辟佛,谁反自由吾反谁。反过来,谁爱自由吾爱谁。无论什么政治形态,只要是文明的政治,都必须为人权自由提供制度性保障。这是文明的基础和底线。不自由的民主,假冒伪劣,不配为民主;不自由的王道,品质不高,不配为王道。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信息自由,一个也不能少。少了一个,就非王道。

【求仁】世人喜欢外求,求名求利求物求人,求之不得,也要强求。东海恰恰相反,生平最不喜欢外求,倒是惯于拒绝,能免则免。当然不是一无所求,吾喜欢求仁,并以追求自由为求仁的重要法门。经过大半辈子的努力,自由虽未入手,仁义却已入心,社会依然不自由,意志早已大自由,仁本主义之学、王道自由之梦已经圆成于独乐斋中,也算求仁得仁了。有王者兴,必来取法;虽圣人起,不易吾言。这是郑孝胥曾写给严复一副对联,可惜郑孝胥和严复两人都不够格,当不起,就不客气地拿来自用了。

【不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孔子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要富且贵,就必须有所为;要贫且贱,就必须有所不为。管宁被王夫之誉为三国第一人,就是因为他有所不为。在无道之邦和逆淘汰社会,有所为容易,有所不为难,很难很难,非圣贤君子不能。例如孔子,如果愿意少贬其道,降低原则,欲取高官厚禄,何难之有,何至于到处碰壁被市井小人讥为丧家犬。这不是利益主义小人和极权主义恶棍所能理解万一的。正因为孔子有所不为,不屑于世人求之不得的荣华富贵,才成就了师表万世、道冠千秋的伟大豪华!

【态度】同样不满现实、批判社会,态度因人而异。就关怀的深广度,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旁观者的态度,对于社会问题,并不认真深入研究,更不提供解决方案,或者提供的是出世的方案;一种是参与者态度,深入其中,以改良现实、改革社会为己任,有破有立,破立并重。这是儒家的态度,也是东海的态度。孔子说:“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反过来,天下无道,我就与你们一起来努力改变。易即变易,改革。注意,旁观者的批判虽难中肯,但也是值得肯定的。无论出世入世,面对邪恶势力,只要能够守住不合作、不助恶的底线,就值得肯定。只要守住底线,就是善人或正道,就可以道并行而不悖,各行其是。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不相为谋而已,与对待邪道和邪恶势力态度不同。

【态度】生平自视甚高,面对不仁不义的东西,对方越大,吾越喜欢居高临下。平时待人接物,不喜逢迎他人,也不喜他人逢迎,更忌虚伪奉承和个人崇拜。2008年就有《儒者的教主》、《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诸文,对海外朋友和读者(当时文章主要外发)明理并明志。儒家教主只能是圣人,又以孔子为最。圣人崇拜是德服理服,心悦诚服,是历时长久、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与有意搞起来的个人崇拜是两回事。搞个人崇拜是中西宗教和两极主义不约而同的爱好,却为儒家之大忌,君子所不屑。自视越高越是自重自律,而搞个人崇拜恰是自轻自贱的表现。友人讥吾有道德洁癖。或许吧,但我只洁自己,不洁他人。躬自洁而已。

【敬告】当年也曾好为人师,到处批评别人。而今自省,早无此患。群中发言,大多自言自语。至于引用他人的某些言论而批评之,并非欲说服对方,更非欲充当人师,而是为儒家扫清迷雾、澄清思想。道理非私物也,天下人皆得而论之。东海思想言论,欢迎任何人转发批评,批评得对,我必及时修正致谢;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同样感谢。唯希望就事论事、就理论理而不及其它为荷,谢谢。

【态度】“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论语•学而》)朱子《集注》:“曾子以此三者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其自治诚切如此,可谓得为学之本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句话,本是说曾子自省的态度,有过则改正,无误更自勉。但这八字用来对待外来的批评,也很合适。当然,对于思想性的异议批评,如果错在对方,又有回批或澄清的价值,我会就事论事、就理论理地回批或澄清。对于恶意的道德攻击和谎谣诬蔑,只要没有造成现实性的伤害,则不予理睬。这是我二十多年一以贯之的态度。

【态度】在美西,法律面前没有权贵,在枪的面前也没有权贵。吾学舌曰:真理面前无权贵,良知面前无权贵,吾之笔下无权贵。真理、良知和东海英雄笔,就是人世间最大的权贵!

【态度】儒家无位,就无力扭转共业,但可以对共业产生一定的潜在影响。儒家的复归和君子的努力,可以为社会的好转亮起希望,为历史的转向指明路径。吾尝言,如果这个社会有没有吾都一样,那就等于这辈子白活了,白来人间走一趟。吾将愧对孔孟、引以为耻并死不瞑目。

【态度】曾在今日头条发言:“有一种伟大是猥琐,有一种光荣是耻辱”云。有人问:“敢说清楚?”东海答:“还不清楚?”再问:“你敢举例?”再答:“你敢红杏出墙,就知道吾敢不敢了。只有当局不敢听、不许说的话,绝无吾不敢说的话。多位友人已经在监狱里甚至成为先烈了。后继有人,我等着呢!

【态度】吾之一切思想言论,发自于良知,发之于仁本主义立场,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外无愧于人,内无愧于心。具体观点未必都对,基本义理自信无误。仁本主义大义本诸身,征诸圣经,考诸历史,自信可以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吾为自己弘儒辟马的思想言论负一切责任,包括政治和法律责任。当局能容,吾之幸也;若不能容,吾道之幸也,仁本主义之荣也。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小体之失大体得之,吾何忧哉。文责自负,这是人类社会通行的原则。马帮惯于以言入罪,但还不至于搞“文责他负”。也就是说,吾之言论,他人无责,任何朋友包括厅友不需要为吾之言论承担罪责。

【态度】有儒友劝道:“同一个观点可以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婉转一下,可以减少阻力。”东海曰:某些观点的婉转,虽可以降低危险和阻力,但也很容易损害思想的品质。东海非马帮中人,更非马君之臣,以真言直发为贵。至于险阻,顺其自然。

【态度】每个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命运负责,所有成年人的命运和未来都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都一样。吾所能做的是陈善辟邪,即陈列真理正义,批判邪说谬论,以此表达对国人的恭敬。别人听不听得进,或者听不听得见,皆非吾力之所能及也。

【态度】对于某些批评不予答复,并非高自位置,摆臭架子,而是没有答复的意义。粗糙的批评,非礼的攻击,肤浅的问题,或者已经答复和解释过的问题,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精力了。无论道德政治、形下形上问题,若遇大哉问,大哉批,吾当有大哉答也。有世人不能问不敢问的问题,无东海不能答不敢答的问题。

【态度】吾尝与友人言,东海既不怕事又很怕事。可以把自己豁出去,不能把别人豁出去。故生平最怕别人受吾的“思想误导”而出事。一旦发现或怀疑有危险,先把前后左右驱逐干净。有两个想法或许幼稚,但持之已久,特发于此:一、儒家事业最吉祥,不需要太多人太大的牺牲,大多数人守住不说假话不作恶的底线,就已经很好了;二、东海安全度很高,很难出事,反而是试图动我的人很容易出事。莫问啥理由,欲说已忘言,嘿嘿

【态度】亲朋好友而又志同道合,三观一致,当然大好。但那太难得,多数人求之不可得。尤其在这个杂时代,很多亲友之间,往往思想大异、三观对立,论及政治和时事,情义的小船说翻就翻。故有必要将亲人、一般朋友和同道朋友区别开来。朋友以友情为重,亲人以亲情为主,一般不把政治话题带入亲友群。

【态度】在吾心目中,只有无可批的人,没有批不得的人。最欣赏王文成公这句话:“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吾之所以不批孔,就是因为孔子之言高度正确,求之于心而是,无可批。生平最讨厌和鄙弃那种自以为批不得的人。

【态度】很多人看文章,以为吾喜好争论和说服别人。其实吾最缺乏说服他人的兴趣。对于现实中大多数人,包括亲人友人熟人陌生人,皆无可无不可。于吾言听得懂听得进,固然可喜,陌生人可以熟起来,熟人可以友起来,亲友可以亲上加亲;于吾言听不懂听不进,也无所谓。亲人讲亲情,故人讲友情,何必一定要讲道论理,更何必为了道理而争来争去呢。除非对方权位很高大,那是不妨私下里说说、争争的,一般人就免了吧。

【态度】看到这样一段话:“洛克告诉我们,不要凭立场说话,而要凭事实和逻辑说话。因为,立场可能是暂时的,凭现在的立场说话容易将来懊悔,而事实和逻辑则是永远的,它能最大限度保证你的人格。”补充曰,凭事实和逻辑说话,归根结底是凭良知说话。坚持良知、事实和逻辑,就是儒家的基本立场。

【态度】义理之高低优劣是非对错,关乎家国天下,千秋万世。明察明辨之,力辩力争之,吾儒有责。将义理之争视为或夷为意气之争门户之争,非君子也。东海所争,非关名利,亦非关门户和意气。吾无门户亦无意气,有意气也不会动在思想场上。在思想舆论场上,意气只有负作用。道高义正理直,自然所向无敌,何须意气;道不高义不正理不直,难免触处有碍,步步生棘。若动意气,更是自小自轻,徒然遗笑大方。

【态度】站理不站队,唯正人君子能之。思想场上,没有门户,没有亲疏,没有敌我,只有道理和是非。道及高处,世俗的支持反对,小人的毁誉赞骂,根本不足轻重,不足以为荣辱。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东海曰,无得于道,不信于心,赞亦无聊,骂亦无聊。

【态度】言之有理,即使出自盗贼之口,也应认同,不以人废言故;言之悖道,即使出自君父之口,不能认同。不仅不能认同,作为臣子,还要尽谏诤的责任。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于父于师于友,皆当如此。此君子本分本色,非庸俗势利小人所知也。

【态度】近年来东海饱受限制。前不久有旧友说愿帮忙向上面反映一下,感谢但无所谓。大势如此,谁能例外,不如顺其自然。有人要防民之口以儒为敌一手遮天,就让它们遮去;有人要抗拒世界自由文明大潮,就让它们抗去。化用孟子的话说,儒家言论不自由,天也。腾讯和网办焉能封儒之口、禁吾之言哉。

【态度】儒家从善如流,绝不顺从邪恶;广大宽容,绝非宽容罪恶。思想上对邪说严厉批判,摧邪显正;政治上对罪行坚决惩罚,义刑义战。当然,对于邪恶,儒家也会热情引导,导之向善引之归正。但儒家的引导,自有立场的坚定和旗帜的鲜明,不可能枉尺直寻,自贬吾道,不可能苟同马家的错误,顺从马家的反动。

【态度】《儒行》中介绍了一种刚毅尊严的儒者:“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面对有劫持、逼迫、诛杀能力的特权阶级和强势大物,儒者理当如此。但面对弱势群体和一般亲友,无妨大度些,受辱又何妨。一点小小的辱、几句非礼的骂、芝麻大的委屈都受不了,焉能负天下之重哉。与其说“士可杀不可辱”,不如以“士受辱不可怒”自勉。

【态度】落网二十多年,见过无数争斗,挨过无数板砖,收获了不少经验。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尽量不要发非礼非理之言,不要试图启蒙任何人,更不要与愚恶之徒争理,现实会予以最好的教训。如果所言正确,别人不听不服,甚至污言秽语,那是对方的错误,毫无理睬的必要;万一自己所言有误,别人批评指正,正好给自己免费当老师,求之不得,何必计较对方态度如何。

【态度】对别人的无知或无礼,不妨悲悯,也不妨鄙弃,唯独不可动气,那无异于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完全不值得。正理被糊涂之辈误解,真谛被愚昧之徒批判,理所当然。老子说:“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正人君子被三帮分子攻击,更是势所必然,是人生莫大的光荣。

【态度】一些网民热衷于将义理之争上升为意气之争,又将网上意气之争延伸为现实恩怨,主张以直报怨,甚为无聊,甚为可笑。大恩大仇报复到底,是直道;小恩小怨一笑了之,也是直道。把一些鸡毛蒜皮的恩怨牢记于心,投之以鸡毛,报之以蒜皮,那不是以直报怨,而是睚眦必报和小人心态,而且是特别细小的微型小人。

【态度】十几年来,听闻过不少人以紫薇圣人自许,不少人许最高为圣人,吾皆不以为然。谁能还人权于民,还自由于儒,谁能续道统之旧,建礼制之新,谁就是吾心目中的圣人圣王。两岸一统、四夷来朝和天下归往,都是王化达到相当程度的水到渠成,王化有成,拒之不免,否则求之不得,强求有害无益也。近悦远来,理所当然;近怨远来,那远来的只能是洋垃圾。

【态度】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这是恕道,孔子认为子贡做不到。在思想观念上,自信能做到。我不愿别人强加于我,我也不强加于人。姑不论没有能力,即使有能力有权力,也不会强求别人认同。虽于犬子,亦不强求,遑论他人。对于子女晚辈,吾会画道德底线,但不会观念强求。观念问题,有赖自觉,可以启蒙引导,潜移默化,不能强加。纵然有权,强加无益。

【态度】在思想观念上,儒者没有机密话悄悄话,没有不可对人言的话。君子慎密而不出,指的是政治机密,并非思想保密。东海所有思想观点,只要发出来了,无论赞骂什么,发于何处,都具有公开性。很多人看不到,原因众所周知,并非吾遮遮掩掩藏头露尾也。很多微言初发客厅,常自集成文发于海外。

【自由】儒家对于诸子百家、异端外道的态度是,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但无论怎样非之恶之贱之,都能容之,并尊重对方的言论自由和人格尊严。换言之,异端外道无论怎样非恶不肖,都能享有基本尊重,自由畅言无忌。这也是东海的态度。吾在哪里,哪里就应该自由化。希望儒门、自由门同道和旧雨新朋善体吾心为荷。

【人生】生平最大的特点就是老实。老老实实做事,老老实实说话,怎么说就这么做,怎么做就怎么说,字字句句发自内心。你是霸道吾就有所赞肯,如美国;你是极权吾就直斥暴政,如马帮。整个国家压过来,不说一句违心话。欢迎批评质疑指正。但要吾改正,必须指出吾错在哪里,哪句话非理非实。只要是真理实相,吾自当固执己见。整个国家压过来,不能让吾屈服也。

【人生】虽然王道梦想难以成真,个人大半辈子也非太难,遇难也不难呈祥,可谓不幸中有幸运在。一般来说,立场观点不同者很难交友。但不少三观大异者,包括自由派和马列派,也能诚挚相交。时有人劝吾从空谈梦想中走出来干点实事。厚爱心领,厚望当不起。一介草民,本无实干之能,更无政治之才,能容吾做一个忧天骂鬼、辟马骂党的空谈家和倡导王道自由的梦想家,于愿足矣。此生所求唯自由耳,尤以言论自由为最。此外夫复何求。

【人生】传杨绛说过一句话:“当你身居高位时,看到的都是浮华春梦;当你身处卑微,才有机缘看到世态真相。”东海曰,吾饱阅人情世态,深知世态真相,更洞察生命真相。虽处卑微之地,无碍人生豪华;置身黑暗深处,满眼灯火繁华。即使有机会回过头去重新选择,吾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条人生路。

【人生】反儒派必不懂儒,懂儒者必不反儒。这是世纪之处与反儒派、自由派及耶教徒争论时所言。对于儒家,很多人因为不了解而反对,少数人因为了解而支持,极少数人因为深入了解而归儒。吾就属于这极少数人之一。爱好和了解儒家很早,但一直对儒佛道一视同仁,不分轩轾。在形上层面,始终未能解悟三家之别。当年与自由派多年的争论,成了吾深入了解并彻底归儒的契机。一边争论,一边进一步细阅圣经,一边对中西文化进行了持续多年的思考比较,解决了不少思想问题。最后豁然开朗,允执厥儒,一切无惑。从此大本确立,乾坤定矣,为自己也为家国天下找到了最正确、最幸福、最吉祥的道路。

【人生】二十几年来一再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常有人好奇问吾后台背景。惯答以一联:图书十万为深景,圣佛三千作后台。一方面要感谢体制内外、海内外旧雨新朋的关怀维护,一方面吾亦充满文化道德自信,论因果论天理,理当如此。大半辈子见义勇为,当仁不让,真言直发,正道直行,常常以圣贤君子的标准要求和责备自己。人间有正人,自然对吾友好;幽间有鬼神,原该为吾护法。
2022-7-21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6932转载请注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