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所跟帖: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八)   2020-11-01 05:02:59  


作者: 草蝦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九) 2020-11-01 05:08:06  [点击:13340]
纽西兰民运721遇难记(九)


陈维健


(九)

习卫国,王乐成的追悼会暨余洪明康复祈祷会是周五的下午。追悼会在阿弥陀临终关怀中心的会议厅举行。

这里离我们“新报”只有一路之隔,新报关门后活动移师这里,六四纪念活动也在此举办了好几年,可以说是新报之后的民运根据地。阮老师加入我们团队后,六四活动移师他所在的大学,此地对我们民运来说是有感情的。将追悼会放到这里,另一方面追悼会结束后,在多杰常佛学院举行超度法会,多杰常佛学院与他阿弥陀临终关怀中心是同一个地方的两个不同区域,处在峡谷中,风光旖旎,是市区的一方风水宝地。

雨下个不停,绵密的细雨像是流不完的泪,天地都是湿漉漉的。我到花店拿了定制的花圈。追悼会定在四时,我到会场大约二点多先将会场布置起来,刚开始同道们就陆续到了。大家一起七手八脚地布置起来。管音响视频的卫斯理背着包也到了,他是我们这里最年轻的一个,还在读书,参加这个团队时间却不短。是一个非常踏实的年轻人。近年来活动的视频都出自他之手。

台前中央放着两位烈士的遗像,用的是活动照片剪辑,形象生动。像片前摆放了鲜花,左右竖立着六只花圈都是海外民运组织。屏幕的两旁中一对挽联;挽联是文一写的,他有过十年的牢狱,写得一手好字,对联也做得好。自从我岳父去世后对联就由他来写了。

Grace在门口分小白花让与会者佩戴。她虽然是老移民了,进到我们的这个团队时间不是很长。她一来就像大姐姐一样关心着大那些新来的同道,这次出了事,她一直都在操心办事。来的人戴着白花,很快就把会场坐满了。摆放的五十几张椅子不够,仁青又去拿了十多张过来。仁青是我们最亲密的藏族友人,汉藏协会的会长,他在多杰常佛学院作翻译。这些年汉藏活动搞得好全得力于他。

追悼会由杨松主持,杨松是我们这里学养较高的一位,风度犹如宋子文。阳光的婚礼他是主持人风度翩翩,没想到几天后却要来主持同道的追悼会。婚礼的那天,老习坐在我这一边,他把西装脱了,里面是马甲,平时穿着乱七八糟的他今天这么郑重其事,这是对朋友的心。他光着头越过我问坐在我那一边牛老师招呼。牛老师是”人大”的老师气质高雅,来我们团队较早,很受大家的尊重。她的洋人丈夫戴维每次都与她一起来参加活动。他爱剪辑报纸,把中国的新闻剪辑成册。我写着这些感觉到时空的切换,人与事的嬗变是如许的难以置信。这些是追悼会的花絮。


这一天的活动报导是这样写的;

8月7日纽西兰民主平台,为721遇难的二位民主志士习卫国,王乐成举行追思会,并为重伤的余洪明康复祈祷。阿弥陀临终关怀中心与多杰常佛学院是纽西兰民运多年来一个心灵停泊的地方,在这里多次为民主死难烈士举行追思会与法会。刘晓波,彭明的追思与法会也在这里举行。

追思厅放着花圈与两位遇难烈士的遗像。墙上挂着为烈士撰写的挽联“习卫国的挽联是”勇似卫青,誓尽驱黄虏, 猛如国荃,惜未克天京“。王乐成的挽联是;“;,哀其运至落风,未成功先成仁。横批是;卫国不朽,乐成千古。

追思会由杨松主持;当习卫国妻子进入会场时,全体起立为她致哀!

陈维健先生介绍了两位烈士生前的事迹;他说这一文一武的二人,都曾在体制内,都因良心与正义感使他们与中共政权决裂而成为民主战士。在国内时,一个在军队维护士兵的尊严而受处份,复员到地方后又为村民维权而坐牢,一个为妇女的生育权与未出生孩子的生命权发声,将计划生育文件透露给海外媒体而坐牢。在趋炎附势,失去信仰,失去良知,只有贪婪的社会中,他们的人格精神是不平凡的,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优秀之士。当他们流亡到海外,艰苦的移民生活,没有让他们放弃理念,为捍卫纽西兰的民主价值与抵制中共的渗透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习卫国是打头阵的勇士,王乐成是执笔写文的秀才。他们不幸遭遇车祸,遇难在去国会抗议中共渗透的途中。

出师未捷生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身受重伤的余洪明是民运新秀,这些年来纽西兰的民运都由他带领。他的为人与对民主的热忱,以及工作能力都是有口皆碑。我们祈祷他早日康复,继续领导我们这支团队。陈维健先生说因着习卫国,王乐成两位战友的牺牲与余洪明身负重伤,从今往后纽西兰的民运将成为生命与血凝结的团队。

全体向烈士默哀后。宣读来自海外的唁电;达赖喇嘛基金会澳洲办事处(仁青代读)。墨尔本民主联盟(达尔代读)中国民主阵线(丁茂轩代读)民主中国阵线美西分部(白宗宇代读),中国民主联盟(江朝阳代读),中国民主党(刘建平代读)中文独立笔会(刘军代读),人道中国(阮吉代读)。还有美国民阵,加大拿大民阵。其后蒋牧师为烈士与家属祷告。

追思会放映了影片回顾,看到他们在影视中的音容笑貌与会者禁不住失声哭泣。那鲜活的生命,竟然天人永隔。

影片后是来宾悼念,民运同道追思,朋友情,兄弟谊,胼手胝足,朝夕相处,多少次战斗在一起,多少次开怀畅饮在一起,又有多少次争得面红耳赤,历历在目。同道难以接受他们两位已经离开的事实。对他们来说离开家乡身处海外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了这样一个志同道合,又互相帮助的团队,他们是金兰之交的异姓兄弟。他们的精神血脉是相连的。一个个的发言,真心真情。说到痛处失声哽咽。这是纽西兰民运的永远之殇。

习卫国的妻子对此深受感动。向大家致谢。她为丈夫有这多的诚挚的朋友感到欣慰。

追思会在“送别”的音乐中结束的。当屏幕中再度出现两位兄弟的音容时,与会者和着音乐
唱起: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追思会结束,简单的晚餐后,在佛学院佛堂举行法会,为两位死难的烈士超度。佛像袈裟,大悲咒与引罄,伴着他们的灵魂超凡入圣。他们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烈士圣徒。祈祷余洪明早日康复。

新闻报导总不能尽人之意,那天的气氛难以描述。当习太太进场,人们不约而同,齐刷刷的全体起立,低头致敬致哀,那样的场面谁不动容,此样的崇高庄严让人生出死而无憾之感。“送别”这首听了百遍的歌,那种语境诗意从来没有象今天那样深悟,音韵旋律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振动心弦。多少不同的唱本,男声唱,女声唱,还是齐唱童声,都比不上今天同道的抹泪伴唱,令人怆然涕下。

“天之涯,地之角“”李叔同未到过纽西兰,这“天之涯,地之角。“不就是素有天涯海角之称的纽西兰吗?冥冥之中习,王两位兄弟得菩提之缘,慈悲之因。今日众兄弟以”“送别”相送,成悲情一绝,有佛堂高僧大德,引罄念诵,成极致庄严,不也悲欣交集。


作 者 :陈维健
出 处 :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