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唐夫   卢梭:论人类社会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2019-01-17 01:03:23  [点击:43860]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让-雅客·卢梭



1.正是人类取得的所有进步使其不断远离最初状态。我们获得越多的新知识,就越无法获得理解最重要事情的途径。也就是说,我们越是努力地去研究人类,就越无法理解人类。

2.很显然,我们应该从人类构造的一系列变化中去寻找将人类区分开来的差别的最初源头。

3.尽管这些知识渊博的人所定下永远处于相互矛盾的状态,但却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即:除了那些伟大的推理爱好者或者深邃的形而上学者,没有人能够理解自然法,因而也无法遵守这个法则。也就是说,人类为了建立社会是一定使用了智慧的,这种智慧需要经历大量艰苦的努力才能被发展,而且即使在社会状态里,拥有这种智慧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

4.有关法则我们能够明确指出的只有以下两点:首先为了可以称其为法则,必须使其规范对象的意愿有意识地服从于这个法则;其次,这个法则必须是自然的,能够直接体现自然的声音。

本 论

论点:

我认为在人类中存在着两种不平等:一种我称之为自然的或是生理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是由自然造成的,主要体现在年龄、身体、体力、智力以及心灵方面;另一种我们可以称之为精神的或是政治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依靠一种公约,在人类共识的基础上被建立起来,或者至少为人类共识所认可,主要体现在为少数人通过损害他人利益而享有的各种特权,例如更加富有、更加尊贵、更加强大、或者甚至让他人臣服。

一.自然状态的不平等

1,分散在动物中的人类便观察并模仿动物的技能,因而逐渐具有了兽类的本能。尽管每种动物可能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而人类却是一无是处,但是人类懂得将所有属于其他物种的优势化为己有。

2,在自然状态下,所有事物都以如此统一单调的方式运行着,大地并不会轻易受到任何聚居人群的情欲和善变造成的突发性或持续性变化的影响。然而,充满活力的野蛮人分散在动物中间,大清早就处于与这些动物的较量之中了。

3,生活方式的极度不平等导致有的人悠闲过度,而有的人却劳累不已;(不管穷人还是富人,所有状态下的人类都会因为各自的欲望而感到无尽的忧伤和痛苦,他们的灵魂也因此被无休止地侵蚀着。)

4,于是,我们得出令人无比沮丧的结论:我们所经历的大多数苦难都是我们咎由自取的结果,同时,如果我们能够维持自然赋予我们的简朴、单纯、孤单的生活方式,我们本可以避免所有这些苦难。

5,自然对所有处于自己看管下的动物有着特殊的眷顾,这份偏爱似乎在向世人展示自然是如何地珍视自己对这些动物的看管权。

(在自然状态中的所有动物,包括人类本身,体格更加强健,精力更加充沛,力量和勇气更加旺盛,人类在面临所谓的疾病痛苦时,也不需要药物治疗,更不需要医生,他们可以仅仅依靠时间以及自身机能也能很好的恢复。但是一旦这些动物变成圈养动物,原本自然赋予的优势就会丢失一大半,人类何尝不是如此:在群居和奴隶化得过程中,他逐渐变得虚弱、胆小、卑躬屈膝,安乐而又萎靡的生活方式使他不再充满力量和力气。)
6,即使自然对人类和兽类一视同仁,但人类给自己安排的种种享受比给那些他们驯服的动物要多得多,这就是为什么人类退化得更加显著的原因了。

7、自我保存成为了“野蛮人”唯一关心的事情,而他最熟练的技能应该就是攻击和防御了,即要么是为了制服别的动物,要么就是为了避免让自己成为其他动物的猎物。

8,所有动物不过是一部部精密的机器,大自然赋予这部机器感官,让它能够自行恢复。人类和兽类存在的区别:兽类的活动是完全由自然主宰(最原始的交配也在自然规则状态下进行,有时间和周期的限定。),而人类则可以作为一个自由的主体参与其本身的动作,即一个是靠本能进行取舍,而另一个则是靠自由行动进行选择。

9,所有动物都有观念,因为它们都是有感官的。它们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将不同的观念进行组合。从此种角度出发,人类和兽类别无二致,只是对观念进行组合的程度有所不同。(最基本的观念形成依然是因为生育出现的母爱。)将人类和兽类区别开来的主要特点并不是人类的理解力,而是人类作为自由主体的特征,自然支配着一切动物,而兽类总是选择服从,人类面临着同样的压力,但他认为有选择顺从或者反抗的自由——(因此观念组合里出现了自由意识,其灵魂的精神性才得以体现。)

10,进一步将人类和兽类区分开的特征就是:自我完善的能力。

这一能力可以借助于环境的影响,持续不断地促进其他所有能力的发展。(即在面对不断变化的大自然条件下为了适应生存而选择性不断自我完善,对于不能适应其变化生存的物种使得自身惨遭淘汰灭绝,于是有了优胜劣汰一说法。人类在生存过程中面对的由于衰老或者事故而失去所有那些通过“自我完善”获得的能力时,他们的处境相对于兽类在既无所得,也无所失,千万年里一直活在自己本体当中的简短的生命体验过程里更加艰难。)

11,于是我们被迫承认:这一卓越的,几乎无限的能力却是人类所有痛苦的来源;正是这一能力在时间的长流中将人类从原始状态中拖拽出来,使他不能再过平静、单纯的生活。

12,在自然的支配下,野蛮人(未经新组合观念发展,未不断完善的人)只能服从自己的本能。为了弥补他其他方面可能存在的缺陷(相对于兽类在自然中适应生存的生理能力),自然又让他拥有其他的能力。一开始,这些能力可以弥补野蛮人在本能上的不足,然后可以将他们提高到远远超滚本能的状态之上。

13,野蛮人一开始从事的是纯动物行为:观察和感觉是他最初的状态。随着环境的变化。他们逐渐在智力方面发生进化,这就来源于他们的情欲,而他们的情欲也以同样的方式受得他们智力的促进:正是在情欲的不断释放中,我们的理性得到了完善;而情欲的源头则是我们的需求,促进其发展的是我们的认知。

14,人类最初的恐惧的认知是对死亡的认知。此认知是人类摆脱动物状态所获得的最初的认知。

15,我们越是深入地思考这一问题,就越会感到纯粹的感觉与最简答的认知之间的差距。我们无法想象人类是如何只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既没有任何交流也没有任何需求刺激的情况下,完成如此大的跨越。

16,(随着对自然的不断适应,观念的诞生逐渐依赖于语言的使用,而语法的发明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大脑的运作。)

17、语言发展得探讨:

17.1 探讨语言起源过程中所遇到的障碍。

要知道人类对语言的创造是如何迫不及待的。因为人类互相间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也没有任何必要进行联系的情况下,语言并不是不可或缺的,这使得我们无法想象这一创造的必要性及可能性。

(1)、 在原始状态下,人类没有固定居所,也没有简陋小屋,更没有任何形式的财产,每个人都是随遇而安,男女的交配也非常偶然:他们不期而遇,恰逢时机成熟,在欲望的驱使下进行交配。在整个过程中,语言并不是他们交流的必要媒介。

(2)、一开始,母亲之所以喂养孩子,完全处于自身的需求。接着,习惯使孩子在母亲心中变得珍贵,母亲便开始从孩子的需求出发进行喂食。(随着时间的推进,这种习惯逐渐演变成了孩子需要进一步对自己需求进行解释,因此他需要说的话远远多于母亲需要对他们讲得话。这样一来,孩子应该算得上语言发明的生力军,而且他使用的语言大部分出于自己的创造。)

17.2 探讨语言是如何形成的。

(1)、人类的第一门语言就是自然的喊叫,这也是在其中需要说服其他群居人类之前最普遍、最有力以及唯一需要的语言。

(2)、随着人类理念的不断扩展与增加,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因而,他们需要找到更对的符号和一门更加广泛的语言——于是他们增加的声音的抑扬,然后再加上手势的运用。(手势从本质上就具有更强的表现力,而且其表达得含义也不大需要预先规定。)

(3)、手势的运用主要在于表达可以看见和可以移动的东西,用模拟的声音来表达那些听得见的东西。

(4)、但是对于不在场或者看不见的东西,手势的运用就有所限制,于是在最后,人们决定设法用声音得音节来代替对手势的运用。由于不同的概念相关联,它们就像指定符号那样,可以更好地表现各种概念。但是,这样代替是建立在达成全体共识的基础之上,替换的方式对于那些从未练习过他们粗糙器官的人类而言有一定困难,而反过来思考这一方式本身对于他们而言就显得更加困难了,因为达成全体共识是需要被号召的,而且为形成这一门语言的使用,语言本身似乎也是至关重要的。

(5)、人类最初使用的词汇,比语言已经形成后人们使用的词汇,在他们脑海中的意义要广泛得多。人类的知识越有限,他们使用的词汇就越庞杂。(意识到名词的命名法所带来的困境绝非易事,因为在能够使用共同的、同属的名称来定义所有生物之前,我们必须了解它们的属性和差异,必须大量观察,然后做出定义,即需要比那个时代的人所能掌握的远为丰富的关于自然史和形而上学的知识。)

(6)、此外,一般概念只有借助于词汇才能够进入我们的脑海,而这些词汇又只借助于句子才能够被理解。这就是动物之所以无法形成类似的概念,也永远无法得到依存于这些概念的完善化能力的原因之一。

(7)、如果语言的最初创造者只为他们已经掌握的概念进行命名,那么最初的名词必然只会是一些专有名词。

(8)、无论语言和社会的起源如何,我们至少可以注意到,自然并没有通过人类互相间的需求来拉进彼此的距离,也并没有是他们对语言的使用变得容易。

18、这也可以说是出于神意的一种极为明智的措施:野蛮人所有的潜在能力只能随着运用这些能力的机会而发展,以便这些能力既不至于因为过早发展而成为多余的负担,也不至于因为过迟发展而必要时无济于事。野蛮人在本能中便拥有了在自然状态下生存所需要的一切;但只在逐渐发展起来的理性中,才拥有社会中生存所需要的懂。(这便是人类文明的逐渐产生,也是野蛮人脱离兽性迈向人类文明的逐步跨越。)

19、(霍布斯提出:人性本恶的结论。而卢梭认为:由于自然状态是每一个人对自我保存的关心最不妨害他人的自我保护形式,因此这种状态应该最能保持和平,对于人类也是最合适的。霍布斯结论与此相反,他主要是把人类满足各种情欲的需求不合时宜地掺杂到了人类对自我保存的关心中。要知道,这些情欲都是社会的产物,而且正是这些情欲的诞生使得法律变得不可或缺。)

20、野蛮人之所以不是恶人,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善为何物。而阻止他们“作恶”的,既不是理性的发展,也不是法律的约束,而是情欲的平复和对恶的无知:“这些人因为对恶的无知而得到的好处比那些人对善的感知所得到坏处还要大些”。

21、霍布斯结论还忽视的原理:由于人类看到同类受苦时,天生就会产生一种反感情绪,从而使他为自己谋求舒适生活的热情受到限制。这一来自人类天性的原理,使人类在某些情形下,能够缓和强烈的自尊心。

(自尊心与自爱心的区别:自爱心是一种驱使所有动物注意自我保存的自然情感。在人类中间,这种情感在理性的指引下,以及在同情心的改变下,造就了人道和美德。自尊心则是一种相对的、不自然的,而且来源于社会的情感。这种情感驱使每一个人重视自己甚于其他任何人,从而催生了所有人类相互间的伤害,并且成了荣誉心的真正源头。所以我们在最初的自然状态下,自尊心是不存在的。)

22、给予人类这种唯一的自然美德不会招致任何非难,因为就连那些最厌恶人类道德的诽谤者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美德的存在。这里所说的自然道德就是:怜悯心。

23、(当人类或者兽类面对同类惨遭危险时会引起内心的骚动,即使这个同类与我们毫无干系。)这便是先于一切思考而存在的纯粹的大自然的感动;这便是尚未被败坏的道德摧毁的自然怜悯心的力量。

24、自然既然给予人类眼泪,那就表示,它曾给予人类一颗最仁慈的心。“——《尤维纳尔诗集》

25、严格说来,就连仁慈和友善都是怜悯的产物,只不过这是针对某一特定之物的持久。固定的怜悯之情。

26、正是理性催生可”自尊心“,而思考则使它变得强大;这正是理性使人类回到自身,同时让他们摆脱所以束缚和折磨。而摆脱这一切的方式就是:哲学。

27、因此,怜悯心是一种自然的情感,它可以通过克制个体的”自爱“来促进整个物种的相互保存。正是在怜悯心的驱使下,我们毫不犹豫地去帮助那些我们所见到的受苦的人。

28、理性正义的崇高准则是”像你希望别人如何对待你那样去对待别人“,而怜悯心却让整个人类遵循另一个天生善良的准则:”在尽可能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己的幸福。“这一准则可能不如前者那么完备,但是却更加实用。

29、野蛮人的情欲是那样地匮乏,同时又受到怜悯心如此有益的约束,与其说他们是邪恶的,不如说他们是野性的。

30、在所有扰乱人类心灵的情欲中,有一种异常炽热、狂热的情欲,这种情欲使异性成为人类的必需品,使他们敢于冒天下之险,去跨越所有的障碍。当它达到疯狂程度的时候,仿佛足以毁灭人类,而它担负的天然使命是保存人类。(性)

31、区分”爱“这种情感的精神层面和生理层面开始。生理层面指的是人人想要与异性结合的普遍欲望;而精神层面的爱则把这种欲望确定起来,并锁定欲望的唯一目标,或者至于使对这一优先目标的欲望更加强烈。

32、精神层面的爱不过是由社会习惯产生出来的一种人为的情感。这一情感建立在才德或者美丽这类的概念和种种的比较上,而野蛮人对这些概念全然不知,也绝对不会做出类型的比较。

33、毋庸置疑,爱情和其他所有情欲一样,只有进入社会后才会激起如此狂热的欲望,从而时常让人类陷入危险的境地。

34、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游荡在浩瀚森林里的野蛮人,没有工业,没有语言,没有住所,没有战争,彼此间也没有任何联系。他对同类没有任何需求,同时也没有任何伤害他们的欲望,而且可能一辈子不会单独认识任何一个其他同类。他不为情欲所牵绊,自给自足,只拥有这一状态下应有的情感和智慧。他知会感受到自己真正的需求,目光只会聚焦在他感兴趣的事物上面,而且他的智慧并不比他的幻想有更多的发展。就算偶然发现些什么,他也无法将这一发现分享给他人,因为他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分辨。艺术便随着其发现者一起走向死亡。

35、在所有那些将人类区分开来的差异中,有很多被认为是源于自然的差异,其实这些差异却只是人类在社会中不同的习惯和生活方式的产物。因此,一个人脾气是暴躁还是温柔,体魄是强壮还是柔弱,更应该取决于他被抚养长得的方式是严厉还是阴柔,而不应该归结于其身体的自身构造。精神的力量亦是如此:教育不仅使得那些受教育的人与未受教育的人之间产生差异,而且也使得那些受教育的人在文化程度方面产生差异。

36、动物和野蛮人的生活简单又统一:他们以相同的食物为食,以相同的方式生活着,每日做着完全相同的事情。当我们将两种生活进行对比时,我们会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更应该源于社会,而不是自然状态,而自然的不平等在人类的扩大则更应该归咎于制定的不平等。

37、在证明了不平等在自然状态下几乎无法被感知,因而几乎不会对这一状态产生任何影响之后,我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在人类精神持续发展进程中不平等的根源及其发展。

二、精神或政治的不平等

1、谁第一个将一块土地圈起来,并毫无顾忌地说:”这是我的“,然后找到一些足够天真的人对此信以为真,谁就是文明社会真正的创始人。(私有制的出现)

2、人类的第一个感知便是他的存在,而第一个担忧的问题就是他的自我保存。大地的产物为他提供了所有必需品,而人类则在本能的驱使下使用着这些大自然的馈赠。

3、人类最初的写照:一开始受限于纯粹感觉的动物的生活写照,它们几乎无法利用大自然赋予他们的馈赠,也绝不会想到向大自然有所索取。(随着困难的降临,他们学会克服困难。随着人类的繁衍,人们所受到的痛苦随着人类数量的增加而不断增长。如果人类和其他动物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不断重复地接触,在人的心灵中自然会产生对于某种关系的感知。在不知不觉之间,终于引起人类的某种思考,或者更应该说引起人类某种机械的谨慎。这种谨慎会指示他为保证自身安全而采取必要的措施。)

4、经验告诉人类:追求幸福是人类行动的唯一动力。因而,他开始能够区分以下两种情况:第一,由于共同利益,人类能够指望同类帮助,这种情况比较少见;第二,由于彼此间的竞争,人类不再相信他的同类,这种情况更为罕见。(这样导致前者会有以部落形式聚集的出现,后者则会出现暴力;)

5、人类在这无意识间获得了一些有关互助义务及履行这些义务的好处的粗浅观念。

6、在长时间内,我们的普遍语言应该是含糊不清的叫喊声、许多手势以及模拟声音组成的。在不同的地域形成了自己地区独特的语言,不过这些语言都是粗略和不完备的。经历了漫长的时间,这些最初的进步,使人类加快了前进的步伐。智力越是发达,技巧便越趋完善。

7、由于人类对房屋建设观念的初步形成,这便是人类的第一个变革时代,这一变革促进了家庭的形成和不同家庭的区分,从而带来了某种形式的私有制。

8、人类心灵的初步发展来源于对新环境的适应,这种新的环境将亲人间的情感变得更加细腻,这样一来,每个家庭变成一个结合得更好的小型社会,而正因为链接这个社会的唯一纽带是相互间的依恋和自由,因而这个社会的各种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了。

9、在这一状态下,人类过着简单又孤独的生活,他们的需求非常有限。使用着满足这些需求的工具,但他们享有更多的闲暇时光,用来安排他们祖辈所不知的各式各样的舒适享受。(暖饱思淫欲),这样一来,人类在不经意间为自己加上的第一道桎梏,也是他们为后代遗留下的第一痛苦的源头。

10、语言的开始使用,并随着家庭的产生而无意识地日趋完善。

11、人们开始习惯考虑不同的对象并加以比较,在无意识间他们获得了“才能”和“美丽”的概念,继而产生“偏爱”的情形。随着观念和情感的接踵而至,以及对精神和心灵的逐步开发,人类不断被驯服着。并随着相互间的关注,公开的称赞成为了一种荣誉。

12、这便是人类迈向不平等的第一步,同时也是让人类通往邪恶的开始:从这些最初的偏爱出发,一方面诞生了虚荣和蔑视,另一方面也诞生了耻辱和欲望。而由这些新的原因所造成的骚乱最终给予“幸福”与“天真生活”最后一击。

13、人类一旦开始相互欣赏,并开始在脑海中形成了“尊重”的观念。

14、此时,在进化的过程中,有的人没有很好地区分这些观念,没有意识到这些原始民族距离最初的原始状态已经非常遥远了,从而草率地得出了人类生性残暴,因而需要文明制度的介入,以便将他们进一步驯服。

15、”没有私有制,便不会有不公正。“——洛克

16、社会一旦开始出现,人类之间一旦建立关系,那么就一定要求人类拥有一些他在最初状态下所不具有的品质;由于道德观念已经开始渗入人类行为之中,并且在法律出现前,每一个都是自己所遭受冒犯的唯一裁判者和复仇者,因此,曾经适合纯粹自然状态的善良已经不能够适应新型的社会了。

17、人类在协作的过程后,一旦某个人需要另一个人伸出援手,一旦人们发现一个人能够拥有两人份食物的好处,平等就此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则是私有制。

18、随着人们对土地的耕种,必然会产生对土地的分配,而私有制一旦得到承认,便会产生最初的平等原则。因为要给予每个人属于他的东西,是以每个人都能够拥有东西为前提的;

19、(在一定时间内,这种平等是可以持续的,但随着自然状态下人类身体的不同特征,如有的强壮,有的娇弱,有的灵敏有的笨拙,这种平等就会被打破,自然的不平等随着关系的不平等逐渐显示出来,同时人类之间的差别随着情况的不同而不断扩大,其生产生的效果也变得更加显著与持久,继而已同样的比例影响着人类的命运。)

三、新秩序下的人类。

1、此时的人类的能力已经完全开发出来:记忆力与想象力并存,自尊心被召唤,理性被照亮,智慧似乎已然达到了它所能够达到的最完善的程度。

2、越是完善得多,人类的需求进一步加强,在这一状态下,他表面看起来是其他同类的主人,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却同时成为了他们的奴隶。最后,贪婪的野心,与其说出于真正的需求,不如说为了使自己高人一等而积累财富的强烈愿望,是人类产生了互相损害的可怕倾向以及一种隐秘的嫉妒之心。(所有这些罪恶都是私有制的产物,也是最初不平等的必然产物。)

3、在人类还没有发明财富的象征符号之前,财富仅仅指土地和家畜这些人类唯一能够真正拥有的财产。

4、随着不动产的扩大,从而只有通过损害他人才能扩大自己的财产。于是穷人和富人之间不同的性格,便诞生了统治和奴役或者暴力和掠夺。对于富人而言,一旦体会到统治的快乐,便会立即蔑视所有其他的快乐。

5、就这样,最强大的人或最悲惨的人将他们的力量或者他们的需求视作一种对他人财产上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在他们看来就等于财产权,由此带来了不公随之为社会带来了可怕的骚乱。

6、此外,无论富人如何掩饰自己巧取豪夺的行为,他们都清楚的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只不过是建立在不牢靠、滥用的权利基础之上的,而且由于这些窃取行为只能通过暴力完成,因此他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窃取之物也会被其他暴力夺走,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不能有一丝埋怨。及时那些通过劳动这一唯一技巧使自己变得富裕的人,也无法为他们的财产找到更合适的名目。(通过暴力获得财富的人,当其他更具威力的暴力,胜于自己的暴力将自己的财富夺走时,他们本身在力量和道德上都无法埋怨,而通过劳动获得的财富,被暴力掠夺时,从自身相对较弱的力量上也没有能力将被掠夺的财富夺回。)

7、对于富人来说,他们虽然很容易制服某个人,但也轻易被强盗团伙制服。富人是以一人之力对抗全体(全体包括力量弱小的被制服对象、强盗团伙、还有同等力量的富人),因为富人与富人之间的相互妒忌,他们无法与自己相同的人联合。

8、在此形式之下,富人们最终想出一个最周全的方案:利用那些攻击者的力量来为自己服务,将原来的敌人转变成为自己的保卫者,并像他们灌输新的格言,为他们建立一些新的制度,通过改变自然法对富人不利的准则,最终使其偏向对富人有利的一面。

9、(于是,富人通过像周围的人袒露这些情绪,并编造一系列动听的理由来诱导听者:让我们团结起来,摆脱压迫,野心得到抑制,我们都能拥有自有之物!)

10、这些富人中智者通过下定决心失去自己的部分自由,以保存另一部分自由(失去部分财富已保存更多的财富。)

11、这便是社会和法律的起源。从此,弱者有了新的束缚,富人则拥有了新的权利。自然的自由一去不返还,有关财产和平等的法律根深蒂固,一部不得撤销的法律通过一种灵活的窃取方式应运而生,整个人类因为某些野心家的利益而被迫陷入劳动、束缚和困难之中。

12、一个社会的诞生如何使其他一切社会的建立成为必要,以及想要对抗这一联合起来的力量,其余的人们也不断的联合起来。社会的快速增长和扩张使得这一组织形式迅速遍布整个地球。于是民法成为了所有公民必须遵守的共同准则,自然法则却只适用于不同的社会之间。

13、在各个社会之间,人们还以人权的名义,用一些默认得规定减轻了自然法则的效力,以便使社会间的交往成为可能,并使在人类中间已经消失的自然怜悯心得到补偿。由于自然的怜悯之情在社会与社会的关系上,几乎已经丧失了它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所具有的全部力量,因此,从此之后,这种怜悯心只存在于那些伟大的世界主义者的灵魂深处。

14、这些不同的政治组织在彼此之间的关系上仍然处于自然状态,很快的,它们开始感觉到其中存在的缺陷,最终不得不摆脱这一状态。在政治组织之间产生的使自然为之战栗,违反理性的危害。最终,我们看到了成千上万的人相互残杀,这便是我们将人类划分为不同社会所带来的初步危害。

四、新社会的组成问题。

1、(论述以上内容的合理性)

(1)、在第一种情况下,所谓的征服权根本不能看作一项权力,所以无法以此为依据,创立其他任何一项权力。征服者和被征服者将永远处于战争状态,除非被征服的民族完全获得自由。并自愿选择其征服者为首领。而在此之前签订的所谓的投降条约,本身就是建立在暴力之上,这一事实就注定的条约的无效性。

(2)、第二种清况:“强”与“弱”两个概念是模棱两可的。从产生所有权或者优先占有权到政治组织成立的过渡期间,这两个词基本上可以用“富裕”和“贫穷”来代替。

(3)、穷人除了他们的自由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失去的东西,所以除非他们丧失理智,否则绝不会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放弃自己唯一的财产。(自由)而对富人来说,他们对自己所拥有的的每一部分财富都看得非常重要。

2、 社会一开始只不过是建立在一些普遍协议的基础之上,这些协议得到了所有人类个体的认可,而且集体可以为其中的每个成员做出担保。

3、因此,人民之所以将自己托付给首领,是为了捍卫自己的自由,而不是为了让自己沦为奴隶,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这基本上是所有政治权利的基本准备。)

4、自由也与天真和道德一样,人们只有在亲生享受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它们的价值,而一旦失去它们,人们对它们的兴趣也会随即消失。

5、我们不应该通过被奴役人民的堕落,来判断人类天性是赞同还是反对奴役,而应该通过所有自由人民在反抗压迫过程中所创造的奇迹,来洞察他们的真意。

6、关于父权: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比父权的温存更加远离残暴的专制思想。父权更加看重服从者的利益,而不是只关心施令发号的权益。

7、“一个国家最大的幸福在于,臣民服从于君主,君主服从于法律,法律刚正不阿,始终为人民谋福利。”——柏拉图

8、政府不是以专制权力开始的,因为这一权力只是政府的变质和极端,正是这一权利使得政府走向了它曾希望克服的强者定律。即使政府确实是以此开始,但是由于其不平等的本质,这一权力也无法作为社会法律的基础,因此也不能算作制度不平等的根源。

9、根据以上的观点,将政治组织的建立视作人民与他们所选举的领袖之间的一份真正的契约。这份契约形成了双方的联盟关系,并要求双方共同遵守里面规定的法律。在社会关系方面,人民将他们的所有意愿汇总,形成统一的意愿,然后所有体现这一意愿的条款再形成基本法,要求国家所有成员必须遵守,无一例外。(此时便出现了各种法律条款的形成以及监管人员(法官)的出现,法官的职责是他们必须保证根据委托人意愿在职权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力,以让每个人都能够安宁的享有自有之物,并能够时刻将公共利益置于个人利益至上。)

10、就契约的性质而言,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契约并不是不可撤销的。(即不存在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力来保障契约签订双方的忠诚,并强制他们互相完成互相的承诺,契约双方将只能充当自身的判官,那么当其中一方违反规定或者发现这些规定不再适合他时,他随时都有撤销契约的权利。)

11、人类政府是多么地需要除单纯理性外的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以及集体的安宁是多么地需要神祗的介入,以给予至高权力神圣下可侵犯的面孔,从而剥夺人民拥有对最高权力自由处置的这一致命权力的可能。

12、政府的不同形态起源于在其成立之初存在于个体之间或大或小的差异。当出现一个在能力、道德、财富和声望等各方面均表现突出的个人时,这个人会被选举为法官,而国家则变成君主制;而当好几个旗鼓相当的人一起优于其他所有人时,他们将被同时选举,贵族政府应运而生;而那些财富和智慧并不是那么均衡,离自然状态最接近的人则一同管理政府,从而形成了民主国家。

13、在这些不同的政体中,所有法官一开始都是由选举产生。若被选举的人越是年迈,选举的次数越是频繁,慢慢地,人们变感受到了其中的弊端,于是产生的乱党,党派之间的竞争变得激烈,内战的号角吹响。(在此状态下,由原来的政府状态变成了无政府状态,但是此时的人民已经习惯了依附、安宁和生活的便利,便增加自己的奴役程度,以巩固自己内心的安静。)

14、就这样,首领变成了世袭制(由选举变成了世袭)

15、在不断的变革中寻找不平等的足迹:我们会发现法律和私有制是形成不平等的第一阶段。法官的设定是第二阶段;而第三个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则是合法权力像专制权力的转变。因此,第一阶段催生的是贫富差距,第二阶段造就的是强弱的悬殊,而第三阶段诞生的则是主人和奴隶的对立。主人和奴隶的对立正是不平等的最后阶段,是所有其他不平等终将抵达的彼岸。

16、政治层面的区分最终必然导致公民层面的区分。随着不平等在人民与首领之间表现得日益明显,不久这种不平等在个人与个人之间也开始显现出来。

17、当人们聚集到一个共同社会中时,他们就被迫相互比较,并从他们不断地相互利用中被迫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区别。这些区别最主要的衡量标准:财富、身份、等级、权力和个人功绩。这四种不平等的起源中,个人的品质是其他所有起源的源头,而财富则是它们最终将要达到的形式,因为财富可以对人类起到最直接的作用,而且易于交换,人们可以使用它轻易地得到其他一切。

18、从财产与社会地位的极度不平等中,以及多种多样的欲望和才能,无用甚至有害的艺术以及毫无价值的科学中,诞生了无数的偏见。这些偏见都是与理性、幸福和道德背道而驰的。

19、此时的领导者为了维持自己的利益,不断地鼓吹各种想法以分裂那些聚集的人类,削弱他们的势力,煽动所有那些足以让社会出现和谐的假象,实则播下分离的种子的思想。从而在此之中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20、在这些骚乱和变革中,专制国家在共和国废墟上拔地而起,不断吞噬着国家各个部分美好和健康的东西。此后,在专制统治下的国度里,事情不再关乎道德和美德,因为整个国家被暴政统治,专制政治是不允许有任何其他主人的,也不需要征求他人的同意,而对于奴隶而言,盲从就是他们唯一的美德。这是不平等的最后阶段,是让我们回到出发点,将整个回环闭合的终点。在这里,所有个体之所以重新恢复平等,是因为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是。臣民除主人的意志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法律,而主人除了自己的欲望之外没有任何规则。

21、这样,有关好的概念以及正义的原则再次消失。这里回归到强者法则,因而也回到一个新的自认状态。然而这个自然状态与最开始的自然状态已经不尽相同。前者是过度堕落的,后者是最原始最纯净的。

22、人类的灵魂和情欲在缓慢的变化中改变了原有的本质;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需求和乐趣会改变目标。

23、事实上,导致人类所有差异的真正原因:野蛮人过着自己的生活;而社会人则只生活在他人的意见之中,因此,他也只有在他人的评价中才能够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24、不平等在自然状态下几乎不存在,其发展与壮大产生于人类天赋的发展与精神的进步过程中,最后随着私有制和法律的形成而稳定下来,变得合法。(结论)

25、仅为实证法认可的精神上的不平等,每当它与生理上的不平等不相称时,便与自然法相抵触。这种不相称足以决定我们对于流行于一切文明民族之中的那种不平等应该持什么看法。无论我们以何种方式定义不平等,所有的这些方式都是与自然法背道而驰的。

(完)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