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海阔天空

作者: 草蝦   马克思恩格斯都搞小姨子 2022-07-06 00:51:06  [点击:2373]
海伦·德穆特·琳蘅(1823—1890·11·4),1823年生于摩塞尔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当她还是个9岁的小姑娘时,便来到燕妮的母亲冯·威斯特华伦男爵夫人家里。后来燕妮的母亲就把她作为能够送给燕妮的最好的礼品跟随燕妮一辈子。1845年4月,在马克思一家被驱逐出巴黎之后,琳蘅第一次来到布鲁塞尔马克思家里。从此她跟随马克思一家流亡,一生都没有离开过他们,并且始终和他们同甘共苦。

马克思逝世后,琳蘅同意给恩格斯照料家务,帮助恩格斯照管马克思的浩瀚的遗著。恩格斯的家,到后来仍旧是一个以好客闻名的、招待全世界来宾的场所,而他自己则可以安心地从事工作。这些,主要地都应该感谢琳蘅。


1890年11月德穆特因病逝世,终年67岁。遵照马克思夫妇的遗嘱,琳蘅就安葬在海格特公墓马克思及其妻子的同一墓穴里。
载于1890年11月22日《人民新闻报》

。。。。。。。。。
恩格斯的婚姻史:恩格斯的爱情与白恩士姐妹
欧美历史文化 03-22 08:26 大

恩格斯来到曼彻斯特不久,就认识了玛丽.白恩士。玛丽是一个纯朴的爱尔兰青年纺织女工,在曼彻斯特的一家棉纺织厂里做工。年纪比恩格斯小一岁,她的父亲是一个染色工人。

玛丽性格爽朗,充满青春的活力,工厂的沉重劳动没有能够使她的热情涸竭。她那纯朴大方的举止,永不衰竭的毅力,活泼的姿态,以及她那“野蔷薇”般的美丽和“黑亮勇敢的目光”都给恩格斯以深刻的印象,并被她深深地吸引着。

玛丽是一个有阶级觉悟的女工。她爱憎分明,十分同情爱尔兰民族为争取独立和自由而进行的斗争。她使恩格斯增强了自己的这一决心;屏弃资产阶级的社交和宴会,全心全意同工人们交往并专心致力于研究他们的状况。

作为一个爱尔兰人,当她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在感情上和本族人民的自由斗争息息相关了,她对英国统治阶级阻止爱尔兰实现民族独立感到非常愤怒。她痛恨那些压迫她本族人民的人。玛丽的革命精神唤起了恩格斯对受尽英国资产阶级和君主政体掠夺的爱尔兰人民的深厚同情。

恩格斯同玛丽这个从童年起就熟知无产阶级的困苦的斗争的女工一起走访曼彻斯特的工人区。这使他能够结识很多工人家庭,走进他们的住宅并熟知他们生活中的许多样情细节。恩格斯还和玛丽一起参加工人们的社交。

恩格斯对玛丽.白恩士有着深厚的爱情,1843年6月间,恩格斯和玛丽开始同居,直至1863年玛丽去世,而后恩格斯与玛丽的妹妹莉希同居,他一直不办理结婚手续,因为在《家庭、婚姻与私有制》中他曾经说:结婚,那些经过国家批准并在教堂举行的仪式都是多余的,没有必要。

由于他反对婚姻制度,两人终生未走入婚姻的殿堂。

1844年秋,恩格斯离开英国返回巴门。1845年4月,恩格斯在马克思处境困难的时候,毅然迁居布鲁塞尔与他并肩战斗。同年,玛丽.白恩士离开英国,迁往布鲁塞尔和恩格斯住在一起。这对年轻夫妇是在一种自由的、互相尊敬和独立自主的结合中共同生活的。

1850年冬天,恩格斯为了能够在经济上给马克思以更多援助,又重新回到曼彻斯特,作为“欧门――恩格斯”公司的店员和全权代表做了整整二十年他极不愿做的“该死的生意”。在这里,尽管恩格斯非常希望和玛丽经常共同生活,并且事实上也是常在一起,但流行的资产阶级伦理观念和寄人篱下的地位却不允许他和她固定同住一所住宅。

他必须另外有自己的单独住宅,以便可以同业务上的朋友交往商谈,并且当他父亲来访时能加以接待,等等。他真正的家是在戈顿海德路252号,也就是玛丽.白恩士和她妹妹莉希.白恩士居住的地方。在这里,他能完全自由自在了,他找到了真挚的感情和温暖以及爱情和献身精神,并且可以同工人生活接触,这种接触是他在曼彻斯特的其他交往关系方面所不能得到而又是他所殷切希望获得的。


多年以来,莉希与玛丽和恩格斯生活在一个家庭里,她深深地悼念她的姐姐,他们之间不仅有手足之情,而且由于政治观点相同,关系极为密切。以后恩格斯和莉希日益亲近和相互关心,直到由于互相同情和倾慕而产生了永恒的爱情,于是莉希成了恩格斯的第二位夫人。

这位比恩格斯小7岁的爱尔兰女工热情而又聪明,她不曾学会读书写字,但未受学校教育并没有妨碍她以清醒的头脑和批判的眼光去观察周围的世界,她有坚定不移的阶级本能,毕生都非常热心地为几百年来备受压迫剥削的本民族出力。她是恩格斯的好同志,她赞同恩格斯的观点。支持他和他那位住在伦敦的朋友共同为之献身的事业,并积极参加恩格斯所从事的一切活动。

1870年7月,恩格斯与莉希一同迁居伦敦。他们在伦敦的住宅,与马克思寓所的距离,只有步行15分钟的路程。

1876年后,莉希患了明显的哮喘和坐骨神经痛病。1877年秋天,莉希的疼痛愈来愈厉害了。在病床上,莉希请求丈夫履行一个正式结婚的手续。恩格斯一向认为结婚经过国家批准并在教堂举行仪式是多余的,不必要的。可是他答应了临终妻子这个最后要求,于1878年9月11日晚上和她举行了结婚仪式。几个小时以后,莉希就在恩格斯的怀抱里去世了。

关于这些日子恩格斯心情如何沉痛,没有留下任何记载。不过事实比语言更能说明问题。恩格斯向来是那么热心地参加国际性政治运动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和德国的、法国的以及其他各国同志的通信,却几乎完全中断了几个星期之久。

恩格斯以后在怀念莉希的一封信中写道:“我的妻子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血统的爱尔兰无产者,她对本阶级的天赋的热爱,对我是无比珍贵的,在关键时刻,这种感情给我的支持,比起‘有教养的’,‘多愁善感的’资产阶级小姐的细腻和小聪明可能给予的总要多些。”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历史之家】,如侵权请联系我们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