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露芦潞拢脪禄猫脡   鹿茂脙庐脡陆戮脫脗脹脳脭脫脡 2023-05-22 02:04:46  [点击:2006]
余东海
癸卯年春夏期间(2023年4月1至5月19日)回故乡遂昌县龙洋乡埠头洋村小住。期间杂想成堆,超过六万字。特将关于自由的杂想集中于此,交给《北京之春》发表。余东海2023-5-21

【自由】是人就应该享有人权和人格尊严。自由意味着人权和人格尊严获得刚性保障。一个社会的自由度,与公正度、文明度、和谐度、幸福度、富裕度、先进度成正比。自由度高,人们的创造创新能力也会水涨船高。极权国家再怎么强大和发展也有限,再怎么发展也发达不起来,就是因为缺乏这种能力。极权主义的一切都是反着来的,教育不是启蒙而是愚民,让人民越来越愚蒙、弱智;政治不是强民而是弱民,让人民越来越困苦、弱势;政府不是保民而是欺民,剥夺民权,防民之口,以民为奴,视民如敌。

【态度】儒家这一关,极权主义人物和势力最难过去。居权位之高,挟既成之势,势如破竹无坚不摧,不能摧者,唯真儒耳。东海不敢自圣,但自信不愧为真儒,不愧为君子。狼贪虎恶君休舞,地裂天崩某在斯!大半辈子从诗词家到自由派,从杂家到儒家,自由追求一以贯之:中国必须自由化,中国必将自由化,中华文明必将在自由的平台上重建新一轮辉煌。一切反自由反人权的人物和势力,都应该受到严厉批判并被彻底打到,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态度】东海和某些儒生都不认同自由主义,但宗旨和性质截然不同。东海不认同自由主义,是不完全认同,并非反对自由,而是追求更高品质的自由。论文化品质,仁本主义高于人本主义,王道学说高于自由主义;论政治品质,德治高于法治,新礼制高于民主制,王道自由高于民主自由。东海生平志,内求道德自由,外求王道自由。双管齐下,追求到底,一息尚存,绝不放弃!

【击蒙】常闻人骂自由派和倡导自由者为美粉乃至美奴,特别厌憎。必须明明白白指出,粉自由是人之常情,不一定是粉美。即使粉美,无可厚非,不能诬之为美奴。东海早就指出,世界上只有马奴神奴极权奴,没有美奴西奴,更没有自由奴。粉自由者,虽为奴隶,必非奴才;粉极权者,无论何人,都是贱奴!奴才是极权国家的特产,马邦特别盛产。马奴是特别可耻可恶的东西。极权暴政之所能够维持至今,马奴层出不穷就是要因之一。无论贫富贵贱,所有马奴和反自由派都非人化了。美奴莫须有,马奴满街走!

【警钟】尊儒家,得天佑;反自由,遭天谴。追求自由固然需要代价,反对自由何尝没有代价?只有更加巨大沉重。从世界范围和历史高度看,不自由的国家,无不反常落后;不自由的社会,无不野蛮黑暗;反自由的势力,无不邪恶反动,招灾引祸,以祸国祸民始,以祸家祸己终。反孔反儒反自由都是反人道,上自绝于天道,内自绝于天性,外自绝于天下。反儒而求自由,南辕北辙,自由无望,反而越来越远;反自由而尊儒,相背而行,儒家无望,甚至越来越贱。

【警钟】反儒派既不配追求自由,也不配批判极权,缺乏文化道德资格故。反儒与反自由一样甚至更加反常。儒为人之需,人为人之本。反儒就是反仁义反人道,反对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背天逆理,天不佑也。没有儒家还好说,百姓日用而不知。没有儒家还可以有自由。反掉儒家,必无自由。而且,反儒社会最适合极权主义的崛起和维持,反孔反儒是对极权主义最好的思想帮助。邪制不了恶,还很容易为恶所制。反儒派反对和批判极权,不仅徒劳无功,还很容易白白牺牲。

【儒眼】自由社会,相对正常,正人君子不难;极权社会,极端反常,要做正人君子,就要付出常人难以支付或不愿支付的代价。不仅要甘于贫贱,还要面对各种诱惑和艰险,承受各种打击和迫害。如果没有强烈的文化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如果无得于道,无道可乐,不能自得其乐,乐在其中,那是难以坚持的。吾尝言,蚂家时代比春秋战国反常百倍,东海所处环境比孔孟艰难百倍。孔孟虽无缘行道,但充分享有言论自由、信息自由、结社自由和教育自由,当代儒家望尘莫及。而今不是礼崩乐坏,也不是学绝道丧,而是邪学为主,背道而驰。这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时代,思想之邪,制度之恶,社会之黑,官德之坏,民智之低,苦难之深,统统史无前例。

【自由】儒友一清倡导“自由农工商”,大得吾心之所同然,同时认为,士君子亦应该自由。或持异议说:“东海先生增加一个士,自由士农工商,如果是论语说的士,确实没问题。为农为工为商只是谋生,都可以进修儒学蜕变成士人,士人和农工商是重叠的,但仕宦确实不能自由,要谨慎严格。”东海答:不能说官员不能自由,自由度不同而已。士农工商自由的边界是法,官员群体自由的边界是礼。特此重申,人权三大支柱是生命权、财产权和自由权,自由六大要素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信息自由、不虞恐惧的自由和不虞匮乏的自由。另外,儒家还应享有教育自由。未来王道社会,无论民众官员,各有人权自由。

【自由】没有自由就没有王道,没有自由的王道只能是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伪王道。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相辅相成,一损俱损。没有自由,生命权财产权都得不到应有的保障。马帮曾将人权压缩为生存权。其实,人民的生存权也是残缺不全的。人民没有自由,就没有生命财产安全,望民主政治和西方文明之尘尚且莫能及,还奢谈什么王道。这是一条东海律:没有秩序的自由是伪自由,丛林化的自由;没有自由的秩序是恶秩序,监狱化的秩序;没有自由的王道是伪王道,具有极权主义的本质。不讲人权自由者,讲不成王道,不配讲王道。

【自由】在政治上,自由需要三重保障:一是意识形态保障,只有以民为本的儒家和以人为本的自由主义才能提供,其它意识形态都不行;二是制度法律保障,只有礼制德治和民主法治才能提供,其它政治制度都不行;三是精英队伍保障,只有儒家和自由派精英才能提供,其它学派宗派都不行。马家群体、各种宗教群体、反儒派、反自由派、民粹派等等,都没有追求、建设和维护自由的能力。

【自由】维护自由是为政者当仁不让的责任,不能因为反对者众就放弃之,不能因为自由会导致混乱就排斥之,更不能因为有人甘愿为奴就奴役之。无论是王道德治还是民主法治,都有自由,又都有法律边界,再怎么混乱也有限。有时候一定程度的混乱,恰是生机活力的表现。注意,在自由社会,反孔反儒反自由也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但只能停留于言论领域,不能付诸于社会实践。

【自由】王道社会,精英和民众各有各的自由,自由的边界不同。精英的边界是礼,齐之以礼;民众的边界是法,齐之以法。精英非礼,依礼处分,严重非礼者削职为民。故吾尝言,非礼是民众的特权。法律边界之内,民众自由自在一切无忌。权位与自由成反比,权位越高,自由度越低。如此,既可以保障政治庄严肃穆,高度有序;又可以保障社会高度自由,充满生机活力。

【自由】儒家内求道德自由,外求王道自由。在政治上,自由与秩序并重,但两者是体用和主辅关系。只是在家天下时代,历代王朝重皇权而轻民权,在所难免;传统儒家产生重秩序轻自由的倾向,也在所难免。故吾尝言,自夏商至明清,由于受到家天下君主制的局限和侵蚀,民本原则和民权思想始终没有得到全面的落实。这是历史的局限,不能苛责古人。但现代儒家理当突破之,真正树立敬天保民、以民为本、主权在民、民贵君轻、民主君客的王道思想。未来任何儒生,只要有机会和权位,就应该将此思想落到政治和制度的实处。在制度上,应该超越家天下君主制,返天下为公之原则,开选贤与能之新制。

【自由】美西关于言论自由的“双阶理论”中,高低不以是非正邪分。所有政治性言论、宗教性言论、文化艺术性言论,无论是非正邪,都属于高价值言论,都享有高度自由。这一点非常值得儒家借鉴。邪知邪见错误思想,虽然负价值,应有言论权。欲消除其负面影响,最好的办法是弘扬正知正见正确思想,而不是防口禁言。热衷于防口禁言是极权主义的共性和恶习,吾儒耻之,王道免焉。

【正名】仅有自由之名是肯定不够的,没有自由之名是肯定不行的。把自由放在社会主义之下,也是肯定不行的。社会主义的自由,只能是、必然是伪自由。至于反对自由,更是绝对不行。反自由与反孔反儒反仁义同恶。吾儒于此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寸土不让。谁反自由,谁就不配为人更不配为儒,谁反自由,谁就活该被奴役!正名,首先就要正意识形态之名。仁义和自由相辅相成,作为新中华意识形态仁本主义的两大支柱,缺一不可。

【叛徒】自由事业是最伟大的正义事业和公益事业,也是当代儒家事业的关键和核心组成部分。欢迎有识有志之士自觉自愿地参与和支持,但不能强求。某些人因故中途而废,放弃自由追求,属于个人自由,也不能强留。但是,如果反戈一击,沦为反自由派和极权主义分子,那就是自由叛徒。百年来这种叛徒太多了。而且,大多数叛徒没有受到应有的思想清算,遑论政治惩罚。这也是一种正义缺失,应该引起高度重视。拾遗补缺,来者有责焉。2024.4.6

【态度】向往自由是人类的天性,追求自由是仁者的责任。置身于极权社会,能逃则逃,世人之常情;能逃不逃,仁者之深情。是儒家就应该反极权,是儒家的祖国,就应该自由化。仅有自由是远远不够的,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佛教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东海曰,我不倡自由,谁倡自由。在极权社会,儒家不为自由而战,就是道德自暴和责任自弃!

【自由】极权之国就是奴隶之国,也是奴才之国。奴才是典型的劣等人,德智俱劣。为奴久了,人种都会退化。当然,很多奴才很有才很聪明,但那不是智慧。或者说,那是邪智,只能作恶,不能为善。同力度德。在双方力量和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竞争,奴才败于自由人,奴才之国败于自由之国,极权主义败于自由主义,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的。自由大国也可能衰弱,但再怎么衰弱,也非极权之国所能望尘。极权之国再怎么强大,也无法赶上自由大国;再怎么强大,也是不坚不久、没有未来的。无论是儒化还是西化,中国都必须去马化;无论是王道还是民主,政治都必须自由化。要让中国重新伟大起来,首先就要让中国自由起来。自由人权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也不是自由主义的专利。吾民理当享有之,吾儒理当追求之,王道政治礼当维护之。不自由,非王道;不自由,无中国;不自由的国家,不适合人类居住和生活。在极权社会,为自由而战,人人有责,吾儒更有责。人之本性,天之所命;人之权利,天之所赋。广大儒生应该把自由事业视为当代儒家事业的核心,把追求自由当成自己的社会责任和天赋使命,努力为自由思想导向,为自由事业领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每一个儒生,每一个正人君子,都应该成为自由的火种。让自由之光照亮自己,照亮中国!特此表态曰:吾以吾身奉天理,吾以吾身奉良知,吾以吾身奉中华,吾以吾身奉自由!生为自由之儒,仁宅义路,为王道自由前驱;死为自由之神,千秋万代,佑吾中华佑吾民。

【警钟】没有人权自由,无论弱势强权,都会沦为韭菜。弱势群体固然要被特权阶级割韭菜,特权阶级也很容易被新兴的权贵割韭菜,或者被美国和西方割韭菜。巧取豪夺一辈子,恰为他人做嫁衣;机关算尽太聪明,祸国殃民又害己。何苦来哉,何苦来哉。

【自由】一切错误、反常的思想观点,都可以称为邪知邪见。邪知见付诸于实践,就是邪路,或人生邪路,或政治邪路,给个人或社会造成各种各样的危害。对于邪知邪见,最正确或唯一正确的方法,是以正知正见破斥之。思想问题思想解决,此之谓也。破斥邪知邪见,解决思想问题,是文化人当仁不让的天职。以理服人,即使对方不服,不能改邪归正,也可以揭发其思想错误,从而最大程度地消除其不良影响和社会危害。

【自由】人权自由两个概念,相辅相成相互交集。人权包括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故人权可以涵盖自由。同时,作为自由主义的最核心元素,自由可以涵盖人权。只要说自由,民主法治平等人权都在其中。对于自由主义,儒家不完全认同,理所当然,但绝不会、也绝不能反对之。只要是人,就应该享有自由,这应该成为儒家文化和自由主义、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共识,成为全人类的共识。反对自由是最大的反常,反对自由就是反人道。一个人反常到反自由反人道的程度,就是严重非人化,不配享有自由矣。一个社会和国家,反对自由、不配自由者多了,人权自由必然远去,极权暴政恰好相应。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此之谓也。

【史眼】自由儒未必是中道儒,也可能是自由主义儒家。中道儒一定是自由儒。中道儒必然追求双重自由:内求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道德自由,外求帝力于我何有哉的王道自由。道德不自由,必非圣贤;政治不重要,必非王道。中道儒在政治上,必是王道儒。不追求王道,不配为儒,遑论中道。

【自由】言论自由是自由的核心,人类第一自由。一些儒友也认同或倡导自由,却不明言论自由的真义,不知尊重他人的言论自由。例如,有儒友认为东海客厅被异端邪说渗透了,建议踢除一些言论反常者。殊不知,言论自由就意味着错误思想、反常言论同样享有发表的自由。禁止错误的思想言论,正是极权主义剥夺言论自由的理由。吾儒当引以为戒,为厉禁!

【儒律】宁伤孔孟,勿伤自由。意思是说,宁愿孔孟受到毁伤,不让自由受到伤害。吾儒为政,必须彻底终结思想罪和文字狱,为言论自由提供刚性保障。只要是思想性言论,无论怎样反常荒谬都无妨,即使反孔反儒反自由的言论,亦享有法律保护的自由。思想言论就是法外之地。

【儒律】依理而推,在政治上,宁伤元首,勿伤自由;宁伤君权,勿伤民权。公天下王道中,君有君的权力,民有民的权利,君主和民众各有各的权限,应该相互尊重。但比较而言,民权更加重要和根本。民主君客,民贵君轻,君权必须尽到维护民权的责任。敬天保民,维护民权是保民的关键。如果不能维护民权,君权就丧失了存在的意义,遑论侵害民权。

【警钟】当代儒家两大忌:一忌崇马,将儒家与马列主义融合起来;一忌反西,即反对西方现代文化和文明,将儒家与自由主义对立起来。自由主义政治学植根于人本主义哲学,以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为五大价值观,吾称之为西方五常道。其普适性虽然不如儒家五常道,自有相当的正义性,反不得也。反对自由主义,就是反对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有害于儒,有利于马。欲以反对自由主义追求和维护儒家的自由,纯属南辕北辙。

【自由】自由主义的自由虽逊于王道自由,但绝非伪自由。自由作为自由主义的核心,既有人权平等的价值维护,又有民主法治的制度保障,真实不虚。西方现代文明就是建立在自由的基础上。没有自由就没有西方的发达和美国的强大。我们可以说美西自由品质不够高,还有待继续提升,但不当诬之为伪。这种诬蔑不妨出自于张维为、金灿荣之辈,不当出自于儒家之口。社会主义的自由才是典型的伪自由。

【史眼】儒家追求自由与秩序并重。儒家在上,道统在上,不用担心自由过度,不用担心无政府主义和丛林化。倒是要警惕礼法过严而自由不足。由于家天下君主制历史悠久的政治影响和思想侵蚀,传统儒家往往过度强调礼法秩序,而对民权自由缺乏应有的重视。这一个历史性的薄弱环节,必须引起当代儒家高度重视。儒式君主制虽是良性专制,有一定的历史合法性,但毕竟是专制,不再适用于现代和未来。未来的王道必须是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王道,必须把敬天保民、以民为本的王道原则落到实处,落实到制度和法律中去。

【自由】无论是王道政治还是民主政治,都应该维护人民的自由;无论是王道自由还是民主自由,都需要相应的道德奠基。没有道德之基就没有自由之花。反孔反儒彻底反掉了这个根基,良制就成了无源之水,自由就成了无根之木。百年来不少自由派只会空谈自由,略有权位就放弃自由理想,甚至沦为自由之敌,根本原因就在于无道缺德。

【自由】自由有道。自由必须获得三个方面的保障:一有思想保障。能够保障自由的思想体系,唯有儒家和自由主义,两者必须二选一,而且必须有正确的理解领悟;二有秩序保障,自由必须有序,有良制良法提供良好的秩序;三有团队保障,领导集团为正人君子团队。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马列主义、社会主义的自由,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的自由,所有恶序和无序的自由,都是无道的自由,假冒伪劣的自由。无道缺德、假冒伪劣的儒家和自由群体,对于自由都不配追求,也无法建设,更无力维护。

【自由】胡适有一段名言:“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为社会争人格。真正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来的。”此言不错。不过,将其中奴才改为反儒派,此言同样成立。反儒与奴性一样反常,甚至更加反常,反人道之常。

【儒律】思想问题只能思想解决,不允许法律解决,以言入罪;更不允许暴力解决,喊打喊杀。这是王道政治的要旨,也是中西文明的共识。对于异端思想和邪知邪见,儒家既应该严厉批判,又必须尊重其言论权。若有一定权位,还要尽力维护之;若有大权大位,还要立法保护之。注意,要将异端的言论和行为、理论和实践区别开来。对于行为实践的罪恶,礼当诉诸于义刑乃至义战。2023.5.6

【警钟】自由主义前途光明,但反儒的自由派没有前途;儒家前途光明,但反自由的儒家没有前途。儒家即中道文化,代表人类常道,人道之常;自由人权是天赋,全人类都应该享有。反儒反自由,是人世间最大的两种反常,两种非人化和自绝性言行:自绝于天道,自绝于人道,自绝了未来。反儒反自由,凶厄莫大焉,后患莫大焉。

【必不】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有三个必不:一、必不认同马列主义,包括唯物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二、必不认同民粹主义,包括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女权主义;三、必不认同集体主义,包括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天下主义。注意,马列主义是集民粹主义和集体主义于一体的现代极权主义,堪称极权主义的最高峰和集大成。

【五四】中国沦为马邦,五四两派都是有罪责的。五四两派,一派为马列派,即马化派,主张走俄国人的路,社会主义道路;一派为自由派,即西化派,主张走美国人的路,自由主义道路。后一条道路本来具有正确性,可惜大多数自由派不明自由主义的真义,纷纷赞同社会主义民粹主义,沦为极权主义的思想三帮而不自知。大量自由派在把中国送入马口的同时,也把自己和子孙后代送入了马口。自投马口,以身饲马,比以身饲虎更加无知无畏。可悲的是,至今仍有不少所谓的自由派,认为儒家是坏东西而社会主义是好东西。正邪善恶圣贼敌友颠倒,莫此为甚。可称为蠢猪式的自由派。

【警钟】只要多数人反对,任何好东西都无法落地,侥幸落地也无法生根,会被迅速反掉,就像天安门广场的孔子像。自由也一样。二十多年来,见够了知识群体反对自由、诋毁人权、粉饰和赞美极权的蠢态丑态。不仅马家知识分子,很多技术型知识分子乃至儒家学者,也蠢态丑态毕露。吾只能说,这世界如你所愿,这恶果有你们的一份功劳。注意,拥护社会主义,就是对极权最好的支持,也是对自由的根本性反对。社会主义之下必无自由,社会主义与自由和其它二十二字价值观互为天敌。2023-5-21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521202361018.ht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