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露芦潞拢脪禄猫脡   脠脢卤戮脰梅脪氓潞脥脡帽卤戮脰梅脪氓----露芦潞拢驴脥脤眉脗脹脠氓脪庐 2023-05-30 23:35:42  [点击:2011]
仁本主义和神本主义----东海客厅论儒耶

余东海
【态度】吾倡导自由包括信仰自由,任何人都有信仰任何东西的自由,包括信仰邪教的自由。这个自由应该受到法律的尊重和保护。同时,依据仁本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对各种三非性信仰、包括儒门中的人格天信仰进行如理如实的批判,既是言论自由,也是君子份所当为的责任。注意三点:一、凡非中道信仰,都有不同程度的三非性,都是“非非”的对象;二、团结和友好,不能建立在苟同和乡愿的基础上;三、器量宏大和精义入神,政治宽容和义理谨严,相反相成。

【宽容】将思想批判、观点异议视为不宽容,是一个相当流行的误会。孔子辟道家,孟子辟杨墨,程朱辟佛道,历代圣贤君子辟异端外道,或正颜厉色严如鈇钺,或泰山岩寸步不让,或茧丝牛辨析精微,或狮吼棒大义凛然,难道他们是狭隘吗?吾外辟蚂家帮,内批宗教儒,也是风霜凛冽、棒喝交加的,何碍吾之广大宽容哉。莫怨狂风无情甚,谁知东海最宽容,此之谓也。

【信仰】并非信仰都值得肯定。信仰有正不正、真不真、中不中之别。儒佛道耶伊皆有信仰,然耶伊之神皆非真实,伊不正不真,耶正而不真。佛道信仰真而正,但不中,蔽于坤而不知乾。唯儒家乾坤并建,天人合一,大明道之真相,全执天之大象,至真至实至正大中。当然,吾儒信仰的道体之天,既非荀子的物质之天,亦非蒋庆的人格之天。前者近乎唯物论,后者倾向神本论,皆非正宗,不足为训。

【西方】西方人再怎么善良和正义,都是有限的,难以达到君子的程度。不明中道,难成君子也。西方文化,神本主义善而不正,人本主义正而不中,都无法培养君子。不仅西方,儒门之外没有君子。儒门之外的君子,只能是外道君子,仁智勇必有所缺。故西方和外道中人,最好也有限,为人为政,难免东倒西歪,出偏犯错。例如默克尔,清正廉洁,何尝不善,可惜不明乎善,不能正确对待宗教难民和普丁们,贻害欧洲匪浅也。

【中西】唯有极高明,方能道中庸;唯有道中庸,才是极高明。佛道不中庸,虽能上达天道,不能极高明;西路不高明,虽能立足人道,不能道中庸。这里的西路,特指自由主义。至于神本主义,既极不高明又反中庸,天人双昧,不足挂齿。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境界,唯儒家能够,非儒家不行。

【击蒙】唯物主义唯心主义,虽然相反,同归于错,都不明性天大义。物质与意识,都属于现象,都不配主义。无神论固然不对,有神论未必正确。若不明性天,就分不清楚有神论和神本论的区别,就会把神幻想成创世造人的造物主,以神僭天。西方宗教徒和当代宗教儒都犯了这个错误。

【答客】杨鹏厅友言:“如果要求只选出中西文化根本差别的一条,会是什么?就是对王权的态度。中国文化主流,王权是神圣的。君王不仅是世俗之王,也是神圣之尊-天子,所谓“圣王”。Bible定义中的王权,不仅不神圣,还是人背离上帝的产物。王权产生,标志着人背离上帝压迫民众。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王权的负面作用有过警惕并要求约束王权的,主要是周公(要求敬天爱人)和老子(权力之无为),但没有占据思想舆论主流。”简答三点:一、中西文化根本差别是仁本、神本和人本之别,西方宗教是神本,政治学是人本;二、儒家文化中有神圣性的不是王权而是圣德,外王本于内圣;三、政治高标准、权力严要求是儒家一贯思想。历史有其局限性,但横向比较,儒家对权力包括王权的约束做得最好。

【击蒙】杨鹏厅友言:“周公、孔子讲天命,不讲什么‘道体之天’。将道进行本体论论述,是老子。老子之道,仍是天之道,而非道之天。将道提起在天之上,由庄子开始。将天进行道化处理,战国才开始。”东海曰:混扯。二程尝言:释氏本心,圣人本天。尧舜禹汤文武周孔孟和程朱所言之天,四书五经所言之天,作为儒家根本的天,皆道体之天。其次,老子之道,即是道体之天。老子说:“天之道,其犹张弓与?”天之道,意谓天道的规律。

【进化】达尔文的进化论主要观点有二:一、物种是可变的,生物是进化的;二、自然选择是生物进化的动力,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具有相当的正确性。进化论取代神创论而成为生物学研究的基石,不愧为西方历史性革命性的进步。反对进化论的是坚持神创论的神本主义宗教,儒家不宜凑这种热闹。

【儒耶】西方耶教也在急剧衰退之中,与清末民初儒家形似。但两者衰退的原因大不相同。耶教的衰退,外因是西方左派得势,内因则有双重性,既有耶教群体的问题,更是耶教信仰本身的问题。人格神非真实,越来越收拾不住现代人心是必然的。其衰退将再无来复的希望。儒家曾经的衰退,外因是时代环境逆淘,内因是儒家群体不行,与儒家文化无关,无伤于儒家文化至高无上的三性。故儒家无论怎样衰退,终将复归并在新的历史平台上实现伟大复兴。

【儒耶】耶教对其人格神的描述介绍,某些地方也符合天道。例如耶经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蚂书 1:20) 道也是永能和神性的存在。耶教认为,神不是被造的,而是自有永有的,是全在的。这都是道的特征。这就给耶教比附儒家留下了一定的空间。

【儒耶】西方宗教因信称义,信则义,不信则不义。其信仰外乎理性,不需要理性和理解,不需要博学审问慎思明辨和格致诚正。迷信盲信,此之谓也。儒家则不一样,信解行证,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建立在解行的基础上的信仰具有可证性。解即理解,下学上达;行即实践,践履义路;证即证悟,进入仁宅。入门之初,对儒家略有信心,愿学儒学孔,是为初级信。经过持之以恒的学习实践,积善成德,积德成仁,乃成坚定不移信仰,是为高级信。

【信仰】耶教因信称义,信神最重要。借用耶教的话说,儒家因仁称义,成仁最重要。儒家也有信仰,但不停留于信仰,更要理解、践履和证悟。信解行证,相辅相成,一体同仁。没有理解的正确,信仰就是盲信;没有践履的笃实,信仰就是虚信;没有证悟的圆满,信仰的火候终究不足。

【儒眼】道家是道学,佛教是佛学,蚂学是物学,西方宗教是神学,西方现代文化即人本主义、自由主义是人学。其中佛道和人学为正,物学和神学为邪。然神学中耶教与政治分离之后,有所文明化,可称为正教。仁学与它们统统道不同,但尊重正学,轻蔑邪学,特别轻蔑物学和神学中的邪教。

【耶教】神本主义宗教中,伊教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温床姑不论,耶教也是问题多多。历史问题姑不论,现代问题亦相当严重,神职人员涉嫌性侵性虐猥亵儿童就是该教持之以恒的恶疾之一。耶教神职人员涉嫌性侵、性虐待和猥亵儿童的丑闻,在美国和西方层出不穷。美国撒旦教会曾批评耶教是恋童癖的温床。

【耶教】有黄皮肤耶教徒呼吁《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他认为,自由女神像直接违背《圣经》十诫的第一、二条诫命,真正的自由与幸福只在基督真理里,这尊偶像绝无任何正面意义和价值,全是负效应的恶果。东海曰:此耶教徒原是自由派,而今居然堕为反自由派了。但就耶教而言,其观点言之有理,有经典支持。政教分离之后,神学与人学、神本与人本的原则性矛盾被压制和模糊化了,但矛盾依然深藏,否定人本自由、追求政教合一的冲动依然深藏在耶教的经典里。

【耶教】子羽厅友言:“许多耶教徒骨子里追求政教合一”云。此言是也。而政教合一的宗教政治,必然宗教高于政治,必无人权自由可言。吾一直强调,西方宗教于儒家事业和自由事业无利有弊,反对自由派和中国人加盟耶教,反对将西方现代文明称为监督文明,反对援耶入儒和人格天论,要因在此。

【警钟】三大文化政治体系,蚂家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最坏;儒家道德仁本位,政治民本位,最好;西方哲学和政治皆人本位,蔽于人而不知天,比儒家远远不足,但能立足于人道,比蚂家大大有余。至于耶教,天人双蔽,既不足以收拾家国的道德,更不足以抵制伊教的恐怖,日落西山,大势已去。神本主义之神,非真实存在,是人类意识虚构臆想出来的子虚公,随着文明的发展,终将被人类抛弃。理有固然 势所必至,此之谓也。神有正邪之异,也有真伪之别,吾华“妙万物而为言”的上帝,真神也,至真至实至诚无息;西教之人格神和蒋家之人格天,伪神耳。儒家嫉蚂之恶,从西之善,斥耶之非。伪神非礼非理非实在,非君子人所宜赞肯,非中国人所宜信仰。

【警钟】有志之士有必要认清一个事实:耶教于儒家事业流弊无穷,于自由事业亦无利有弊。几十年来,倾向和加盟耶教的自由派和中国人很多很多,热心于民主自由者有几?耶教势力倒是不断成长了,但社会越来越黑暗,自由越来越无望。耶教无利于民主自由明矣,倒是善于制造麻烦、破坏团结,导致自由派离心离德原子化,当年余王排郭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

【政教】将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对立起来,与耶教结合起来,是一个颇为普遍的错误。自由主义有广狭二义和左右二派,广义的自由主义是建立在人本主义哲学之上的政治学,以民主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为核心,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为五常道;狭义的自由主义特指自由主义左派,与自由主义右派即保守派相对。自由主义以人为本,耶教以神为本,两者本质冲突,政教分离正是解决冲突的一种文明方式。

【正名】耶经(新旧约)是一部有一定思想性的神本主义故事集。作为小说,颇为优秀;作为信仰,并不高明。政教分离之后,耶教有所文明化,可以有所肯定,不宜过度抬举。将耶经译为圣经,就是过度抬举和对圣字的轻侮。

【丐帮】生在中国,不知佛道,可悲;不知儒家,更可悲;知道儒佛道,还要信仰西方宗教,特别可悲。捧着金饭碗要饭,此之谓也。当然,比起捧着金饭碗吃矢者,要饭还算好的。故东海重心在辟蚂,对于耶教和信奉耶教者,偶有批评,也很温和。丐帮毕竟属于正派。

【日记】独评网友曾节明写了文章,题曰《基督新教是头号反华魔教,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宗教》,要旨是:“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国人,一旦信仰基督新教,统统都没有好下场”云。文章为了说明这个观点,举了很多例子。吾虽不认同基督教,但承认其为正教,反对敌视之,不认同此君说法。懒得批驳,录此备考。

【宗教】張三一言说,宗教本質是反民主的。这个判断不准确。更准确的说法是,宗教本質上缺乏民主精神和自由精神。自由是人道价值,民主是政治制度,都是从民本位或人本位出发的,而宗教的立足点和归宿都不在人道上。佛道是出世法,耶伊是神本位,各有各的本质追求。正教能适应民主社会,能做慈善事业或关心自由事业,但都改变不了它们非人道的本质。

【宗教】从本质上讲,宗教于儒家事业和自由事业,不仅无益,而且有损,有损于人道精神和自由精神。佛道耶伊诸教,品质各异,都有一个共同点:立足于彼岸世界。他们即使关心人事,也难以到位;即使追求自由,也不坚不久,还可能将事业导向歧途。当年眼见自由群雄纷纷倾向和加盟耶教,便知大事不好,忧心忡忡,奋起痛批怒斥,直到分道扬镳。元士厅友言是:“宗教并不是人与天之间的桥梁,反而成为了人与天之之间的障碍,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要建立真正的天道信仰都需要走出宗教的桎梏。从社会发展角度而言,宗教将是天下大同最大的障碍,除非它去宗教化而社团化。”

【宗教】把宗教标准当成最高价值标准,把宗教说成道德之基、文化之根和文明之本,说成民主制度现代文明的基础,是很多耶教徒的习惯。某些现代宗教儒受到误导,亦越来越非理性,产生三个特征:一、信仰人格天,以人格天为本,为圣德王道的根源;二、强调儒家是宗教,以宗教为儒家内核,以沟通神明为礼乐大用;三、远人之道,务神之义,亲近鬼神,以祭拜为人生和儒家头等大事。

【崇拜】喜欢受到崇拜,乃是人之常情。或许只有儒家才能超脱这种常情。才能明白,非圣贤不宜受到崇拜,是圣贤,也不宜被当成教主崇拜,生前身后都不宜。非圣贤而受崇拜,误人误己自折其福。圣贤被当成宗教式教主,贬低了圣贤,狭隘了儒门。注意,敬重、崇拜和教主崇拜,同中有异。崇拜是特别、特殊、至高无上的敬重,教主崇拜则是异化、神化的崇拜,带有无条件、非理性的特征,不问是非正邪善恶,不容批评异议质疑。儒家对君子是敬重,对圣人是崇拜。孟子说:“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七十子对孔子就是崇拜。但这种崇拜与教主崇拜区别明显,一是孔门自由活泼,师弟之间可以相互批评质疑,道高于师,当仁不让于师;二是对孔子的崇拜建立在理性澄明、德性光明之上,没有丝毫苟同,如王文成公所说:“求诸心而得,虽其言之非出于孔子者亦不敢自以为非也;求诸心而不得,虽其言之出于孔子者,亦不敢自以为是也。”

【东海律】作为道德的两大支柱,正知正信,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仿佛两只脚,缺一,道德就成瘸腿。例如耶教,虽为正教,不少观念不正,瘸腿;自由主义价值观不错,但没有信仰,也瘸腿。两个瘸腿走在一起,也非健全者。唯有儒家,知见和信仰无不正确,大中至正,道德最为扎实稳重。

【态度】儒家可以唯儒独中,不可以唯儒独正,其余皆邪。异端有正邪之别,邪者为邪说,必须严厉批判;正者为正学,值得有所肯定。有厅友言:“各种异端邪说皆产生极权专制。专制极权反人类,祸害天下生民,皆出自各种异端邪说,主要根源是耶教释老”云。将异端邪说混为一谈,统统斥为极权之源,东海期期以为不可。其言三不合:一、不合理义,释老于道有得,不可过贬;二、不合事实,释老何尝导出过极权?三、不合儒家利益。打击面太大,树所有学派宗派为敌,大不利于儒家事业。

【史眼】即使天下大同,佛道两家和某些良性异端依然会存在。大同是天下各国同归于仁,共同信奉仁本主义。仁本主义上升为世界主体文化、主导思想和主流信仰。同时,其它有得于道的学说,照样有其存在的意义。邪教也有信仰自由,只不过,届时民德民智高度发达,邪教已经丧失信众而被自然淘汰。

【儒眼】观念错误往往象政治错误一样难以改正。很多错误观念,信奉时间一长,就会形成越来越顽固的情结,深深植根于习性深处仿佛血肉交融。尤其是非正确的信仰,一旦树立,纠正起来犹如脱胎换骨。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男女都怕信错仰,此之谓也。五四至今很多反儒派、蚂列派、民粹派及宗教徒,一错就是一辈子。原因因人而异,主要是思维惰性惯性和名位利益纠结。很多人丧失了改错能力,即使知道错了,也要固执己见,将错就错,坚持到底;严重者干脆丧失反思能力,错了一辈子,根本不知错。可畏也!2022-9-2余东海
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于东海客厅公众号二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