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脌脧脥玫脡莽鲁陇 脫毛脳贸脜脡脤赂脤赂脙芦脭贸露芦碌脛脦脛赂茂麓铆脢搂录掳赂霉脭麓拢篓戮脡陆冒脡陆脥氓脟酶脳霉脤赂禄谩脡脧   2023-09-25 23:20:36  


作者: 脕玫脗路   脮脺鹿芦碌脛脮芒赂枚路垄脩脭路脟鲁拢掳么拢卢卤脠陆脧驴脥鹿脹碌脴隆垄脟掳脮掳脨脭碌脴脝脌录脹脕脣脙芦脭贸露芦 2023-09-26 03:00:21  [点击:4171]
当代人要评价毛是非常困难的。爱他的人和恨他的人都很难客观。这也是隔代修史的传统之存在的原因。

曾经有个我很敬仰的台湾著名作家亲口对我说,毛泽东的历史地位要高于孙中山,更高于蒋介石。影响其历史地位的不是对他那个时代的人好和坏,而是对历史的影响力。这个说法我以前很难接受,岁月流逝,我也步入老年,才认识到这是至理名言。哲公对毛的评价就具有这种历史的前瞻性。

哲公的这篇发言很难得的地方在于,深刻指出了毛对发动文革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他对自己所建立的这个官僚体制堕落成特权体制不满意,想要推倒重来,另一方面,他又依赖、并享受这个特权体制,他本人就在特权体制的最顶端,是最大的特权分子。因此他的行为就会出现矛盾。一旦造反派依据他的思想(理想)来彻底否定并打倒这个官僚体制的时候,他就退缩了,出卖造反派,并纵容官僚体制来打击造反派。作为曾经的造反派,哲公能够深刻地揭示毛的这个矛盾,是很了不起的。很多造反派如戚本禹先生,衣带渐宽终不悔,到死都是毛的铁粉。有的造反派如徐水良先生,则走向对毛彻底批判的一面。这两种人都没有走出当代人评价历史人物的误区。

我以前对哲公的这个思想理解不深,对哲公出言不逊,看了这篇发言,我愿意向哲公道歉。
锟斤拷锟洁辑时锟斤拷: 2023-09-26 03:00:4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