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南京红卍字会長陶保晋埋尸43071具 2019-09-05 15:12:08  [点击:8676]
给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公开信
陶保晋与南京大屠杀
 历史不容颠倒!社会和良知遵循责任和公道!! 

   江宁名人 陶保晋是“大汉奸”吗?他有“通敌谋反”的犯罪事实吗?蒋介石政府依据什么“通敌谋反”事实判下陶保晋的汉奸罪?

   日寇如何残酷迫害陶保晋的?1938——1942的四年期间陶保晋的 所谓“自治会长”等伪职是日寇强拉硬派的,还是他自愿和“自任”的?他 做了什么伤害百姓的事?他是自始至终经历了“告病离任”、“公开辞职”、“撤职查办”和“四处逃亡”吗?他的慈善组织——南京红卍字会是在做“赈灾济贫、战乱救助”吗?他的《红卍档案》——掩埋南京无辜同胞43121人,不是史无前例地在审判日军战犯的国际法庭上震惊中外吗?  

   陶保晋1920建成的《陶庐》遭遇了怎样的命运?合法经营18年的民族实业——《陶庐》1937年被日寇野蛮冲入、霸占8年后为什么变成了日伪“逆产”?是日寇馈赠的吗?按此逻辑:所有中国被日寇霸占的都是“逆产”?为什么国民政府不向日寇索赔?为什么不将私产归还原主?为什么在关押陶保晋之前,军、政互争《陶庐》“使用权”?私产《陶庐》怎么变成了《蒋介石专用温泉别墅》? 

   为什么陶保晋的慈善组织——红卍字会长的身份被写进“汉奸判决书”的主要犯罪事实 里?南京红卍字会是日伪特务组织吗?他的《红卍档案》不是在国际法庭上提供了日寇屠杀无辜百姓残暴罪行的铁证吗?“埋尸”是为日寇“销赃”吗?“销赃”又为何要入“红卍字会档案”呢?这是汉奸所为,还是社会贡献?  

   为什么要对爱国法学家、宗教慈善家判下“通敌谋反”的重罪和重罚? 

   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才是“陶保晋的真貌”?究竟谁该对历史、对子孙后代、对误导社会负责? 历史不容颠倒,社会和良知遵循责任和公道!  

陶保晋被日寇“ 临时变更”为“自治会长”的始末

   侵华日军为了在南京站住脚,千方百计拼凑组建维持会、自治会。他们为了利用陶保晋及南京红卍字会的社会影响力,不遗余力地威逼陶保晋,并多次拉他参与筹备组建工作。陶保晋几经推辞,并有声明在先:“锡三篤信神权,办理道院红卍字会历十有六年,向守会章,不闻政治。”“红卍字会的宗旨:不涉政治、维护和平。”。并多次提出:“中国人必须自己管理自己,无须谁来维持”。“维持社会秩序首先要停止杀人。 ”“红卍字会职员不能参与政治 ,且南京处在瘟疫蔓延的危机之中,红卍字会无力参与慈善以外之事务”。在陶保晋一再坚持下,他们终于确定了正副会长的其他人选。

   但就在1938年元旦鼓楼市民大会之前,在陶保晋不知情的背景下,突然宣布他为“南京自治会会长”。 陶保晋愕然而无措。在他的《辞职书》里,真实地写下了他的处境和遭遇:“此次为维持治安,追随同人之后,本已推举正副会长。有人乃在领事会集会,时忽被前机关长佐方先生临时变更,推重锡三,田中领事等从而赞助。虽声明卍字会职员不能参与政治,固辞不获,勉暂担任,以让贤能,曾经当众声明。孰知冥冥之中已受谴责,午夜焦思,百感交集。”就在这种“突袭” 和“焦思”;“固辞不获”和“已受谴责”的复杂境遇下,他被推到南京市民大会上宣读自治会的成立宣言。拉贝日记里也记下了他的“意外”;“孙、王和陶3位先生是隶属于我们的红卍字会的成员,我们对这些任命感到有些吃惊,但没有理会。南京,1938年1月1日 ”

   鼓楼大会之后,陶保晋为违背道旨和良心的登台之举,羞辱难忍,旧病复发,1月8号正式告病假而离开自治会。就在他养病期间,日寇派员手提“生梨”,名为探病,实以“生梨”隐喻“生离死别”相威胁。紧接着又发生了日寇夜袭陶府进行扫荡,所有贵重物品、古董字画、敬奉的道祖佛堂神龛、陶氏祖宗牌位均被日寇洗劫一空。陶保晋于1938年3月10日写下了一份《自治会长的辞职书》!——日寇侵华和陶保晋受害的见证:“两月以来,负责有人,锡三并无若何责任,亦无经手事件,正在专心疗养脑病,尚未痊愈。忽市府路家宅又被劫一空。”又写道:“此重言声明:所有会长虚名及任何名义一概辞谢,否认慰留。俾资静养而遂初衷。”他将奉行的《卍会宗旨》附在《辞职书》里,退回了所发的“自治会臂章”以及补发的会长津贴。并印制百余份发向社会。

   这份沉甸甸的饱含血泪的《辞职书》,是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戚厚杰先生从尘封的故纸堆里发现,并于2005年公诸于世,在中外学者参加的纪念东京审判60周年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学术年会上。戚厚杰先生以这份出自陶保晋真迹的《辞职书》为实证,郑重地说: “陶锡三辞职书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一个证明 。”

1938年3月15日《南京民报》刊登陶保晋的《辞职书》:
“本市自治会陶会长坚请辞职”
点击这里查看全文。
点击图片放大

陶保晋生前留下一部《红卍档案》

    1937年12月,日寇野蛮占领南京, 以救济灾难为己任的陶保晋肩负着红卍字会的重任,没有携家撤离,没有动摇逃避,而是和苦难百姓在一起,坚守在南京战乱救助的岗位上。他联合英美教士组织国际救济会,划首都住宅区为难民区,设立临时收容所多处,收容难民,并扩大红卍字会机构,组织救护队、掩埋队,办理义诊、赈派粮物、恤老津贴等事务,陶保晋坚持以“人道”和“法制”的理念在收掩被日寇大屠杀遇难的无辜同胞4万3千余人的艰苦工作中,投入大量精力——详细记录时间、地点和人数,把惨绝人寰的罪孽载入红卍字会的例行卷宗里。陶保晋竭尽大慈善家、大律师的天职,留下了一部《红卍档案》(现存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1945年,这部《红卍档案》——向国际法庭提供了审判日本战犯的重大罪证,史无前例的给世界留下了入侵者永久性的残暴铁证。 也是至今保存完好、中国人痛失同胞、国仇家恨的历史见证。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展品里,陶保晋给国人留下了南京红卍字会“立法治会”的必然产物,也 留下了一代爱国法学家、宗教慈善家的道德风范。

 1937年12月——1938年4月日寇大屠杀、血洗南京城,陶保晋组织和领导南京红卍字会的掩埋队,成功地参与了控制瘟疫蔓延的浩大工程。 南京红卍字会掩埋队旗伴随志愿者们,日夜奔忙在血流成河的南京城区和郊外。

<------ (请点击图片)

在日寇杀人竞赛中,无数受难同胞倒在屠刀下,掩埋队由最早的“薄棺收掩” 已经发展为“忍辱坑埋”了。 南京红卍字会掩埋队用汽车将尸体运往目的地掩埋

南京红卍字会掩埋尸体具数统计表
总计四万三千零七十一具

日寇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罪证(1938)
红卍档案(原件藏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此件摘自中国红十字会研究会电子期刊《他山之石》)
点击图片查看全文。

《侵华日军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慈善组织展区
频频误传70载的一张旧照片

   作为日寇在南京拼凑“自治会”,1938年元旦在鼓楼成立大会的合影,应该将复杂的重大历史事件对后人作负责任的解说。 图中所标:手持文稿者(前排左四)为陶锡三(即陶保晋)是错误的,那不是陶锡三。 不仅人物的位置有错,更未能真实反映当时的历史背景。

   南京红卍字会长陶保晋(陶锡三)在不知情的背景下,被日寇“临时变更”为第一任自治会长。鼓楼成立大会后,倍受羞辱和良心的谴责,遂告病 离任,养病期间又遭抄家抢劫,于3月10日公开发布辞职书。此时的陶保晋身负南京红卍字会的重任,组织战乱救助、 埋尸4万3千余人,控制瘟疫蔓延。陶保晋坚持“立法治会”,以人道和法制凝聚成日寇大屠杀的罪证——《红卍档案》

中国首席大法官梅汝璈手中的《红卍档案》
是国际法庭审判日军战犯屠杀无辜的铁证

陶保晋提供的《红卍档案》出示在国际法庭上
   1946年4月陶保晋被军统特务机关以“汉奸”罪收押待审,但他以道义和良心对日寇占领期的所有言行作了清点和反思,—— 向国民政府高等法院呈交了一批“无罪证明”。其中,有至关重要的南京红卍字会有关日寇屠杀无辜百姓的历史档案——红卍字会掩埋尸体4万3千余具、实拍日军血腥屠杀百姓的照片10张等物证,经官方查实确认,由国际法庭中国大法官梅汝璈先生出示在审判日军战犯的法庭上。这是一部震惊中外、入侵者屠杀无辜、中国人民国恨家仇的历史见证;是战争罪犯永远无法抵赖的铁证。至今完好地保存在国家档案馆里,部分已经复制陈列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

埋尸——挽救南京毁于瘟疫蔓延
《红卍档案》——载入世代铭记的国恨家仇
   南京红卍字会是民间的道教慈善组织,战乱中与苦难的中国百姓同呼吸、共命运。在入侵者的高压下,坚守道义、苦苦挣扎在难民救助的第一线。他们的慈善业绩民众有口皆碑。法学家、慈善家陶保晋坚持以救济灾患为己任,以人道和法制为原则治会26年,对于日寇的野蛮入侵和残酷屠杀罪行深恶痛绝。《红卍档案》是南京红卍字会例行卷宗的重要部分、是陶保晋“以法治会”的必然产物。埋尸为挽救南京的瘟疫蔓延,但决不能为日寇“销赃灭迹”,将日寇惨绝人寰的罪孽载入中国人世代铭记的史册,是红卍字会的天职。

  《红卍档案》——梅汝璈大法官在国际法庭上的公布是战犯们始料不及的重磅炸弹,宣告他们处心积虑拉拢利用、迫害民间宗教组织的罪恶阴谋彻底失败。 

“通敌谋反”的汉奸冤案
最终摧毁了陶保晋和红卍字会
   抗战胜利后,陶保晋在南京沦陷区所有对社会贡献的作为,却遭到天理不容的不公 。他被毫无犯罪事实的诬陷为“共同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的大汉奸。日寇妄图陷害红卍字会及会长的阴谋以失败而告终,而国民政府军统局和高等法院,却以对江宁名人陶保晋制造的一起乱世冤案实现了陷害和摧毁它们的最终目的。

二战后东京国际法庭中国首席大法官
梅汝璈先生

陶保晋提供的南京红卍字会掩埋尸体
具数统计表
总计 四万三千零七十一具

战犯在被告席聆听证词
日寇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罪证( 1938 )
红卍档案(原件藏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此件摘自 中国红十字会研究会电子期刊《他山之石》 )
(点图放大)

陶保晋是受害者

   1937年冬,南京陷入兵荒马乱的灾难之中,陶保晋领导红卍会字奔忙于连络各方人士和外国教士弘道展慈,祈求和平。扩建救护队、掩埋队、难民收容站、临时诊所。设粥棚、施棉衣,以“薄棺收掩”死于贫病和战火中的不幸者,就连被炸死的日军飞行员也给与人道收掩。南京红卍字会竭尽全力的救助义举百姓有口皆碑;会律严明的红卍字会件件有案可查。

   红卍字会长陶保晋和他的社会影响力以及精通日语的个人背景,被入侵者视为非得不可的一块“亲日肥肉”,他们有备而来,有谋而动。首先在军事占领的同时,野田部队冲进陶保晋在汤山的《陶庐》温泉别墅,疯狂扫荡、狂饮乱舞之后,立即霸占为日军司令部所有。接着便开始软硬兼施地逼他参与组建伪政权。

   令日寇大出所料,陶保晋竟公开以红卍字会“不涉政治”、“不作慈善范围以外之企图”等道教宗旨相对抗。一面不断地吞食他在南京夫子庙和将军庙等处的地方实业,打击他的慈善基地。一面突然袭击式地将早已确定好的自治会正、付会长的人选,“临时变更”为陶保晋。在陶保晋以养病为由离开自治会后,日寇更加恼羞成怒、步步紧逼,白日不断骚扰,派员登门探视,以一筐生梨,隐喻“生离死别”相威胁。夜间突袭陶府旋风式的扫荡洗劫,将所有贵重物品、古董字画、道祖神龛经文、陶氏祖宗牌位、宗族家谱一扫而空。在《铁帐难消:日本究竟欠中国人民多少》一文的有关章节里(百度百科)有与陶保晋1938年3月《辞职书》相吻合的纪实:“所有全部红木家俱及衣箱,瓷铜器与一切物品,约值四五千元,被劫一空。唯内有佛堂一间,供奉老祖宗笔画像,与历代祖宗神位像,并道院传授《太乙北极真经》及《午集正经》、《未集经髓》与各种经典,今竟全行被劫。日军在南京对于不能抢走的文物便破坏掉。”

   日寇对其掠夺罪行自始至终予以抵赖、置之不理陶保晋的投诉,反而不断以各种方法威逼、强派他担任会长、委员等虚设的伪职。1942年陶保晋利用“立法委员”的身份,抵制伪政府为日寇筹措军粮的粮食收购政策,以缓解 百姓的粮荒之苦,联名弹劾了汪伪粮食部长,又遭到秘密缉拿而四处逃亡,1942年2月的中央日报第二版头条刊登∶“立法委员陶保晋及检查委员吕一峰等三人勾结不法奸商对抗粮食政策,被撤职查办。”这是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却又是一个盗铃掩耳、转移视听,陷害正义之举的阴谋。但诬告最终经不起查证,日伪只好草草收兵,陶保晋才逃过一劫。

   抗战胜利后,更大的灾难又一次降临在70高龄的慈善家陶保晋的身上,他被军统特务机关以汉奸罪押进黑牢。他以法学家的判断力和自己的一生作为,向高等法院坦荡地、全面地呈交了“无罪证明”。但他的1938年的《辞职书》被暗中删除了;1942年他的“弹劾汪伪粮食部长案”和他的秘密缉拿证明不翼而飞了;他的撤职查办案被篡改了,,,,,。

   但是,他的红卍字会1938年---1939年的救助难民和日寇南京大屠杀掩埋4万3千余人的历史档案、照片等铁证,此时正握在中国首席大法官 梅汝璈手中,在国际法庭上发生了使战犯惊魂的作用。

   而陶保晋却在没有任何罪证的军统特务机关的公诉下,被判下“共同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的重罪和重罚,把日寇霸占的陶保晋合法经营和合法继承的产业全部作为“逆产”没收了。民间宗教慈善组织 南京红卍字会被诬陷为“出面组织”伪政权的汉奸特务组织。

   陶保晋遭受殃及后代的灾难、南京红卍字会和他的慈善事业被彻底摧毁,1948年6月,陶保晋出狱两个月后,他在起草一份济南红卍字会长的悼词时,悲伤和冤狱之痛纠结,猝然倒在南京火瓦巷24号红卍字会的办公室里,含冤离世。

陶保晋诞辰纪念文集《一桩乱世冤案》- 陶保晋后人发给台湾国民党的申诉 

1. 前言。(详情)

2.《质疑蒋介石政府对江宁名人——陶保晋“通敌谋反”乱世冤案的判决》。(详情)

3.《剖析蒋介石政府对江宁名人——陶保晋冤假错判的“通敌谋反判决书”及附件》。(详情)

4. 附件:“首都高等法院刑事判决正本”三十五年特字第二十八号全文) (详情)

5.《南京红卍字会陶保晋会长与南京大屠杀》陶远。(详情)

2010年5月12日台湾国民党马英九主席责成中央政策委员会给陶保晋的长孙——陶诺先生的回信:  

“如陶先生的遭遇,深感遗憾。这也是中华民族百年积弱及内忧外患下的历史悲剧。”  

<------ (请点击图片)

寻根追思

   2010年8月陶保晋部分海内外的后人们,为纪念先人135周年诞辰暨《陶庐》90华诞,寻根追思,返回故里,组织参观活动。 2010年8月15日参观纪念馆后,对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部分展品失真和对陶保晋的不公感到失望并提出了意见。2010年9月18日他们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公开信

《公开信》摘要

   .....由于种种复杂的因素和影响,在“自治会的成立”、“慈善组织”和“历史人物”的展品和说明中,我们感到有所回避,有所缺失,也就难免有所失真和不公。

   江宁名人陶保晋,是“日寇大屠杀”这一特殊历史时期,重要的见证人、是不可回避和废弃的历史人物。 陶保晋的“通谋敌国、反抗本国”的汉奸罪是与陶保晋的实际言行完全不相符、完全违背历史的一桩乱世冤案。是早已废除的旧法统下军统机关维护独裁统治、压迫民众的劣迹之一。是与日寇血洗南京城的历史没有任何关系的另一段历史,它不应该,也不可能盖定和改变侵华日军当年的历史真相。

   人们会问:红卍字会是什麽组织?谁是创办人?谁是会长?“红卍档案”怎样诞生的?......这都是我们不能回避、不可废弃的啊!

   在中国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贵馆承载着讲述历史、启迪后人的神圣使命。我们有责任还历史的真实原貌,有责任以客观、公正的态度解读旧法统下的真实历史和历史人物,让后人在这里熟知和清除早已失效的旧法统残存的阴影。...(详情)

   陶保晋的后人于2010年8月15日参观纪念馆后,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公开信及展品补充和说明. 点击这里查看全文 。

江宁名人——陶保晋给世人留下传世之宝
《卍会宗旨》和《红卍档案》

《红卍档案》原件珍藏国家历史档案馆
复制品展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中英日文图板)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