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30year8964 2019-06-02 11:16:46  [点击:19138]
1989年6月3日下午5點回到学校,洗完澡,跟我们广播站的同学吹形势…未几,爆豆子了,正南面,好像是木樨地的方向,爆豆子噼里啪啦,暮色中的半边天红了,with 一些隆隆的炮声。匪大门口,不知道怎么就有一辆黑色的军牌小轿车翻了,街上不时的有人跑来,身上流着血。

还有个母亲抱着孩子在哭,说是孩子被打死了,看上去大概是个小学生,胸口似乎中了弹。 这时候,我才醒了,真是杀人了!而且是乱杀!我班一个同学跑回来,嘴唇被打豁了。 那夜,匪大的匪们谁都不敢往外走,光见门前的人流从南往北流。 老师在门口傻傻的望着,看见本班的就拖住叫不要出去。

黑夜里我们侧耳倾听,那一系列的声音跟我好多年以后在蓬莱国的烟花节之夜听到的很相似,很难形容这些声音,总之就是劈劈啪啪的…最后模模糊糊趴在窗台上睡着了。

天亮之后,一阵欢呼,大概将近8点钟了,从前方撤回来的队伍扛着垂哀的校旗被迎进校门,一个个都哭傻了。 匪大的学生都比较狡猾,一般不打冲锋的。但是老师说, 广场上第一个遭到执法的就是我们匪大的研究生程仁興。



蔣培坤:“将近11点的时候…:远处传来了枪声,人群发生了骚动;校门口不断有学生踉踉跄跄地往学校里奔跑,有人高举着被鲜血染红的衣衫不停地大声呼叫:“军队开枪了!”“打死人了!”……顷刻间校园内外一片慌乱,一片惊恐,,,夜深了,远处仍不断地传来一阵阵密集的枪声和呐喊声。我们目睹着人们推着一辆辆负载伤员的平板车急速地从我们面前通过,路面上的斑斑血迹时断时续向远处延伸着。我一阵心悸,脑海里恍恍惚惚浮现出儿子苍白的面容。可不会是儿子也已遭此不幸了?我紧紧地把丁子霖拉到自己身边,什么也不敢想下去。

天快亮的时候,一辆带兜的130小卡车突然在校门外的小广场上停了下来,人们从四面围了上去。我们看清楚了车兜里躺卧着的一个小男孩(呂鵬9歲),他的胸部缠满了白色的绷带,绷带上沾满了血污。他已经死了,他的年轻的母亲哭喊着守在他的身旁。。。”


我跟两个哥们,跨上自行车出了西门,沿着西三环向南到了公主坟,军博..約十一点到達木樨地复兴医院看到自行车棚滿地屍體40左右。門口桌子晾著證件取自遺體的供查找…下午約四點在政法大學看到正在舉行追悼會屍體有四具?還沒看清,軍車沖來,催淚彈。

中國人民大學8964死人最多
北京大學死4个
清華大學死5个
人民大學死7个

附1名单7人中国人民大学殉难者:
蔣捷連 17 北京 附中高二
蕭峰傑 19 四川 新聞88
張向紅 20 北京 國政87女
吳國鋒 21 四川 工經86
陳來順 23 北京 新聞85
程仁興 24 湖北 蘇東87雙
陸春林 27 江蘇 哲學86硕


天安門對面,人民大會堂邊有個平房,吾友陳來順,人民大學廣播站長,新華社代培攝影專業學生,六四子夜趴在平房上照相,诐人民大會堂的狙擊手擊斃。




蕭峰傑曾參加過胡耀邦逝世後在人民大會堂前的抗議活動和後來的絕食活動。

附2天安門遺書 叫最後一聲爸媽
蕭峰傑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88級學生
(按﹕即丁子霖名單中的「蕭傑」)」

蕭峰傑父母整理愛兒遺物,發現他留守
天安門廣場時寫的逾3000字遺書,
才驚悉愛兒早有捐軀之志。節錄如下﹕

「敬愛的父親母親大人﹕

孩兒不孝,要離您們而去了。孩兒知道,您們含辛茹苦,把我從一個吚呀嬰孩,帶成一個鬍鬚男兒,付出了多少心血……養育之恩,孩兒粉身難報,然孩兒竟不能不抱着巨大的憾恨,強忍悲痛割愛而去了……

統治者手握特權,腐淫奢糜,花天酒地,荒淫作樂;高幹子弟更是仗勢橫行,為非作歹;社會上流氓霸世橫行,警員與真正的社會渣滓同流合污,禮敬煙酒,對一般民眾卻狠如狼虎,棒敲腳踢……這一切,使我難以獨善其身……

即使幾十年以後,那個把自己的政黨私利,凌駕於國家民族利益之上的政權,仍統治着中國,我們還是被視為『反革命分子』,但總有一天,歷史會公正地承認我們的價值……

讓孩兒最後再叫一聲吧,爸爸,媽媽。永別了。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您們的不孝之子﹕蕭峰傑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6-03 06:35:4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