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最严重的崇洋媚外是崇马媚俄----辟马微论 2023-06-04 06:23:24  [点击:1330]
最严重的崇洋媚外是崇马媚俄----辟马微论
余东海

【辟马】马帮的极权能力和污染腐败能力,堪称所有极权主义中最高,远远高于暴秦、长毛和纳粹。在其势力范围内,权力的触角无孔不入,无微不至,为所欲为。它污染一切环境,包括人文道德环境、政治社会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它腐败一切事物,包括思想观念和道德,包括语言文字和信息。一切都散发着腐臭的气息。马路已经走绝,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

【辟马】马主义喜欢打人民的旗帜,喊人民的口号,使很多人以为马主义是人民立场和以民为本。大谬不然也。马主义三本:哲学以物为本,物本主义、物本位也;政治以党为本,党本主义、党本位也;经济以社会为本、社会主义、社会本位也。在哲学、政治、经济三个领域,人和民都没有主体位置。在马主义框架中,人、民和人民是被彻底架空和虚化的,比虚空更虚,比木乃伊的肾更虚。

【答客】在野厅友言:“政治上,马列既是党本位,也是君本位。只不过把君字换成领袖而已。”东海答:党本与君本,性质有所不同。党本政治,党主的权力在党内传承;君本政治,君主的权力在家内传承。当然,党本位也会异化为君本位,如小金朝。这种异化若要成功,有必要对马列主义作出重大修正甚至名义抛弃。因为马列主义并不支持君本政治,其中的民粹主义反而会对君本政治构成难以逾越的思想障碍。

【辟马】马学敗德灭性,马院毁人不倦。马院越多,危害越大,危害思想道德,害及家国天下。所有马院都应该及早关闭。将马院改为儒院,是改邪归正、改恶从善、转害为利,转祸为福的最佳选择。去马归儒,就可以转马邦为中华,转六极为五福。

【击蒙】或说:“马院是帮助大学生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帮助学生端正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如果没有马院教育,孩子就会在复杂多变的世界中长歪。”东海曰:恰恰相反,马家的三观完全错误。其物本主义哲学、党本主义政治学和社会本位经济学统统大错,纯属邪知邪见。有了马院洗脑,孩子必然长歪,在复杂多变的世界中越长越歪。随着马院数量疾增和规模扩张,大学将更加堕落和败坏,广大师生思想普遍邪化、道德迅速恶化将是必然现象。

【答客】有厅友言:“马院改儒院,能好一点,但还得有大儒在位,真诚行儒道,如果仅仅改一下,把儒家当成口号、工具,那也没啥效果吧?”东海答:马院改儒院,儒家就不可能仅仅被当成口号工具,儒经必然取代马经而上升为第一学科,从而产生强大的文化力量和道德影响。而且,马院改儒院,意味着文化政治去马归儒的启动,大儒得势得位自是题中应有之义。当然,这里只说马院改儒院的结果,不考虑如何可能和是否可能的问题。

【辟马】实事求是,大公无私,二十四字价值观,自由人的联合体,命运共同体等等,都是好话。但由马家说出来,就变味了腐败了,似是而非了。盖马家的道德观念、价值标准、政治立场、制度形态统统错误,与上述好话格格不入,从根本上将它们架空虚置了。任何好话从马口出来,都只能沦为假大空话和巧言。这是马家文化的性质注定的。

【辟马】最严重的崇洋媚外是崇马媚俄,思想最反常,性质最恶劣,后果最沉重。其次是崇伊媚耶。崇伊又比媚耶更下流。

【辟马】马学有三大支柱:物本主义哲学,败坏人的心性,让人物化;党本主义政治学,导出党主制度,让人党化;社会主义经济学,导出公有制,让人丧失财产权。反马,就应反对其三大支柱,并且反对其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千万不要把共产主义和大同理想相提并论。大同是天下同仁,共产是共有财产。这些拜物拜权的贱类,连理想都散发着物本主义的臭味。

【狼奶】百年来没有喝过狼奶者几希,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喝狼奶长大的。马学毛思商韩学说,反儒主义,三民主义之民族主义,皆狼奶也。喝过狼奶的人,思想特别反常,比一般小人更反常。小人还是人,喝狼奶长大的人很容易非人化。吾亦喝过狼奶,一方面深知狼奶的厉害,严批狼奶毫不留情,一方面又对喝狼奶长大的人特别理解和宽容。

【儒马】儒马不两立,根本原因是标准相反,道德标准、价值标准、政治标准无不相反。儒家看马,一切反常;马家看儒,同样反常。马家的英雄,儒家的盗贼;儒家的正人君子,马家的反动派反常人士。相互看不惯、相互瞧不起是肯定的。即使暂时和平共处,也是面和心不和。标准相反又缘于三观大异。世界观之仁本与物本,政治观之民本与党本,价值观之五常本位和物质本位,社会理想之大同和共产,皆格格不入,相反相背。

【儒眼】杂种不知道自己的杂,还自以为纯粹;贱类不知道自己的贱,还自以为高尚;盗贼不知道自己的恶,还自以为正义;狗熊不知道自己的熊,还自以为英雄。诸如此类的认知颠倒,是极权社会的共同现象,马家社会又特别普遍。

【儒眼】马邦人普遍不知道,他们信奉、拥护的东西,他们父祖辈为之鼓呼和奋斗的东西,就是他们厄运和苦难的根源。信奉邪魔而为魔所困,拥护豺狼而落入狼口,支持斧头而惨遭斧劈,赞美镰刀而沦为韭菜,天公地道,何怨何冤。自作自受,自作孽不可逭,如是因如是果,此之谓也。在反常社会做一个正常人,大不容易,意义重大。

【儒眼】孔子辟隐士,孟子辟杨墨,程朱阳明辟释老,各有其必要性。百年来异端邪说泛滥,尤以马家为最。相比马家,杨墨释老的社会危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相比马学,四家学说不无正面意义。当然,释老两家确有现实问题,释教问题更严重,但主要是马学马制引起的,马毛化已经成为释教的普遍现象。故吾尝言,辟马才是吾儒当务之急。能言距马毛者,圣人之徒也。

【史眼】思想决定命运。有什么样的思想,就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支持什么样的政治道路。个人思想决定个人的道路,国家思想决定国家的道路。国家思想即立国和治国思想,即主体文化和意识形态。一种意识形态要成为国家思想,离不开三界精英的努力和普罗大众的支持。三民主义取代儒家文化,马列主义取代三民主义,都是精英努力和大众支持的结果。民国的内忧外患和马邦的天灾人祸,各有各的思想、因果和历史的合理性。

【史眼】王夫之说:“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云,这个观点已经不适用于现代。现代社会,其上马列者,其下必民粹。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女权主义,皆民粹主义。集体主义包括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等等,也可以视为准民粹主义。民粹及准民粹,对于现代极权主义来说,既是政治捷径,又是社会基础。至于佛老,与申韩相应,与马列不相应,与民粹亦扞格不入。对于儒佛道三家,马家原教旨强烈敌视而残酷迫害,修正派有所宽容利用,但改变不了马列毛和儒佛道之间本质性的思想矛盾和价值冲突。

【史眼】申韩与马列都是极权主义,都极端反儒。但两者同中有异,大异有三:一、论哲学,申韩是道本位;马列是物本位;二、论政治,申韩是君本位,马列是党本位;三、论制度,申韩是古典君主极权制,马列是现代党主极权制。注意,韩非虽尊老重道,实不知老,更不明道。画虎不成反类犬,画老不成反入邪。老子于道不无所得,韩非于道一无所得,纯属想当然。

【史眼】对于佛道两家,吾儒可以存异求同,也可以辩异求同;即使不相为谋,也不妨并行不悖。宜避免两种倾向:一是苟同,不辨其异而强求其同,三家并重甚至三教合一;二是敌视,将佛道与马毛相提并论,一视同邪。儒友杨一清对佛道就过度严厉。程朱严辟佛道,有其必要性:而今辟佛道,就不合时宜。而今各种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民粹主义、集体主义、神本主义、反儒主义和反自由主义泛滥成灾,论三非性,都比佛道严重百倍。儒家辟不胜辟,哪里轮得到佛道。比较而言,佛道作为中华特色的道德学,自由主义作为西方特色的政治学,已是离儒家最近。在儒家主导下,以三家文化为辅统,是吾对新中华的一个隆重建议。

【极权】极权主义都有如下四个关键特征。其一,原则反常,反仁义反自由反人道,越原教旨越反常,改良千难万难,倒退轻而易举。其二、行为反动,建设不行破坏很行,为善不行作恶很行,即使偶尔好心,也难办成好事。其三、拜权主义,嗜权如命,只要条件和技术允许,其权力的触角无孔不入,无微不至,其权力的扩大化和细微化永无止境。同时,该管的放任不管,不负责任;不该管的大管特管,能管尽管。其四,按权分配,一般情况下,权位越高,财富和特供越丰富,权位与财富享受成正比。现代极权主义还有两个重要特征:一是集体主义,以公有、国有的名义侵占民财,以社会和国家的名义剥夺人权,以集体性的人民的名义奴役人民,草菅人命;二是民粹主义,在非主权领域鼓吹民主,在非政治领域鼓吹平等。对于极权主义,对于其意识形态、制度形态和特权阶级,马邦人能忍,中国人不能忍,君子人更不能忍!即使无力替天行道驱除之,也要努力替天传道批判之。

【极权】极权主义就像一条活绳索,一旦捆上身来,就会越绑越紧,不仅不容易挣脱,而且不容易松绑。邓君功罪俱大,其罪姑不论,其功在于松了一下绑,让人民有机会略喘一口气。邓质方说:“老爷子在自传中说了,他不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没有做什么事,他仅仅是给松了一下绑,解除了一些禁忌,一切的一切,都是人民群众自己创造出来的。”这句话还是很实在的。

【极权】极权主义本质上具有不可改革性。任何改革,都改变不了其邪恶的本质。极权势力一旦形成,就会产生趋邪趋恶的巨大的政治趋势和历史惯性。即使建设者乃至领导人,也只能惯着它顺着它。若欲有所纠正和改良,也很容易翻车。当然,顺着它未必不翻车。极权主义最喜欢吃人,而且特别善于吃自己人。欲改极权之良,为人民松绑,非豪杰在上不可;欲革暴政之命,让中国新生,非君子得势不行。

【史眼】中国历史上大变有四:一是禹夏之变,从公天下变成家天下;二是周秦之变,从封建制变成郡县制;三是宋元之变,中华从正统变成偏统;四是儒马之变,中国从偏统变成马邦。黄宗羲说:“夫古今之变,至秦而一尽,至元而又一尽,经此二尽之后,古圣王之所恻隐爱人而经营者荡然无具”云。东海曰,古今之变,至马而极,三化全面实现,岂仅古圣王之所恻隐爱人而经营者荡然无具而已?三化者,社会丛林化、国家监狱化、官民禽兽化也。

【史眼】以专制终结专制,以独裁终结独裁,即以专制独裁的手段实现自由文明的目的,是可能的,只是对领导者及其团队的文化道德品质有一定的底线要求。蒋经国先生之所以能够做到,就是因为他本人和国民党领导层在文化道德两个方面都达标了。文化上,三民主义虽非正道,毕竟远远优于马学,可以兼容中西,蒋君晚年的中国文化复兴运动,进一步为国民党注入了文化正义和道德力量。

【儒志】儒家复兴、道统重建、中华重光是历史的必然,是中国未来的基本方向。至于这个未来何时来、如何来,不妨逆料,殊难逆料。蚂帮是顺势转型还是逆时崩溃,因何崩溃和如何崩溃,亦难以逆料。吾辈面向未来,儒言儒行,随缘而行可也。探索去马归儒的各种可能性,以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快最大的成功,也是吾儒不可推卸的责任。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未来儒家中国的辉煌,自有吾辈的一寸心光。

【儒志】马左一变至于右,马右一变至于中。马左是原教旨,中右是修正主义。马中似右非右,似左非左,思想混杂,可称马杂。马杂之后,无论儒化西化,都应该自由化,也必然自由化。无论怎样坚持,马路没有未来;无论怎样艰难,自由终将到来。为自由事业导航,并争取代价最小化、难度最低化和速度最快化地取得成功,是当代儒家当仁不让的文化责任和历史使命!

【儒志】儒家为自由导航,要点有四:一是让自由中华化,获得中道文化的加持;二是让自由仁义化,获得雄厚的道德资源;三是让自由正确化,摆脱社会主义、民粹主义等等各种假冒伪劣的自由思想的误导,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四是让自由吉祥化。孟子说:“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东海曰,自由追求顺天应人,敬天保民,利民利国利益天下,也在一定程度上利益马帮,是马帮中很多人改邪归正、赎罪自救和建功立德的最佳乃至唯一选择。作为现中国最为仁义、美好、伟大的事业,也应该是最吉祥的事业。

【警钟】赎罪消业要趁早。一旦恶贯满盈,就来不及了。而且,大罪大恶,非大功德不足以赎之。马帮还能再坚持几年,不好逆料。但可以肯定,马帮中很多人坚持不了几年。几年之内,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很多官员和精英,不少今天的庞然大物,都将为它们的罪恶付出相应的代价。注意,付出代价的方式、即恶报的方式无数无量,各种天灾人祸和意外,因人而异,防不胜防,被反腐反掉只是其中之一。2023-5-23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
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10207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