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脨矛脣庐脕录   脭脷脦盲路脦脦脢脤芒脡脧脜煤脝脌脕玫赂脮脥露鹿虏碌脛录赂脝陋脦脛脮脗拢篓驴脡脧搂脙禄脫脨掳脩脥鲁录脝脦脢脤芒 2023-04-30 23:51:21  [点击:2429]
汇编进去):


必须高度警惕土共及其情报机构一种可能的阴谋

徐水良

2020-05-06日


还记得王军涛的张良和64真相,联系郭大骗和班农的武肺叛逃研究人员,外逃科学家,不知道两者是否同一手法。

那张良和“六四真相”,用很可笑的手段骗倒幼稚老外。包括黎安友和林培瑞这些“中国通”,用很一般的机密和所谓的真相,掩盖邓小平和土共核心机密核心真相和事实。

当时我看到背对背采访那种可笑做法,就觉得可笑透顶,那是王炳章早就采用过的、把出逃人员送回土共情报机构手里的老骗术,那只能骗骗完全不懂的一般人。仔细研究张良所谓64真相的内容,马上就可以看出其真实目的。正像许良英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的那样,就是“64真相”是为了掩盖核心真相。

日前我在推特发推:

“郭文贵是土共习系国安会穷凶极恶的现行特务,他怎么会与跑出来反叛的人搞在一起,是不是像王军涛他们可笑炮制出来的64“揭秘者”“张良”一样,是带任务帮土共掩盖和误导事件真相的可疑人物?

那张良,讲了一些众所周知的64真相,却掩盖了64事件的核心真相和邓小平及土共的核心罪恶。

大家必须提高警惕。”

我估计,土共要掩盖的,就是根据土共的一贯特点和习惯,以及根据大量迹象甚至证据,表明土共一直在违反禁止生物武器的公约,一直研究生物武器这种反人类战争罪行。土共要掩盖的,就是这个核心机密。土共很难用自己努力掩盖这个机密,于是急忙派人出来,像当年派出张良,利用王军涛及被骗的黎安友林培瑞时的做法那样,泄露一点一般机密(例如实验室意外失误泄楼),掩盖土共研制生物武器这种反人类罪恶。通过土共现行特务郭文贵及其欺骗的班农泄露出来,欺骗全世界,同时反过来又继续掩盖郭文贵是土共现行特务真相,帮他打扮成反共面目。

叛逃人员不找能够严密保护他们的外国政府及其情报机构,却去找郭文贵及班农,就很有点可疑。

当然,一切还需要等待叛逃人员出面提供机密,才能认真研究做出判断。

但大家必须高度警惕土共使用这类阴谋的可能性。

所跟帖:任畹町:川普改口 新冠病毒非来自武汉实验室 信中国非故意播毒 2020-05-06

徐水良:川普和川普政府一些人,又上当了!不知是不是楼下(即上文)我说的那个投靠郭大骗和班农的叛逃科学家起了作用?

我在推特上再三强调下面这类意见:

纽约华人资讯网
@nychinaren

《国家地理》专访福奇: 没有科学证据证明这种冠状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制造出来的(全)https://nychinaren.com/hotnews/417561.html福奇已经成为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科学面孔”,他说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中国实验室制造的也不大可能是泄露的。福奇警告人们不要急于重新开放,并提供了他处理新冠疫情信息泛滥的建议。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西方无论是一般人,是政治人物、学者还是科学家,对土共邪恶本质认识都很不足,都很幼稚。不知土共邪恶程度,不知土共从来不遵守国际条约,包括不遵守禁止生物武器条约。不知道土共什么坏事都会做。中国真反对派,几十年呼吁揭露,无法让西方人觉醒。这次中文圈对疫情无数的、铺天盖地的揭露、呼吁和警告,同样也无法唤醒他们。

他们更不知道,有意做坏事,有意犯罪,是土共无法改变的习惯和本性。在没有确凿证据说明不是土共制造武肺病毒研制生物武器以前,不能轻易解除此种怀疑。

所跟帖:老王社长:老王社长按:刘刚关于新冠病毒疫情的不少文章非常好,非常好 2020-05-06

徐水良:你和你们几位的护共幻想,恐怕只是互相吹捧自我陶醉的梦呓。

所跟帖: 草蝦:“中囯民主”是個彌世謊言 2020-05-05

徐水良:投靠土共的死心塌地的叛徒特务,对土共即将垮台,比土共更焦急
2020-05-05

因为土共权贵已经搜刮了大量中国人的血汗送到海外,随时可以逃到国外来享受。而这些叛徒特务,一旦土共垮台,就什么都没有了。不仅失去土共施舍给他们的生活来源,而且叛徒特务的名声,比土共一般人士更加臭,而随着他们自己名声扫地,惶惶然丧家走卒,就被所有人蔑视,见不得人,只好躲到窝里去抽泣。

当然,其中一些人是看错形势搞投机,想在土共垮台前特别困难的问题上,即武肺病毒问题上,帮土共一把,期待土共稳定自己的统治,回过头来给他们丰厚回报。就像四人帮垮台前,冯友兰向四人帮和毛魔头表忠心,冯友兰的夫人任载坤对此评价说:“这死鬼,天都快亮了,还尿了一床。”



驳投共叛特刘刚的污蔑
徐水良
2020-5-7日


所跟帖: 刘刚:徐水良宣扬“有罪怀疑”论,加入反华大合唱 2020-05-07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6682

徐水良:公开投共叛徒特务自己给自己定性论证了,还需要别人重复论证? 2020-05-07

还需要重复“无罪推定”司法步骤,收集证据证明你叛徒特务?你自己公开了提供证据论证了,还需要别人重复论证?那不是多此一举吗?这里不是法庭,不是从司法上给你们定罪,只是在一般对话或文章中,重复你们自己承认的叛徒特务结论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像法庭一样,重复收集证据。否则,对话和文字就罗嗦不堪了。

至于土共,人们,尤其是中国反共民主人士,已经用无数事实和历史,证明土共是彻头彻尾的犯罪集团,所以,根据土共过去犯罪事实、历史和习惯,追究土共的其他犯罪事实,这完全是合法追究,根本不存在“有罪怀疑”“有罪推定”等等所谓错误问题。因为“无罪推定”原则,本来就不适用于政府。

因此,无论是我们对土共,还是对你刘刚这类叛徒特务,你刘刚诬陷我们对土共或你们搞“有罪推定”,毫无道理,毫无根据。恰恰是你们自己投靠土共后,用“有罪推定”办法,不仅毫无根据地推定,诬陷反共民主人士加入“反华大合唱”,而且诬陷反共民主人士搞“有罪推定”。

再说,你过去自己无数次承认并且无数次强调你自己长期在土共特务阵营厮混,自己承认连几个美女,都是土共特务机构配备给你的特务。只是因为家暴案土共偏袒特务,你学吕布叛主揭内幕,我们当然乐观看你和主子撕咬,希望你把你主子咬得鲜血淋漓。但现在你改邪归正,重新公开投靠你主子,想得到主子厚赏重新享受你过去的待遇。我顺带提及你的投靠,一方面提醒大家防备你,一方面从反面帮你肯定你对你主子的忠心。希望你重新取得你主子的信任,与你主子厮混,等待到时候,有一天再背叛你主子,与你主子撕咬。这对你,对大家,可都有好处呀。

不过,因为大家都看不起你翻来覆去当叛徒的人,没有多少人再重视你,所以我只是在本壇上有时把一般人读不懂的你的那些低级东西,顺便驳斥和嘲笑而已。别人能读懂的,我一般就很少说了。至于推特上,当然更是顺便提到你而已。只记得有一次实在看不过,以鄙视语气斥责你一次。近日又顺便提到你的名字一次。

这就是我斥责你的一推和提到你的一推:

你不断发推,拼命造谣,帮中共解脱武肺责任,把武肺病毒责任推到美国头上。4月29日,我实在看不过,就跟你的造谣推,发了一推斥责你: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多年前你好不容易反戈一击,反叛你长期陷进去的土共特线阵营,从里面浴血杀出来,想不到土共即将垮台的时候,你又要投进去投靠土共,为土共殉葬了?看错形势了吧? 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255500870134964235

你做贼心虚 ,就把你自己的推删掉了。

网友回推:

申公豹
@zhouhaoyun2

Replying to
@xushuiliang
他真的出來過嗎?天都快亮了,尿了一床


下面是提到你的推和后面网友的跟推及我的回答:

高洪明
@gaohongming

中国战狼外交一说已经有些天了,这是那些国际反华反共政客们对中国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利益和荣誉的污名化,笔者坚决反对!中国台湾省必须回归统一,中国南海诸岛及其领海必须捍卫,中国必须严打藏独疆独港独势力维护国家统一,中国必须抵制流氓国家疫情讹诈索赔;否则,中国国将不国,中华民族族将不族。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你已经有王希哲,任畹町,刘刚,张鹤慈一些同类了。
参见:《必须高度警惕土共及其情报机构一种可能阴谋》
https://twishort.com/RdMnc
我们的结论相反,不灭中共黄俄汉奸卖国祸国盗国害国的国贼流氓土匪及走卒,中华民族族将不族,国已不国。复国复民族,必须灭黄俄汉奸卖国害国祸国盗国的土共土匪。

申公豹
@zhouhaoyun2
Replying to
@xushuiliang
這是一群什麼人?黨文化產生的怪胎,難道真的像有的人說的中國人是牲人,中國是東亞窪地,中國文化有問題,應該徹底剷除?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他们是表现相反,唱双簧的两群人。一群是公开投共装爱国,公开无耻站到土共一边装得比土共比一般特线更加爱国爱党更加赤纳粹化的叛徒特务,与另一群以表面激进面目出现,污蔑中国人中国文化是垃圾蝗虫牲人猪民,只配解体消灭不配自由民主,甚至鼓吹卖国当汉奸的海派特线,不断唱双簧,骗民众,保土共。

林輝
@linhuivoice

Replying to @xushuiliang
這個人不再是以前那個高洪明了。也或許這才是真的高洪明。難道還有另外可能?比如推特使用者不是他本人?算了,拉黑掉算了,眼不見心不煩。劉剛也是。很久前和劉剛有互關,前幾天我給取關了。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早就判断高的本质。我想现在的高洪明才是真实的高洪明。

附:本人2020-05-05一帖:

投靠土共的死心塌地的叛徒特务,对土共即将垮台,比土共更焦急。因为土共权贵已经搜刮了大量中国人的血汗送到海外,随时可以逃到国外来享受。而这些叛徒特务,一旦土共垮台,就什么都没有了。不仅失去土共施舍给他们的生活来源,而且叛徒特务的名声,比土共一般人士更加臭,而随着他们自己名声扫地,惶惶然丧家走卒,就被所有人蔑视,见不得人,只好躲到窝里去抽泣。

当然,其中一些人是看错形势搞投机,想在土共垮台前特别困难的问题上,即武肺病毒问题上,帮土共一把,期待土共稳定自己的统治,回过头来给他们丰厚回报。就像四人帮垮台前,冯友兰向四人帮和毛魔头表忠心,冯友兰的夫人任载坤对此评价说:“这死鬼,天都快亮了,还尿了一床。”


谈举证责任倒置,无罪推定不适用于政府,再驳法盲刘刚

徐水良

2020-5-7日


所跟帖:刘刚:徐水良宣扬“有罪怀疑”论,加入反华大合唱

作者:leebai:对中共不存在无罪推定问题

中共本身罪恶滔天,做了无数恶行之外,整个体制都是非法的。
无罪推定的前提是可以有独立的法官,法官可以有办法独立调查证据。
正如有人看到张三从李四家出来在家门口死了。李四藏在家里不出来,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李四家。李四能据此主张无罪推定吗?
在被贵党控制的中共国,中共不但不调查,还主动销毁证据。我们只是知道解放军少将接管实验室,多次清理海鲜市场,拒绝外界的任何调查。
对这种獐头鼠目的恶党,就你还好意思永无罪推定。
看来,你和中共一样都是坏的没有底线的。过去你号称六四铁汉,以前我还信了,真有点儿噁心。

新大陆人:👍👍👍
范工:入木三分!

徐水良:说得对!

刘刚是什么都不懂的法盲,他以为政府与民众举证责任是一样的。实际上,两者完全不同。政府要指控民众违法犯罪,举证责任在政府,政府没有证据,就不能对民众定罪。这叫无罪推定,

刘刚以为政府被民众指控时,与民众一样,也要搞无罪推定,政府不负举证责任。他完全不懂世界上的行政诉讼法,包括中国的行政诉讼法,都规定,民众指控和控告政府,举证责任不在民众,在政府,政府必须拿出法律和事实依据,证明自己没有违法犯罪。只要政府拿不出法律和事实依据,证明自己没有违法,政府就败诉。这叫举证责任倒置。

如果民众指控控告政府在武肺病毒上违法,举证责任在政府,政府必须拿出法律和事实依据,证明自己没有违法。即使不是民众对政府提起诉讼,只是民众一般的舆论批评,政府也有义务拿出证据,洗清自己,安定民心,或者检查、纠正和处理政府的错误或犯罪。

新大陆人:习二包子对米帝有罪推定,却要米帝对习二包子无罪推定,何理?
64运星不但精神分裂,比百年前五四暴乱运星还差千米。
真是后浪不如前浪,运星一代比一代差。

徐水良:刘刚是彻头彻尾法盲,不知道举证责任倒置,无罪推定不适用政府,他以为政府与民众一样适用无罪推定。

实际上,中国政府不仅有举证责任,举证义务,有义务向在武肺问题上指控政府的中国民众,提出法律和事实根据,证明自己没有违法没有犯罪。而且,因为中国政府是对武肺爆发地拥有控制权的实权政府,它有义务向全世界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自己没有犯罪。如果自己证明不了,那就必须允许国际社会进入武汉和中国,调查武肺各种事实。只有把调查权管辖权交给国际社会后,举证责任才能由国际社会负责,才能享受无罪推定的权利。如果中国政府不开放武汉和相关地方给国际社会,把调查权交给国际社会,那么,它就有举证义务,必须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自己没有犯罪。

新大陆人:民主社会本来就是对政府严,可有罪推定,对民众松,必无罪推定。

徐水良:这就是民主制度把政府关进法律的笼子,政府没有自由,民众才能有法律禁止之外的自由。即对民众,法无禁止即自由;对政府对公权力,法无授权即非法。政府的一切行为,都必须有法律依据。

这些意思,也基本上就是上面说法的意思。

刘刚们不仅是法盲,也是不懂上面民主原则的假民主假民运人士。

政府公权力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掌握着武装强制力量,包括民众不具备的调查、取证和提供证据的力量。所以,在政府和民众之间,举证责任都属于政府。如果不把举证责任归属于政府,那么政府就被放出法律的笼子,即使胡作非为,违法犯罪也无法制约它了。因为民众缺乏政府掌控、调查和提供证据的武装强制力量和举证能力,这也正是土共这类专制政府的专制特点。

刘刚和其他这些叛徒特务走卒,把本来属于民众的“无罪推定”的权利,赋予政府,就是为土共解脱必须证明自己合法清白不违法的举证责任,就是帮土共解脱法律笼子的约束,就是要维护土共专制政府违法犯罪的自由。

所跟帖:老王社长:刘刚呀,理睬这个自称毛的"龙种"干什么?降自己的格

徐水良:说得没错,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尔辈逐臭之徒早已没有人格可降。

除了你坚持许多次不断歪曲造谣的所谓“龙种”,其他说得没错。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尔辈逐臭之徒早已没有人格可降。尔辈在臭味堆里一辈子献媚争宠,一辈子逐臭争利,甘当反共民主事业的叛徒和土共走卒,甘当当代吴化文,早已没有人格、香气,只有奴格、臭气。而你们再降奴格和臭气,也无法变出人格和香气。况且尔辈根本无法理解什么是公义,什么是不义,什么是羞耻,什么是光荣,什么是卑鄙,什么是高尚,当然更无法理解曲高和寡是什么意思。在下这样的理论之曲,不是你们这样的人和得起来的。所以,你们还是学一学阿Q精神,躲到一边去躲避大家对你们铺天盖地的鄙视,并且把大家对你们的普遍鄙视,当成你们的无上光荣为好。

探讨武肺瘟疫索赔、追究罪责的国际法规并战争法规问题
徐水良
2020-5-11日


所跟帖:胡平:美国向中国政府追责索赔有法理依据吗? 2020-05-1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6774

徐水良:索赔当然有法理依据。更严重问题是中共政府领导人应该承担何种刑事罪责的问题。

尤其是中共政府是否犯有违反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是否研制生物武器犯有战争罪行的问题,以及中共政府是否因此原因拼命隐瞒掩盖疫情,造成瘟疫全球大流行,并且因此不仅拒绝承担举证责任及义务,拒绝说清武肺真相洗脱自己罪责,还坚决拒绝国际调查来掩盖罪行,反而开动全部宣传机器铺天盖地造谣,开脱自己罪责,造谣污蔑美国和西方造成武肺瘟疫,是否已经在法律上构成战争罪或者战争罪嫌,必须承担相关罪责的问题。

此事还涉及国际社会是否有权使用可能的一切办法,来惩罚和迫使中共履行国际义务的问题,包括国际社会是否具有合法动用一定武力和武力威慑的权利。

这是本人在推特上的意见:

Ling Ting #ImpeachTrump
@LingTing12

根据美国情报部门现有证据,这个新冠病毒的来源,极有可能既不是秘密也不是神秘事件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对中央可能是神秘事件,从得到的情报看,他们也在想搞清楚来源;对于武汉实验室,也许可能是他们想要隐瞒的秘密。美国情报机构的证据,也就到此为止,除非中国同意美方进入实验室。显然中方不会同意 https://twitter.com/lingting12/status/1258485609246621697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根据中共行事习惯,他们不会遵守自己签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国际公约。武肺的产生可能与这个原因有关。如果土共不知道病毒来源,与土共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战争罪行无关,他们不会拒绝国际合作并坚决拒绝病毒专家前往武汉调查。事后也用不了那么紧张,不断造谣摔锅美国西方。他们越是这样做,越说明与这原因有关

根据土共过去从不遵守国际条约的反人类滔天罪恶,国际社会完全有权合理怀疑土共在武肺问题上犯有隐瞒武肺疫情危害全世界,非法研制生物武器反人类战争罪等等各种罪行。而土共作为掌控武汉和大陆,拥有管辖权,侦查权,调查取证权提供证据权,并且拒绝国际社会介入调查的极权政府,依法必须承担举证责任。

Ling Ting #ImpeachTrump
@LingTing12

美国情报界是在受到白宫压力,要求他们拿出川普白宫满意的“证据”的情况下,坚持不松口,没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国务卿庞培几十小时后不得不改口,承认没有证据。但是请注意,川普新任命了正式情报总管,该人川粉并无情报业专业背景,以后美情报机构的表现,拭目以待。https://twitter.com/whiterock305/status/1259168375776792581

徐水良shuiliangxu
@xushuiliang

美国情报机构可能找不到证据也是正常的。证据应该向土共拿。土共是掌控武汉和大陆的极权政府,又不愿意让国际社会进入大陆调查,依法有提供真实情况和证据,洗清自己义务,当然更不享有“无罪推定”权利。如果土共不提或提不出证据,又不愿交出案件管辖权侦查权,拒绝国际社会去大陆调查,那么,那就必须认罪伏法。

川普反复无常,只是川普自己问题,不能证明土共无罪。全人类,包括西方民众和领导人,有权提出怀疑指控,且没有举证责任,因为掌控大陆和有举证能力政府是土共,不是美国西方。举证责任倒置,土共政府无权享受“无罪推定”权利,土共必须承担举证责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就必须承担此次武肺罪责。

如果土共继续胡搅蛮缠,拒绝提供真相和证据,并且不断铺天盖地漫天造谣污蔑美国和西方。那么,对于造成如此巨大的超过一般战争死亡人数大问题,土共又如此蛮横无理拒绝调查承担举证责任,那么,国际社会依法可以合理假定土共战争罪行成立,对土共合法开战,获得对土共罪行的调查权、搜证权、赔偿权,并行使阻止和预防土共继续犯罪的权利。

国际社会可以发出最后通牒,限土共一定时间内完成举证责任,否则,国际社会有权采取一切措施,强制中共履行自己的国际义务。

国际社会当然应该尽可能避免战争。但对付邪恶的不断违反国际法犯下反人类滔天罪恶的中共,即使国际社会以战争来对付和防备不愿履行国际义务,拒绝履行自己的举证责任说清武肺真相,不愿遵守国际条约的中共及其生物战,也是合法的,并且是最后的防御手段。

按:连张召忠将军等土共军事专家,都接受采访,一再明确认为这次瘟疫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既然是世界大战,那就应该适用国际战争法规。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